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春水煎茶

[作品] 乱评《武当一剑》——填完了,集中在首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7 16: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5-11-17 15:40
梁是为了掰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悬案结局来,悬案发生在多年前,所以必然是西门夫人那一辈的故事,不过这么一个 ...

我还没看懂西门夫人和间谍案有关系吗?觉得和她没关系啊,但她和七星剑客好像是老熟人,我又怀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7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度小馒头 发表于 2015-11-17 16:09
我还没看懂西门夫人和间谍案有关系吗?觉得和她没关系啊,但她和七星剑客好像是老熟人,我又怀疑了

本来当年的悬案应该是个间谍案,现在写成最终boss是西门先生为情所困瞎折腾了。这书的设定肯定是写作过程中不停的在改动,故弄玄虚过头最后圆不上了。
发表于 2015-11-17 19: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5-11-17 18:10
本来当年的悬案应该是个间谍案,现在写成最终boss是西门先生为情所困瞎折腾了。这书的设定肯定是 ...

这样的,脑补一下耿玉京最后知道凶手是西门牧,然后西门燕是西门牧的女儿╮(╯▽╰)╭
为情所困瞎折腾这理由太牵强了,前面感觉是悬案最后告诉我们原因居然像儿戏
发表于 2017-4-17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层主,我说一下我的看法欢迎指正,我是综合了你的看法和其他帖子的看法再加上我自己的观点先说一个我从未见谁提及过,武当一剑的卷首词


从小说卷首词我发现了信息:
灯火阑珊,暗香浮动,伊人何处?露白葭苍,曾是旧时行路。 
清梦已随潮咽尽,怅望家山云树。恨鸿爪还留,盟鸥非旧,又西飞去。  
【记宝扇求诗,香巾索字,见笑当年崔护。燕子穿帘,早入王堂谢户。 】  
凌波微步姗姗远,肠断江郎别浦。怕桃叶桃根,他年重见,此心良苦!
记宝扇求诗,香巾索字:宝扇求诗小说中没写到,香巾索字。就是小说里写到的西门燕丢手帕给耿玉京。又用崔护和绛娘的姻缘来形容西门燕耿玉京。
燕子穿帘,早入王堂谢户【蓝水灵则更加是看得呆了。那小子的身法对她来说,可说是十分熟悉,虽然她还未看得清楚那小子的本来面目,但除了西门燕之外还能是谁?她还记得,她第一次碰上西门燕的时候,被西门燕所擒,西门燕用的就是这个燕子穿帘身法。】
这句话应该是在形容西门燕,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西门燕就是豪门檐下的燕子最终也是飞入寻常百姓家里。

下面是我结合大家的看法综合观点:
西门燕和耿玉京他们是中间交集最少的两个人,最后成为了最亲密的人,他们是同命相连的私生子最后相依为命游走塞外。不同的是耿玉京是出生父母就双亡,西门燕是结局失去父母,耿玉京已经有了成长空间,西门燕的成长空间才刚刚开始。
在说这两个之前,我要提到其他梁书和一个发现,梁羽生晚期创作似乎在伦理方面下功夫,后期主角不再是早中期明朗,比如说杨炎和孟华这对私生子兄弟是不同的主角,齐漱玉和楚天舒是不同父不同母的名又是名义上的兄妹最后成了夫妻,楚天舒和楚天虹同父不同母的兄妹,楚天虹和齐漱玉同母不同父的姐妹。绕来绕去最后还都是一家。
回到武当一剑,男女主角双双是私生子在梁书中也仅有一对,从梁羽生后期风格看,西门燕和耿玉京的设定是要重塑的,但结果最终失败,让这两个人物都没有达到前面的高度,最后的拉郎不免引起了疑问和遗憾。
再回到武当一剑西门燕和耿玉京的本身【当然在她身边总少不了一个西门燕】一句话把两个人就写在了一起,这句话的背后是西门燕失去亲人,耿玉京看破仇怨。
因为两个人交集实在是太少了,不能去仔细研究,我只能从梁坛看见的论述去另一种解读,假设西门燕和耿玉京在最初的设定就是一对,符合了梁书后期风格创作,但是两人交集不具有说明。中间是否被打断?西门燕和耿玉京的潜在发展已经搭好了,然除了潜在就没然后了,比如常五娘怎么知道西门燕是耿玉京喜欢的丫头?西门燕去武当见耿玉京的养父母,被误会后西门燕默认了。这些潜在的基因最后也只是存在了潜在里了。
最后一个是我没见人提过一个比较敏感主观的解读,开头是何玉燕和耿京士回到从辽东回到中原,结局是西门燕和耿玉京去了辽东,耿玉京的名字还特意解释了是父母名字的结合,那么结局他身边是不是注定也要有一个“燕姑娘”呢?这个也是永远不会知道的了。
前面说的都没有说到两个人本身性格,假设他们是最初设定配偶,性格是否合拍?
很显然从书中看,两人没有爱意,但互相有好感。也许一开始就亲密接触了,互相之间调笑也比较自然,耿玉京是个冷静少年,西门燕是个性怪异少女,所以在两人之间有着超乎寻常甚至已经是情侣的亲密后,一点没扭捏。
耿玉京对西门燕的态度是不触及到原则就会同意
比如西门燕让耿玉京陪她,尽管有耿玉京不想见的人,他另有重要的事情,但他还是陪西门燕去了。
而触及到原则问题,耿玉京拒绝也是毫不含糊。
比如西门燕让耿玉京拜母亲为干娘,耿玉京不思考的拒绝了。
这是我从交集中看到的信息。前面说到结局西门燕的成长空间才刚刚开始,而这个成长空间陪她的人依然是耿玉京,结局回忆西门燕的“你陪我去,好不好”也许也就是伏笔吧。
西门燕在武当山回忆耿玉京抱她的情景少女心情是轻快明朗的,想起表哥心情是酸涩的,甜甜酸酸的少女情怀,都是梁羽生最擅长写的。
【生死茫茫如梦幻,恩仇了了隐江湖】
亲人的生死茫茫对于西门燕就如一场梦幻,恩仇了了对于的耿玉京隐走江湖。
这个结局回目和卷首词也相呼应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痕月 发表于 2017-4-17 09:27
层主,我说一下我的看法欢迎指正,我是综合了你的看法和其他帖子的看法再加上我自己的观点先说一个我从未见 ...

鼓掌点赞。
西门燕越看越像原定的女主,但是写作过程中应该就是写到后来删除的那大段情节,西门燕没出场,又着急完结,就跑出个郑巧儿来。不知道有没人考证过,连载写到那段的时候有没有突发事件。
发表于 2017-4-24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雁过无痕月 于 2017-4-24 13:07 编辑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7-4-24 12:14
鼓掌点赞。
西门燕越看越像原定的女主,但是写作过程中应该就是写到后来删除的那大段情节,西门燕没出场 ...

卷首词这句话记宝扇求诗,香巾索字,见笑当年崔护。燕子穿帘,早入王堂谢户让我比较偏信是指西门燕的。我也是在你的结论和看了别人的观点下综合我的看法,现在一切都还不能肯定,我最近越去研究就越觉得西门燕身上埋了很多伏笔。现在还不能得知西门燕和耿玉京的从那条线开始交集。因为耿玉京是身上故事和要揭开故事最多的人,西门燕是身上埋了伏笔最多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痕月 发表于 2017-4-24 13:04
卷首词这句话记宝扇求诗,香巾索字,见笑当年崔护。燕子穿帘,早入王堂谢户让我比较偏信是指西门燕的。我 ...

乱猜一个,连载开始预告提过宫廷秘闻,也许西门燕本来设定是宫廷中人。
发表于 2017-4-24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7-4-24 18:24
乱猜一个,连载开始预告提过宫廷秘闻,也许西门燕本来设定是宫廷中人。

这个猜测对应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但我的看法是西门燕是牟沧浪的女儿一开始就设定好了,是根据牟沧浪和西门夫人之间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取名的。今天也有人提出了一开始西门燕设定是西门牧的女儿,因为西门牧太坏中途写到牟沧浪的女儿。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痕月 发表于 2017-4-24 19:10
这个猜测对应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但我的看法是西门燕是牟沧浪的女儿一开始就设定好了,是根 ...

这书好久没看了,细节记不清,重看首楼写的内容,里面提到连载版的广告里有宫廷秘闻,而牟夫人最初的话,看不出他们夫妻是因为感情问题有隔阂。
我的看法是西门家那些多角恋是后来写的,这故事最初设定的核心是间谍案,后金的势力勾结明朝内部的权贵,看起来才过瘾啊,好过什么在武当派卧底。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去翻了原文

他百思莫得其解,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了已死的母亲,想起了母亲临终前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他的母亲是在八年前去世的,那时他已经是个十七岁的少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最少也可说得是颇懂人事的了。
  他的父母一向十分恩爱,是武林人士艳羡的一对“好夫妻”,但外人不知,他却是感觉得到的。在母亲最后的那两三年,父母的感情却似乎有了一点变化。
  
  首先发现的是,母亲脸上的笑容很少见了,渐渐说话也少了。他还往往碰上这样的情景,母亲的脸上好像刮得下一层霜,父亲则在一旁陪笑。母亲看见了他,脸上这才挤出一点笑容。
  有两“少”也有一”多”,父亲出门多了。他的父亲是中州大侠,交游广阔,当然免不了要行走江湖。但在过去,他的父亲虽然常常出门,也还是在家的日子比较多的。到了母亲最后那两三年,却是颠倒过来,父亲每年在家的日子,平均不过三四个月。有一年甚至忘了回家过年。
  母亲去世那天,他坐在病榻旁边(父亲在外面煎药),母亲忽然说出两句令他莫名所以的话,“你的爹爹其实并不坏,你要相信他是好人!”
  从他开始懂得人事起,父亲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他几时怀疑过父亲是坏人?
  母亲在说了这两句话之后,不久就断气了,只给他留下了一个疑团。


看开始牟一羽的回忆,他父母曾经很亲密,而不是后文写的一直冷淡。
发表于 2017-4-25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7-4-24 23:24
去翻了原文

他百思莫得其解,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了已死的母亲,想起了母亲临终前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他的父亲是中州大侠,交游广阔,当然免不了要行走江湖。但在过去,他的父亲虽然常常出门,也还是在家的日子比较多的。到了母亲最后那两三年,却是颠倒过来,【父亲每年在家的日子,平均不过三四个月。有一年甚至忘了回家过年。】

牟一羽凝视她的粉脸,记忆却回到许多年前。
  他的母亲已经病了三个月,【就快过年了,他的父亲还未回家。】
他虽然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大孩子,对大人的事也懂得一些了。父亲的秘密他也略有所知,有些是从下人的窃窃私议中偷一听 到的,在些是从母亲对父亲的“数说”中偷一听 到的。
  他在母亲的病榻前不由得气愤说道:“爹爹准是又给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迷着了!”

这一次是牟沧浪和西门夫人最后一次幽会,生下西门燕,要是这样牟一羽就比西门燕大是十六七岁了?我猜测牟一羽一开始是牟夫人的儿子不是西门夫人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4-25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雁过无痕月 发表于 2017-4-25 08:24
他的父亲是中州大侠,交游广阔,当然免不了要行走江湖。但在过去,他的父亲虽然常常出门,也还是在家的日 ...

牟一羽开始的回忆里,他父母是很恩爱的,和后文写的一开始就是怨偶的说法有出入。牟沧浪和西门夫人的往事很可能是梁老写到那里顺手就写出来的,他十分的喜欢这类的段子,在很多故事的配角身上用过类似的段子。
发表于 2017-4-25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水煎茶 发表于 2017-4-25 16:15
牟一羽开始的回忆里,他父母是很恩爱的,和后文写的一开始就是怨偶的说法有出入。牟沧浪和西门夫人的往事 ...

可惜现在理不出每个人物的写作的思路了,就连载版里看了我也是稀里糊涂。
发表于 2017-7-15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删了那么多,怪不得当初看的时候觉得一头雾水。下次还是看连载版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7-24 06:50 , Processed in 0.09344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