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8|回复: 2

[江湖] 【水镜堂武侠评论】之柳残阳《断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5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镜 于 2017-6-25 22:49 编辑

/水镜

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
——《肖申克的救赎》史蒂芬·金

何为江湖?金庸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古龙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是由人组成的,但江湖中人,又与常人不同。如果把江湖比作监狱,那么,江湖中的人,无疑都被判了无期徒刑!

每个初入江湖之人,未尝不是报着一颗勇往直前之心。然而残酷的现实往往会让他们胆怯、退缩。但是当他们想要离开江湖之时,却又发现,自己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一但离开,将无法生活下去。台湾武侠小说家柳残阳先生的《断刃》里,就描写了这样一个故事!

《断刃》写于1968年,是柳残阳先生的代表作之一。故事讲述了黑道高手“阎罗刀”厉绝铃因为一次行侠仗义,得罪了杀手组织“黑楼”。在与“黑楼”的斗争中,他救下了官家之女黄君雅,两人在患难之中产生了情感,却在对待敌人的态度上产生了矛盾。原本自诩不适合结婚的厉绝铃,甚至萌生了退出江湖,与黄君雅归隐山林的念头。不料最终黄君雅却死于“黑楼”中人之手。厉绝铃万念俱灰,折断宝刀“生死桥”,从此不知所终!

书中的厉绝铃,虽然混迹黑道,杀人劫货,干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勾当。但却盗亦有道,为人也重情重义。为了替素不相识的申昌玉疗伤,他可以几天几夜不休不免。因为欣赏季歌的人品,他宁愿冒着行踪泄露的风险,也不愿伤其性命。而面对奸险小人,他又如同恶鬼降临,杀起人来绝不手软。这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是一个:

    不管压迫、不受威胁、不畏强权、不惧恶势力、喜欢自由生活、还稍稍讲点道义的人。

同时,厉绝铃也是个典型的被江湖“体制化”的人物。表面上看,他武功高绝,经验丰富,事我行我素。然而实际上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被江湖规矩所限制。且看书中言道:

     厉绝铃叹息一声,缓缓的道:“黄姑娘,世上有某一类人,只是适合做某一类的事,别的对他全不相宜,不管他先天性是否适合做这样的事,只要环境将他磨成了那种人型,塑成了那样的模子,他就欲罢不能,非要继续下去不可,他的习惯、本能、作风也只有在他既定的圈子里才能发挥,换个环境,就要遭到寂寞的包围,没落的悲哀与笨拙的折磨了,这样说你懂不懂?”
    有些迷惘,黄君雅老实的道:“不全懂……”
    厉绝铃又解释道:“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当我们在任何一条生存的途径上竞争,有个起点,也有个终点,一般情形来说,起步快的人跑在前面,早达目标,起步慢的人便落在人家背后,难以追赶。你知道,我们已在我们这一行里拼命奔跑了许多年了,以我们的血肉为代价与人竞赛。如今,我们可以说已经跑在大多数人的前头,我们已在本行中立定了基业、名声、威望,纵然那在有些外行人眼里是不值什么的,但对我们来说,却是珍贵无比,我们已投下这样多的光阴与生命的疤痕,此刻退出,不太可惜,也太迟了么?如若我们再到别的行业中,同那些早已起步的人去竞争,不就更迟了么?”
从以上对话可以看出,厉绝铃已经适应了这个圈子的生存法则,并且早已经对此感到了麻木。他越是能够在江湖这个圈子中活得舒服,那么一旦离开这个圈子,他越无法适应。

然而,厉绝铃虽然对这件事看的那么透彻,却并非没有想过脱离这个体制。且看书中一段对于厉绝铃的心理历程描写:

     江湖上的日子总就是这样的了,天作账,地为榻,数着星辰,与清风明月为伴,将苦涩的孤寂掺和着冷硬的干粮一同吞下肚去……
     为的是什么呢?为这些在草莽中挨着艰险与嗅闻血腥的人?或是要扬名?或是要立业?但不管为了什么,江湖上的人们却总是这般的顺着江湖的传统特色生活下去了。
     厉绝铃就是如此生活下去,就好像在任何一种待业中希翼生活下去的人们一样,他属于这个圈子,适应这类的求生方式,他没有抱着什么远景及希望,他只知道有一天他能够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的时候,他即会脱离这个圈子。
但是,谁敢说呢?厉绝铃十分清楚像他这种职业的人,以前他亦曾亲眼见或耳闻过他的前辈与同行们所遭遇到的下场,只有少数中的少数能达成这个愿望,他们大多在达不到那个“安稳度日”的目标前便倒下了,在刀尖上舐血的人往往也遭至难以避免的悲惨命运……
     过去是灰暗的,现在是灰暗的,将来,又何尝不是灰暗的呢?这样凄迷又残酷的岁月,可是早将人的心也侵蚀得冷木麻痒了……
可以看出厉绝铃早就有脱离这个体制的想法。只不过一直没有办法做到。其实,在书中厉绝铃所做的很多事情,就是在对这个体制的抗议。可以说他是一个行走在黑暗边缘的角色,他有自己的一套做人准则,他认为虽然自己做的是杀人越货的勾当,但最基本的侠义精神不能丢。且看他教训一个宵小之辈时所说的话:

     女人么,是好东西,那种调调谁也爱,只不过,要寻正当的途径以不违背道德伦常的原则去求取才是正经——黑道出身的名分已是够腌臜了,但是黑道上的伙计们却仍应该抱着一个“义”字去闯混,容身黑道,表示指生活的环境与正途有异,却非表人的自尊及廉耻也不要了。
从这段话可以看出,厉绝铃所作所为,就是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去挣脱他所生存的圈子中的各种体制。这也暗示了他是一个努力想要脱离体制化的人。可是正如上文他所说,要离开这个圈子,他要放弃的东西太多,付出的代价太大。所以,他要离开这个圈子,必须有着非常重要的理由。而黄君雅,恰恰就是这个理由!

其实,笔者认为黄君雅的出现一共有两个意义,其一是通过黄君雅的遭遇,阐述了柳先生对于侠义的理解。因为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是围绕在黑吃黑的斗争中。而通过厉绝铃、申昌玉对黄君雅的态度。再和其他人对她的态度相对比,体现了厉、申二人身上锄强扶弱,见义勇为的侠义精神。而黄君雅所提倡的仁慈,也是侠义精神之中的一项重要因素。

而最重要的,则是通过黄君雅,让厉绝铃得到救赎!

其实,黄君雅也是个体制化的人,但她的圈子又与厉绝铃不同。她并不属于江湖,她是个归隐的官家小姐。在她的人生里,有的只是贞洁礼仪,琴棋书画。是置于闺阁的深入浅出。江湖对于黄君雅这样的千金小姐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这里的规矩与她所学到的完全不同,甚至几乎相反。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自己的圈子。

然而天意弄人,厉绝铃一心想要脱离体制,却苦于没有门路。黄君雅从没有想过脱离体制,却因为一次不幸,让她脱离了原有的圈子,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相对于厉绝铃的主动去摆脱体制化,黄君雅则是被迫适应新环境。不过好在她适应的还算快。

这样的他与这样的她就这样机缘巧合的相遇了。对于黄君雅来说,厉绝铃是她在这个新天地里唯一可以依赖的稻草。因为她在厉绝铃的身上,看到了原本属于自己世界中的正直、道义。而对于厉绝铃来说,黄君雅则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一个离开这个圈子的理由!因为黄君雅身上,有他一直想要寻找的单纯和宁静。而这也是两个人最终相爱的很重要的原因。两个性格完全相反的人,如何相互吸引,相互影响,正是本书的最大亮点。

柳残阳先生在书中对于两人的互动刻画的是十分传神的。而厉绝铃向黄君雅表白前后的那一段,更是本书的一大亮点。两人相互暧昧,却谁也不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周围之人如何星莹的肆意调侃,申昌玉的暗中助攻。都描写的十分有趣。而最有趣的则是一贯以冷酷、霸气的纯爷们形象示人的厉绝铃,此时忐忑不安,口是心非的傲娇样子实在是太戳人萌点了!且看:

     才走进林子里,在一株枝叶如盖的古松下摆设着石桌椅的那边,申昌玉正偕同何星莹、黄君雅二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
    老远看见了厉绝铃,何星莹已不由咯咯的笑了起来,招着手道:“哟,厉爷,你倒像同黄妹子约好的一样,这么快又这么准就找来啦?”
    厉绝铃表面上一派不在乎的神情:“你这可在浑吃我的老豆腐了——谁不知道我自从来此之后,便有这个午睡起来溜溜腿的习惯?”
    何星莹促狭的道:“可是厉爷,你这一溜腿,方向却碰的巧呀!”
    哈哈大笑,厉绝铃道:“小如意,我不收拾你,等你将来有了老公,看他不打烂你的屁股!”
    “啐”了一口,何星莹道:“乱嚼舌根的,所不过人家就信口胡扯了!”
    申昌玉站在一边,上下端详着厉绝铃,道:“老友,你今天的气色不错,人逢喜事精神爽,喝。”
    厉绝铃一笑道:“哪来的喜事?麻烦一大堆拖在身后头,哭还来不及呢……”
……
    何星莹道:“是呀,你到现在才来,我们都要回去啦。”
    厉绝铃一耸肩道:“那你们就回去好了,我一人四处溜溜。”
    何星莹抿嘴笑道:“不嫌寂寞?”
    厉绝铃淡淡的道:“你陪我走走?”
    “噗嗤”笑了,何星莹道:“我的好厉爷,你才是吃我的豆腐呢,摸着心问问自个,你是真想叫我陪你,还是另有所指呀?”
    申昌玉说:“横竖也没事,黄姑娘便同绝铃聊聊吧。”
    何星莹一拍手道:“申爷,你真叫做好事啊,一搔就搔中人家的痒处啦。我说厉爷,我已是一枝桃花半泛黄了,料你不上眼,人家葱白水净的大姑娘只怕才是你心里想口中又不愿说的吧?”
    尴尬的干笑一声,厉绝铃道:“小如意,你的伤大概是好的差不多了——脑筋又会朝邪里弯,舌根子又开始转的巧快啦。”
    何星莹娇笑道:“厉爷,你可是不识好人心啊!”
    厉绝铃苦笑道:“我的姑奶奶,我委实有点含糊你了……”
    申昌玉笑笑,道:“何姑娘,我们走吧,让黄姑娘陪着绝铃在这里待会儿。”
    轻抚发角,何星莹道:“申爷说的对,厉爷这阵子,心里早就在催我们移驾啦……”
    一边,黄君雅脸儿微红,羞怯的问:“厉壮士……你要我留在这里陪你走走吗?”
    拖了黄君雅一把,何星莹小声道:“妹子,你这句话,未免问得有点不上道!”
    迟疑了一下,厉绝铃道:“如果没事,我们一道坐会吧?”
    黄君雅低着头道:“随你。”
    申昌玉安详的说道:“早点回来厉绝铃,我们先走了。”
    他与何星莹出去了好几步,何星莹才转回头来眨眨眼,笑道:“厉爷,熨帖点。”
很多人不喜欢黄君雅,认为是她的出现,才导致了厉绝铃失去以往的威风。但如果我们从厉绝铃的心路历程来分析,就会发现这本就是他想要的!而每次他与黄君雅的争执,其实都是他逐渐摆脱体制的一个过程。

可以说,虽然在表面上,是厉绝铃救了黄君雅。但是在厉绝铃自己看来,黄君雅正是那个可以救自己脱离这个圈子的神。正如笔者前文所说:越是适应现在的圈子,就越无法适应其他的世界。而黄君雅的出现让厉绝铃逐渐的适应了她的那个世界。也正因此,才显得他逐渐不适应江湖的规矩。而当他对这个江湖完全绝望,完全不适应后,他最终选择了断刃归隐,脱离了江湖。这也象征着厉绝铃最终摆脱了江湖的体制化!

然而,厉绝铃虽然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却再也无法实现两个人一起的愿望了——

    我相信,一定可以如愿找着,那里,将有山有水,有竹有林,一幢小屋,疏篱相绕,植几洼菜圃,养几只鸡鸭。闲来山上采樵,水边垂钓,你缝衣煮饭,我挑水浇园。我们过的是一种清静安宁,与世无争的悠悠生活……

这种美好的生活,也许永远都只会出现在厉绝铃的梦里了!

除了男女主角外,书中的一些配角也是颇有个性的。这其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就是申昌玉和季歌了!

申昌玉是厉绝铃的生死之交,其武功高强,心狠手辣。是个十足的黑道头子。从他一开始加入“黑楼”来看,也能看出他是个颇有野心的枭雄。但是,申昌玉与其他黑道之人不同的地方是。他心中还有“侠义”的存在。他杀人如麻,缺不恃强凌弱。他野心勃勃,却在得知朋友有难之时,放弃一切,冒着被追杀的风险帮助朋友。他冷面无情,却用情至深,虽然爱妻已死多年,但他却始终无法接受其他女子。他是一个集种种矛盾于一身的人。

而季歌则是个更加矛盾的人物。如果说申昌玉是集各种矛盾与一身,那么季歌本身就是一个大大的矛盾体。虽然他身为“黑楼”中的高级杀手。但却为人光明磊落。他一心要抓捕厉绝铃,却又与厉绝铃惺惺相惜。在厉绝铃被抓获后的一大段描写中。读者可以看到季歌一面因为敬佩厉绝铃而不愿意看他身死。另一面却因为执着于“忠诚”二字,坚定的拒绝了厉绝铃的劝降。可以说季歌是一个十分可怜的人物。也是个完全被体制化的人物。因此虽然他明知道黑楼的所作所为不对,却又无法去反抗。直到最后,他终于被厉绝铃所感化,反叛了黑楼。而也正是因为他的反叛,才让厉绝铃最终死里逃生。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女性角色是笔者十分喜欢的。那就是石女白莲萍和小如意何星莹。书中对白莲萍的“贪而有道”,和何星莹的知恩图报,也是刻画的十分精彩的。笔者这里就不作累述,留待读者自己去体会吧。

柳残阳先生刻画人物的功力是十分深厚的,对故事情节的把握也颇为熟练。但是本书中的缺点也是颇为明显的。

首当其冲的就是语言啰嗦重复。书中人物每每开打前,都会先进行一场“骂战”可以说柳先生骂人花样百出,如果作为点缀倒也是颇为有趣。但是所有人都是如此,且每一仗打斗场面描写还没有骂架的描写长,时间一久,就让人感到烦闷了。尤其是一些骂人的脏话过于露骨和粗俗,令人感到十分不愉悦。笔者到后半部的时候基本遇到此类骂战都是跳着看下去的。却也丝毫不妨碍了解剧情。

其二便是整部书几乎都是由对话和武打构成的。本书实际内容并不多,主要事件不过五六件。但是却洋洋洒洒写了五十余万字(且笔者所看江苏文艺版似乎还是经过编辑,删除了大量对话的)。其中对话占了绝大部分。与敌人间就是骂,和朋友间则是相互讲道理。真正发展剧情的对法却很少。而这些对话,有些颇为精彩,有些则十分无聊。武打场面倒是颇为精彩刺激。但男主武力值太高,书中基本上所有人都不是其对手。因此悬念太少。

其三就是文笔较差。这可能也和作者本身的经历有关。

不过,柳残阳先生的文笔虽然相对于其他名家来说并非强项,但是其作品情节张弛有度。个人风格浓重,粗鄙中包含哲理,压抑中又点缀着幽默。书中人物虽然一个个张口就骂娘,但在这之中也不乏有一些为人处世的哲理。而厉绝铃等人在逃难过程中,却也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如帮助笑面人屠池恭那一段,便是笑料百出,轻松幽默。

也正因如此,笔者觉得《断刃》这部书的整体阅读过程是十分舒服的。

发表于 2017-6-26 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镜堂武侠书评,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11-18 20:13 , Processed in 0.11507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