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57|回复: 20

[作品] 江湖史传尽烽烟,武林三绝有传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18 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湖史传尽烽烟,武林三绝有传人
                       ——浅评《武林三绝》
长期以来,梁著武侠中有着一个谜——从未公开出版的《武林三绝》,这部小说于1972年10月至1976年8月在《大公报》连载,之后《新晚报》又于1981年8月至1984年12月连载“修订版”,但却从未经出版社公开出版。广大梁著读者往往是从《梁羽生小说连载表》中得闻其名,却不得见其形,由此伴随而来的是种种的猜测,从而为这部作品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好在随着网络的发达,带来的大量信息交流,然后是热心读者从各种途径挖掘连载资料,历经数年功夫,终于揭开了这一层面纱,将作品完整的奉献于广大梁著读者面前。作为热爱梁著的读者,个人有幸读完这部小说,一偿多年夙愿,在此就这部神秘作品试谈点粗浅观感。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400 收起 理由
鹧鸪飞 + 40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联系最广的梁著作品
羽生先生在《大公报》连载《武林三绝》时期,已进入了其武侠小说创作生涯的中晚期,之前的武侠创作历程经历了《龙虎》——《草莽》的尝试,《七剑》——《白发》的迸发,《萍踪》——《云海》——《大唐》——《狂侠》的巅峰,再到《风雷》——《慧剑》——《鸣镝》的特殊政治背景下的高强度创作,至创作《武林三绝》,已完稿作品25部,同期连载的作品还有《新晚报》的《折戟沉沙录》(即《牧野流星》)和《香港商报》的《广陵剑》,环顾整个梁著武侠创作历程,《武林三绝》是其中晚期的作品,也是其高强度创作期的一个阶段性总结式作品,“总结式”的特点使《武林三绝》成为联系梁著此前创作最多的一部作品。
梁著作品的一大特色是作品之间紧密联系,这是梁著的一大看点,也是一大缺点,至于其中的“得与失”非本文所关注,但是如《武林三绝》联系的梁著作品量之大,在梁著作品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透过作品的重要人物和情节,书中风从龙——风鸣玉家族联系了《风云雷电》,华玉峰、上官英杰、谷飞霞(连载版为谷灵珠)联系了《狂侠天骄魔女》,霍天都、凌云凤、于承珠、周山民、霍天云,当然还有未正式出场但多次提到的张丹枫则联系了《萍踪侠影录》——《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这“三部曲”。除此之外,神医兼神偷邓不留为唐代怪侠空空儿一脉传人,华玉峰以及白驼山华家兄弟为同空空儿齐名的绝顶高手华宗岱后人,又联系了“大唐三部曲”;霍天云、谷飞霞游广元天后祠,从追怀武则天到上官婉儿,再到上官婉儿思念李逸所作的诗,又使得作品联系上了《女帝奇英传》。可以说,历史背景在《武林三绝》之前的绝大部分梁著作品,都同《武林三绝》挂上联系,没怎么联系上的作品分别有宋代的《鸣镝风云录》、《瀚海雄风》、《飞凤潜龙》,明代的《还剑奇情录》,但是《鸣镝风云录》中同样有狂侠、天骄、魔女等人物,《瀚海雄风》与《风云雷电》差不多是前后传的关系,《飞凤潜龙》、《还剑奇情录》篇幅有限,且《飞凤》同檀羽冲一脉武学不能说没联系,《还剑》同《萍踪》又是联系密切,因此也很难说同《武林三绝》绝对没有联系,而霍天都开创的“天山剑法”又是联系了之后明清的“天山派”系列作品,以一部小说联系数十部作品,联系之广在全梁著中当然是绝无仅有,即就环顾整个新派武侠小说时代,恐怕也是罕见的。
从《武林三绝》与不同作品的联系程度看,不难看出,《武林三绝》与同为《大公报》连载“萍踪三部曲”和《瀚海》——《风云雷电》联系较为密切,《武林三绝》的年代背景紧承《联剑风云录》,但是创作时间和主要人物又同《风云雷电》联系密切,因此个人对于《武林三绝》的定位为既是“萍踪三部曲”的后传,又同《瀚海》——《风云》构成三部前后传的关系。同时《武林三绝》同《香港商报》连载的《狂侠天骄魔女》联系也较为密切,《狂侠》与《三绝》之间的联系,一定程度还借助《风云雷电》这座桥梁,小说中提及宋代武林,总是前有狂侠——天骄——魔女,后有“风云雷电”,这两代武林奇侠的后人或传人共同成为这两部作品的主要人物,因此某种程度上还能构成《狂侠》——《风云》——《三绝》的三部前后传关系,从这也可看出《武林三绝》在联系梁著作品的特殊地位。
不过,个人也认为,梁著中有一部作品同《武林三绝》联系不上,即是差不多同时期创作的《广陵剑》,具体理由下文再谈。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典型的群像主角塑造
在武侠小说作家中,羽生先生在创作群像侠客总是比较得心应手,从早期的“天山七剑”、“江湖三女侠”,中期的“大唐游侠群体”、“慧剑少年侠客群”,可以说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基本达到了群体中突出个性,共同目标中凸现个人追求的创作效果。而中期的《瀚海雄风》——《风云雷电》——《武林三绝》更是群像侠客创作模式的一个典型。《瀚海雄风》虽然以李思南、杨婉为中心人物,但褚云峰、孟明霞、谷涵虚、严浣仍然有着独立的故事、独立的位置;《风云雷电》叙述了风、云、雷、电、小魔女、秦龙飞等六名主要人物的故事,在《武林三绝》一书中,羽生先生又创作了霍天云、风鸣玉、上官英杰、谷飞霞、华玉峰、周剑琴六名主要人物的故事,且同《瀚海》、《风云》比起来,这六名主要人物是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个性色彩,各自的故事又因种种的恩怨情仇交织在一起,因此无论是个体人物形象塑造,还是人物联系的紧密程度,《武林三绝》都强于《瀚海》、《风云》。就各自的人物形象而言:
霍天云——华玉峰——上官英杰
霍天云是典型的“大侠”,表现出武功高强,正气凛然,义勇绝伦的正面形象。在武功上他是霍天都的嫡传弟子,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在民族大义上,他勇助金刀寨主抗击瓦剌军队,保家卫国,万里奔波蒙古、京城,同瓦剌贵族、朝廷奸贼殊死拼杀,历尽生死劫难而无悔;在行侠仗义上,他多次相救素不相识之人于苦难中,如救助邓百川父女、谷飞霞等;在对师门责任上,他为弥补师傅霍天都与师母凌云凤分手的伤感遗憾,苦苦寻找失踪的师母;在个人情感上,他为师妹一家甘愿付出所有,却不愿挟恩义及长辈遗命左右师妹的爱,而是将选择权利留给对方。当然,霍天云身上也有一些缺点,善良的心使他过于轻信他人,为此受西门化的蒙骗差点丢了生命。霍天云的名字是霍天都和凌云凤的组合,其人物形象有点近似于霍天都凌云凤某方面的性格组合,即霍天都好武+凌云凤的侠义,又或是注重行侠伏义的霍天都,行侠与家庭两不误的凌云凤,当然这样一组合,整体人物形象变得不那么棱角分明,锋芒毕露,读者不容易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细品之自有其内涵。
华玉峰形象乍看类似于霍天云,霍天云的种种行侠仗义、为国为民行径,华玉峰同样能做到,就小说情节而言,华玉峰成了金刀寨主的女婿,那么此生的命运也必将和金刀寨联系在一起,不过细看华玉峰同霍天云还是有所区别。华玉峰近于“世家子弟”,给人以底蕴深厚,内敛蕴籍,自信从容的形象。华家一脉远追溯至唐代华宗岱,历代又是高手辈出,家学渊源自不待言,为此他面对众多高手所争夺的《般若真经》毫不动心,自信家传武学练至大成自能步入绝顶行列;待人接物则表现出彬彬有礼态度,对与家族有关系的人又表现出更多眷顾和关心。同为行侠伏义,霍天云更多表现出一种气魄,华玉峰则更多表现出一种风度,这在两人分别同宇文成都交手之役有明显体现,霍天云视对手如无物,誓为师门争光,让对手为之胆寒;华玉峰则是沉静应对,先分化对手,再考虑如何保全周剑琴,使对手先行心虚。
上官英杰是六名主角中的重点人物,人物形象最初设置应该是“正邪难辨”,给人以带有几分邪气,行事但凭好恶,但是待人处事仍然有着的底线的形象。但是很快,在善良纯洁的风鸣玉感召下,邪气没有了,身上的正气得到最大程度的彰显,所为之义侠之举毫不逊色于霍天云与华玉峰,并且凭着这种义举感化他人,消除仇恨。而留存的一点邪气则转化为对敌时的独到手段,遇险时的机变从容,也因此他吃亏最少,历险虽多,所得的机遇也最大,同时可能得到读者的好感也会更多。
上述三人相比较,霍天云更多体现在一个“义”,既是民族大义之“义”,亦是“行侠仗义”之义,为一切应为之举,救助一切应救助之人。
华玉峰更多体现在一个“情”,表现在对整个家族之感情,与华家兄弟同宗之情,对上官英杰、谷飞霞上代武林传承之情,对周剑琴幼年相交之情,到成年产生爱情之情。
上官英杰更多体现在一个“和”字,表现在他深受着师门与霍天云、谷飞霞师门的两段陈年积怨的困扰,却能认识到上代的仇恨不能延续,历经波折之下最终以一己之力“平和”这两段陈年积怨,最终冤家变情侣,与谷飞霞成就美好姻缘。
不过,个人感觉就羽生先生的小说创作而言,霍天云、华玉峰的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基本是按照初衷设置并加以展开,而上官英杰则多少有点偏离了初衷设置,又或是转变得太快了一些,使得人物身上“邪”的一面没有展开,否则小说的人物形象将更为丰富和深刻。
周剑琴——谷飞霞——风鸣玉
周剑琴类似“武林公主”, 内心有着强烈的正义感,但性格中略带骄纵,行事带点鲁莽,遇事心直口快,是很好的朋友。身为“金刀寨主”的千金,备受山寨上下乃至所有义侠之士的关注和宠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一方面金刀寨上下英勇抗敌的义举使她从小深受正义的薰陶,使她内心深处萌发了对英雄崇拜,对敌人憎恶那是非分明的情感,常表现出强烈的敢爱敢恨;另一方面备宠爱关注的成长环境又使她较少设身处地站在他人立场替人考虑,同时临敌经验不足,六名主角中以她的本领最弱,好在身边有武功高强,处事周全的华玉峰,慢慢地引导其走向成熟。
谷飞霞近似“复仇女神”,性格中带有强烈的火辣色彩,攻击性强,出手偏狠,同时有着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让人不易接近,但坚强的外表下却有着柔软的内心,一经触碰即引发情感波动。为此在“复仇”道路上,她在不得已接受了仇人之徒上官英杰的救助下,竟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他,也因此徘徊于“爱”与“仇”之间备受折磨,最终在上官英杰的努力下,两人走到一起。
周剑琴与谷飞霞之间形成强烈的鲜明对比。从成长环境上,周剑琴从小备受关爱呵护;谷飞霞却是自小父亲遇害,于仇恨中成长。从个性上,周剑琴是外向型的,强烈追求自已的爱,同时自我保护意识偏弱;谷飞霞则是内向型,在情感的折磨下无从倾诉,自我保护意识强烈。
风鸣玉近似“武林圣女”,虽然与谷飞霞一样,幼年即惨遭家变,父亲下落不明,母亲丧生,师傅残废,师徒相依为命于荒野树林,师傅最终又遭追杀重伤身亡。但悲惨的遭遇改变不了她天性中的善良和圣洁,她以一颗仁心领略着世界,包容着世界,用自身焕发的光芒感化着所有的人。为此霍天云、上官英杰都不由自主地敬慕于她,周剑琴、谷飞霞则是分别从误会到接受她的感召,并由此自我进行审视。在待人处事上,风鸣玉表现出来的是亲和,偶尔也包含着一点俏皮,这主要表现在其远赴大漠途中女扮男装与蒙古少女玛芝产生的一段误会,让读者也看到她好玩的另一面,同时也更为拉近读者与她的距离。
三名女主角相比较,风鸣玉更多体现的是“仁”,是侠骨仁心的“仁”,自始至终焕发着一颗“仁心”,以此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周剑琴体现的是“爱”,她大胆的追求爱,大胆地放下一段爱,再追求另一段爱;当然除了爱情之外,也有对亲人、对朋友的爱。
谷飞霞体现的是“仇”,她的一生饱受仇恨的折磨,“仇”使她失去了快乐的童年,使她隐藏着内心的柔弱,使她在爱情道路上饱受折磨。
《武林三绝》的爱情世界里,霍天云的“义”,配上了风鸣玉的“仁”,无论是从师承,还是武功,再到性格,都是珠联璧合的一对侠侣,更弥补了霍天都与凌云凤当年劳燕分飞所导致的遗憾和悲剧。华玉峰的“情”配上了周剑琴的“爱”,少年留存在心中的影子,相逢时的互生情愫,一对多情的人儿最终喜成佳偶。上官英杰的“和”化解了谷飞霞心中的“仇”,最终仇人变爱侣,书写了一段武林佳话。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典型的武侠情节模式综合
在小说人物上,《武林三绝》塑造了六名不同出身,不同性格,不同命运的男女主角,完成了一个群体性主角创作;在内容情节上,本书则是将各式各样的武侠情节模式综合在一部小说中,成就一部武侠情节模式大综合小说。可以说,“新武侠时代”的常见武侠小说基本情节模式如复仇、行侠、夺宝、侦探、争霸、反民族侵略、除奸(主要是权臣)、成长、寻根等等,在本书都能找到相对应且相对完整的情节故事。
复仇模式:小说安排了两段典型的师门仇恨,即武林天骄一脉檀家与天山派之间的仇恨;同样是檀家与蓬莱魔女一脉谷家之间的仇恨,这两段仇恨牵涉了六名主角其中的四名,在小说前半部分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除此外还有风鸣玉一家与瓦剌武士、朝廷奸贼之间的仇恨等等。
行侠模式:贯穿于全书,六名主角都是义侠之士,侠义行为贯穿全书,典型是义救受陷害的虎威镖局总镖头李浩明夫妇,勇助受追杀的龙翔镖局老镖头邓百川一家。
夺宝模式:这也是全书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正邪各派高手争夺武学秘笈《般若真经》,从李浩明夫妇失镖开始,由此引发了“真伪真经”之辨。霍天云陪谷飞霞返家得到多年前留存线索,上官英杰、谷飞霞赴五将山清凉寺探寻线索,再到正邪各派高手齐聚雪山夺经,上官英杰和西门化分别修炼真伪真经,直至最终上官英杰的修炼成功和西门化的走火入魔,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夺宝”故事。不夸张地说,《三绝》中的“夺宝”(武林秘笈)情节叙述如此完整,占据篇幅如此之大,涉及人物之多,夺宝过程的曲折磨难,在梁书中应属罕见,几乎可以比得上《云海玉弓缘》上半部争夺乔北溟遗下秘笈这一段。
侦探模式:本书涉及侦探推理部分主要是融合于“夺宝情节”之中,主要是围绕“真伪真经”谷飞霞父亲所遗画卷内藏之秘等所展开的部分情节,虽然未独立成一部分或一个完整故事,但是几个谜团增加了“夺宝”历程的曲折性,使得“夺宝”故事更为复杂多变。
争霸模式:本书中有宇文子都、宇文成都与华千岩、华千石两对兄弟之间对白驼山的争夺,情节篇幅相对较短,不属书中主线,但是宇文兄弟作为书中重要的反派人物,华家兄弟则是改邪归正成为侠士的朋友,这两对兄弟的争霸历程和最终结局对其它部分的情节亦有重要影响。
反民族侵略模式:这方面仍是本书的重点,特别是小说一开始就是大侠风从龙一家遭到蒙古瓦剌武士的追杀而家破人亡,侠士与异族入侵者之间永远存在着矛盾对立。在民族侵略的威胁下,以金刀寨为中心的侠士同瓦剌高手乃至瓦剌贵族亲王之间的争斗成了书中的一条主线;与此同时,瓦剌内部也分为战、和、中立等派别,各派势力的勾心斗角终引起国内大变。全书的结局是瓦剌大汗和权臣慕容圭的先后身亡,正派侠士的反侵略取得了暂时性的胜利。本书中除了北方面临瓦剌威胁外,南方也面临的倭寇骚扰,为此在南方也有抗击倭寇的侠士挺身而出,最终京城中南北英雄联手形成了北抗瓦剌南御倭寇的对敌局面。
除奸模式:本书中侠士在外抗侵略的同时,对内面对的是朝廷掌权太监汪直,且按梁著常见的模式是权监必然勾结外敌,形成“挟外敌以自重”的局面,本书亦不例外,相当大的内容是揭露汪直通敌的阴谋,最终让汪直倒台,这部分在书中亦是重点。而除了朝中最大反派汪直外,书中亦写了七王爷朱建同汪直之间的互相勾结、又互相争斗,甚至当朝皇帝与皇室宗亲、掌权太监汪直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也写得颇为成功。
反民族侵略、除奸两大模式在梁书中是较为常用的题材,本书中亦占据着重要位置,在此基础上,书中进一步提出了“和平”的想法,书中的情节既表达了两方民众“和平”的愿望,又有霍天云、风鸣玉等深入敌国,联络反战之士阿卜将军共同阻止大汗南侵,尽管在书中这方面的努力结局不尽如人意,但无疑也是对原有写作模式的一种深化。
成长模式:本书主角之一风鸣玉在书中有完整的成长模式,包括幼年惨遭家变——荒林学艺——师傅意外身亡——寻父之路——情路彷徨——确定所爱——陪伴爱侣行侠江湖,这其中包括了个人的成长,武功的成长,爱情道路上的成长,最终形成了一条完整的成长历程。
寻根模式:本书中的主角华玉峰、上官英杰、谷飞霞分别为宋代奇侠狂侠、天骄、魔女的后人及传人,风鸣玉一家则为“风云雷电”中黑旋风和云中燕夫妻的后人,瓦剌阿卜将军祖先阿盖亦曾为公主云中燕的卫士,由于祖辈的深厚渊源且年代相隔数百年,引发了各自后人根据这一渊源寻根的愿望,而最终的结局亦是得偿所愿,重现了一段武林佳话。
以上多为武侠小说常见的情节模式,由于本书的篇幅,主角多,涉及的其他人物亦多,因此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常见模式,且每种模式都能形成相对完整的情节脉络和结构,按照连载的回目看,第一至五回以风鸣玉为中心,书写了风鸣玉的成长经历,而这个经历还一直持续至书末。第六至八回则是以上官英杰面对的两段师门仇怨为重点。第九回“塞外风云”书写是抗击外敌侵略;第十回“灵鹫取经”则是相对完整的夺宝故事,而夺宝的源头又从第三回李浩明夫妇失经开始一直贯穿于之后的回目之中;第十一回“喋血京华”则是内除奸贼;与此同时,各部分情节之间亦有紧密联系,除此外,行侠、侦探、争霸则是分别穿插于书中,既丰富了小说的内容情节,同时亦有相对的独立性;至第十二回“恩仇了了”则成了各个情节、各条线索的大总结,整部小说虽然包含的情节内容较多,但整体构成并不显得生硬,各部分情节内容联系紧密,基本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丰富的爱情世界
《武林三绝》可称为武侠小说情节模式的大综合,而贯穿其间的是那不变的爱情故事。本书中,羽生先生利用群体性主角的特色,打造出丰富多彩的爱情世界。
凌云凤和霍天都之间的爱情。相比于《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本书才真正完整地书写他们的爱情故事。尽管小说开头这对名闻江湖的夫妻已经因志趣不同而最终分手多年,孤身行侠的凌云凤远走边塞遭受暗算双足残废,曾经的恩爱夫妻再度相逢已然渺茫。然而本书正是从两人的思念和回忆中,再从曾经的往事中重新将这一段爱情串连起来。曾经的分手是那么决绝,但也是那么落寞,此后是两人心中那不可磨灭的痛苦和思念。霍天都将收养的弟子起名霍天云,将他的名字和凌云凤的名字合在一起,寄寓着对凌云凤的深深思念;而凌云凤的心中也无时无刻忘却霍天都,直至临死前仍然记挂着霍天都。当年霍天都为了凌云凤与檀玄竣冒着生命危险赌赛采雪莲并由于檀玄竣之死结下了一段仇怨,见证着霍天都付出的真情,分手之后的深深思念最终等来的却是爱妻的死亡噩耗。凌云凤临终前不后悔自己当年的抉择,想着再对丈夫晓以大义,但仍然关心着丈夫的生活。多年后的霍天都内心中已然认可了妻子当年的选择,后悔当年没有做出的挽留,为此霍天云成了为国为民的侠客,这未尝不是霍天都告慰在天的妻子的表现。
霍天都与凌云凤的爱情故事虽然动人,但毕竟不是小说的主线,而主角霍天云、风鸣玉、上官英杰、谷飞霞的爱情则是写得太多婉转、太多波折。
霍天云与风鸣玉份属同门,更因风鸣玉之父临终前风鸣玉定下婚姻之约;却因霍天云误认为风鸣玉真爱为上官英杰而自愿解除婚约,且相当长的时间避而不见,但心中却又时时无法忘怀。
上官英杰与风鸣玉结识于前,且也互有好感,却因自身原因又知悉风鸣玉有婚约在身而放弃追求。风鸣玉对于父亲许下的婚约,对于心中的真爱则是心感茫然,一时间难以抉择。
上官英杰与谷飞霞有着师门的仇怨,谷飞霞向上官英杰寻仇,却为上官英杰所救,不由自主地爱上了上官英杰,自此陷入了不能爱,却又无法忘怀的痛苦中,虽避而不见但心头仍时时思念。与此同时,上官英杰也不知不觉爱上了谷飞霞,但碍于师门恩怨与谷飞霞几乎陷入同样的心境。
霍天云与谷飞霞历经了误会,释嫌,救助,乃至千里护送返回家乡,长路相送使两人也是心生好感,但是两人仍然各自念着心中的人。谷飞霞梦里出现的依然是上官英杰,而上官英杰亦为谷飞霞再度千里报讯。
四名主角的爱情经历,包含了父母之命所创造的爱,仇家儿女之间不由自主的爱,江湖儿女患难与共所产生的爱,千里相随日久生情所创造的爱,当然还有内心中所追求的爱。霍天云不愿以风从龙的遗命束缚风鸣玉寻求自己所爱,体现出对真正爱情的尊重,尽管处事方式值得商榷;风鸣玉则是在反复审慎之下,最终明白霍天云的博大胸怀是她真正需要的。上官英杰喜欢风鸣玉,但是终发觉两人之间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谷飞霞尽管与霍天云千里相随,甚至将他带到家中,却发现梦里出现的还是上官英杰,在此之中最好的启示莫过于谷飞霞那两个梦,从恶梦到美梦,预示着彻底地告别过去,从此踏上爱情的幸福之路。一番波折之后,各人最终明白自已心中所爱,找到了自己的所爱同时也是深受着自己的人。
华玉峰与周剑琴的爱情故事,源自于童年的一段往事,在彼此心中留下对方的影子,长大之后再度相逢,彼此之间互生情愫,最终结为伴侣。六名主角中,尽管周剑琴的武功最差,也没什么大的作为,但是她的爱情世界最为阳光。她敢于追求自己的所爱(霍天云),敢于拒绝自己所不爱(金刀寨中的游迅中),敢于放下自己追求不到的爱(霍天云),敢于重新选择自己的爱(华玉峰),最终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份爱。从个性上讲,华玉峰温文内敛,周剑琴爽朗明快,两者之间形成相互吸引,这也使到他们很快坠入爱河,最终成为一对爱侣。尽管他们之间的爱情道路显得平淡,但某种程度上,他们才是最幸福的一对。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缺陷
《武林三绝》小说篇幅大,人物多,情节丰富,其中也不乏精彩的章节,但是就个人感觉,作品的整体水准在梁书在排在中下,其中比较典型的有以下几方面情节故事:
书中的“复仇”故事(即上官英杰的“复仇”与“被复仇”)展开程度的不足。
“复仇”故事是小说前部分的主线,牵涉到霍天云、风鸣玉、上官英杰、谷飞霞四名主角,在这段“复仇”故事中居于中心地位的上官英杰,面临的是“复仇”与“被复仇”。一方面,他负师父檀道安“以命相托”之遗命,杀掉霍天都的传人霍天云,了结师门的一段仇怨;但与此同时,他在向霍天云展开报复却又面临着谷飞霞的复仇。上官英杰本性又是善良的,而且同时又深着霍天云的师妹风鸣玉,向霍天云报复既违背他本性同时又伤风鸣玉的心,但放下这段仇恨又明显违背师父“以命相托”的遗命,为此上官英杰在人生道路上必将面临着痛苦的抉择,内心时时处于剧烈的冲突中,同时他在向霍天云展开报复却又面临着谷灵珠的复仇,如何面对谷灵珠的复仇又迫使他作出进一步的选择,围绕复仇与被复仇展开笔墨,同时陷身于这一漩涡中的当事人上官英杰、霍天云、谷灵珠、风鸣玉将如何走好每一步才能最终走出这个漩涡。以此展开整个故事将会更为精彩,而居于核心地位的上官英杰不难成为梁著主角中相对顶尖的人物角色。但是《三绝》在对主角人物关系作出这样错综复杂的设定后,接下去情节发展却是上官英杰轻易地违背师命,放下师门的恩怨,不仅没有继续找霍天云复仇,而且积极救助霍天云,同时以自己的故事感化谷灵珠放下仇恨,两段错综复杂的师门恩怨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化解了。这样安排故事情节,突出的是各人的品格,特别是上官英杰的高尚品格,另外还有风鸣玉那高贵纯洁心灵对别人的感染,但是全书中的矛盾冲突大大减少了,特别是由矛盾冲突产生的情节高潮也就大大减少了,从而也就不可避免地减少了小说本应有的精彩程度。
追求“和平”的主题深化程度不足。
本书中以金刀寨主为代表的正派侠士除了外抗侵略,内除奸贼的同时,也积极追求两国人民和平共处,减少杀戮伤亡的有效途径,并为此作出尝试。为此金刀寨主派出了霍天云、风鸣玉,前往瓦剌国联络反战的阿卜将军。按照这个创作本意,情节的发展应该是霍天云到了瓦剌国中,协助阿卜将军,进而联络更多的反战人士,投入到阻止大汗南侵的努力中,如果结局成功则表达出两国人民的“厌战”、“反战”,渴望和平相处的感情并由此引发的反战动力;如果是失败的结局则表现出野心家永远是存在的,他们的存在是“和平”的最大障碍的现实,但是本书中对于“和平”所进行的思考显得不够深入,而且主要情节也未围绕这一“主题”展开,本应在这部分情节发挥核心作用的阿卜将军,先是被诬陷入狱,后是被排挤出朝廷,再后是被陷害身亡,在此过程中既未能发挥出应有的“反战”的影响力,就连通过他的遭遇表达出“反战”的有识之士不能容于野心家也展开不够,小说在阿卜将军身上着墨不多,即便是后期受排挤、被杀害也只是一笔带过,更多的笔墨则放在瓦剌各派势力的斗争,慕容圭的依靠权谋上位,柏列的出卖故主求取荣华富贵等方面,这些情节不能说是与追求“和平”主题毫无关系,但明显的影响了这个主题的深化。
“夺宝”故事中存在大的情节漏洞。
《般若真经》的争夺由李浩明夫妇护送西藏活佛托运的《般若真经》被西门化、邓不留所盗所引起,之后是西门化想夺经,上官英杰等则更多想相助李浩明夫妇洗脱冤情,救出因失经被囚的镖局上下人等而介入这一争夺,其间又牵涉到七王爷朱建参与真经的争夺。那么由此留下了一些未解之谜,即西藏活佛托运“真经”的目的是什么?邓不留所盗得的“真经”究竟为何物?西门化是否知道李浩明所保为“伪真经”,“伪真经”中有没有指引的寻经线索等等谜团,这些谜团的破解,对于揭开“真经”之谜至关重要。而“夺宝”的结局,除了上官英杰得到“真经”武功大进,西门化修炼假经走火入魔,还有一个要交待的是上官英杰如何利用得到的“真经”,合法地救出李浩明,所要强调手段必须是“合法”,否则以他们在书中的武功直接劫狱就行了,还有必要绕那么大的一个圈求取真经?但是很可惜,尽管“夺宝”这个故事曲折动人,但是以上所提的谜团基本没有交待清楚,而上官英杰如何“合法”救出李浩明夫妇及镖局被囚的人,也都没有交待,使得这个“夺宝”故事存在大的漏洞。
“复仇”、“和平”、“夺宝”这三部分情节是书中的重点,但是这三方面情节都存在大的缺陷,为此也影响了小说的整体水平,其中主要原因还是整部小说纳入的武侠元素(即各种情节模式)太多太杂,以致未能集中笔力于某方面情节更好展开,某方面主题更好深化,某方面设计更加完善,最终影响了作品的质量。
反面角色的份量不足
上文提及,本书是将各式各样的武侠情节模式综合成一部小说,由于这一特色,使得不同的情节模式故事对应不同的反面人物,如“夺宝”故事的最大反面人物为西门化;“反侵略”故事对应的反面人物前为瓦剌大汗,后为慕容圭;“争霸”故事对应反面人物为白驼山主宇文子都;“除奸”故事对应的反面人物为汪直,上述反面人物作为霍天云等六名主角在小说不同阶段的对立面,除此外,还有一名超级打手白驼山二山主宇文成都,几乎是各部分情节都是霍天云等的交手对象,虽然每次都是输多赢少,但多少还有一战能力。但是环顾上述反面人物,不难发现,缺少了真正气势足、谋略高、武功强的重量级反面人物。瓦剌大汗是书中最大的野心家,但是一国之主的气魄明显不足;汪直是历史上著名的掌权太监,但是书中也未表现出特别惊人的权谋手段;白驼山主宇文子都出场颇具声势,但其真实本领甚至还不及其弟宇文成都;而宇文成都的作用是忙于奔波各个战场,当霍天云主角的试金石,缺少顶尖高手的风范;至于丘逢时、柏列、连占山则不过是应情节需要产生的次一级反面打手,连宇文兄弟都比不上。整部书相对有点份量的要算是西门化和慕容圭。西门化堪称书中影响最大的反面人物,也是六名主角的最大仇人,前后许多阴谋都同其有关,也表现出一定的手段,但是由于前期武功太弱,又未能操控真正强有力的助手,而是依附于各派权贵势力,尽管给读者留下印象,但是份量仍然不足;后期得到了伪《般若真经》,一时间武功大进,在走火入魔前本来有资格成为重量级人物,但是小说中却没有在这方面深入着手,而最后的走火入魔事前也没太多铺垫,只是交待了一下。慕容圭在书中表现出较强的权谋手段,包括冷酷无情,但是在前期并未作为霍天云等的主角对手,而后期真正掌权及加害阿卜将军部分又写得比较简略,予人印象不深。反面人物的份量不足,影响了全书的精彩激烈程度。
除此之外,由于小说连载时间长,在此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的疏忽产生的情节破绽很多,如上官英杰的兵器,华家兄弟的身份,风家刀法三绝招的名称等等,从而影响读者的阅读认同。最后小说的结尾部分出现的于承珠大战阳宗海和众喇嘛联手这一情节无异画蛇添足,且不说阳宗海在《联剑风云录》结尾已自杀身亡,即便抛开这个重大情节漏洞,交待为其时为假死,但直至本书结尾部分出现同于承珠打了一场,这样的情节同整体的主线毫无关系,反而损害了故事的整体,删掉似为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林三绝》与《广陵剑》的关系


前文提及,《武林三绝》在梁著中,可以作为“萍踪三部曲”(即《萍踪侠影录》、《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的后传,也可以同《瀚海雄风》、《风云雷电》构成上下三部的前后传关系,甚至可以同《狂侠天骄魔女》、《风云雷电》同样构成上下三部的前后传关系,但是与同时期连载的《广陵剑》究竟能否构成前后传关系,个人认为不能。
《武林三绝》是1972年10月至1976年8月在《大公报》连载;《广陵剑》则是1972年6月至1976年7月在《香港商报》连载,从连载时间上可以看出两部小说创作于同一时期。除此之外,两部小说题材相近,且书中人物多有混同,如张丹枫、霍天都、周山民、周剑琴等等,如果同原始连载版的《广陵剑》相比较,则可以看出相同的人物还会更多。但是,个人认为,仅凭这并不能让这两部小说构成“前后传”的关系。两部小说构成前后传的关系,所需要满足的条件一则年代上的先后连接,如《狂侠天骄魔女》、《瀚海雄风》的背景年代明显在《风云雷电》之前,且前后承接;二则主要人物的先后传承,如狂侠、天骄、李思南在前两部为主角,但是在《风云雷电》中则成了主角的前辈。但是对比这两部小说,可以看出一是在背景年代未能形成前后承接,举个简单的例子,《武林三绝》书末张丹枫仍然在世,阿卜将军已经被害身亡;《广陵剑》书末,张丹枫已然去世,但阿卜将军仍然在世,这样一来,这两部作品的背景年代哪一部在前,哪一部在后,任谁都无法讲清楚;再就主要人物的先后传承,可看出两部作品的主角人物基本不存在任何联系,《武林三绝》中没提及陈石星、云瑚,《广陵剑》中也没有提及霍天云、风鸣玉,唯一横跨两部书的人物是周剑琴,但是即便是同样的周剑琴,在两部书中的情节同样没有任何联系或交集,因此是否可以将《武林三绝》中的周剑琴等同于《广陵剑》中的周剑琴同样值得商榷,尽管名字相同,身份都为金刀寨主的女儿。
最后就两部小说各自连载的报刊看,《武林三绝》同“萍踪三部曲”同连载于《大公报》,而《广陵剑》连载于《香港商报》,按照梁著系列作品连载于同一报刊的基本能形成系列关系,而连载于不同报刊则关系比较疏离,就《广陵剑》而言,除了和《萍踪侠影录》有前后传关系外,同样与《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不挂上任何关系,所以《广陵剑》同《武林三绝》虽然创作于同期,但是可以说没有关系。
对比这两部小说,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武林三绝》是联系梁著最广的梁著作品,《广陵剑》则可以说是联系梁著最少的作品之一,所有的梁著作品中,《广陵剑》基本只同《萍踪侠影录》有前后传关系,甚至在人物、内容情节的设定还不时摆脱《萍踪侠影录》的框架,使整部作品表现出相当强的独立性。当然《广陵剑》尚不是联系梁书最少的作品,梁著中独立成篇的《武当一剑》则基本同任何梁著都挂不上关系。
至于《武林三绝》同《广陵剑》中出现的年代背景、一系列的相同人物等等,其原因其实很好解释,则是在高强度的连载压力下,同一情节、人物构思分配到两时连载的两部作品中,毕竟同时购买两份报刊的读者还是少数。且同时连载三部不同作品,一定程度上也不可能是对每一部作品付出相同的情感,投入平均的精力,最大可能性是其中有一部作品投入情感最大,付出精力最多,又有一部作品投入的精力较少,甚至是应付工作式的态度,这样这部分应付式的作品水准自然不会高,这也是梁著作品尤其是中期作品良莠不齐之原因。根据连载作品表,不难看出,十年文革时期,连载梁著报刊中政治氛围最浓的《大公报》,其作品得到的好评度最少,《慧剑心魔》、《瀚海雄风》、《风云雷电》、《武林三绝》,除了《武林三绝》未结集出版,余下的三部好评度不高,而同时期的《新晚报》、《香港商报》至少还有《弹铗歌》、《广陵剑》这样的佳作。这当然不能说羽生先生不重视《大公报》的作品连载,因为最经典的梁著《萍踪侠影录》、《大唐游侠传》、《七剑下天山》《江湖三女侠》等都连载于《大公报》,而十年文革结束后的《剑网尘丝》也让人耳目一新,只能说过于高压的政治气氛束缚了羽生先生在《大公报》的创作情绪,相对而言,《新晚报》、《香港商报》还有一定的自由度,因此这十年间《大公报》的作品投入的精力和情感都不高。
创作《武林三绝》时期,羽生先生的主要情感和精力主要投入于《广陵剑》中,而《武林三绝》更多是分一部分构思,以推进情节发展。对比之前《大公报》的《风云雷电》和《香港商报》的《鸣镝风云录》,同样可以看出存在相似的现象。而《武林三绝》和《广陵剑》的类似度更高,一定程度也可以反映出羽生先生在这一时期所表现出的创作疲态。除了这两部作品外,同期的《折戟沉沙录》(《牧野流星》)也是借助张丹枫、“天山派”的背景,作为推动情节的其中一个关键环节,不能不说不是从其中亦分配一定程度的构想,这对比羽生先生创作黄金时期的《云海玉弓缘》、《联剑风云录》、《女帝奇英传》同样三部连载状态,其间所表现出的创作力差距是绝对明显的。当然即使呈现出如此疲态,同时连载三部作品仍然表现出不同的特色,《武林三绝》主题为“侠义”,整个基调是比较激昂的;《广陵剑》则是“死亡”,整个基调是比较灰暗的;《折戟沉沙录》为“成长”,整个基调则是比较阳光的,因此即便是部分情节、人物相似度较高,但是三部作品给人的感觉仍然是不一样的,从这也可看出羽生先生的创作能力。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8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林三绝》未出版之谜
这是梁著中最大的一个谜团,其真正原因至今没有向外公开。此前围绕这一谜团亦引发了各种猜测,有版权纠纷原因、涉及修订的原因,还有出于保持系列作品完整性的原因,但最终谜底仍未能揭开。
就现有的资料看,修订原因应该是可以成立的,记得羽生先生在生前的一篇专访文章中,曾提到《武林三绝》尚在修订中,后期台湾风云时代出版社著名武侠评论家陈晓林先生亦曾透露羽生先生生前曾着手对《武林三绝》进行修订一事,因此修订之说至少应该是比较主要的理由,至于为什么直至羽生先生逝世,对这部作品一直未能修订完成,则目前尚没有任何公开资料揭开这一谜团。
就修订的问题,根据个人阅读《武林三绝》和连载版的《广陵剑》,就两部小说的情节再补充一点粗浅看法:
从同期连载的《广陵剑》入手,当前结集出版的《广陵剑》,对比连载版的《广陵剑》,在情节约删掉四分之一,这也成为第一部删节出版的梁著小说。而同期连载的《武林三绝》则没有出版,就《武林三绝》作品的水准而言,虽然在梁著中成就不高,但是绝不会连出版标准都达不到的地步。因此考证未能立即出版的原因应该跟《广陵剑》的删节结合起来。即由于《武林三绝》和连载版的《广陵剑》在情节上有太多的相似,在不同报刊中连载可能读者感觉不会太明显,但是两部作品结束连载的时间差不多,按照惯例出版时间也差不多,如果两部作品同时期结集出版,暴露出来的问题则会比较明显,也势必会影响这两部作品的销售和评价,为此要对两部作品都进行修订,即将相同的人物、类似的情节尽可能压缩到最少。从《广陵剑》的删节看,除了某些情节删得更为简洁外,还有一个删节则是尽量把《武林三绝》中出现的配角人物删去,如现行版完全删掉了同在《武林三绝》中出现的阿卜将军亲戚玛芝一家,还有反面人物玛列,为的是这部分情节与《武林三绝》重复,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相类似的删节。那么相对应,《武林三绝》中也将会最大限度删掉一些交叉、混用的人物和情节,以保持两部作品的独立性,且由于《广陵剑》已经先行出版,《武林三绝》在修订上的压力会更大,这应该是修订的最初缘由。但由于羽生先生在封笔武侠创作之前,创作压力仍然较大,故修订工作一直未能完成。而结束武侠创作之后,创作重心又转移到非武侠领域,直至退休后精力不足,修订工作也未能很好进行,为此个人只能猜测羽生先生在修订《武林三绝》工作上应是不尽如人意。同时八十年代开始,梁著版权经销者的“天地出版社”对羽生先生作品在修订上也应提出类似要求,为此出现了《鸣镝风云录》、《武林天骄》、《武当一剑》的删节,双方就《武林三绝》的出版是否进行过商谈则不得而知,但肯定是最终没能达成协议。除此之外,羽生先生在连载作品,修订作品,商谈出版作品期间是否遇到什么事让他从此不愿将作品付之出版则不得而知?
《武林三绝》出版问题至今仍为一个谜,只能期待更多的梁著乃至武侠行家予以进一步考证,为梁迷揭开这一问题。就当前各个考证乃至掌握的资料,私家侦探在创作中的《梁羽生评传》是最能够接近真相,期待作品完成时顺便揭开这一谜团,当然更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同样早日揭开这一谜团。

发表于 2015-10-19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赞~

游龙兄这篇文章出来,感觉再有三绝的书评都不用写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0-19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彩阳 发表于 2015-10-19 21:21
赞~

游龙兄这篇文章出来,感觉再有三绝的书评都不用写了。

彩阳过奖了。实在不敢当!谢谢!
个人只是泛泛谈点浅薄之见,整部作品可挖掘的东西当还有很多。期待有更多的佳作在家园出现。
发表于 2015-10-20 00: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前段时间还准备看这本小说,凤鸣玉实在太傻白了,就没看了╮(╯▽╰)╭
发表于 2015-10-20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水煎茶 于 2015-10-20 08:50 编辑

这当然不能说羽生先生不重视《大公报》的作品连载,因为最经典的梁著《萍踪侠影录》、《大唐游侠传》、《七剑下天山》《江湖三女侠》等都连载于《大公报》,而十年文革结束后的《剑网尘丝》也让人耳目一新,只能说过于高压的政治气氛束缚了羽生先生在《大公报》的创作情绪,相对而言,《新晚报》、《香港商报》还有一定的自由度,因此这十年间《大公报》的作品投入的精力和情感都不高。
-------------------------------
对这个观点不大赞同,《剑网尘丝》是从同时写三部连载进化到写两部连载,工作量锐减三分之一,轻松了很多很多,质量上升是理所应当的。
至于这个阶段大公报上的作品质量一般,其实很简单,因为系列化,新晚报是云海——冰河——风雷——侠骨——游剑——牧野——绝塞,是梁书最重要的明清系列的主线,当然要认真。商报和大公报那质量半斤八两啊,鸣镝和瀚海以及风云雷电同时连载,水平真心不相上下,鸣镝只是特别长罢了。武林三绝不幸接在风云雷电后面,要接上那些话题,就变成这种鬼样子了。广陵剑是比较幸运,鸣镝和瀚海合流了,鸣镝本身不需要续作,包袱扔给了武林三绝,商报上可以开个新坑,而且广陵剑好评度很高么?是有人很喜欢,但同样有很多人不待见它,总体说来只能说很一般吧。
发表于 2015-10-20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说受政治高压影响,经过药师提醒,倒是觉得牧野流星才最可疑,折戟沉沙录怎么看怎么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走势,义军失败才合适叫这书名啊。
发表于 2015-10-20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的点评!!有你点评,三绝增色不少!!
发表于 2015-11-1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比纪念本里多了些内容。昨天才开始看武林三绝。
发表于 2015-11-26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准备看武林三绝呢
发表于 2016-7-11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写的好
发表于 2017-6-1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篇好书评 赞
发表于 2017-7-3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5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林三绝能够重见天日,当年我作为一个小透明也是目睹了一群大神的努力的。对这些大神们表示感谢和敬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11-19 18:33 , Processed in 0.11386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