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罗晏

[人物] 梁书女子一百单八将(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87、谷飞霞
出场书目:《武林三绝》
谷飞霞是柳清瑶的后代传人,而上官英杰是檀羽冲的后代传人。
柳清瑶和檀羽冲有缘无分,而谷飞霞和上官英杰则十分有缘,他们之间从小就注定了关联,而这个关联竟然是仇恨。
由于上官英杰的师傅造成的错误,导致谷飞霞的父亲死于非命,所以谷飞霞秉承着师仇徒偿的心思找上官英杰报仇。
这个故事的发展极类似于张丹枫和云蕾的故事。上官英杰不计前嫌救下了谷飞霞并对她悉心照顾,两个人之间产生了相互的爱意。而通过上官英杰的开导,谷飞霞也意识到将上一代的仇恨延伸到下一代是一个错误。
有张丹枫和云蕾的故事珠玉在前,这个故事的吸引力无疑大打折扣。倒是谷飞霞的心理描写是这个故事的亮点。
谷飞霞在邓家最终不告而别,此时对她的心理描写是:“她是害怕和上官英杰发生更深的感情,才离开上官英杰的。她怕爱上仇人的衣钵传人,对不起自己死去的父母。但虽然如此,在她内心深处,却又不愿意上官英杰爱上别个女子。最好是她不结婚,上官英杰这一生也别娶妻子。”
这就是女孩子的心思,即使自己爱的是仇人,即使自己不能嫁给他,也绝不愿意看到别的女子投入他的怀抱。
而随后谷飞霞又先后碰上了风鸣玉和周剑琴。面对天真无邪的风鸣玉,谷飞霞试探性地问了风鸣玉对霍天云和上官英杰的态度,却不料反被风鸣玉窥破了自己的心思。而碰上周剑琴后,谷飞霞又动了弯弯曲曲的心思。
她将周剑琴骗到了洛阳,而她的心理是:“她并不害怕周剑琴抢走上官英杰,但她却有另外一种想法。她知道风鸣玉曾经答应替周剑琴做媒的事,要是让她们见了面,说不定风鸣玉会感到对周剑琴不住,于是就宁可孤独自己,仍然成全他们,把霍天云让回给她。假如事情真是这样变化,那么下一步的变化就很可能是风鸣玉和上官英杰发生情愫了。她不愿意见到这个结果,是以把周剑琴骗往洛阳。”
不得不承认,谷飞霞的脑子转弯转得很快,这个逻辑转眼之间就被她理清了,但结果同样是哭笑不得,周剑琴去了洛阳,却正好碰上了上官英杰和风鸣玉。
《武林三绝》中的三个女子,风鸣玉天真单纯,周剑琴和谷飞霞则会懂一些心思。但到头来周剑琴和谷飞霞却反而被风鸣玉知道了自己的心思,而她们却无法判断风鸣玉的心思。周剑琴和谷飞霞都为了爱情欺骗过她人,但到头来自己的幸福却某种程度上取决于风鸣玉的选择。这个结果是一个很让人发笑的结果,也是梁老对世人的一个暗示,真诚善良的人,即使有时受骗上当,最终还是会得到善良的回报。
由于《武林三绝》未能出版,谷飞霞的故事我们未能全窥其貌,只知道她最终还是收获了上官英杰的爱情,至于中间又经历了怎样的曲折,我们就不得而知了。爱情再一次战胜了本不应该传给下一代的仇恨,作为读者的我们也应该感到欣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86、邹绛霞
出场书目:《江湖三女侠》《冰川天女传》《云海玉弓缘》《冰河洗剑录》
邹绛霞是武侠小说中大量存在的一类人物。每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作者,总是偏爱那些单纯善良的小女孩,她们也许只是小说中的龙套,也许只是主人公人生中的匆匆过客,但却在主人公的生活中留下了痕迹。
于是在不经意间邹绛霞造成了唐经天和冰川天女的误会。唐经天翩翩君子对待邹绛霞这样的小女孩自然得不失风度,邹绛霞喜欢这样一位温和可亲的大哥哥也自然理所应当,杨柳青对唐晓澜“旧情未断”动了将唐经天纳为快婿的心思,而金世遗则抓住机会予以挑拨,于是冰川天女黯然离去,吃了不少醋。
这件事结果自然是误会尽消,唐经天终究只是邹绛霞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个存在,邹绛霞也并没有对唐经天产生什么刻骨铭心的爱。就连杨柳青都看得很开,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说唐经天是邹绛霞仰望的对象,那邹绛霞就是江南仰望的对象。
唐经天作为天山派掌门唐晓澜和三女侠之一的冯瑛的独子,在武林的地位可以用天之骄子形容。邹绛霞尽管是铁掌神弹杨仲英的外孙女,在武林中的地位与唐经天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但作为杨家的女儿,她的地位还是比书童出身的江南高多了。所以江南后来总是对儿子江海天说自己能娶到邹绛霞是运气好。
好运气当然不会凭空降临给一个人,江南之所以能拥有这么好的运气,是他的善良和勇气综合的结果。
他对公子陈天宇忠心耿耿,冒险为陈天宇做了很多事,才让陈天宇和他结拜为兄弟,这是一个地位上的飞跃。他对人人憎恶的金世遗和姬晓风能够坦诚相待,理解他们带给他们温暖,所以得到了两个人的友谊,也为自己的儿子找到了一位名师和一位好伯伯。而在金世遗的帮助,自身的热心和勇气的推动下,他帮助杨家解决了困难,也收获了邹绛霞的芳心。就连眼高于顶的杨柳青也同意让江南成为自己的女婿。
而邹绛霞呢?这个姑娘并没有母亲的毛病,她温柔活泼,绝不以大小姐自居,并没有因为江南卑微的出身而对他产生歧视,后来由感激生真情,收获了一段完美的爱情。
嫁人后的邹绛霞成为了贤妻良母,她拥有了一个足以自豪的儿子。而对比她和母亲的命运,则充分说明了性格决定命运。拥有良好的性格,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85、赫连清波
出场书目:《武林天骄》《狂侠天骄魔女》
《武林天骄》和《狂侠天骄魔女》两书,存在着巨大的矛盾。而两本书里面的赫连清波,也可以看做是两个人。
《武林天骄》中的赫连清波
赫连清波喜欢上檀羽冲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两个人身份悬殊,一个是金国的郡主,一个是宋金两国都欲除之而后快的岳飞后人、“檀家余孽”和“金国奸细”。他们之间绝不会有什么结果,因为檀羽冲绝不会投入经过国君的帐下,赫连清波也绝不愿放弃自己郡主的地位。
所以两个人尽管内心深处都保留了对方的影子,但终究避免不了分道扬镳。
檀羽冲无疑是赫连清波心中的痛,她迫于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去害他,但她从内心来讲绝不愿害他。自从归云庄的初会后,她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风度翩翩,谈吐不凡的少年,但随后就接受了扑捉他的使命。于是她只有和柳元甲合作来陷害檀羽冲并试图捉住他,却在檀羽冲昏迷后救了檀羽冲的性命,并送给了钟灵秀一支人参。
赫连清波就是一直处于这样的矛盾中,既不能进,又不能退。进一步她需要付出自己的身份地位,追随檀羽冲逃亡天涯,她受不了这样的结局。退一步她也做不到,要亲手害死自己心爱的人,心如蛇蝎的人还要颤抖一下,更何况内心中还有很多善良的赫连清波。
所以她只能强自压抑自己内心的悲痛,将檀羽冲“让”给了钟灵秀,也许这样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武林天骄》一书的残缺造成了赫连清波形象的变换不定,谁能想到前面那个活泼而多情的姑娘在檀羽冲最悲痛的时候刺激了他,也造成了两个人的彻底决裂。
我宁愿相信,那是赫连清波为了解开檀羽冲内心中的悲痛而故意为之,而事实上她确实成功地减轻了檀羽冲内心的巨痛。

《狂侠天骄魔女》中的赫连清波
在《狂侠天骄魔女》中,赫连清波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玉面妖狐”可谓名副其实。
她设计了局欺骗了耿照和秦弄玉,杀死了两个人的母亲和父亲,手段残忍,用心险恶,心计颇深,如果没有柳清瑶,耿照和秦弄玉就会发生自相残杀的惨剧;她认贼作父,即使知道了父亲死亡的真相也不愿意抛弃荣华富贵,宁可事仇人不愿重新做人;她还勾引了公孙奇,在后者堕落的过程中加了不少动力,最终害人害己,成为了公孙奇打入丐帮的工具和牺牲品。
当一个坏人碰上另一个坏人时,也许会有短暂的合作,但结果总是狗咬狗,一个害了另一个。赫连清波最终死在了自己选择的丈夫公孙奇手上,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某种程度上,赫连清波和杨康拥有同样的悲哀。他们自小被仇人收养,天生成长于富贵之家,荣华富贵对他们的吸引力实在太大,导致他们实在放不下这些,最终越陷越深,直至得到应有的报应。他们固然可怜,但他们自己的心志不坚和贪婪野心却是他们悲剧的根源。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84、柳梦蝶
出场书目:《龙虎斗京华》
柳梦蝶是梁羽生笔下的第一位女主角,她的成长也是《龙虎斗京华》重要的线索之一。
开始她只不过是一个不懂爱情的小女孩,整天开开心心地和两位师兄玩耍,而对左含英暗恋她毫不知情。
小女孩总是要成长的,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一场灾难加快了她成长的步伐,而这场灾难过后,她见到了大师兄娄无畏。
她逐渐了解了大师兄的故事,也从内心对大师兄产生了怜爱。她也慢慢体会到了自己对左含英的感情,但还没有整理清楚。
而大师兄对她的感情她却了解到了,这让她非常苦恼,一道选择题摆在了她的面前,她是要选择自己怜爱而愿意照顾的大师兄,还是一直有着深厚感情的左含英?
她毕竟是一个善良的姑娘,如果她只考虑自己,她完全可以无视娄无畏,直接选择左含英。而正因为她太关心别人,才让她无从选择,两面为难,才让左含英悲痛离去。
而到了左含英离去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的真爱毕竟是左含英,她也发现爱情是勉强不来的,是和怜惜不同的,也是应该勇敢追求的。
此时的她才最终下定了决定选择左含英。梁老笔下的爱情总是含蓄的,但粱老塑造的第一个女主角却是开放而热烈的。左含英喜出望外冲动而热烈,两个热烈的人处于热恋之中,自然什么都会发生。
然而上天对柳梦蝶是残忍的,一场义和团的内乱让她在享受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后让她失去了自己的丈夫,随后又接到了父亲去世的噩耗。她也曾经想过轻生,但在娄无畏丁晓的帮助下恢复了本来拥有的坚强。她的坚强和武艺让她成功报得父仇,可她的坚强却是在巨大的灾难中炼成的。
但失去的却永远回不来了。娄无畏和柳梦蝶之间已经隔了左含英,没有结合的可能了。娄无畏只能孤苦一生,而柳梦蝶则只能含着无限悲痛生下孩子,步入空门,在青灯古佛下度过余生。
发表于 2012-2-3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狂侠天骄魔女》中的赫连清波比《武林天骄》中的给力,《武林天骄》完全是新故事,却非用《狂》书里的人名,搞的束手束脚的,真没意思。
公孙奇是一大亮点,《狂》下半部就靠他撑着了
发表于 2012-2-3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天骄中的清波很可爱狂侠中的很可怜

一直还比较喜欢的女子

同看好公孙奇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04楼春水煎茶于2012-02-03 20:39发表的  :
我觉得《狂侠天骄魔女》中的赫连清波比《武林天骄》中的给力,《武林天骄》完全是新故事,却非用《狂》书里的人名,搞的束手束脚的,真没意思。
公孙奇是一大亮点,《狂》下半部就靠他撑着了

非常同意,《武林天骄》缺的太多了,感觉形象不完整,有矛盾。《狂侠天骄魔女》后半本确实写得有点啰嗦,公孙奇被桑青虹报复之后感觉就没太大意思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2-5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83、奚玉瑾
出场书目:《鸣镝风云录》
奚玉瑾大概是最被非议的梁书女主角了,她的蜕变也是《鸣镝风云录》的一大亮点。

工于心计、爱慕虚荣
这是奚玉瑾的两大“缺点”,也是其被诟病之所在。
工于心计的直接体现在于谷啸风和韩佩瑛的婚变上。
奚玉瑾和谷啸风两情相悦,但谷啸风自小与韩佩瑛定下婚约,让谷啸风和奚玉瑾十分为难。“工于心计”的奚玉瑾于是开展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她先和韩佩瑛结识并了解韩佩瑛的武功,并因此得以在韩佩瑛“出嫁”路上劫走了后者。随后她主动为韩佩瑛治疗内伤,并刻意安排哥哥接近韩佩瑛,一方面对韩佩瑛施以恩义以使其因感恩退出谷啸风的争夺,另一方面希望韩佩瑛能够和自己的哥哥产生爱情。
奚玉瑾的计划应该说很类似于上官飞凤的计划,但她却忽略了韩佩瑛的性格,进而导致她的如意算盘落了 空。韩佩瑛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她和奚玉帆也不像齐漱玉和楚天舒一样本身拥有感情基础,所以她必然不愿意听从奚玉瑾的安排,而奚玉帆尽管对韩佩瑛有所仰慕,自身条件也很好,却打动不了韩佩瑛。以韩佩瑛的性格,其实奚玉瑾完全可以打开窗户说亮话,向韩佩瑛说明自己和谷啸风已订下海誓山盟,韩佩瑛知书达理,必然会谅解她,甚至还会帮他们的忙。
在这件事情上,奚玉瑾的错误之处有二,第一施恩而求回报,颇有不地道的地方,甚至有以恩要挟之嫌。第二未能开诚布公,有意隐瞒自己和谷啸风的爱情,在韩佩瑛不知情的情况下意图撮合哥哥和她,对韩佩瑛不够诚实。可以说,此时的奚玉瑾是颇不讨人喜欢的,她自身也存在比较大的缺陷。
而奚玉瑾的“爱慕虚荣”,则主要体现在了她和辛龙生的婚事上。
在得知了谷啸风的“死讯”后,奚玉瑾悲痛欲绝,辛龙生则得以趁虚而入。奚玉瑾一方面感激辛龙生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和爱慕,另一方面也贪图武林盟主夫人的地位,答应嫁给辛龙生。却不料谷啸风竟然未死,而辛龙生又被杨洁梅所算,只能和奚玉瑾做挂名夫妻(颇有戏剧性的是,杨洁梅下毒本来对她而言是一场灾难,后来却发现对她而言更是一种幸运)。更悲剧的是,奚玉瑾逐渐发现辛龙生的本质并不好,对自己也疑心颇重,这让她不禁感叹命运的捉弄,而这样的捉弄却是源于自己的虚荣。奚玉瑾为自己的爱慕虚荣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用情不专是表象
还有梁迷对奚玉瑾的指责是用情不专。她开始和谷啸风爱得死去活来,不惜与武林人士刀枪相对,却在谷啸风“死”后另嫁辛龙生,发现辛龙生的坏处后又在怀念谷啸风,辛龙生和谷啸风两个人另娶她人后又爱上了赵一行。
表面上看,奚玉瑾是有一点善变易移情,实际上,奚玉瑾对待爱情并没有太多可指责之处。她嫁给辛龙生是出于虚荣心和感激,爱情成分并不是很多,所以不存在移情别恋的说法,她还是最爱谷啸风。李沁梅了解到心爱的人的“死讯”后为自己心爱的人守候数年,这样的行为固然令人感动,而奚玉瑾能够迅速走出悲痛面对现实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于奚玉瑾喜欢上赵一行更是无可指责,要求她为辛龙生和谷啸风守活寡毫无必要。毕竟,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知错能改,本性善良
奚玉瑾能够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下决心改正,这是她可贵的地方。
做这种自我检讨是不容易的,梁书中犯过错误性格品质存在缺陷的也不在少数,却很少有人做如此深刻的自我批评,并改正了自己的 错误。飞红巾需要靠杨云骢和凌未风的提醒才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厉胜男却对金世遗的劝告置若罔闻,直至走向毁灭。奚玉瑾相比于她们,表现得更好。
改过自新的奚玉瑾成全了车淇和辛龙生,将幸福留给他人,将悲痛留给自己,她本性中的善良展现无遗。
其实她本来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只不过被她的机智(或心计)掩盖了。她对韩佩瑛的计划固然有些不地道,但她愿意替韩佩瑛和她的父亲治伤,又何尝不是善良的表现。她全心全意费尽心力去拯救韩佩瑛和韩大维固然是出于私心,但也不可否认也是出于对韩佩瑛的愧疚和友谊。后来她嫁给了辛龙生却屡遭不幸,她也忍受着心中的悲伤,维护辛龙生的颜面,试图劝辛龙生行正道,尽管没有成功,但也获得了辛龙生的感激和愧疚。辛龙生害人时,她宁可背叛自己的丈夫也要维护正义的朋友,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她再次见到谷啸风后自惭形秽,了解到谷啸风和韩佩瑛之间产生了真情后并没有抱怨谷啸风负心,更没有穷追烂打,而是选择了成全他们。
梁老对善良的人一向比较同情,所以给奚玉瑾配了一个赵一行。这样的拉郎配虽然显得有点突兀和老套,却让读者感到了安慰。

坚强豁达好女子
奚玉瑾是坚强的,她的遭遇不可谓不凄惨,但她终究还是挺了过去,还能加入蓬莱魔女的金鸡岭,为义军做出自己的贡献。谷啸风和辛龙生两个人都经历了一次大难不死,却让奚玉瑾品尝了失去爱侣的滋味。她虽然也有无限悲伤,但并没有因此消沉,不是她薄情,而是她实在坚强。
奚玉瑾也是豁达的,尽管这种豁达某种程度上是源于她的好强。“要知她是个好强的姑娘,正由于她的好强,自己心里的苦痛,绝不愿在人前表露,是以她在韩佩瑛和车淇的面前,方能显得那样落落大方。但在没人的时候,她可是压抑不了自己的伤心。”这段话充分说明了奚玉瑾的心态。世界上又何尝有纯粹的豁达,但那些表现出豁达的人总能通过他们的豁达感染了周围的人,奚玉瑾就是用自己的豁达感染了车淇和韩佩瑛,的也使她们从尴尬情敌身份转变为好朋友,获得了圆满的结果。
扫尽了内心的污垢后,奚玉瑾无愧为一个好女子。
发表于 2012-2-5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奚玉瑾的工于心计固然是其不讨喜的主要原因,

不过某些关键时刻也需要这种“工于心计”,如为救韩佩瑛父女冒充丫环卧底于孟七娘处,

如没有这般深沉的心机及随机应变的能力,很能在辛十四姑和孟七娘这两位如此厉害的人物面前周旋自如。

本篇的奚玉瑾的分析的确到位,不过对奚玉瑾假扮丫环这部分章节似有所疏略。期待后续!!
发表于 2012-2-5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86楼罗晏于2012-01-28 20:34发表的  :
92、独孤莹
出场书目:《龙凤宝钗缘》《慧剑心魔》
梁书中常常被人诟病的套路其实也不少,女扮男装绝对算一个。
数数在梁书中曾经女扮男装的女子:云蕾、韩佩瑛、史若梅、杨婉、史红英、金碧漪、姜雪君、赫连清云……实在是太多了。
其实这何止是梁书的套路。与梁老齐名的金庸古龙虽然同样在写书时力求创新不落窠臼,但依然在不知不觉中运用着这个套路。黄蓉、李文秀、夏青青在女扮男装,燕七、铁心兰、朱七七也在女扮男装。
.......


《龙凤》中个人印象最深就是史若梅在独孤家这一情节,同样的情节在传统小说中其实很俗套,但总觉得这个章节很有独到之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对纯洁的独孤莹很有好感之故吧。
发表于 2012-2-6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我个人而言,是颇为讨厌柳梦蝶这一类革命女将的。总把自己当成救世主,把身体、爱情与婚姻当成赠送给男人的礼物,这种女人注定没有好结果。
发表于 2012-2-7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狂侠天骄魔女》写得太繁琐了,人物太多,反而失了风采,倒是公孙奇是个亮点.
发表于 2012-2-7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奚玉瑾的不幸,在于她爱上了谷啸风这个渣男
 楼主| 发表于 2012-2-14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82、练霓裳
出场书目:《白发魔女传》《塞外奇侠传》《七剑下天山》
她是知名度最高的梁书人物,她的外号比她的名字名气大得多。她就是白发魔女练霓裳。
其实她还有一个外号,叫做“玉罗刹”,这个外号出现在《白发魔女传》中的次数,远多于“白发魔女”。而读者喜欢的,大多数是“玉罗刹”,而不是“白发魔女”。
她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她的缺点读者能很容易地看出来,但她总有无穷的魅力,吸引着书中的人物,也吸引着读者。
而她带给我的感受,也是十分复杂的。有喜欢,有欣赏,有怜惜,有厌恶……
在我的潜意识之中,她常常被我割裂地看做了三个人。练霓裳、玉罗刹、白发魔女。这“三个人”,似乎代表了三个方面,也似乎代表了三个时代。

“练霓裳”
“练霓裳”是最稀有的一个存在。放眼全梁书,“练霓裳”只出现了19次。
每当想起这个名字,感受到的就是练霓裳的风华绝代。霓裳羽衣的风采在唐诗中就多有描述,卓一航脱口而出,自然是惊叹于练霓裳的风采。
其实全书练霓裳出现次数集中的地方就是黄龙洞练霓裳和卓一航的初会。谁能想到那个睡姿优美的绝色少女竟然会是身怀绝技、杀人不眨眼的大盗玉罗刹,她也可以如此温柔,也可以为人红了眼圈。然而练霓裳终究不是一般人,表面看起来充满了旖旎风光的初会,对于卓一航来说却不啻是危机四伏。练霓裳几次相试,说得好听是聪敏机变,警惕性高,说得难听是笑里藏刀。幸好卓一航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君子,以诚待人,不失礼,不欺骗,顺利地通过了练霓裳的“考核”,也获得了练霓裳的芳心。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程英如此,练霓裳又何尝不是如此。
有人说练霓裳的爱情来得未免有点太快,初次相会就情定终生,未免过于仓促。这里想引用古龙小说的一句话:“爱情是突然的,友情却是积累的。爱情往往在一瞬间发生,友情却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爱情本来就是一种冲动下的产物,没有冲动的爱情绝不会美丽。所以那一瞬间爱情的产生,就是人生最美丽的时刻。然而爱情的持久却需要理智,没有理智的爱情很可能会因为另一次冲动而消散。练霓裳在具有好感的基础上耐心相试,颇有波折之后才为之倾心,这种理智中带有冲动,冲动中带有理智的爱情,才能持久持久而美丽。

“玉罗刹”
练霓裳几乎所有的精彩,都在这个角色中。
她是那个让官府闻风丧胆的大盗。身为一寨之主,她劫富济贫,赢得女侠之名,却被官府和朝廷恨之入骨。她和李自成做朋友,却不和武当的道士做朋友。
她是那个任勇好斗的“女魔头”。不管你是天山骄子岳鸣珂,还是武林名宿铁飞龙,只要你的武功过得去,就会毫不讲理地和你斗一场,比价一下谁强。即使是其他人闻之丧胆的红花鬼母,她也不会放在眼里,她的武功也许不是最高的,但她却从不会害怕任何人。
她还是一个任性而为,不讲道理的女子。耿绍南不过多看一眼就严厉惩罚,不管是否惩罚过重,也不怕因此得罪武当。她并不是以武林警察自居,但她总是凭着自己的性子做事,她能看到的事情只要她看不惯就会插上一手,也不管自己有没有道理。她的准则就是自己,而非世人相约成俗的规则。她因此造成了很多的遗憾,最让人遗憾的就是她给铁珊瑚做媒时的强硬与莽撞,导致好事告吹。
因为她的率性而为,她博得了很多人的喜欢,也遭到了很多人的憎恶。
正是率性而为真性情,玉罗刹因此给人以无穷魅力。她何以和铁飞龙蛮斗一场后虚心认错,拜铁飞龙为义父,来减轻后者失去女儿的悲痛;她可以动心思抢夺唐努的财物,也能虚心接受李自成的建议,甚至最后收了他的女儿做徒弟;她可以因为师父的秘籍教训铁珊瑚,也能在日后和铁珊瑚成为好姐妹;她可以运用个人的魅力感化了客娉婷,帮助后者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她甚至可以让敌人红花鬼母对自己心服口服,直到最后抱愧自杀。玉罗刹的人格魅力在《白发魔女传》中处处闪光,可见一斑。
同时她也因她的率性而为无形中与反对她的人打了两场战争。这两场战争都以玉罗刹的失败而告终,留下的只能是女中豪杰的泣血悲歌与无奈。
第一场战争是和所谓世俗的“正义势力”。在这些“正义人士”看来,玉罗刹无疑是一个魔鬼,必除之而后快。武林中的正义代表武当派自然看不起这种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社会的正义代表朝廷则视玉罗刹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是私通满清的汉奸们,都因为玉罗刹破坏了他们的阴谋,对玉罗刹恨之入骨,而他们同样披着正义的外衣。于是当朝廷和武当联手的时候,在加上汉奸们的趁火打劫,玉罗刹不可避免的失败了,她的姐妹们都被残忍的杀害了,她最好的姐妹铁珊瑚也未能幸免。玉罗刹再英雄了得,也摆脱不了孤胆英雄的历史宿命,她的悲剧几乎是注定的。
第二场战争就是爱情的战争,战争的敌人是武当派的阻挠和卓一航的犹豫不决。在这场战争中,玉罗刹主动出击,屡次解救卓一航的危难,动之以柔情,也打动了卓一航。但武当派却不愿意看着自己未来的掌门人娶一个绿林大盗做妻子,更不愿意看着未来的掌门人和玉罗刹共同归隐。于是武当派动用了各种方法来阻挠两个人的相恋,从教训卓一航到威胁玉罗刹,甚至和官府合作剿灭玉罗刹,最后以师门恩义逼卓一航向玉罗刹动手。于是这场战争的胜负手到了卓一航的手里,一方是自己爱慕的玉罗刹,另一方是恩重如山的师门。无论天平向哪一方面偏,他都会无比痛苦。最终卓一航朦胧之中脱离意识的一击主宰了这次战争,玉罗刹伤心离去,从此变成了白发魔女。

“白发魔女“
变成白发魔女后,这个角色也变得不再那么有魅力了。草原上,沙漠里,天山下,到处只留下了卓一航追寻的身影和痴心的呼唤。而白发魔女却只是忽然出现而忽然消失,道是无情却有情,她虽然关心着他,依然解救着他的危难,却再也不会和他再次走到一起。她的“怪脾气“再次苦了自己,也苦了卓一航,只留下了守候优昙仙花六十年的美丽故事,却留给了读者无穷的遗憾。
而后面的败笔也让白发魔女的形象下降不少。《白发魔女传》结尾看到卓一航替何绿华治伤负气而去,似乎与那个豪气冲天的玉罗刹不是一个人。而《塞外奇侠传》中,白发魔女就是一个古板不讲道理的老前辈,她可以去追杀何绿华,也可以为了飞红巾大骂杨云骢,完全不去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好在《七剑下天山》中她终于顿悟成全了张华昭和易兰珠,也和卓一航合葬在一起,带给了读者一丝安慰。

我的评价
给练霓裳归类的话,她毫无疑问是属于侠女的,行侠仗义,除暴安良,虽然她行为有些随性,但她的所作所为大部分还是值得称赞的。
她是一个强者,无论是武功上还是做人上,她的强势甚至也是她爱情悲剧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她也有脆弱的一面,在爱情面前她依然是如此脆弱,以至于“一夜白头“。
她还是一个经典的悲剧人物,她的身上承载了粱老对于世俗的讽刺,这种命运的悲剧既包含性格决定命运的必然性,也是那个社会的牺牲品。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练霓裳亦如是。正因为每一个读者对她都有独特的感觉和看法,才成就了她梁书第一奇女子的地位,成就了她在武侠世界的独特地位。
发表于 2012-2-15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白发》的时候,一会儿觉得她很可爱,一会儿觉得她很讨厌
感觉很复杂。

不过不大同意她的身上承载了粱老对于世俗的讽刺,不觉得那是讽刺,梁本人的道德标准和审美观,并不是她这型的

她第一场输了,是因为有勇无谋,第二场输了,因为她心狠手辣,这个专门开帖说过,谁能接受砍掉自己小儿子手指头的人当大儿媳妇?能做到的人再来指责武当派的人不近情理吧。
铁珊瑚的死更是她任性的结果吧,她要不和鬼母作无谓纠缠,也就能赶去救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2-17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81、厉胜男
出场书目:《云海玉弓缘》
练霓裳是侠女,厉胜男则是妖女。
妖女总是有很多人喜欢的,也总有很多人讨厌,金书中的黄蓉、赵敏,古书中的上官小仙、白飞飞莫不如是。厉胜男也一样,喜欢她和讨厌她的人都非常多,她也是梁书中争议最大的女性角色。
我对于厉胜男的感情也是同样复杂的,她既有可爱之处,也有可恨之处。
我认为厉胜男有一个人生的重要转折点,那就是海外小岛的奇遇。正是这次奇遇,成就了她的武功,增进了她和金世遗的感情,也让她的想法发生了改变。

骗人的妖女
厉胜男的身世是非常可怜的,生于一个武林世家,还保有乔北溟留下的修罗阴煞功,厉家可谓怀璧而生危,最终被孟神通和西门牧野联合灭门,只留下了怀孕的厉母,本来准备生下一个男孩子报仇,却不料生下一个女孩子,因此取名厉胜男。厉家对她的期望不言而喻。
可以说厉胜男一生的命运在此刻已经打下了伏笔,她的根也从此种下。梁老没有写她的过去,但为了生存,厉胜男学会了很多,无论是武功,还是机变。而骗人自然也不例外。
她和金世遗的初遇以一团烟雾草草收场,带给了读者一团迷雾。第二次相遇厉胜男就抓住了金世遗的软肋,让总是戏弄别人的金世遗尝到了被人戏弄的滋味。定下三次开玩笑的约定,与《倚天屠龙记》中赵敏的三件事如出一辙。妖女的手段,竟然是出奇的一致,而妖女的爱情,也来得同样一致。
从此为了爱情,厉胜男开始骗人。她骗走了李沁梅,让金世遗和李沁梅擦肩而过;她第二次欺骗李沁梅,直接造成了李沁梅数年不见金世遗的悲剧。她欺骗了幽萍和陈天宇,将夺取宝剑的阴谋解释为对宝剑的好奇。她欺骗谷之华不成后,又在一路上装神弄鬼,却险些与谷之华同时落在鹰犬手里。
厉胜男此时的所作所为虽然颇遭非议,但她还是心怀善良的。她毕竟两次救了李沁梅,尽管她救李沁梅的原因是另有所图。她虽然戏弄和欺骗谷之华,但当谷之华危难的时候她还是能够挺身而出。但她的缺点也显现了出来,谋夺幽萍的宝剑似乎是她谋夺唐经天宝剑的预演。

重要转折点
蛇岛上的厉胜男是最可爱的厉胜男,因为金世遗就在身边,而谷之华离他们很远。
于是厉姑娘可以和金世遗同甘共苦,因为有爱情的伟大力量支持着她。她可以做饭,可以学游泳,可以和金世遗一起对付敌人,可以帮助金世遗完成他水灌火山的壮举,再苦再累她也觉得付出是值得的。这时的她和任何一个陷入爱河的女子没有太大区别。
但厉胜男还有一个结,那就是谷之华尽管不在金世遗身边,却在金世遗心里。
随着孟神通的到来,厉胜男的生活发生了改变,她和金世遗的感情进一步加深,并决定把一切秘密向金世遗公开。他们到了厉盼归居住的小岛,也接近了乔北溟的秘籍。
在小岛上发生了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两件事为厉胜男日后的所作所为埋下了伏笔。
第一件是厉胜男和金世遗的“假结婚”。迫于厉家的家规,金世遗被迫接受了和厉胜男做“假夫妻”,但厉胜男显然并不满足一次,于是我们看到当两个人单独相对时,那个无限幽怨无限温柔的厉姑娘向金世遗表白了自己的心事,但这个表白却让金世遗一夜没睡好。“哥哥,你对我这样好,从今之后,我死心塌地的做你的好妹妹,任何男子,我也不会瞧他一眼。”这样的话是不是也带有一些决绝呢?厉胜男即使温柔体贴的时候,也还是带有她本身的那份坚定。
我一直认为,此时的厉胜男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把金世遗从谷之华的“手里”抢回来。“我自小就不信命运,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我想办的事情一定要办到,即算是命中注定,我也一定要尽力挽回!”这句话虽然是在天山说的,但在小岛的时候,厉胜男就已经这么想了。
第二件事是寻找乔北溟的秘籍。在寻找的整个过程,孟神通夺取了一半,厉盼归中毒而死,金世遗成为了厉胜男复仇唯一的依靠,而厉胜男认乔北溟为祖师,获得了乔北溟传人的身份。从此厉胜男的追求除了复仇和爱情外,又多了一个,那就是与天山派较量。
这其实是一个悲剧的开始。乔北溟作为侠者所不齿的大魔头,被张丹枫“除去”可谓大快人心,厉胜男却由于厉家祖先和乔北溟遗愿的关系去和正义的代表天山派交战,这么做本身就会得罪武林中所有的正义之士。就算厉胜男将正邪视为无物,她又岂能跳过金世遗?毕竟金世遗和天山派的关联紧密,那里有救过他的唐晓澜,也有他喜欢的桂冰娥和李沁梅。
所以当厉胜男决定挑起乔北溟遗愿的时候,她悲剧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她最终还是离开了小岛,因为她还有复仇,还有挑战天山派。而离开小岛之后,她的美好生活也基本结束了。
还记得厉胜男在天山临终前说:“不错,但是到头来都是空的。世遗,要是咱们仍在荒岛上朝夕相对,那有多好!”天山的光彩终究还是虚的,只有小岛上的生活才是最值得怀念的,其实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

复仇•野心•爱情
回到大陆后,厉胜男就纠缠于复仇、野心和爱情之间。
复仇的对象自然是孟神通,后来又有了西门牧野。挑战天山派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复仇。而野心,自然是称霸武林,这个和将天山派挑落是一致的。而她的爱情,却与之背道而驰。金世遗自然不会支持她称霸武林,更不会赞成她挑战天山派,而她也明白一旦复仇成功,金世遗就会离开她,她之所以能够把金世遗留在身边,是因为金世遗帮她复仇的承诺。
就这样,厉胜男在矛盾中一步步向着她的目标迈进,她曾经用自断经脉的方法留住金世遗,也曾经利用她和金世遗曾经的“假夫妻”关系让谷之华伤心离去。她自认为一步步接近着目标,却想不到她和金世遗之间的裂痕也越来越大。
终于在那个襄阳的山谷中,金世遗气愤于厉胜男的滥杀无辜和对于谷之华的欺骗,怒不可遏之下打了厉胜男一个耳光,宣告了两个人的决裂。刚强的厉胜男自然不甘此辱,她已经明白,她和金世遗的缘分已经走到了尽头。
此时的厉胜男已经一步一步走入了深渊。她在复仇之余,滥杀无辜、抢夺游龙剑、欺凌邙山派弟子,与江湖正义一步步背道而驰。只是为了爱情、为了祖师的遗训,这么做真的值吗?
于是厉胜男终于设下了最后的局,这一局的开头就是毒害谷之华。我一向认为,对于情敌的摧残某种程度上是认输的表现,爱情的胜利者向来不会去花心思进一步打击失败者。飞红巾找纳兰明慧是如此,周芷若伤害赵敏也是如此。厉胜男此时无疑也是一个暂时的失败者,她的下毒反而换来了金世遗和谷之华之间的相互表白。
只不过这一局还没有结束,结束的地点是在天山。

天山的绝唱
厉胜男在天山干了两件事,一件是挑战天山派,一件是强迫金世遗结婚。
两件事她都成功了,但成功的代价是生命。她最高光的时刻是用生命换取的,这无疑是厉胜男的悲哀。
也许在所有人眼中,厉胜男是一个大魔头,连善良的江南都对她十分憎恶。但厉胜男在天山除了展示了她的韧性和决绝,还展现了她内心本来拥有的善良和真情。
唐晓澜没有在比剑的时候伤了厉胜男,那时因为他的大度,他的仁慈,这才是真正的大侠。而厉胜男在比内力的时候也没有伤了唐晓澜,因为她还有良心,还懂得感恩,还拥有被她刻意掩盖的善良。到了比箭的时候,厉胜男的好胜心和良心发生了交战,这也是她一生内心交战的缩影。梁老善意地安排金世遗出现,最终让厉胜男在不伤良心的基础上满足了她的好胜心。
随后的故事中,金世遗就像一个木偶一样被厉胜男牵着走,从试图下跪到答应结婚,金世遗已经变得麻木。而厉胜男却在一步步完成着自己的局。只是她还有一个最大的心结,那就是金世遗究竟爱不爱她?
终于金世遗情不自禁的一吻让厉胜男得到了最大的满足,她终于确定金世遗是真心爱她的,她的努力没有失败。她最后的一笑,是她一生最动人的瞬间。
而她本有的善良也在她人生最后的时刻得到了体现,她的三个愿望,是完全出自她的真心,她在生命的终点前为金世遗勾画好了完美的将来。只是她是否想到,缺少了她,金世遗真的会有那么完美的将来吗?
厉胜男是一个充满着矛盾的人物,而读者对她的感情也无疑充满着矛盾。但我相信,大部分的读者都会在最后时刻情不自禁地原谅了她的罪恶,因为她不只是一个妖女,还是一个难得的痴情女子。
发表于 2012-2-17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痴情不是求得别人谅解的借口= =痴情对其他受害者对无辜生命有毛用= =就算是对金世遗= =也不见得是好事= =于是不要拿着这种所谓的美德欺骗天下人
发表于 2012-2-17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松鼠说的,痴情是痴情,罪恶是罪恶,痴情不是挡箭牌免罪符。

同理练霓裳,为世俗所不容也不是万能洗白工具,有些人特立独行,但并没有伤害什么人,反而是世俗的条条框框在伤害他(她),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叫屈,控诉世俗如何如何。

练霓裳是这样的吗?她主动伤害别人,回头再说别人对她不好(主要不是她自己说的,是粉丝说的),别人有那义务对她那么圣母吗?
发表于 2012-2-17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况且....她真痴情么?小金多么不愿她伤老唐她还是去了,小金多么希望她学好她还是没学....明显比不上几百年前那个好坏不分的遗命么....偶邪恶下,怕还是因为该遗命暗合她的野心呢吧....如此小金在她心里还是只是众多欲望中的一个么,且连一二都排不上的说....于是她真爱的真痴的还是她自己吧大概....
 楼主| 发表于 2012-2-18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楼上三位,我并没有说痴情可以抵消罪恶,我的意思是读者在读书的时候总是会因为一个女子的痴情而不由自主地原谅她的罪恶,这是一种心理吧,相信不少人都有这个心理。
举个例子吧,很多人喜欢任盈盈,其实任盈盈又何尝不心狠手辣,她不经意地一亮相,就让若干人失去了眼睛,将若干人发配到了远处。但读者却并不愿意纠缠于此,毕竟看小说不是为了看这些的。
我看书的时候对于厉胜男开始颇有好感,后来则比较厌恶,但看完了天山那一段,我也不想纠结于她的罪恶了,毕竟我不是为了批判她或者赞扬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11-18 20:14 , Processed in 0.12518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