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11|回复: 23

[综合] 【十年庆】说说我眼中最惹厌的梁书习惯情节设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3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努力填坑,到期填满则参赛,填不满就算友情赞助。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3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30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2-15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年以来,有关梁书中三大引人诟病的情节设定几乎已成定论:革命、让情、速配。对此观点,本人不敢完全苟同:事实上,梁书中以革命为主线的不过《慧剑心魔》、《散花女侠》、《风雷震九州》等寥寥几部,所占比例并不算高;让情固然烂俗,但除了姜雪君这类明码实价的爱情买卖、冷冰儿妙玉套路的不作不死等少数几位,几乎没有谁的让情真正成功过;至于速配情节优劣与否,却也不能一概而论,至少在大部分梁书中,男女主角本人的恋爱也是一见钟情速配的产物。在本人看来,梁书中最惹人生厌的常见设定并非以上几条,而是熟人关系网、汉本位立场、强拉硬配。下面就将这三条弊病逐一列举剖析,欢迎大家共同研讨。
一、        熟人江湖,关系至上。
这一问题主要存在于梁书中后期作品,且越到后期表现得越为严重,早期作品中则少见这一弊病;张丹枫初入中原时被正道武林误当作瓦剌奸细追杀,其中最不遗余力的重量级人物恰恰是与之渊源最深的师伯潮音和尚与世交后人毕道凡;吕四娘及其传人对师门败类了因、灭法师徒亦是全力清洗,毫不容情……
然而,到了梁书后期,这等道义为准,正直热血的正道江湖氛围却渐渐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令人沉闷窒息的小城市体制内围城风气:血缘、师承、裙带、拜盟等各种关系共同编织成一张错综复杂、遮天蔽日的巨网,将江湖的每个角落笼罩其中,也固化了每一个个体人的人生路线。除了少数主角光环强大的人物之外,几乎所有正道人士都存活在圈子文化的桎梏中,对圈外人具有强烈的排异态度,对圈内关系户则大开亲厚照顾之门。前者的典型代表是陈石星,在他亮出张丹枫关门弟子的金字护照之前,无论他在武功与侠行上表现得何等优异,也始终被所结识的一众同龄侠少侠女疏离冷遇,无法融入所谓正道江湖的圈子;后者的代表人物则是《慧剑心魔》中的一群少男少女侠N代,仗着祖父辈的人脉荫庇,硬生生把江湖出道当成了打怪升级背包自助游游戏,每次遇险只要亮出长辈字号,即便不能将敌人吓退,也自会有“凑巧”经过的世交高人现身解围;似孟华这种身份转换前后待遇冰火两重天的就更不足为奇了。
在这等大环境下,一个没有出身、背景的初出道者,想融入这等圈子可谓难之又难,有些时候甚至连武功硬件都无法成为有效的敲门砖,最方便可行的途径反而是挂靠师门、认干亲拜把子,或者追求名门千金,将自己捆绑到正道江湖关系网上,这样才能成为正道江湖的“自己人”,获得发展机会。
诚然,这等情况在现实社会中确实颇为普遍(可能历史上的江湖潜规则也是如此),但是正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既然能在艺术角度重塑美化,去芜存菁,构建一个美好的正道江湖,为什么偏偏要保留这项恶俗陋习?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7-2-16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上述风气只影响到正道新人的个人顺利发展与否,尚不足以对社会造成太大危害,那么下面这类“看关系下菜碟”的处事方式绝对是遗害无穷的。过去有一句评论《西游记》妖怪的老话:那些作恶多端的妖怪中,被孙悟空打死的都是没后台,没背景的,有关系有背景的妖怪,即便犯了再大的罪孽,最终也会被赦免。这句话套用到中后期梁书中,也同样准确,其中最具有典型代表性的便是段剑青。单就作恶程度和破坏性而言,段剑青在天山时代晚期都算得首屈一指的,其中既包括对孟华、杨炎、冷冰儿等主角的迫害构陷,也有对罗曼娜、天竺师父(我忘记他的名字了)等边缘人物或弱势群体的欺凌坑害,更犯有武林中最严重的罪行:勾结外敌,欺师灭祖,妄图颠覆师门!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恶迹昭彰的重犯累犯,为什么一直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原因说来却也简单得很:早年与家族决裂、出走失联多年的段剑青之叔段仇世,与个别正道人士有一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交情!就是这一点交情与面子,成了段剑青肆无忌惮、屡次为恶的免死金牌,也造成了《牧野流星》、《弹指惊雷》、《绝塞传烽录》几部书中的一个无限恶性循环:每当段剑青的害人恶行破产,被擒受制时,总会有以孟华为代表的争斗东郭先生跳出来,道貌岸然地说,他叔叔只有这一个骨肉至亲,如果伤害了他,他叔叔会如何如何不爽……自家屡次三番受害不还手也就罢了,连其他受害者对段剑青的正当反击也要横加拦阻,没背景的天竺流浪僧人就是因为拼不过段剑青的强硬后台、义务保镖,被憋屈无比地打下冰河,再无出头之日。作恶的风险成本如此之低,自然难怪段剑青愈发变本加厉,有恃无恐,直到最后他的恶行发展到巅峰:勾结邪派妖人围攻师门,害死老祖钟展,以毒针打伤天山弟子多人后,追捕他的天山门人居然还认为,看在他叔叔的份上,最重的惩罚也不过是废去他的武功!而这废去武功的惩处,最终还是由独往独来,与正道素无瓜葛的小妖女龙灵珠下手执行的,那些既是受害者一员,又处处以仲裁者自居的正道大侠们,又开始伸手拉架,靠口讨情和事和稀泥了!事实上,如果仅仅是碍于段仇世面子,不便公开惩处段剑青,以天山派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无人所在暗中做掉他,使他成为江湖上的失踪人口,只不过在天山诸正道大侠的眼中,处决叛徒,消除毒瘤的意义远大于令段仇世一人开心罢了。
除了段剑青,晚期天山故事中还有一个人物的遇赦理由更加莫名其妙,相信绝大多数读者都已经记不起这个人的名字:清廷武官武毅。作为一名铁杆鹰犬,武毅曾先后多次与武林正道敌对交战,最终落败后却被轻易纵放,理由居然是:他是丐帮传人,与丐帮有香火之情!在此需要科普一下,武毅的师父是早年破门叛帮,投靠清廷的丐帮逆徒仲毋庸,而仲毋庸本人也是早被拉入了正道武林系统的黑名单的。
(待续)
发表于 2017-2-16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来,孟元超父子性格都不是很讨喜呢,好想扁这一对一顿啊
发表于 2017-2-16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燕草如碧丝 发表于 2017-2-16 14:41
说起来,孟元超父子性格都不是很讨喜呢,好想扁这一对一顿啊

孟华性格好,他爹超级道貌岸然!
发表于 2017-2-17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hao11pz 发表于 2017-2-16 20:17
孟华性格好,他爹超级道貌岸然!

孟华也很装啊,超级装
尤其他认爹那个毫不犹豫真心……
反正我接受不来,这对父子都是道貌岸然,尤其孟华后面干涉杨炎
另外,孟华杰克苏到极致了,抢了他的都要收他当徒弟,好武功全都轻易到手,金逐流女儿倒追,苏过头真心受不了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便是武毅所谓的师承渊源!倘若这也可成为合理的免责理由,红花会绝不会对张召重痛下杀手,宋青书想必可安稳无忧地度过后半生,《射雕》系列中的彭长老叛帮后大可在外广收弟子门徒,组成一支正派人士投鼠忌器不肯伤害的尖刀冲锋队去攻打襄阳……将同道亲情泛滥到别家叛徒在外私传的弟子身上,好人做到这等程度,几次三番被坑被虐也只能算得自作自受了。
由此可见,在后期梁书中,决定恶人下场的并非他的罪行轻重,也不是他与正道武林人士交手争斗的胜负结果,而是他有没有混正道武林的亲戚朋友同门作护身符。如果有的话,那么恭喜他,尽管放开手脚胡作非为吧,就算闹得再不可收拾,只要不得罪正道武林之外的人,最终必定能在正道武林手下逃得一条性命;如果没有,那就作好当炮灰牺牲品,被练级刷经验的主角虐砍至死的觉悟吧。
(今天就填到这里,如果能按期填完后边的部分最好,如果到期还没填完,就用以上这些参赛吧)
发表于 2017-2-28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燕草如碧丝 发表于 2017-2-17 12:43
孟华也很装啊,超级装
尤其他认爹那个毫不犹豫真心……
反正我接受不来,这对父子都是道貌岸然,尤其孟 ...

孟华硬件好也杰克不起来,这是性格决定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3-1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汉本位主义严重,民族问题双重标准。
如果要在梁书中评选出现频率最高的政治名词,“反清”、“义军”当属最大热门了。纵观三十四部梁书,包含反清元素的竟占了将近二十部,足足涵盖了梁书系列的一大半,之可惜越到清代后期,这等政治口号越显得苍白无力,甚至于荒唐无聊。在梁书中,除了各个朝代皆宜的通用造反理由“反暴政压迫”外,反清的一个重要理由是:清朝统治者是被划为异族的满人,无资格统治汉族,然而,在唐朝系列中,定性为汉族的李唐皇室,对安禄山部、北地奚族等胡人群体的统治却被视作理所应当!甚至于连大唐对远在化外的师陀小国的宗主国管制,也被划入正当正义立场,师陀不甘作大唐附庸,起兵与唐朝决裂,是为反叛作乱,那么,吕留良的门徒曾静煽动封疆大吏岳钟琪起兵反清,以天理教为代表的诸多江湖帮会大搞武装暴动恐袭,破坏社会安定,危害群众安全,岂不更是悖逆不端?汉族统治少数民族就是合理正义,少数民族统治汉族就是民族压迫,这种双重评价标准也未免太明显了吧?
在这种双重评价标准下,作为历史人物的汉族与少数民族皇帝在梁老笔下受到的待遇也存在很大差别,最明显的就是正面出场过的明朝与清朝皇帝。似雍正这等早已在民间野史中被无限黑化的姑且不论,梁老的写作习惯是:凡是明朝皇帝,即便再历史上再昏庸再混账,也要竭力为其编造出几条亮点,挽回形象;凡是清朝皇帝,即便真实政绩和才干再可观,也要人为泼上几盆脏水,将其搞黑搞臭。自《萍踪侠影》起,这两手拉偏架大招便屡试不爽,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明英宗设计诛除奸宦王振,天启皇帝在魏忠贤、客氏面前手书“熊廷弼是大忠臣”,以及至为骇人听闻的康熙弑父案。当然更肉麻的也不是没有,详情可见《女帝奇英传》中洗白武则天的种种奇谈怪论,大兴告密检举、冤案构陷、滥杀宗室朝臣、包养男宠小白脸、残杀迫害亲子等等行径都能美化成仁德善行,只怕武则天本人地下有知,都会笑破肚皮吧?
另一件对比较为明显的案例便是某些具有胡汉双重血统人物的政治站队问题。云重、云蕾兄妹是父系为汉、母系蒙古的混血儿,但他们对蒙古一方全无丝毫眷念,时时处处都以纯正的汉家子弟自居;檀羽冲身为金国贵族与宋人女子联婚的产物,亦曾一度凭借祖父荫庇在金国获得厚爵高位,却总是身在曹营心在汉,最终还是背离金国,倒向了南宋;其实也不止这些胡汉混血者,某些更极端的情况也有,看到汉人小白脸,就花痴不已,狂追猛贴,为此不惜背弃自家父母之邦的金枝玉叶云中燕、完颜璧,都被定性成正义的女英雄女战士呢。诚然,云家和檀羽冲都曾受到过蒙古和金国的政治迫害,但这显然不应成为他们反蒙反金的充分理由,须知云澄虽然曾被瓦剌扣留奴役,但最终却是被明朝皇帝的一纸诏书赐死的,檀羽冲之母乃是岳飞、张宪后人,南宋朝廷可是实实在在欠下他家一笔血债的。然而,无论是云重云蕾还是檀羽冲,似乎都未曾把宋明朝廷的仇恨太放在心上,云重心心念念的是科考出仕,忠君报国,直到自己也被明英宗赐饮毒酒,也不过是痛心疾呼而不是与皇帝翻脸成仇;至于檀羽冲,《狂侠天骄魔女》我尚未看过,不知他在其中具体表现如何,但至少在《武林天骄》本传中,他是完全倾向宋人一方,决意与金国为敌的,这种心态使得他在被一众宋人视为金国间谍追杀时,有一种被世界抛弃的孤独绝望感。总而言之,他们的政治态度就是一句话:汉邦虐我千万遍,我待汉邦如初恋,番邦伤过我一次,仇恨不绝传后世。无论是汉父胡母,还是胡父汉母,混血子女都必须无条件站在汉国一方,对番邦则要视为寇仇,划清界限,最好亲自提刀扛枪,冲锋陷阵,赶尽杀绝,唯有如此,才能算作光明正义,革命彻底,这就是梁书中对胡汉混血者的道德要求,也是一厢情愿建立在汉本位上的标尺。
胡汉混血者如想归入正义阵营,则必须以汉方利益为先,那么,纯正的少数民族人物的正邪善恶该如何定位呢?说来也简单得很,只要在胡汉冲突中有政治倾向立场的人物,即便仅仅是汉人侠士和满人金人蒙古人突厥人冲突斗争中出现的第三民族,则支持汉族的必是好人,支持异族的必是恶人,这个标准在梁书中是屡试不爽的。这一点表现得最突出的是被视为梁书中最纯净童话的《冰魄寒光剑》,故事发生在中国以外的异域,除了男主角之外,几乎所有人物都是洋人胡人,而区分他们正邪站队的最简明标准,就是他们对男主角与中国的态度:凡是膜拜敬仰中华上国的必是友人好人,后文是一定会跟在主角身后作小弟的;凡是对中国有歧视排斥的必是敌人恶人,后文中必定要被打得落花流水,丑态百出的。最典型的就是一个来自希腊,文武全能的西洋绅士诗人,按理说希腊乃是欧洲最早的文明古国,文化之悠久深厚应该比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他对中华上国的崇拜几乎已狂热到了跪舔的程度,如果这等情节不是政治宣传要求所致,就只能是梁老的汉本位思想极度膨胀,自我催眠陶醉的产物了。
或许,在梁老涉足武侠创作之初,香港的社会观念中还残留着民国革命时期反清排满的思想余波,在这等社会思维惯性下,汉本位写作不足为奇,但后期金庸已经跳出了这一思维定势,梁书却仍局促在狭隘的小天地里兜兜转转,自说自话,就只能是在死胡同里越绕越远了。
(终于写完了第二部分,如果第三部分能完成最好,如果完不成,就以以上内容参赛)
发表于 2017-3-3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康熙杀父的情节非常合理,在小说背景下很赞的,这个问题我之前专门讨论过。而且一个皇帝,无能是比缺德更重大的缺陷,说梁夸明朝皇帝这就是偏见了。

至于门户关系,金庸也一样啊,宋青书是害死了他七叔,所以混不下去了,你看殷素素,杀了龙门镖局老幼满门,照样被原谅,一听说伤了俞三,就只能自杀。你看谢逊,丧心病狂还了那么多无辜者,最后口水就能洗白了,凭啥啊?还不是凭着张无忌的超强武力,明教的百万之众么,呵呵。

武侠小说天生的暴力逻辑,骨子里根本就不是侠,而是靠武说话,小众文字天然缺陷,创造一时的阅读奇迹已经是超常发挥了,武侠本质并不比起点YY文高明,当然这点武侠迷不爱听。
发表于 2017-3-11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7-3-3 10:44
康熙杀父的情节非常合理,在小说背景下很赞的,这个问题我之前专门讨论过。而且一个皇帝,无能是比缺德更重 ...

金庸书里是靠主角拉关系,梁羽生书里是靠正道拉关系而并不局限于某个人。这也符合读者们一贯感觉的主角霸道(金)和“革命”力量(梁)。不过作者都能找到理由来自圆其说,设身处地的想,情感上也蛮符合现实,只是在武侠的世界里很多确实可以逃脱制裁。不过就梁书而言,反派即便有亲属关系,改邪归正了通常也都得死
发表于 2017-3-11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期梁的反清可以忽略不计,基本沦为背景,故所谓的正邪本质上也不以民族、政权为标准,而是直接设定立场,且不把侧重点放在立场纠纷上,而是以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私心以及彼此之间的社会关系引发的一系列故事。至于汉本位立场,我想这不是旧思想残留,而是一种惯性,对于不讨论这方面话题而又有政权争斗背景的小说,选择汉本位理所当然,若去纠结哪个才是“正统”或者将‘正邪’与“民族立场”拉上关系,未免舍本逐末了。但若是讨论了这方面话题,例如天龙八部和武林天骄,则没看出来有那么严重的汉族倾向,金、辽作为侵略者,主角倒向汉族及寻求在汉方面的认同感也是正常的。一个人不认同自己亲人或民族的行为,甚至引以为耻,内心会充满矛盾但不会倒戈,倘若有一天忽然发现自己原本不属于这个侵略集团的人民或不属于某个反派的亲人,内心自然松一口气而觉得庆幸,这也是人之常情。
发表于 2017-3-13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星云之伤 发表于 2017-3-11 17:38
金庸书里是靠主角拉关系,梁羽生书里是靠正道拉关系而并不局限于某个人。这也符合读者们一贯感觉的主角霸 ...

金庸善于回避问题,不会把他想赞美的人放到真正的困境里。
比如说一段被广泛歌颂的话,张三丰关于正邪的理论,听起来很美好吧,但是如果他知道殷素素杀了龙门镖局满门还能说这段话,还美好吗?所以他不能知道,他如果知道了,再怎么反应都不会美好。
梁就经常让自己的正面角色掉到沟里——面对真正的难题。
发表于 2017-3-13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7-3-13 17:32
金庸善于回避问题,不会把他想赞美的人放到真正的困境里。
比如说一段被广泛歌颂的话,张三丰关于正邪的 ...

我就喜欢梁的这一点,人人平等,任何花笔力塑造的人都能有自己的黑点或困境,尤其是主角,能体现尖锐的矛盾冲突,这矛盾作者你就是要给我处理,处理不了也该按照人物性格、具体环境、事件逻辑来安排合理的结局。而对金庸那种只把黑点人性阴暗面往配角身上扔,主角遇到无法调和的矛盾便回避的写法比较反感,这开金手指的理念过于投机取巧了,满满的迎合和意淫味道。但因为很多读者读武侠喜欢代入主角,巴不得主角有个两全其美的结局,所以偏偏后者受人青睐较多。而对于我这种从来不代入主角的,遇到这种“霸权”的主角待遇则难免触动我敏感神经。金梁这类处理矛盾的问题以及价值观念、写作理念的问题差异太大了,几乎就是两个极端,而前者有强烈认同感的话很难接受后者。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部分配角恋爱移情草率牵强,强拉硬配。
在此需要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配角速成爱情与移情都是牵强潦草的,如澹台镜明在倾心张丹枫未果之下,与云重患难生情;奚族王子被史朝英欺骗利用又甩掉后,居然与丑女盖天仙气味相投等速配或令人怦然心动,或令人会心而笑,都是设置得比较佳妙的,但有些却完全只是为了解决多角恋中落单的那一角或几角而强拉硬配的,无论从情感上还是从逻辑上都让人感到十分生硬,难以理解,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周山民与石翠凤。周山民的情感历程姑且不论,单就石翠凤的情感走向来看,从擂台比武招亲初识云蕾,到云蕾女子身份暴露的前一分钟,她始终是对云蕾一往情深,时时以云蕾的妻子自居,甚至还曾多次向云蕾表情示爱的,而对周山民的感觉,也不过是从厌恶排斥到感激敬重,离真正动心还有很大距离,那些认为石翠凤在与周山民并肩作战时便对他暗生情愫的观念,着实是对石翠凤感情世界的亵渎,试想,让一个至少自我感觉夫妻感情不错的有夫之妇去爱上另一个男人,岂不是成了水性杨花,三心二意的不忠之妇?然而,在得知云蕾的女子身份后,不过几个时辰的光景,她便心花怒放地与周山民确定了恋爱关系!中间应有的失恋伤痛居然被轻描淡写地掠过了!即便是现代女子,从发现被恋人欺骗分手到开始下一段感情,中间的情感转移缓冲期也不该如此之短,何况周山民在这期间与她除了礼节应酬,几乎是零交流,连作心理咨询调解师的机会都没有,试问,在这等尴尬情境下,他是如何迅速走进石翠凤内心的呢?我并不反对电光石火的速生爱情,只不过这段爱情产生得着实令人难以信服。其实要让移情进行得自然一些也不是不可以,聂隐娘被牟世杰抛弃后,遵从师门安排接受方辟符,杨柳青与唐晓澜解约,重归世交子弟邹锡九怀抱,这些情感的转移都很和缓正常,不像石翠凤硬生生一个急刹车加急转弯,连带着读者也跟着跌破了眼镜。
另一个问题就是一些配角的恋爱发生过程。不得不说,梁老在设计这些情感线索时,是颇有凑数嫌疑的,往往前一秒钟还是素昧平生的少男少女,只是因为并肩合力与反派打了一场架,便迅速檫出了爱情火花,继而确定恋爱关系……感情发展得简直和按下了VCD的快进键一样。比较典型的代表有客娉婷与白敏、武琼瑶与李思永,,以及《慧剑心魔》中许多侠二代子弟的速配恋爱都是如此。这等闪电恋爱模式常让我联想到大学校园中,某些穷极无聊男生的套路:站在路口人流比较密集的地段,暗中观察过往女生,每见一名略微看得过眼的女生,便心旌摇动,上前套近乎要联系方式请吃饭约逛街看电影……一旦女生接受,便欢呼我找到真爱了,至于下一步如何发展,所谓的恋爱关系能持续多久,则另当别论。在我看来,这等闪恋速配与其说是一见钟情,不如说是荷尔蒙爆发兼饥饿难耐的产物,只不过大概因为梁老是男性,因此梁书中以女子为主导方的这等模式要偏多一点。
综上所述,人情社会、汉本位、闪恋速配几个问题有些集中出现于中后期梁书,有些则在梁老武侠创作中贯穿始终,但无一例外地在梁书后期愈演愈厉,甚至到了令人反感排斥的程度。不能不说,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梁书的日趋程式化、庸俗化,也是梁老创作力和写作热情衰退的一个标志。
(完)
发表于 2017-3-15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练霓裳 发表于 2017-3-14 15:36
三、        部分配角恋爱移情草率牵强,强拉硬配。
在此需要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配角速成爱情与移情都是牵强 ...

也许是门当户对的原因,现实生活中,婚恋对象选择的余地也很小。
发表于 2017-3-15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7-3-3 10:44
康熙杀父的情节非常合理,在小说背景下很赞的,这个问题我之前专门讨论过。而且一个皇帝,无能是比缺德更重 ...

康熙骂自己儿子也挺狠。
发表于 2017-3-15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裴大猫 发表于 2017-3-15 11:14
康熙骂自己儿子也挺狠。

涉及到皇权,皇帝作什么都不奇怪。梁笔下这个康熙,比金庸那个二逼康熙离历史上的真人没准更接近呢。
只是有些人不爱看这样的康熙。
发表于 2017-5-17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快速拉郎这个虽然被诟病已久,但是大多数我还挺喜欢的,反正被拉郎的人都不是很重要……两人人般配的话看着开心就好,这个方面不要深究太多
其实这种拉郎也是为了体现大团圆结局吧,我喜欢梁老这种温和善良。
当然打脸是免不了的,比如辛龙生那对,车淇妹子那么软萌,怎么配了个渣渣
发表于 2017-5-18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有时候我还是不讨厌这种拉郎配的 虽然有的对木有配好 比如辛龙生那对,车淇妹子那么软萌,怎么配了个渣渣 那比孤独终老或者很年轻就死的很惨的妹纸好 那样更可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9-24 04:08 , Processed in 0.10329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