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微丹湜意

[作品] 《白发魔女传》回评解构合集

  [复制链接]

391

主题

2060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348
声望
4538 声
银两
67951 两
帖子
2060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7-3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6-22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心就好!

0

主题

245

帖子

290

积分

师出名门

Rank: 4

积分
290
声望
45 声
银两
7952 两
帖子
245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19-1-2
最后登录
2020-7-3
发表于 2020-6-22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1

主题

2060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348
声望
4538 声
银两
67951 两
帖子
2060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7-3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20-7-1 21:30 编辑

第十三回 风雨多经 断肠遗旧恨
              市朝易改 历劫剩新愁


(一)、激流遄石光细研,疾风劲草才隽颖,《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开始

主帅的历练


岳鸣珂像抢新娘似的把卓一航背着就走,白石岂能善罢甘休,自然追上来,可他施展了“八步赶蝉”的轻功,还是落后岳鸣珂两三丈,白石恨得牙痒痒,又不敢施放暗器。

1.失落的白石

他之前不愿意和岳鸣珂走得太近,不然彼此友好,这时候说一句话,以岳鸣珂的认知,自然是买他长辈的帐。

不过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是看缘分,一时之间不愿意接近也是人之常情,白石与岳鸣珂之间,固然有他贡高我慢,心胸狭窄,容不了人的因素,同时他也不愿意和岳鸣珂太过接近,就想彼此保留界限。

另外他对岳鸣珂也防范着,谁知道这一下岳鸣珂等于是冒犯了他。他在卓一航身上寄望越深,就越不会放下,而这份恼怒又算在了岳鸣珂头上。

岳鸣珂跑到杨家,把卓一航放下,跟他打招呼,请求助他一臂之力,一起相救熊经略。

玉罗刹与铁飞龙正在吃紧,一见岳鸣珂与卓一航联袂而来,精神大振。卓一航看到熊廷弼,他也是自己敬佩之人,顿时明白了岳鸣珂的用意,同时见了玉罗刹,两人久别重逢,又是浴血奋战,卓一航回山之后,等于是又在坐牢,言行都被看管着,经过这样的厮杀,发泄了多余的精力,跟玉罗刹之间的好感又在升温。

白石感到,一看到这个美貌少女,就知道是玉罗刹,他是千方百计想把女儿许配给卓一航,不料半路杀出个岳鸣珂,居然把卓一航送到玉罗刹身边,就知道这小子理会不得,这不,搞破坏了吧!

其实还是冤枉了岳鸣珂,岳鸣珂只想救熊廷弼,玉罗刹的出现完全是意外,那是歪打正着,不小心撞上了,也是活该白石晦气,什么不想碰到的,这下全碰到了。他心里又忌又恨。

既然来了,就算他想呆着,卫士也不放过他,激战中他发现了天桥卖艺来暗算他的老汉郝建昌,这一下白石还会放过他?

2.战斗中锤炼出的品质

其实天桥暗算是一个局,应修阳给魏忠贤出的主意,岳鸣珂大闹皇宫,是惊动了魏忠贤,他一心除去熊廷弼,可帮他的江湖好手那么厉害,这有点棘手。

应修阳出主意让徒弟郝建昌去暗算白石,又丢下话来三日后寻仇,料想白石的脾气不会就此回山逃遁,肯定准备好迎战,那就让他们干等着,这样同时部署的暗杀熊廷弼的计划在执行时,就不怕他们来助拳。

这是围城打援反过来应用,是中医的子盗母气了。

不想岳鸣珂行动能力强,被他知道是熊廷弼回来的同一日,白石应付寻仇,他是留上了心,应修阳要分散打击,他就像一根线一样,穿针引线,融汇一处。

金独异一见白石出现,就知道武当派大举进入,那还打什么,赶紧扯呼!可白石不知道他们是东厂卫士,怎么会让他们走?

玉罗刹也要找金独异要回剑谱,岳鸣珂戴了百毒不侵的手套,不怕他的毒砂掌,两人前后夹击,岳鸣珂一剑刺破金独异的上衣,再想在他心窝补一剑,金独异怎么会站着挨打,立刻闪开,可他积怨太多,惹的都是缠手的主儿,逃得了岳鸣珂,那边还有玉罗刹,人家一直等着呢!

玉罗刹剑点一颤,在金独异胸前划了一道口子,这还是他躲得快,要不然就是开膛破肚之劫。

慕容冲打翻了几个武当弟子,岳鸣珂见金独异受伤,料想不是玉罗刹的对手,他去应对慕容冲。

现在的岳鸣珂俨然是主帅,不但组织打群架,还注意分寸,哪里有危急,他到哪里去。

也幸亏有玉罗刹、卓一航和白石在场,不是武功拿得出,就是人可靠,这样主帅才能更好的发挥引导的作用。

一个主帅手下是需要靠得住的亲信,同时成为主帅,不但需要像岳鸣珂的天山剑法一样博采众长,也要像岳鸣珂那样游历四方,广纳人情,当然更需要像眼下的战局,要不断的轮岗,这样才会有接触事务时的感性认识,方便及时补给。

主帅除了支持所属之外,也需要去保护帮忙的人,这样除了自身能力到位之外,更需要眼光和意识,这样才可以更好地发挥主帅的才干。

一场战局根本就是人情的透析,也是领导力的演绎。

混战中忽然人马喧闹,又来了一队官兵,不知道他们又隶属何人,是敌还是友?那要敬请继续关注了!




(二)志趣难投剑弩拔,意气与共连珠合,继续《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之二


刚激发出主帅能力,岳鸣珂又走桃花运

岳鸣珂有了玉罗刹和铁飞龙帮手,再加上卓一航以及武当派的加入,那可是生力军,和慕容冲、金独异打得不可开交。

1.九门提督到了

时候人马喧嚣,又来了一队人马,这一队人马来得时机不对,照这么打下去,慕容冲和金独异会输的。
岳鸣珂和慕容冲势均力敌,玉罗刹斗金独异也是没问题的,接下来的卫士就交给卓一航以及武当派,也就是说魏忠贤要靠江湖力量来剪除熊廷弼,可谁知道他的参赞岳鸣珂江湖的道路熟了起来,动用了更多的江湖力量来对抗,这样一来,还是岳鸣珂这边是上风。


而且一开始慕容冲蒙面冒充强盗,如果熊廷弼死了,那就是江湖斗殴,死无查证。


谁曾想岳鸣珂把武当派搬来,这下是猢狲骷髅自己套,如果慕容冲就此殉职,也可以说是江湖斗殴,搞不好还不算工伤。


所以这一队人马在这时候进来,分明是帮慕容冲的。果然他们是九门提督田尔耕带队口口声声来保护熊廷弼,既然如此,熊廷弼吩咐他的人退下。


金独异趁乱要走,玉罗刹哪里会放过他,可是被官兵拦住,玉罗刹大怒,手中兵刃一荡,把官兵的武器或震开或荡开。


铁飞龙赶紧拦下玉罗刹,岳鸣珂也帮着说情,过不了片刻,受伤的卫士被官兵帮起,慕容冲却趁乱逃走。田尔耕参见熊廷弼,说是来迟了。


杨涟从里面走出来,给了田尔耕脸色看,这次田大人可消息灵通啊,来的是时候。


杨家遭逢盗窃,岳鸣珂被采花贼掳走,这时候田尔耕在哪里呢?田尔耕脸一红,说一些场面话。


岳鸣珂请求熊经略亲审,他知道这批强盗来头大,信不过田尔耕的审理,可熊廷弼双眼炯炯,还是放了他们。


他们走后,杨涟也说不值,熊廷弼叹息道,这是京城,弄出那么大的事,又要有非议了。杨涟黯然无语。


2.白石又作妖了

熊廷弼要与救助他的义士见礼,铁飞龙与玉罗刹率先而出,铁飞龙表达的敬慕之情,又说了不愿叨扰,那么见过礼之后,熊廷弼让岳鸣珂替他送客,岳鸣珂看到玉罗刹未归鞘的剑正是他的游龙剑。

他说有一样东西要给玉罗刹,却是宫中得到的剑谱,原来那晚在皇宫里见到的人影就是玉罗刹。


玉罗刹接了剑谱,就把游龙剑还给岳鸣珂,大家不吃亏。


玉罗刹走下台阶忽然招手叫卓一航,卓一航在人群中呆呆的,听到叫声就过去,连白石的叫唤都没听到。


卓一航凡是在师叔身边,他都是呆呆的,而那呆样都被玉罗刹看在眼里,也不知道怎么会看上这呆人的,只怕在玉罗刹心里,还认为是被管呆了呢!


玉罗刹刚向卓一航打招呼,白石就打横炮,玉罗刹才不买账呢!卓一航向她介绍,这是四师叔。玉罗刹直接说,自紫阳之下也没见过武当有什么侠义之士。


不错,这次救助熊廷弼也是岳鸣珂把卓一航当新娘抢过来,也不是白石出于公义自己过来的,既然一心只有私利,想显示自己,那人家不买账很正常。


要想在玉罗刹面前摆长辈架子,那么手底下见功夫,这一次玉罗刹可是自己来帮忙的,也不是被逼出来的,而且她也就事论事,说白石管卓一航,比父亲管儿子还严。


本来嘛,白石把卓一航当女婿,那是半子,都已经一半了,那是打了对折,而且还不牢固,不定什么时候被甩掉,心里不安,自然管得更严,恨不得卓一航就是一只吉娃娃,这样好管些。


半子已经是一半了,那不能再打折,来个折中折了!


这里玉罗刹的应对还是正确的,白石当她是假想敌,是女儿的情敌,玉罗刹对他再客气也没用,这是以直报怨,就这么直来直去,就事论事。


白石气得约战,明日午时秘魔岩侯战。卓一航还来了一句,师叔,你不是要回山吗?这时候卓一航倒不呆了,反应得恰到好处。


卓一航在玉罗刹身边就焕发了生命活力,到了武当派他就呆了。看来玉罗刹与武当之战,也关乎着卓一航生命力的争夺哦!


3.丈人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玉罗刹和白石斗口,铁飞龙拉着岳鸣珂问长问短,岳鸣珂被问得诧异,怎么看上去豪迈大气的老英雄这么婆婆妈妈?

对铁飞龙而言,白石算什么,岳鸣珂就不同了,那是傻女婿上门了,这倒是丈人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岳鸣珂后来知道是铁飞龙,刚反应过来不就是珊瑚的父亲?接下来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怎么珊瑚这么好看,父亲却长得那么那个威武,然后是不是来一句,虎父无犬女。好像也不太合适。


不过不用岳鸣珂烦了,铁飞龙已经约他西山灵安寺今晚相见。


这么看来岳鸣珂是摊上好事了,铁飞龙看样子对岳鸣珂很满意,会把爱女许配给他的。天晓得谈恋爱的小伙子有多害怕老丈人反对,岳鸣珂这一关过得很轻松呀!这小子有福了,又在走狗屎运了,他的狗屎运是持续进行着,刚把卓一航当新娘抢过来,马上有人送新娘给他了,这小子桃花运不错呀!


京城好像是岳鸣珂的桃花地,一到京城,客氏来了一句俊美少年,他的桃花就运行着,只是能在良辰美景之前还能打坐的,岳鸣珂实在是不解风情,那么这一次他是不是可以桃之夭夭,宜家宜室呢?敬请继续关注!




(三)夕熏远山香径远,春溜静波敛未平,继续《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之三 0625_1.jpg


0625_2.jpg


0625_3.jpg


0625_4.jpg


0625_5.jpg








(四)夜半蓦地剑影起,却是曾经种兰因,继续《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之四

岳练第二次决战

岳鸣珂没想到半夜赴约来谈自己的婚事,而且是单边主意,他只能说YES,比能说NO。

1.岳鸣珂的桃花运也是剑走偏锋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很私密的,岳鸣珂和玉罗刹又不熟,两人还没到可以彼此交流私事的交情。

而且玉罗刹还是强盗逻辑,她本来就是强盗,这倒是盗匪本色。


既然话不投机,而且越说越乱,越说越说不清楚,那么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没想到玉罗刹拔剑在手不允许走!


岳鸣珂的桃花运倒也是剑走偏锋,偏得厉害!起先他的美貌招来了注意力,结果被客氏掳到宫中。


然后他把卓一航像抢新娘似的抢过来,没想到六月债,还得快,他自己马上就碰到了抢亲,这是逼着抢着入洞房的节奏哦!


这种事可不是谁都能摊得上的,排队等候也未必挨得上。


可要说玉罗刹的不是,那也冤枉了她,要知道在华山之巅,岳鸣珂可是硬生生地打散了她和卓一航花前月下的旖旎风光,到现在连一句道歉都没有,玉罗刹已经不跟他计较了,那都算她量大,在强盗中她已经是很有格局的,一般谁做得到?


玉罗刹都已经是以德报怨了,岳鸣珂不是不识相,拆开了她和卓一航吗?她就反其道而行之,撮合岳鸣珂和铁珊瑚,她对岳鸣珂的好已经超出界限,还涨出利息了呢!


没想到好心被雷劈,像岳鸣珂这种不懂事的臭小子,还真不能对他太好,会劳筋动骨的!


他自己的不是,居然一点也不知道,人家的好,也当作没有。事情非但要挑明了,还要说到他需要的点子上,这样他才明白,跟他相处那是太累。


而且他还强调理由,说起来道理一大堆,那么不痛打一顿还准备干嘛?


岳鸣珂虽然不谙世事,可也不是全无良心,起先当面承认喜欢铁珊瑚,眼下面对玉罗刹的拔剑在手,他也是先开口,并不动手,他问干嘛!

2.保媒不成,还要杀媒人不成?

是呀,保媒而已,不用打打杀杀吧!玉罗刹很干脆,你娶不娶她?如果好言好说,细细剖析道理,岳鸣珂也未必不答应,他吃软不吃硬,越是温柔善待,他就越记情。


说到打架,那可是岳鸣珂的专项兼长项,人家冒尖种子选手。


岳鸣珂熬夜打架,一场连着一场,从半夜打到晌午,谁见他皱过眉头?打架那是他的菜,几时怕过人?


玉罗刹长剑所指,岳鸣珂面不改色心不跳,还了两个字“不娶”!不但干脆,还很有英雄气概!


玉罗刹的脾气却是你答应下来凡事好商量,细节上哪里做得不对,她赔罪都行。岳鸣珂这般耿直,在她眼里那是冥顽不灵,说到打架,玉罗刹也是个中好手,她的江湖地位可都是靠打出来的,打架她也喜欢的。


这么一来,事情就丢一边了,两人都奔着兴趣而去,都喜欢打架,打架的热情一旦上来了,谁还拦得住?


到现在为止,岳鸣珂和玉罗刹都打了两架了,第一场架在华山之巅,当着卓一航的面打的。第二次,西山灵安寺,为了铁珊瑚打起来了。敢情都是为了对方的恋人呀!这架打得是够有味道的。


岳鸣珂一说不娶,玉罗刹就开打了,要不然拔剑做什么?而且她出剑凶残,招招指向岳鸣珂的关节。


这是准备把他打残了拖回去吗?


岳鸣珂忍无可忍,为了铁珊瑚,他是不想动手的,可玉罗刹这个打法哪里是打人,打熊还差不多!


要知道岳鸣珂跟着的上司兼老师,人家姓熊,可不意味着岳鸣珂就是熊,就可以把他当熊来打!


岳鸣珂的游龙剑也出鞘了,玉罗刹说,有本事你就把我这媒人给杀了。天底下有保媒到现在,还没听说过因为保媒而被杀的。


两国交战,尚且不斩来使,哪有论婚不成,把媒人杀了的道理?


岳鸣珂接连应付几剑,嘴里还不闲着,怒道,哪有这样保媒的,迫人成亲!



3.徒弟隐射着各自的师父

这两人本是师兄妹,这下倒好,不但干手仗,嘴仗一并干上了,热闹是热闹,这也隐射了霍天都与凌慕华夫妇琴瑟不调。他们这一对夫妻不睦,连教出来的徒弟也是见面就打架,打了不算,还要吵架,这还真是爱徒,都有遗传的,师父的情形传到了徒弟身上,不愧是“亲生”爱徒!


这种徒弟具备“亲生”以及遗传属性!


岳鸣珂的意思是你保媒资格不足,我无法接受这样品质的媒妁之言,所以谈不下去。


玉罗刹认为,你不认可我,就是你不对!就算我不够格,那么你来帮着完善,不然要你干嘛?果然不是东西,自然当熊来打!没毛病的!


婚姻中女方是要付出很多的,男方太呆,一点都不懂得付出,那么有理也要怯三分,这门婚事不谈也罢!


玉罗刹的打斗表面上是她做得不够细致,可在人情上还有这么一条隐形的逻辑,懂得人情世故的,就会明白。因此江湖表面上看是打打杀杀,可其实都是人情世故。


这么看来岳鸣珂挨这一顿打,也不冤枉!而玉罗刹的强盗逻辑,也不是横行无忌的,两人都该受教训!那么后来如何呢?敬请继续关注!





(五)、口不择言无心失,胸中成竹有盘谋,继续《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之五

岳鸣珂闯大祸了

岳鸣珂和玉罗刹不能相见,一见面又打起来了,而且玉罗刹出手狠辣,迫得岳鸣珂施展天山剑法的精妙招数,使得玉罗刹不敢欺近。

1.成竹在胸的好处

既然占了上风,那么快点说清楚,不是不喜欢铁珊瑚,而是之前真没想过,被你这么提醒,我倒是要好好思量,毕竟终身大事不可草率,三日后我登门拜访,给予回复。

大户人家议婚是有一套仪式的,也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家。


而且岳鸣珂大可以和熊廷弼商量,请他出面征婚。


就算暂时不想成亲,也可以先定下来,有熊廷弼出面,也不怕赖婚,足以表现诚意了。


少年人到了社会上,是会遇到各式各样的问题,碰到问题不怕的,可是心里要有底,尤其是大事,更需要有全盘计划。


那么胸有成竹,有了全盘计划会有什么好处呢?不容易遇到骗子!


仔细看看骗子的行径,都有一个特点,以短期利益为饵,没有全盘的人生计划。如果有了全盘的人生计划,知道将来要走什么路,那还骗什么?


如果一个骗局要拖个十年八年的,这么费劲还骗什么呀!


懂得延迟满足的,还去骗,也太屈才了。所以养成延迟满足的习惯,是有很多好处的。



2.提出问题带方案

岳鸣珂吃亏在没有人教过他感情经营,在感情上他是一片空白,根本说不清楚。而且他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说了喜欢铁珊瑚,可还没到逃婚论嫁的地步,还说玉罗刹咄咄逼人,这都是事实,可也是应激性反应,而且只有自己的心情,没有考虑他人,所以建树性并不高。


而且他这么说话很得罪人的不说,关键是他只提出问题,没有带着方案,这是不成熟的表现。


有一个故事说的是总经理对新入职的员工说,看到问题是连街边的鞋匠都会做的事,可你进入公司,如何解决问题才是你的能力,所以“提出问题带方案”,是一个在职业中是否成熟的标志之一。


岳鸣珂说话是个孩子的口吻,只会表达心情,对于解决方案一点都没提,而且他还在挑刺,还在说对方的不好,全然没有把心思放在解决问题上,好像根本不关他的事。这种态度是气人的。


所以玉罗刹马上叫,珊瑚妹妹,这样无义之人不嫁也罢,我替你杀了他!


玉罗刹是有些情绪化,而且太过了,用不着杀了,不理他就行了。可是岳鸣珂这般不成熟,是容易误会为没有担当,不认可这段感情,既然如此,杀了也不可惜,留着干嘛!



3.江湖规矩也要尊重的

岳鸣珂一怔,游目四顾,稍稍分心,玉罗刹又逼近,把岳鸣珂吓出一身冷汗,这下性命攸关,也不由得岳鸣珂不恼火,丢下一句话“凭什么我都不娶她!”


玉罗刹又叫了一声“珊瑚妹妹”,岳鸣珂气在心头,口不择言,他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差点都没命,哪里还会再重演一次,他说,你就是叫她来也没有用,我怎么也不会娶她!


反正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娶那就对了!


这时铁飞龙听不下去了,跳出来骂他,你不允婚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污辱我女儿!


岳鸣珂也不想想,他那句话是什么分量,而且他有压力,气性就全撒在铁珊瑚头上,怎么也不肯为她着想,这人是靠不住,是要挨打的。你明知道自己靠不住,干嘛让人家女孩儿动情,这顿打算是轻的了。


岳鸣珂连连分辨说不是这么回事,可一来铁飞龙就想打他一顿撒气,所以都不让他说完,每次不是叫铁老前辈恕罪,就是铁老前辈别多心;二来,他也没说到点子上,叫人家铁老前辈那是尊称,却在背后污辱人家的爱女,这样更会把火吊上来。


这时候岳鸣珂如果叫一声我答应!然后再说请听我一言,那么对方肯听下去,可现在他怎么解释都不是人家要听的,跟他废话干嘛!
玉罗刹又来夹攻,杀一个薄情寡义的负心人还用得着江湖规矩吗?江湖规矩也太不值钱了!


铁飞龙其实早就在一边听着,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就在岳鸣珂任性负气时现身,摆明了是给岳鸣珂难堪。


岳鸣珂又气又急,还说不清楚,而且铁飞龙和玉罗刹两大高手腹背围击,他可真是武功、精力和头脑都不够用了,索性长叹一声,把剑一抛,你们杀了我吧!


这要杀了干嘛!学客氏把他绑走呀!这小子就该被绑走的。


而铁飞龙一招出手,还是他的得意之作,真会杀了岳鸣珂的,不过他也死不足惜,该说的都不说,活着不是浪费粮食吗?活该!


可这时铁珊瑚出现了,这下岳鸣珂可真闯大祸了!刚才那些话如何能被她听见,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铁珊瑚一字不漏全听见了,岳鸣珂你可怎么办哦!欲知后事如何,敬请继续关注!



(六) 啼笑皆非非入意,坐行俱梦梦无端,继续《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之六

0628_1.jpg


0628_2.jpg


0628_3.jpg


0628_4.jpg


0628_5.jpg


0628_6.jpg


(七)、此境偏多鸳盟曲,一树梨花压海棠,继续《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之七


哀怨之曲连连不断

小女子不才
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
公子勿怪
公子向北走
小女子向南瞧
此生就此别过了
难以忘怀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
有好人相伴
所有爱慕之意
止于唇齿间
掩于岁月
匿于将来
与君今生无缘
请无需挂念
雨打芭蕉
无可无奈

看到岳鸣珂与铁珊瑚酒阑人散,曲终而别,这不就是《公子向北走》的曲风吗?
一种难言的惆怅和凄楚油然浮上心头。

1.脚下的路是封闭还是开明,主要取决于头脑

岳鸣珂的头脑太过封闭了,活生生把自己的路给堵死了,他说的话,每一句都是封闭性的言辞,他这样的说话,就好比下棋时都不注意活气的。

他走了也就走了,可是铁珊瑚要去看看的,这一下她是够伤心的了。


玉罗刹提出了这一点,铁飞龙说她要哭也不会在人前哭的。这样的要强,只会更让人担心,于是父女俩一起回去看受了委屈的铁珊瑚。

2.分别心使然

可谁知铁珊瑚不在房里,这也能理解,既然她不要在人前哭,又怎么会让父亲和玉罗刹看见?


在外面游历了一遭,自尊心是更强了,对父亲的依赖是更少了。


就在父亲把她赶出门时,她都是头也不回地走了,何况是眼下。


可是铁珊瑚房里多了一个人,竟然是铁飞龙的爱妾穆九娘,她是来示警的。


铁飞龙晚年寂寞,倒也希望她留下,可是人家已经另攀高枝,成了红花鬼母公孙大娘的儿媳。


这穆九娘与铁珊瑚倒是互为表里,有了剑谱两人一起练,被赶出家门,也是同一天,两个人一起被赶出去。


然后出门后都遇到了情缘,而且对方的家世都不错,不同的是铁珊瑚伤心而归,穆九娘却是已得夫郎。


接着铁珊瑚失踪了,穆九娘现形了。这里固然是传统文化对联的特色显示,无独有偶,同时也是佛家慈悲的显昭,缘与孽,看似只差一线,实乃一体。


铁飞龙对穆九娘和铁珊瑚,怎么可能没有分别心?可是分别到了现在,看上去还是穆九娘好一点,这又是怎么说来着?

3.又是不匹配的婚恋

穆九娘此次前来倒是好意,除了把珊瑚留下的字条出示之外,还说了红花鬼母要来寻晦气,她不愿双方受伤。


铁珊瑚留下字条是说她已回家,让父亲不必找她。她是有意避开父亲和玉罗刹。


而穆九娘这一次出现她是成熟了,也变好了,既然了结前缘,那么对铁飞龙只有感念昔日救助之恩。


玉罗刹要回来了,穆九娘不想和她碰面就走了。


玉罗刹得知后问谁是红花鬼母?她怎么没听见过?铁飞龙说了一段往昔轶事给她听。


四十年前西北有一个怪人叫公孙一阳,武功深不可测,又喜欢饲养毒物。他收过很多徒弟没一个得到真传,他和铁飞龙的师父交好,私下说不信任徒弟,怕教出坏徒弟为害匪浅。


可谁知道有一个青年拜在他门下,勾搭到他的独生爱女,两人偷走了公孙一阳的练功秘本。这个青年就是金独异,他的武功还是他妻子教的。


金独异武功大成,开始为非作歹,引起公愤,被十三名好手围攻。这一次本来也邀请铁飞龙,他因为有事没去,可对此事也关切,斗到要紧关头,金独异的妻子出现,一人战胜十三名好手,救了身手重伤的金独异。因为公孙大娘鬓边喜插红花,于是得了红花鬼母的绰号。


可谁知道金独异伤好之后,以妻子为靠山,又去胡作非为,公孙大娘一气之下,与他相绝,三十年未闻踪迹。


铁飞龙却不知穆九娘一路被金千岩追赶,到了湖北襄阳遇到了红花鬼母,金千岩最怕这个婶婶,自己逃掉了。


红花鬼母知道金独异要去京城,她要去京城候着他。


红花鬼母与金独异分开时发现怀孕,后来生下一子起名公孙雷,她不愿儿子像他父亲,就跟自己姓。


公孙雷跟他父亲一样顽劣,红花鬼母立下戒规,一直看着他,到了晚年才收客娉婷为徒。


公孙雷被母亲管着还没见过美貌女子,穆九娘又风骚,等红花鬼母察知已经晚了,虽然知道穆九娘是铁飞龙的妾室,却也管不了了。


公孙大娘武功虽高,却无自立之能,又无识人之明,终究要被这些混账给拖累。


纵观整件事,还是要说公孙家的教育不当了,为何这么说呢?那要敬请继续关注了!




(八)、一山还有一山高,勿以善小而不为,继续《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之八

武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为什么说公孙家的教育没跟上呢?公孙一阳自己在武艺也就是专业上有特长,可他对徒弟以及女儿,不是打杀就是捧杀。

1.情感的分配

对徒弟他是全盘设防,是徒弟就不是好人,这样就对了。

可女儿呢,那是扑出心去爱,虽然也无可厚非,可是没有对女儿的前程有所预备,没有教她如何应对生活发来的变化球,这是非常失策的。


以致于女儿对外界的情形所知不多,一旦被骗,那差不多是全盘皆输。


试想女儿虽然被疼爱,可与练功秘本之间,却是全无界限。


尽管没什么人希望女儿会不幸福,可女儿的幸福是依赖自身能力?还是外界运气?如果是运气,那么运气离开了,该如何应对呢?


而且公孙家被骗也不是全然没有原因的,纵观公孙一阳、红花鬼母和金独异,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迷信武功。


金独异会了绝世武功,就开始为非作歹,那么他不会武功反而会安分守己。


因此公孙一阳一开始教的就该是不会武功,不靠武功,如何应对世间。


而且教武功还要循序渐进,别一下子全教得太狠。


然后秘本要分几处摆放,女儿掌管的只是一部分。


当然要是提前告诉女儿,假如嫁的好,还则罢了,如果嫁的不好,那么你就把你掌管的武功再分几块,总之坏人拿到的不会是好的,同时还会有克制之法。


这样女儿就算嫁错了人,她也不是一败涂地,还可以靠自己的才能活下去。


运气如果不利于她,那么实力就可以弥补。


金独异是个不适合拥有过高武功的人,不能因为他走歪路子,得到了女儿,就姑息养奸。


公孙一阳的头脑是非对即错,所以女儿碰到了婚姻不顺,她是表现出软弱来的,而软弱的背后那是匮乏,是一筹莫展,完全是懵懂状态。这是无知在害人。

2.武功高,更需要明心见性

红花鬼母和岳鸣珂一样,武功奇高,可碰到的问题,是用武功无法解决的。


所以说学武之人,首重武德,学会谦逊,不但一山还有一山高,生活并不是高山仰止,却也是小事不可随便,毋以善小而不为。


玉罗刹还没引起警觉,在她身边,岳鸣珂不算东西,红花鬼母又是被混账拖累,那么卓一航呢?会好到哪里去?她是一点心思都没有,还觉得不妨来个罗刹斗鬼母,看看谁是女中豪杰。而且同样的时间地点,红花鬼母和白石同时出现,玉罗刹艺高人胆大,怕也不怕。


当然也用不着怕,不过早做防备,铁飞龙从穆九娘口中知道红花鬼母练就了击石如粉的绵掌,加上了她的毒砂掌,要比金独异更厉害,那要小心防范才是。


看来有了绝世武功,还要把握生活的主旨,明心见性,活出真我,要不然,武功越高,拖累越大。


那么接下来会如何呢?敬请继续关注!



(九)、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白发魔女传》第十三回完
0701_1.jpg


0701_2.jpg


0701_3.jpg


0701_4.jpg


0701_5.jpg






















391

主题

2060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348
声望
4538 声
银两
67951 两
帖子
2060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7-3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7-2 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20-7-3 20:36 编辑

第十四回 名将胸襟 女魔甘折服
              秘魔崖下 鬼母逞豪强



(一)、
狭道相逢欲舒透,过堂穿风却清惬,《白发魔女传》第十四回开始
精彩的过场好戏

到了约战当日,武当派都为白石担心,大弟子李封提出观战,白石不许。

1.武当派是大公司做派

他们去观战,只怕见到危急关头,就关心则乱,一拥而上,这里毕竟是京师,传扬出去,不免说武当派以多欺少,那是笑话了。

白石听到红云说过与玉罗刹的战况,他了解下来,玉罗刹长处在一把剑上,其他武功似乎还不及黄叶,那么估算下来,跟他差不多。而他的剑法在同门中是最好的,这么看下来应该克制得住她,是有胜算的。

这里不难看出武当派有大公司的风格,各个部门之间有信息传递,彼此有交接,便于后续跟进。

只是白石的盘算也有趣,他会算出自己会输吗?如果算出来了,那就不约战了,所以既然约战,那么自己会输这一客观上会发生的可能就忽略不计,而是全程鼓励。

然后何萼华也想去,她跟着姑姑练了一身武艺,也想出去开开眼。白石不让她去,她能去吗?

要知道白石就是拿她来拆散卓一航与玉罗刹,她要是现身了,搞不好就被玉罗刹干掉了,那还怎么拆?重要棋子要保护起来的,以便更好地发挥作用。

可是白石让卓一航随行,说起来他是未来掌门,这种事是要参与的。

话说得多漂亮,既把卓一航和其他弟子区别开来,又保证了战况。

有卓一航在一边,最不济也是平手,玉罗刹不敢赢的。

卓一航最怕的就是武当派和玉罗刹闹开,他就像是夹在要离婚的父母中间的小可怜。

2.过场戏的层次

卓一航一听正中下怀,那就跟着去。

他如果在场,玉罗刹就打不痛快了,再要像削耿绍南手指那样意气风发,那就不行了。还不如把何萼华带着呢,这样玉罗刹就死心了,还可以大开杀戒呢!

所以这一段是过场戏,看似平平常常,如叙家话,其实把各种可能性都考虑到了,让情节不疾不徐,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是考验作者功底的。

一个作者出品的文字水平如何,往往就在这种看似平常,却值得细赏的地方见真章。

而且这种情节虽然细微,可非常有层次,把每个人的身份以及与白石的感情都在着墨不多,入木三分的表述中显示出来。

李封是京中的大弟子,但他的地位并不是很显著,武当派的大弟子多了,他并不出众。所以他需要表现自己,而且要表现出大派的风范。

玉罗刹是武当派的公敌,这时候就是一致对外,李封的表现中规中矩,无可挑剔。

何萼华不是武当弟子,和白石感情更深,她是好心帮父亲,她说话也无可指摘。

卓一航虽然是掌门,他却是最不像样的,不想比斗,为什么不当场阻止?既然不阻止,那么他也要对战果负责。

其实如果卓一航真不想当掌门,也就不必顶着掌门的锅了,大可以趁此机会跟玉罗刹远走高飞。但他那是摆明了不想承担责任,却要继续背锅,所以他是最后一个表态,他都没说什么,那是意味着他根本不认可。

而他的态度也影响和推动着剧情,看来不会有大的变动,可是他和玉罗刹的感情还会继续升温。

玉罗刹轻功还在铁飞龙之上,就因为如此铁飞龙这才让她去配药。她到长安镖局时,天还没亮。

龙达三还提起了玉罗刹,他曾得铁飞龙救助,早有心报答。

昨天从杨家回来,大家提到铁飞龙,又提到玉罗刹,玉罗刹被描述为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其实她也不是乱杀,只是树敌太多,所以风评不好。

因而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道听途说的,怕是情绪过多,不足为信。

龙达三曾经帮过熊廷弼压过一次镖,熊廷弼待人非常好,所以他愿意暗中保护人家。

等他轮值回来,却听玉罗刹来访,他都不知道是什么事,而玉罗刹也会把好好的事情给办砸,那么这次她会不会也搞砸了呢?敬请继续关注!

(二)、
人生何处不相逢,落花未至又见君,继续《白发魔女传》第十四回之二

有缘的总是要相见

长安镖局的总镖头龙达三前脚和好友柳西铭谈到玉罗刹,还说白石小气,这口气和贞乾看待红云是如出一辙。

1.玉罗刹又要见到岳鸣珂了

没想到后脚玉罗刹就找上来,她拿出铁飞龙开的药方,龙达三认出铁飞龙的标记,恩人吩咐,自然照做。

起先龙达三以为她要找人助拳,毕竟玉罗刹成名较晚,很多人不知道她的实力,如果相邀助拳,那就夹在中间难做,所以龙达三劝玉罗刹化解了怨结吧,玉罗刹却暗暗好笑,认为龙达三怕事。


玉罗刹压根儿没想过要助拳,只说配药来对付红花鬼母,龙达三舒了一口气,那么万死不辞。玉罗刹心想,红花鬼母比白石更难对付,这倒是答应得快哦!


龙达三一看药方,其他的都可以给,护心镜更是不在话下,只是熊胆被搜进宫去了,难以找寻。不过有一个人会有熊胆,谁呢,熊廷弼。


这倒不是说姓熊的,够胆,那就是熊胆了。而是他刚从东北回来,那边的土特产就是熊胆,而且还可以入药,军中需要配备伤药,所以他肯定随身携带,去问他要。


听到是熊廷弼,玉罗刹好生踌躇,半夜才和岳鸣珂动手,天亮就又要碰见了,他搞不好还以为追到熊府继续逼他成婚呢!这叫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只是玉罗刹保媒的热心也太强烈了,没办法,这就叫经验不足,热心要跟上。


可玉罗刹哪里愿意再见岳鸣珂,别说是岳鸣珂拒婚铁珊瑚,就是没这件事,她也不怎么愿意见到岳鸣珂,要是愿意的话,华山之巅就不是卓一航跟着走,而是她了。


不过不愿意归不愿意,玉罗刹也不怕见到岳鸣珂,尤其是看到他明明是喜欢铁珊瑚,却还拒婚,分明是恐婚,他有怕的,她还怕啥!大不了他捣乱,玉罗刹就再提保媒,吓着他玩儿也好。


于是玉罗刹嘀咕了一句,不怕他捣乱!龙达三听不懂,玉罗刹解释,跟熊廷弼手下的武官,一个混小子有点过节,不去管了!

2.棋局耶,人生也!

熊廷弼连遭横祸,心中不平,上了奏折,可等到日上三竿还没见皇帝出现,到了近午时分,却见太监抬着一筐奏折给熊廷弼看,里面全是弹劾的内容。


把熊廷弼气得连连叹气说罢了,杨涟宽慰,既然把这些给你看,那是足见信任了。


熊廷弼说不是这么说的,如果奏折未上,皇帝把这些给他们看,那是信任,可现在奏折上了,采取这等措施,那是在和稀泥,是不想见到事情,才不得已表态罢了。


所以熊廷弼要写辞呈,皇帝忠奸不分,没有主见,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


杨涟劝阻,熊廷弼说这是逼一逼皇帝,让他来挽留。


当着杨涟,他当然那么说,可跳出故事,不难看出,这件事他其实需要多手准备,既然皇帝忠奸不分,那就说明他对另一边也有倚重,那就不用搭理,何必施压呢,大家各玩各的。


只是他的兵法需要留下,既然皇帝不在意他,也就不会看上他的兵法,这一点倒是安全的,所以大可以写下兵法,去寻找有缘人,一旦奸党被歼,那就可以拿出来派用场。


小皇帝朱由校并非不知道熊廷弼是好人,可他到底是少年心性,客氏又把他往声色犬马上引,他有了权都不知道怎么去用,就如不会花钱的人一样,有的人越花越多,有的是守财奴。这位却是人在其位,可资源是不是他的,还不清楚。


既然都是为了虚空而努力,何不索性务虚,熊廷弼也可以去学着怎么做木匠。


不过虚空也有虚空的好处,不见空,如何有实?熊廷弼真要走了,也是好事。


熊廷弼提笔又止,来回踱步,杨涟怕他闷出病来,提出那么下盘棋,两人才走了几着,有人来报,龙达三和玉罗刹求见。


熊廷弼把棋子一拨,算他输了,反正下来下去也就这么回事,岳鸣珂真以为玉罗刹找他晦气来着,神色显露出来,熊廷弼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怕山野之人,野性难驯,怕冲撞了经略。


这话说得熊廷弼哈哈大笑,不错,被冲撞的还不是熊经略,却是这位岳参赞,那么熊廷弼笑从何来?那要敬请继续关注了!



(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7-4 01:15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