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9|回复: 15

[综合] 理了一篇张丹枫云蕾的感情线,梁羽生是言情高手啊

[复制链接]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发表于 2020-5-2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粗略的理了一篇张丹枫云蕾的感情线,发现梁老真的是言情高手,其实不需要太多的点评,看原文就能感受到。
暧昧 →热恋 →虐恋 →结局 CP →番外

1暧昧:名士戏人间亦狂亦侠, 奇行迈流俗能哭能歌。(第五回至第十八回)
小说的前十八回,张云是处在暧昧时期,若有似无的情网,总是把这两个拉在一起,黑白摩诃、张风府、毕道凡这些直男见证下的小心思侧面也证实了张云的暧昧关系,梁老把这种暧昧写的特别动人缠绵。

1:两人马驰迅疾,片刻之后,便到镇上找了一间客店。张丹枫道:“给我们一间靠南的大房。”云蕾急接口道:“我们要两间靠南的房子。”掌柜的搔头说道:“究竟是要一间还是两间?”云蕾急道:“两间,两间!”掌柜的望望书生,张丹枫微微一笑,道:“好,就要两间。”掌柜的道:“就是你们两个人吗?”张丹枫道:“是呀,就是我们两个人。”

2:张丹枫入房之后,微笑说道“贤弟,不是我吝啬几个银子,你我二人,抵足清谈,岂不甚好?何必要两间房子?”云蕾道:“贤兄有所不知,我平生最怕与人同宿。”张丹枫一笑说道“怪不得你在黑石庄不肯与石小姐洞房。”云蕾面上一红,急忙乱以他语,书生也不再问,二人吃过晚饭,各自入房安歇。


这段张丹枫的几个笑容就写出了然于心又不说破的腹黑


3:张丹枫大是惊奇,疑心陡起,瞥了云蕾一眼,云蕾笑道:“你瞧,我这个保镖还不错吧?得理不饶人,并肩子上呵!”她得意忘形,把从周山民处学得的江湖切口,乱搬出来。张丹枫又是惊奇,又是好笑,挥剑与她并肩疾进,黑白摩诃拼尽全力,挥杖力抗,兀是抵挡不住。张丹枫大笑道:“妙极,妙极!我们二人一配起来,真是珠联壁合!”他随口掉文,云蕾听在心里,不觉面上一红,但见张丹枫在大笑声中,运剑如风,狠狠攻击,目光只注定黑白摩诃,又不似是有心向自己调笑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又丝毫不露痕迹,梁老好手笔。


4:云蕾本是一片无邪,见他如此,更是释然无所杂念,心中想道:“他替我打通三阴三阳的经脉,那自然不免手足相接了,我与他既结拜“兄弟”,情如手足,这也值得提出来说吗?”微微一笑,抬头一看,只见张丹枫眼如秋水横波,似笑非笑,又不觉心中一荡,脸上微微现出红晕


脑海中不禁有了这样的画面,腹黑深情的公子目光所至,不染世俗的少女害羞低头。


5:张丹枫缓缓走到她的面前,道:“小兄弟,我本欲待你伤好之后,与你说个痛快,但看你的样子,似乎不说个明白,就不能静下心思用功。”云蕾低声道:“是呀。”张丹枫道:“但你的伤势,实在不宜分神说话。我们之间所要说的,又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说得明白,这样吧,你现在静心用功,到吃晚饭之时,我给你说一个故事,你每日都要吃一次晚饭,照我估度,你三日之后可好,那么我就每日给你说一个故事。到了第四日,你全好了,咱们再彼此将身世来历倾吐出来。小兄弟,你若然是不听话,我就连故事也不说与你听,哪,你现在不许问了,快快用功。


张丹枫的这个语气呀

6:云蕾渐渐忘记忧愁。只见张丹枫放下胡琴,走近前来,抚着她的头发,轻轻说道:“睡吧,睡吧!”云蕾如受催眠,果然不久就沉沉睡去。



7:张丹枫怔了一怔,忽地柔声说道:小兄弟,你的说话也有道理。小兄弟,大哥听你的话,你说不让我做皇帝我就不做皇帝。小兄弟,你说吧,我就听你的话。”声调温柔,言语甜蜜,云蕾面上一热,身子往里一缩,手掌往外,怒道:“谁要你听我的说话!”



梁老的情话写起来也很大胆。

8:张丹枫叹了口气,手触岩石,搁在石瓣上的干粮已全被云蕾吃光了。原来适才云蕾听张丹枫说话,听得出了神,不知不觉地拿起干粮来吃,到省起“不该”吃时,已是吃到最后的一块了。张丹枫暗暗偷笑,黑暗中但见云蕾一双眼睛有如黑夜明星,闪闪发亮。张丹枫柔声说道:“小兄弟,你该睡啦!”给她低唱催眠小曲,云蕾本觉疲倦,吃饱之后,听他柔声催眠,睡意顿浓,眼皮慢慢地阖了下来。张丹枫提剑坐在洞口,替她守卫,其时骤雨已过,但黑夜之中,官军也不敢闯上山来。


这么可爱的云蕾,张丹枫也忍不住偷笑了。

9:张丹枫亦是疲倦之极,但为了卫护云蕾,撑着眼皮却是不敢睡觉,忽然听得云蕾叫道:“大哥,大哥……爷爷……爷爷……”张丹枫应了一声,回头一望,云蕾又不叫了,听她鼻息均匀,原来是说梦话。张丹枫脱下外衣,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仍然坐在洞口提剑守卫


我很喜欢这里的张丹枫应了一声,有一种默契。不论何时云蕾叫大哥的自然,张丹枫答应的也自然。


10:云蕾抬起头时,已看不见云重的背影,不由得哀哀痛哭,低唤“哥哥!”忽觉张丹枫轻抚她的秀发,在耳边柔声说道:“小兄弟,哭吧,哭吧!哭个痛快,你就舒服啦!”他这么一说,云蕾反而不哭了,翻身坐起,推开张丹枫的手说道:“我哭我的,谁要你管!”


古代子的头发就是情丝,梁老很喜欢写张丹枫抚摸云蕾的秀发,这个描写让我觉得唯美浪漫。

11:张丹枫见她笑语盈盈,在珠光宝气映照之下分外妩媚,心中一动,说道:我的小兄弟见了你一定会欢喜你。”澹台镜明说:“什么,你的小兄弟?我为什么要他欢喜?”张丹枫笑道:“我的小兄弟自幼失了亲人,孤苦伶仃,没有人和她玩,你和她一般年纪,不正是可以做个最好的朋友吗?”澹台镜明怒道:“什么?要我陪你的小兄弟玩?哼,我不喜欢和臭小子玩!”其实张丹枫也是“臭小子”,澹台镜明一说之后,立刻又发现自己说话的破绽,不觉面上又泛起红潮。只听得张丹枫笑道:“我的小兄弟不是臭小子。”澹台镜明道:“不是臭小子是香小子呀。哼,香小子我也不喜欢。”张丹枫笑道:“也不是香小子,她呀,她是一位小姑娘。”澹台镜明一怔,道:“是小姑娘?”张丹枫道:“是呀,是小姑娘。我认识她时,她女扮男装,我叫惯了她小兄弟,老是改不过口来


我的小兄弟,她呀她是一位小姑娘。张丹枫这自豪的语气很是可爱。


11:只见张丹枫已把窗子打开,探出头来,低声在唤着:“小兄弟,小兄弟!”云蕾并不应声,似是一片茫然,但却低着头缓缓地向荷塘行去

情不自禁,当见便见。


12:不一刻,只见张丹枫与云蕾二人在花径之中走出,云蕾一见哥哥,立即放慢脚步,落在张丹枫后面。

这段描写猜想很多,梁老留了空白

13;云蕾哪知厉害,一阵激动,忍不着又道:“哥哥你怎么啦?大--丹枫,他的伤厉害么?”她以前叫惯了张丹枫做“大哥”,这两字几乎冲口而出,到了口边,才改唤“丹枫”,脸上不觉泛起一阵红潮,张丹枫道:“没--没什么,但还是让他歇歇的好


这声丹枫是喜是忧?这里张丹枫的失控写的很妙。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400 收起 理由
水镜 + 400 好帖

查看全部评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印度小馒头 于 2020-5-2 10:22 编辑

2热恋:慧因兰果劫后证情心,清秋俪影妙语订心盟(第十九回至第二十六回)
从十八回见了家长(哥哥)之后,云蕾和张丹枫就处在热恋阶段了,千里同行,真情实感甜言蜜语,暧昧时期的轻易分手,到了热恋时期的婚姻承诺。

1张丹枫不住地微笑看她,他早已猜透了她心中的思想,也不去打搅她,让她一直沉思,在无言之中,享受着人生的妙境。


又是笑,暧昧时期的笑是腹黑,热恋时期的笑是苏,特别苏,梁老真的会写,没有任何的动人的语言,一句不住微笑的看她就能看到深情。

2:张丹枫大怒,“啪”的一掌,把饭桌斫了一角,怒道:“王振这厮,好毒的心肠!”康超海不敢作声,云蕾走了出来,道:“你不要生气,再问问他。”张丹枫道:“为什么不叫于谦大人领兵?”康超海道:“朝廷之事,我哪懂得?


这也是我喜欢的一个细节,有那么点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3: 张丹枫道:“小兄弟,快上来吧!”云蕾略一迟疑,便也飞身上马,两人挤在马上,难免耳鬓厮磨,肌肤相接云蕾只觉一股暖流,似是从张丹枫身上,传播过来,不由得双颊晕红,心神如醉,那白马一声长嘶,驮着三人飞跑,瓦刺骑兵,虽然闻声追赶,却是追之不及。
张丹枫脱了险境,气朗神清,心中自是欢喜之极。那白马迎风飞跑,云蕾的秀发也迎风飘拂,张丹枫在前面,时不时觉得云蕾的秀发拂着自己的颈项,痒痒的好不舒服,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云蕾道:“大哥,你叫白马慢点走吧。”


情人之间的肌肤相接亲密无间,梁老写情侣都是比较含蓄的,张云算是亲密接触比较多的一对了。

4:张丹枫放松马缓,缓缓而行,偶一抬头,只见玉宇无尘,蟾宫影满,天边明月,恰似冰盘。月光悠悠地洒下来,四野如蒙上一层薄雾轻绡,景色清幽美妙,猛然省起,今夕何夕,正是中秋,不觉笑道:“小兄弟,咱们今年这个中秋节可过得真有意思。”云蕾取笑道:“是啊,中秋节又名团圆节,你和也先的女儿今宵可正是人月同圆啊!”张丹枫侧目回睨,但觉云蕾笑语盈盈,吹气如兰,心神一荡,忽地笑道:“战场看明月,马上赏清秋,小兄弟,但愿咱们年年有今夕,你说得好,今宵正是人月同圆,也先的女儿可要羡煞你呢!”张丹枫的说话既含蓄,又显露,透露了爱意,又反过来取笑云蕾。云蕾大羞,含嗔说道:“大哥,你再取笑,我就跳下马去,不再和你同乘了。”


古墓里张丹枫的似笑非笑,云蕾心中一荡。这里云蕾的笑语盈盈,张丹枫心神一荡。两人相依相偎说着情话,梁老会写。

5张丹枫索性在马背上回转头来,见云蕾似喜似嗔,也不觉心神如醉,一霎时间,许多吟咏中秋的清词丽句,都涌上心头。云蕾道:“大哥,你傻了么?”张丹枫一指明月,曼声吟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这是苏东坡《水调歌头》词中名句。云蕾接着吟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大哥,你可别只是记得最后两句,而不记得这几句啊!”

  说了之后,神色黯然。

  张丹枫本是借词寄意:“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希望能和云蕾白头偕老,长对月华。云蕾心中虽然感动,却记起了哥哥的说话,所以也借词寄意:“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睛圆缺,此事古难全。”暗示前途茫茫,未可预料,只恐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自古难全。云蕾本是多愁善感之人,说了之后,自己又觉难过,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一片浮云,冉冉飘过,天边明月,恰被云遮,云蕾强笑道:“大哥,你看,世上哪能有人长好、月长圆!”张丹枫也一笑说道:“小兄弟,你可记得女诗人朱淑真的一首诗?”云蕾道:“哪一首?”张丹枫道:“也是中秋之夜作的。那一夜朱淑真见月被云遮,感怀身世,因而写了这一首诗。”吟道:“不许蟾蜍此夜明,今知天意是无情!何当拨去闲云雾,放出光辉万里清!”朱涉真是宋代最著名的两位女词人之一(另一位是李清照),李清照嫁得个好丈夫,她却嫁了个村夫俗子,所以一生抑郁,诗词中总是带着浓重的哀伤,所以她的诗词集叫做《断肠集》。

  云蕾听得张丹枫唱出了朱淑真这一首诗,心中一动,不觉想道:“朱淑真遇人不淑,以致郁郁终生,难道我也要学她的样子?”只听得张丹枫一笑说道:“朱淑真的诗词每多哀感,但这一首却并不尽哀感,还有很大胆的希望,她明知道天意无情,但却盼望能拨去云雾,放出光辉!朱淑真是个弱女子,她没有力、法去拨云雾,你可不是弱女子啊!朱淑真只能希望,你却可以做到。”

  云蕾听了此话,心中思潮起伏,想道:“我的哥哥不许我和丹枫相好,就正如朱淑真的诗所说‘不许蟾蜍此夜明,今知天意是无情,一样。但我哥哥的说话,我就要把他当成‘天意’吗?‘何当拨去闲云雾,放出光辉万里清!’不许月明、遮掩月华的云雾,原该拨去的!但又怎样才能拨去呢?”猛一抬头,忽见那片浮云已经飘去,月亮又露出来了


张丹枫给云蕾的是耐心,是等待,是成长的空间,云蕾千转百回的心思也很动人。

6这两人历尽风波,屡经险难,今霄始得同乘白马,共赏月华,虽然心思不尽相同,但都感到这是人生至美之境。两人耳鬓厮磨,喘息相闻,肌肤相接,看着天边明月升起落下,只感万语干言,说之不尽,但却又不必多说,彼此心意,尽都在无言之中,心领神会了

梁老在这里特强调肌肤相接。

7:于谦道:“我已与云重说好,让云蕾与你一同去。听说你们双剑合璧,所向无敌,是么?”张丹枫道:“那不过是没碰着高手罢了。不过有她同行,总好一点,可以应付较强的敌人,那也是事实。”于谦微微一笑,笑中大有深意

这个小细节也是戳中我的一个点,于谦八卦的笑容显得可爱了。

8:阳曲收复未久,楼上饮客无多,张丹枫还记得以前坐的是南面临窗的座头,便与云蕾占了那张桌子,叫堂信拿了一壶汾酒,切两斤牛肉,一口气喝了三杯,笑道:“那时我只孤单一人在此独酌,你也是一人,我记得你老是拿眼角瞟我,好啦,如今可是两个人了。你也不必再偷偷看我了。云蕾羞道:“说话小声点儿,谁拿眼角瞟你,那时我看见你一副酸态,十分可笑,又见有贼人偷偷跟着你,你也毫不知道,所以多看你两眼罢了。呀,谁知道你是故意戏弄于我,旧事不说也还罢了,说起来我现在还在恼你!”张丹枫道:“真的?”一半认真一半开玩笑的神气。云蕾将他没法,气道:“你的心肠真坏!”张丹枫道:“是么?那么我是个坏哥哥了?”云蕾道:“你再气我,我就不和你说了

梁老的情话写起来也是一级棒。

9:张丹枫道:“他又不是贼人,你可不必担心。”云蕾心中有事,胡乱喝完了酒,道:“咱们走吧。”抢去会帐,笑道:“偏不要你请客。伸手掏钱,钱袋竟然不翼而飞,不由得怔了一怔,心道:“大哥又作弄我了?”叫道:“快将我的钱袋拿来!”回头一望,忽见那青衣道士站在旁边,张丹枫“啪”的一掌向他打去,喝道:“光天化日之下,你敢作贼!”


这两个人真是可爱的搞笑,偏不要你请客,想起二人初始云蕾的那句偏不要你信。


10:只见云蕾也定了眼睛,凝视着场中的恶斗,眼光中充满关怀忧虑的神情,石翠凤心中又是一凉,如此神情,如此眼光,除了是情人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种解释。看来“他”之关心张丹枫就像自己关心“他”一样,是那么的真挚而自然流露!石翠凤心中的希望就像水中的明月,突给顽童用石头打碎,也说不出是惋惜还是悲凉!

云蕾向来都是不顾外人流露出真情。

11:张丹枫提起宝剑,在衣袖上一抹,道:“好,我等你就是!”众人见赤神子断臂之后,还能奔跑如飞,如此凶狠,也不禁骇然。张丹枫本来无意令他残废,只因他骂了云蕾一句“人妖”,所以才切下他的臂膊,这时也自有点后悔


冲冠一怒为红颜。


12:云蕾笑道:“他们哪里知道,这幅画图早已到了我大哥手中”石翠凤听她叫“大哥”叫得如此亲热,心中又是一酸,道:“你有了哥哥,就忘了姐姐了!”云蕾又叹了口气,她是个女孩儿家,不似张丹枫的无所避忌,蕴蓄在心中的愁思,即算对着情如姐妹的石翠凤,也不肯言说。

我的大哥,是不是和熟悉的我的小兄弟一个风格,这两个人啊。


13:云蕾昨日露了庐山真相,索性换回了女子的衣裳,周山民一见,颇是惊奇,与众人打了招呼,又向云蕾瞥了一眼。云蕾笑道:“我托你的事情,我已经自己说清楚啦。”云蕾换了女装,一笑之下,梨涡隐现,有如初开的百合花,在周山民眼中更增美丽,周山民不觉心中一动,但见张丹枫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又不觉爽然若失



张丹枫很得意啊


14张丹枫对着玉人,在草原之上奔驰,心胸更觉舒畅,笑道:“若得与你浪迹风尘,就是一生都这样奔波,我也心甘情愿。”云蕾轻掠云鬓,回眸一笑,道:“傻哥哥又说傻话啦!”张丹枫益觉心旗摇摇,不可抑止


这句话好苏,虽然前面张丹枫说话你说不要我当皇帝就不当的情话,但我还是更喜欢这句话。云蕾轻掠云鬓回眸一笑既灵动又美丽,两人一路行来,坏哥哥傻哥哥这才是谈恋爱呀。


15:云蕾道:“人生真是奇怪。”张丹枫道:“怎么奇怪?”云蕾含情脉脉,看他一眼,欲说又止。张丹枫道:“世事变幻,每每出人意外,比如我吧,我本以为今生今世,不会再出雁门关的了,哪知而今又到此地。所以你以为奇怪的事情,也未必奇怪。有些看来绝不可能之事,说不定忽然之间就顺理成章地解决了。”话中含有深意,这刹那间,云蕾的心头掠过了爷爷血书的阴影,掠过了哥哥严厉的面容,一抬头却又见着张丹枫那像冬日阳光一样的温暖的笑容,顿觉满天阴霾,都被扫除干净


含情脉脉,温暖的笑容,我喜欢梁老写的细节。


16张丹枫策马傍着云蕾,正想再温言开解,他跨下的照夜狮子马忽然一声长嘶,向前疾奔,这匹马竟然不听主人的控制,真是从来未有之事。


傍着



17:张丹枫笑道:“冬天己深,那春天也就不会远了。”又咕噜咕噜的地喝了几大口酒,继续高歌唐诗人岑参的这首《西征》诗道:“匈怒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汉家大将西出师。呀,小兄弟,咱们虽不是汉家大将,但此行的重要,也不亚于大将出师呢。”一葫芦的奶酒给他喝得涓滴无存,酒意越发飞上眉梢。云蕾取笑道:“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你不为名士,却为侠士,岂不可惜?”张丹枫大笑道:“名士值多少钱一斤?侠士也不必存心去做。我但愿随着自己的心事行事,不必在临死之时,留在遗憾,那便不算虚度此生了。”话语中隐指他与云蕾的婚事,应该顺其自然,不应为了他人而违背自己的心意


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云蕾打趣张丹枫,喜欢就想结婚,一路行来,两个人明里暗里都离不开婚事。


18:云蕾道:“呀,是拉夫,怎么连女子也抢?哼,咱们见了,可不能不理!”说得十分气愤,张丹枫有了几分酒意,道:“好,咱们把那群蒙古兵都杀了,将马匹送给牧民。”云蕾道:“不,不,不准你杀一个人,将那群蒙古兵驱散也就算了。”张丹枫知道云蕾心慈,原是故意和她说笑,当下笑道:“好,依你就是


梁老最会写让读者会心一笑的情节。


19额吉多又道:“你那位漂亮的小媳妇呢”张丹枫道:“胡说,她是我的师妹。”额吉多道:“管你是媳妇也好,师妹也好,她在哪儿?”


额吉多真相了

20:董岳忽道:“丹枫,你的小友呢?”董岳门中所说的“小友”,当然指的乃是云蕾。张丹枫心头一跳,他尚未与父亲谈过,不愿便即提出,当下抛了一个眼色,董岳似解个解,道:“你就不挂念她了吗
董岳道:“她不是要到唐古拉山南面的峡谷去找母亲吗?”张丹枫心头又是一跳:原来董岳亦已见着云蕾了,要不然他不会知道此事。当下欢喜之情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来,他是绝顶聪明的人,当然猜到云蕾之住到碧罗山乃是董岳的安排了


不懂就不懂的董岳也这么可爱,真情流露的张丹枫。

21:张丹枫叹气道:“我就是赴汤蹈火,也要同你寻着母亲。将来不论伯母怎样责怪我,我也甘受。”云蕾忽地噗嗤一笑道:“责怪你做什么?我的母亲生平从不责怪人的。别作得那样可怜相啦。”一笑之下,春意盎然,好像满天的阴霾都被阳光驱逐了。

云蕾完全学到了张丹枫乐观


22:吃过了饭,方交中午,云蕾思母情切,催张丹枫收拾,辞别了主人和大师伯,先行动身。


这个催真的生活,想象一下云蕾拉着推着张丹枫去收拾行李的画面。


23:张丹枫在马前扬鞭,高声歌道:但得两心如白雪,不教半点染尘埃云蕾道:“酸秀才,你再风呀云呀的一吟,风雪一来,那就更冷得难行了。”张丹枫笑道:“再大的风雪也冷不了我的心。”说话之间,风雪果然来了。


云蕾很喜欢给张丹枫取外号,傻哥哥坏哥哥酸秀才


24张丹枫作了一个怪脸,笑道:“忽哭忽笑,何苦来哉!”云蕾给他逗得又是展颜一笑,道:“你也是这样的啊。”张丹枫道:“那么咱们是越来越相像了。”云蕾杏面飞霞,道;“油嘴滑舌,不再和你说笑了,咱们快去见酋长。

暴风雨前的甜蜜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3虐恋:劫后剩余生女儿泪洒 门前伤永别公子情伤(第二十七回至三十回)



全书虐恋只有四回,但却把张丹枫虐成了读者的亲儿子,“美强惨”实在是太深刻了,无不为之心疼的。萍踪虐的部分占比很少了,但梁老写的太好,让萍踪成了虐文。


1:张丹枫本来是聪明绝顶,记性过人,然而心灵上的重创,竟使他陷入了半疯狂的状态,除了云蕾和他的事情之外,其他的事情都只能记得一鳞半爪,连那老魔头是谁,师父为何要去拜会他他都记不起来了。还幸他尚记得有一个师父,他心头的郁积,正要找一个人倾吐,于是他沿着唐古拉山策观而行,走了两天把马放在山下,让它自行觅食,自己单独登山。


比起唯独忘掉你记得所有人言情套路,梁老唯独记得你忘记所有人的描写更让人心动呢。

2:山高入云,杳不见人,张丹枫越走越觉得孤寂,越走越怀念和云蕾并马同行的情景。他和云蕾曾在春暖花开之日,踏遍山温水暖的江南,也曾在朔风怒号的日子,穿过风沙漠漠的北方原野,然而不论是山温水暖的江南或是风沙漠漠的塞北,现在回想起来,都是美到极点,甜到极点他好几次在沉思之际还以为云蕾尚在身边,高声地叫:“小兄弟,小兄弟!”可是荒山深谷之中,只听到自己的回声,“小兄弟”再也不见了


文笔是极美,故事是极虐,萍踪写虐比不多,但给人印象深刻,是因为写的太好太美了。

3:张丹枫就这样如痴如狂地独自走上唐古拉山,第一日还有点清醒,记得自己此来是要找师父,第二日就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单独在这荒山之中。见着山花枯树怪石奇峰,眼前都幻出云蕾的形象,听到流泉山涧的声音,也好像云蕾在呼唤他,然而这“呼唤”之声倏忽又变成了那“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张丹枫永远忘不掉这个声音。这声音在追逐着他,他不敢下山,茫无目的地向山上跑,好像这样就可以躲开那个声音,避开那个令人厌烦的山下的世界


梁老把失恋写的很感同身受。

4:上官天野百思不得其解,他虽有“魔头”之号,却亦有那“怜才”之念,当下将张丹枫点醒。张丹枫迷迷糊糊,眼睛也不睁开,竟不知自己曾做过何事,一有知觉,便嚷道:“小兄弟,小兄弟。”上官天野倒了一碗茶放在他的口边,只听得张丹枫又嚷道:“呀,呀,小兄弟,你不欢喜马奶酒,我也不喝这马奶酒。”
上官天野心道:“这人神思纷乱,怪不得在脉象之中,有心火郁结之象。”道:“好,你不要马奶酒,用酸葡萄酒来送乳酪吧。”另外取过一奶酪,仍将那碗香茶移开了又再拿回给他。张丹枫迷迷糊糊,将奶酪和香茶都一齐喝了,叫道:“小兄弟,小兄弟,这才是我的好兄弟,我踏进门来,你不再赶我了?哈哈,你不再赶我了!”蓦地向长椅一倒,呼呼熟睡,他实在是太疲倦了

5;张丹枫心中一怔:画中的景象,好像在哪儿见过一般,连画中的少女,那身材体态,也象和自己有一面之缘。张丹枫重读联语:“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如醉如痴,只觉云蕾的影子在眼前浮晃,紫竹林中的少女突地化成了云蕾,好像要从画图中跳出来,转眼之间又消失了。张丹枫自言自笑道:“天地之间哪还有人比得上我的小兄弟,画中少女虽美也难及她万一。”不知不觉拿起书案的纸笔,画了一张又一画,画的都是云蕾的肖像,有含羞的云蕾,有带笑的云蕾,有薄怒的云蕾,有佯嗔的云蕾,有惹怜的云蕾,种种神情,种种体态,一一描绘在纸上,兴犹未已,又画了一幅她和自己并马奔驰的图画,题上一首小词道:“掠水惊鸿,寻巢乳燕,云山记得曾相见,可怜踏尽去来枝,寒林漠漠无由面。人隔天河,声疑禁院,心魂漫逐秋魂转,水流花谢不关情,清溪空蕴词人怨。”画完掷笔长笑忽地又呜呜痛哭起来


灵动多姿的云蕾,让张丹枫牵肠挂肚的云蕾。


6:忽觉有人在自己肩上轻轻一拍,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相貌虽然凶恶,眼光中却似乎对自己透露着无限的同情与关切,只听他微微笑道:“你是谁?你哭什么?”张丹枫道:“你是谁?你又笑什么?”那老头哈哈大笑道:“真想不到天地之间,竟然还有你我两个痴人!”两人相对,哭了一阵,又笑了一阵,那老头道:“你昨晚叫了一晚小兄弟、小兄弟,你的小兄弟在哪里?”张丹枫不理不睬,拿起自己所画的十几张云蕾的图像,逐一细看,又呜呜地痛哭起来
那老头道:“哈,这就是你的小兄弟吗?”张丹枫嚷道:“你怎敢瞪着眼睛看我的小兄弟,哼,哼,我要打你这个没礼貌的糟老头子。”一掌扫去,那老头竖起一指,轻轻一点,张丹枫的金刚掌力,被他指头轻轻一触,全都消解,忽地又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对着一张云蕾的图像哭道:“呀,呀,我不许别人瞪着眼睛看你,为什么你却又瞪着眼睛看我?”那一张正是云蕾发怒的图像



7:张丹枫手持剑柄,心意未决,忽见山坡曲径,又转出两个人来,这一看顿时令他心弦颤抖,血脉沸腾。原来是一个少女扶着一个跛足老人,走到山上,正是云蕾父女!张丹枫几乎疑心自己是在恶梦之中,不由自己的大叫“小兄弟,小兄弟!”只见云蕾花容变色,眼角着泪珠,眼光似是向自己望来,似紧闭朱唇,不发言语


8:云蕾的父亲持着拐杖,一跷一拐,在女儿扶掖之下,走上山来,目光如剪向张丹枫一扫,眼光中充满鄙夷憎恨的神情。张丹枫只觉一股寒意直透心头,忽听得潮音和尚大叫道:“喂你、你是谁?呀,你不是云澄师弟吗?你没有死!”一跃而起抱着云澄,两师兄弟相对流泪,云蕾站在旁边,也禁不住以袖试泪,张丹枫目光一到,她又急忙扭头避开

有情总似无情。
9:云蕾耳听潮音和尚惊呼之声,眼见师父仓皇之色,忽地一跃而起,拔出青冥宝剑就冲入阵中。叶盈盈惊呼:“快退!”上官天野一袖拂来,道:“小妞儿,你也要来趁热闹吗?”这一拂手下留情,只用了三成力量,叶盈盈的长剑被他一拂拂开余势未尽,卷到云蕾剑上,云蕾只觉虎口麻痛,长剑几欲脱手飞去。就在此际,忽见白光一闪,张丹枫冲了入来上官天野笑道:“你也来了吗?”谢天华长剑平削,上官天野左袖飞扬右袖未撤,忽听得嗤的一声,上官天野的一只衣袖,竟被张丹枫的宝剑削了一截。


梁老这个细节安排的好,张丹枫在云蕾后面才出手。


10:张丹枫此时正是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他眼见乌蒙夫与林仙韵、自己的师父与云蕾的师父都已了却心愿,只是自己与意中人却是咫尺天涯,可望而不可即,这其间就像隔着一道无形的门户,门外的人走不进去,门内的人没勇气走出来澹台灭明连问两声,张丹枫忽然仰头吟道:“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枉你是老魔头的弟子,这两句诗都不懂得,问我作什么?哈哈,你是谁?我是谁?她又是谁?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能禁。我欲问天天不应,你来问我我何知?”张丹枫被触起了心事,忽觉一片迷惘,神志又渐失常态。



11:这霎那间,云蕾也是伤心无限,只见张丹枫的眼光慢慢地移动,凝视她的面庞,这目光中含有多少幽怨,多少爱怜!回头一瞥,只见父亲的眼光也在盯着自己,这目光中又是含有多少愤恨,多少伤心!父亲憔悴的颜容渐渐在面前扩大,遮过了张丹枫的影子,云蕾在张丹枫的目光与她接触的那一刹那,几乎要叫出声来,然而迅即又压了下去。她回避了张丹枫的目光又回避了父亲的目光,这两人都是她最最心爱的人,她不忍令这两人伤心,然而她又不能不令他们伤心。她咽下了自己的眼泪,她不敢看这两个世上最爱惜自己的人,她不敢想象这两人的心中感触如何,她自己的心却先自碎了

文字美的让读者也人心碎。

12:寒风飒飒,张丹枫与云蕾相对而立,各自无语各自凄凉。澹台灭明摇了摇头,轻轻叹息,忽在张丹枫的耳边低声说道:“你抛得下大明九万里锦绣河山,难道就抛不开一个女子?”张丹枫心头一震,道:“什么?”澹台灭明道:“你的父亲指你重光大周,你为了不让中华万里的锦绣河山沦于夷狄,冒了多少艰危,献宝献图,挽救了大明天下。你帝王之业尚自可弃还有什么恩怨不能抛开?”张丹枫怔了一怔,道:“我视帝王如粪土……”澹台灭明紧接着道:“祖国河山待你回。”张丹枫面色倏而一变,由白转红,澹台灭明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在他的心上响起了一个焦雷,这霎时间,他想起了自己从漠北赶往江南,又从江南重回漠北,历尽万水千山,经过无穷劫难所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一番壮志,为了保全中华的锦绣河山,为了要使中国和瓦刺永息干戈,四邻和睦。这番理想而今即将实现,自己却这样颓唐!张丹枫本是聪明绝顶,极能分辨是非之人,如此一想,顿觉胸中热血沸腾,不能自己,神志立即清醒,咬一咬牙,忽而说道:“澹台将军,多谢你来接我,咱们走吧。”向师父、师叔伯们行了一礼,眼光从云蕾面上一掠而过,急急转身便走。背后传来了谢天华与叶盈盈的叹息之声。云蕾颓然坐在地上,眼泪流不出来。好在张丹枫不敢回头,若然回头,只要望她一眼,两人只恐就要痛哭相拥,谁也不忍走开

我每次看在这里都不忍心细看,都是有意的去跳过。

13:张丹枫与澹台灭明走到山下,日头已落,星星正在天边眨眼,两人就在山脚的猎户人家借宿一晚。第二日一早,张丹枫在山脚寻到了他的那匹照夜狮子马,那匹马真是宝马,张丹枫在山上逗留了差不多十日,它在山下自觅水草,竟然一直等着主人,没有离开,一见主人,便嘶叫跳跃,欢欣之极。张丹枫揽着马颈,想起了与云蕾并马驰驱的情景,又不禁凄然泪下

14:一路之上,澹台灭明都不敢和他提起云蕾,马行迅速,中午时分,经过唐古拉山南面峡谷愕罗族的聚居之地,十多天前张丹枫曾与云蕾拜会过该族的酋长,草原上有些牧人还认识他远远跟他招呼,张丹枫急忙快马加鞭,疾驰而过,累得澹台灭明赶了好一会子才赶得上


近乡情怯,触景生情,换个角度继续虐。


15:张丹枫举头一看,只见道旁一间破破烂烂的泥屋,屋子外边的枯树上,正系着云蕾那匹红马,原来正经过云蕾的家,云蕾因要扶持老父上山,乘马不便,所以将它留在家里。两匹马相对嘶鸣,四蹄跳跃,澹台灭明好生奇怪笑道:“这是谁人所居?瞧不出这间破屋的主人倒养有一匹千里良驹。丹枫,怎么,怎么你的马儿……”正想说“怎么你的马儿倒好像与它是多年的老友似的?”忽见张丹枫面如灰土,眼中含泪欲滴,澹台灭明大为惊骇,急忙停口不语。只听得张丹枫长长叹了口气,仰天吟道:“那堪重过伤心地,黄叶西风总断肠。呀呀,马犹如此,人何以堪?”破屋内忽然传出人声似是屋内的主人正要赶出来,张丹枫忽地重重一鞭,打在白马背上,这匹马相随张丹枫多年,未尝受过主人如此鞭打,立刻放开四蹄疾跑,势如奔雷逐电,把澹台灭明远远甩在后面。澹台灭明摇了摇头,叫道:“丹枫,你心里不痛快,何苦作贱畜生?”张丹枫痛哭失声,轻扶马背,这马一放开了脚步,哪收得住,片刻之间,跑出了十多里路,待得澹台灭明赶上来时,只见张丹枫已收了眼泪,停在一间道旁的酒肆门前。澹台灭明虽然见张丹枫的狂态,也为他今日的大失常态而担心,停马问道:“丹枫,你怎么啦?”
张丹枫大声道:“来来,咱们且在这里痛饮一场。”澹台灭明道:“咱们还要赶路。”张丹枫笑道:“有酒便当一醉,醉了正好赶路。澹台将军,你今日怎的这么不爽快?”不由分说,将澹台灭明拉入酒肆,叫道:“有马奶酒么?”马奶酒是蒙古最普通的贱价酒,酒肆主人翻起了一双白眼,道:“马奶酒有的是,你要多少,请先付钱。”张丹枫大声叫道:“打六七斤来。”啪的将一锭大银丢到酒柜上,道:“这是酒钱,都把给你,休得罗唆,俺不喜欢你白眼看人,你知道么?”酒肆主人吓了一跳,赶忙换了一副笑脸,心中却道:“这小伙子原来是先在别处喝醉了。”
这间小酒肆的马奶酒酿得又酸又涩,澹台灭明喝了两口就皱起眉头,只见张丹枫如长鲸吸川,一连尽了六七大碗,连连叫道:“好酒,好酒!”醉眼迷离中云蕾的影子不住晃
张丹枫记起初与云蕾缔交之时的情景,那时自己亦曾饮了一大葫芦的马奶酒,狂歌痛哭,披心相见。而今回首前尘,伊人已杳,禁不住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回忆越美,回想越痛。


16张丹枫摇摇晃晃吟道:“人有悲欢离合,有月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你留不住她,我又怎能留得住她。呀,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石翠凤只道张丹枫拿她的旧事来开玩笑,取笑她以前误将云蕾当作男子,痴缠云蕾之事,双颊通红啐了一口道:“人家有正经事找你,你却胡说八道!”

17这霎那间,张丹枫如受雷击,面色也刷地一下变得惨白。眼前就是自己魂牵梦萦的“小兄弟”。可是云蕾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有云澄的眼光象利刃一样,在割着他的心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4:结局:剑气如虹廿年真梦幻 ,柔情似水一笑解恩仇。(第三十一回)
1:张丹枫在心中重读了这封信一遍,另一个影子又泛上来,这是云蕾,是父亲希望他能够与之结合的云蕾!可是经过了那一场伤心惨痛的事件之后,此生此世,只恐怕是相见无斯,还说什么谈婚论嫁?张丹枫这两个月来愁肠寸断,几乎又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这次归来,本欲借江南景色,聊解愁烦,哪知不到江南,还自罢了,一到江南,却不由自己地更想起云蕾,想当年并辔同来,也正是这个梅子黄时,榴花初放的季节,一路上曾留下多少笑声,多少泪痕,到而今却真像李清照词所说的“物是人非事事休,无语泪先流。”更伤心的是:“柔肠已断无由断”,“泪已尽,那能流!”
古城如画,景色还似当年的浅笑的轻频,不住地在眼前摇晃,张丹枫禁不住低低地叹了一声:“小兄弟,一切都太迟了啊


2忽听得一声娇笑,张丹枫的耳边就似听得云蕾说道:“谁说太迟?你怎么不等我啊?”张丹枫回头一看望,只见一匹枣红马上,骑的正是云蕾,浅笑盈盈,还是当年模样

这是梦境,还是真人?张丹枫又惊又喜,只见云蕾策马行来,低眉一笑,招手说道:“傻哥哥,你不认得我么?”呀,这竟然不是梦境!张丹枫大喜若狂,叫道:“小兄弟,真的是你来了?真的还不太迟?”云蕾道:“什么迟不迟的啊?你不是说过任凭路途如何遥远,总会赶到的么?你看看,不但我赶了来,他们也赶来了!


傻哥哥傻哥哥云蕾一定私下偷偷叫过无数次,虽然梁老写虐写的好,但我还是觉得重逢写的最美。


3:张丹枫抬头一看,只见云蕾的父亲云澄也在马背上含笑地看着他们,面上虽然仍有刀痕,但却是一派慈祥,毫无怨毒的神色了。他勒住了马,一跃而下,矫健非常,原来他的跛脚已经被云重用张丹枫所教的法子医好了。经过了那场事变之后,他的怨气已消,又从儿女口中知道张丹枫的苦心,连他的残废也是张丹枫预先安排,假手云重医好的,上一代的事情,上一代已经了结,还有什么好说呢?
云澄后面还有几匹坐骑,那是云重和他的母亲,澹台灭明和他的妹妹,一齐看着他们,微微含笑。澹台镜明策马上前两步,与云重同行,扬鞭笑道:“丹枫,快活林中已布置一新,园林更美,你还不进城么?”张丹枫如在梦中初醒低声说道:“小兄弟,你也进城么?”云蕾盈盈一笑,种种恩仇,般般情爱,都尽溶在这一笑之中。
昨宵苦雨连绵,今朝丽日晴天,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




张丹枫如在梦中初醒低声说道:“小兄弟,你也进城么?”云蕾盈盈一笑,种种恩仇,般般情爱,都尽溶在这一笑之中。梁老师言情高手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5CP粉:
这群大老爷们儿是在很认真的磕CP,都是一种我的CP必须同框必须给我甜的心态,我觉得张风府应该是CP粉头子。

1:云蕾本也知道那匹白马的灵异,可是因为心中悬挂张丹枫,不免多所顾虑。毕道凡说了话后,忽又微微一笑,道:“云相公,若不是石姑娘说过,我真看不出你和张丹枫竟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人!
云蕾面上一红,拍马加鞭,避而不答。毕道凡好生奇怪,料知其中必有别情,却也不再发问。


2:张风府大怒,要重整圆阵,追击敌人,已是不及。只听得黑白摩诃向山上遥呼道:“小娃娃,你那个朋友大娃娃在前头等着你呢。你为什么不和他一道?”云蕾知道黑白摩诃口中所说的“大娃娃”指的乃是张丹枫,心中一跳几乎要发声相问。毕道凡问道:“这两人是谁?”云蕾道:“西域黑白摩诃。”毕道凡惊道:“原来是这两个魔头,久已闻名,今始见面。想不到咱们却靠这两个魔头脱了一场灾难,只是山民贤侄未能救得,如何是好?”


3:张风府忽道:“且慢!”云蕾转身说道:“还有何事?”张风府道:“你那位骑白马的朋友呢?”云蕾面热心跳,颤声说道:“他有他走,我有我走,怎知他到了何方?”张风府好诧异,道:“你们二人双剑合璧,妙绝天下,岂可分开?你那位朋友器宇非凡,令人一见倾心。你若再见他时,请代我向他致意。


4:于谦道:“我已与云重说好,让云蕾与你一同去。听说你们双剑合璧,所向无敌,是么?”张丹枫道:“那不过是没碰着高手罢了。不过有她同行,总好一点,可以应付较强的敌人,那也是事实。”于谦微微一笑,笑中大有深意。


5张丹枫又不觉一笑。石英忽道:“少主,我失了一位爱婿,但却要恭喜你啦”反过来取笑张丹枫。这一取笑,却勾起了张丹枫的心事,叹口气道:“喜从何来?”石英道:“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我的丫头哪配得上云相公,她就是不肯,我也要叫她把云相公让与你。你们几时请喝喜酒,哈哈,这也是武林的一段佳话呀!”张丹枫道:“言之过早,言之过早!石老英雄,你还有所不知。”将张、云两家的冤仇说了,石英惊诧不已。


6额吉多又道:“你那位漂亮的小媳妇呢?”张丹枫叱道:“胡说,她是我的师妹。”额吉多道:“管你是媳妇也好,师妹也好,她在哪儿?”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印度小馒头 于 2020-5-2 10:27 编辑

6;番外


1:张丹枫忽地微微一笑,随手抓了几粒龙眼核打出,朗声说道:“多谢外面的朋友关心,丹枫自己会知道应付,盛情心领了。”只听得叮当几声,角射来的金镖全给龙眼核碰跌,只有中央的那支金镖仍向齐封的太阳穴飞来。
云蕾接着笑道:“齐大人别动,以免误伤。”也将拈在手上的那件糕饼打出,金镖被糕饼一粘,射到茶几之上,连桌面也没有留下创痕,张丹枫夫妇这手武功一显,登时把齐封吓得魂飞魄散,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夫妻默契,梁老并没有写腻歪,就是让我觉得真实甜蜜,看张云耍帅太舒服了。

2:张丹枫一笑说道:“齐大人受惊了,请坐啊!”齐封战战兢兢,哪里敢坐,讷讷说道:“御林军统领齐封奉旨而来,参见张大侠,请张大侠摒退左右。”张丹枫道:“我又不是你的上司,你参见我做什么?坐呀,云妹,你和承珠到里面去。”伸出手来和云蕾轻轻一握,微笑说道:“这苏式点心很好,你留下两件待我回来。”云蕾道:“我知道。”嫣然一笑


嫣然一笑,一下子就想到了萍踪的云蕾,又比萍踪时候多了温柔娴熟的感觉,梁老对张云的细节描写一直在线,这个张云轻轻一握手的细节我太爱了。


3:张丹枫笑道:“这一招挡得还算不错。”青钢剑信手一招出,剑势逼得楚大齐斜走三步,云蕾那一剑却刚好从这方向刺来,楚大齐无法抵挡,翻身仆地,云蕾剑锋过处,将楚大齐头上的方布削去,张丹枫笑道:“爬起来,再接这第三招。”张丹枫这一招其实就可取他性命,所以不取,乃是故意让云蕾折辱他,令云蕾消一口气的

赤神子和楚大齐,相同的命运不同的结局,张丹枫也不是那个为女朋友出气的冲动少年人了,是一位让妻子出气的成熟丈夫了。

4:张丹枫凄然笑道:“小兄弟,今天只怕是咱们最后一次的联剑对敌了。你说,咱们是再拼掉他百数十个鹰爪孙呢,还是再这样地挨下去呢?”张丹枫在十余年前初遇云蕾之时,云蕾正是刚离师门,女扮男装,行走江湖,张丹枫叫她做“小兄弟”已叫惯了,结婚之后,改称“云妹”,但有时在闺房之中笑谑,这“小兄弟”三字仍会冲口而出。这时在此极度紧张之际,忽听得张丹枫叫出旧日的称呼,云蕾情不自禁地甜甜一笑,说道:“大哥,但凭你的意思!”话语中充满了对张丹枫的信赖

梁老的一些空白总是让人心痒痒,这个在闺房中戏谑,就让我想到一脸笑容的张丹枫和那个叫着傻哥坏哥哥的云蕾,甜甜的信赖,梁老太会写言情了。


5:云浩一面走一面想道:“这石像洁白无暇,她的美只是令人感觉庄严圣洁,岂能有丝毫邪念?过说到情痴,我的姑夫倒可以算得世上罕见的痴清汉子了。当年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折磨,才能和姑姑结为夫妇。姑姑死了之后,他独自幽遁石林,十多年来,从未踏出过石林一步,只是钻研剑法。嗯,这次若见着了单大哥,我倒要替姑夫了却一重心事。


很开心后人还知道张云的故事,我觉得云浩肯定是听父亲云重讲的,毕竟云重当年是“制造”折磨的一位。


6:都是差得甚远甚远。他的姑夫乃是武林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张丹枫,早在四十年前,张丹枫和他的妻子云蕾双剑合壁已经是天下无敌了。张丹枫故事;详见拙著《萍踪侠影录》。


四十年前就是联剑时期,张云的故事一直在江湖上流传。


7张丹枫则乐得以闲云野鹤之身,邀游天下他的妻子云蕾最喜欢云南石林这个地方,是以张丹枫在妻子死后,独自隐居石林,一者思念爱妻,二者借这世外桃源,穷研剑法。石林与天山相隔数万里,张丹枫在石林隐居之后,也没有回过天山了。
8:“广陵散”的上半阙是稽康怀念昔日与好友的畅游之乐,充满欢愉的情感,琴音一起,光线黯淡的石窟之中,也好像是遍地明媚的春光。张丹枫闭目垂首,神游物外,仿佛到了“暮春三月,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江南,与爱侣同游,良朋论剑……


猜想一下,张云遨游天下来到了石林,云蕾喜欢这里,张丹枫在妻子死后隐居石林。这样看来,张云还曾到过天山,也能理解云浩为什么没见过年轻时候的姑姑了,云重云蕾兄妹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云浩出生较晚,在联剑后,张丹枫云蕾遨游天下。云重对着云浩讲述了张云的故事,对着小孙女思念妹妹。


9你的师娘名叫云蕾,她是云浩的姑姑,想必云浩曾和你说过?”陈石星点了点头,张丹枫继续说道:“我和她是师兄妹,我这把长剑名叫白虹,她这把短剑名叫青冥,我和她合创了一套双剑合壁的剑术,黑白摩诃就是由于他们的双杖合壁被我们的双剑合壁打败,给我们收服的。”
你的师娘最喜欢石林风景,”张丹枫拔弄湖水,似乎是在追忆往事,过了一会,方才往下说道:“她比我年轻,想不到她却先我而去。我为了无名剑尚未练成,只好遵从她的嘱咐,在这石林里又独居了十多年。最近我发觉自己身体太过衰老,恐怕天不假年,是以在三日之前,作最后一次的闭关练功。希望能够多活些时,完成心愿。原定‘闭关’七日的,不料这三个魔头却在今晚来到,以致害死了黑白摩诃。”


10张丹枫低首冥思,往事一幕慕从心头揭过,有多少欢乐,有多少哀伤……“蕾妹,为了不负你的期望,练成无名剑法,我让你久等了。其实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欢乐
琴声戛然而止,陈石星抬起头来,只见张丹枫严似老僧入定,仍然是动也不动。


梁老对张云的执着是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11原来这是张丹枫晚年所创的剑法,己是在他开创天山派之后许多年的事情了。其时他的爱妻云蕾已死,他的掌门弟子霍天都已足以支撑门户,于是他遂重履中原,最后回到他与云蕾少年时候最喜欢的地方一一石林一度过晚年,方始创出这十八式“无名剑法”。这“无名剑法”比任何“有名”的剑法,境界都要更高一层。它是要靠学者各自的悟力自创新招的。杨华的“玄功要诀”都未入门,当然是看不懂这最深奥的“无名剑法”了。


牧野写作的时间距离萍踪十多年,牧野距离萍踪的故事时间三百多年,梁老还是记他的张丹枫云蕾。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358

主题

1996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22
声望
4376 声
银两
67207 两
帖子
1996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6-2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发表于 2020-5-2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楼主的点评,大有拱云托月(推波助澜),画龙点睛(唯恐天下不乱)的功效,看了令人会心一笑,然后接着再看!

点评

灵感来了赶紧记下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5-2 10:28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20-5-2 10:14
喜欢楼主的点评,大有拱云托月(推波助澜),画龙点睛(唯恐天下不乱)的功效,看了令人会心一笑,然后接着 ...

灵感来了赶紧记下来

点评

赞一个!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5-2 16:28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695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5856
声望
17509 声
银两
17722 两
帖子
12497
精华
21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8-4-26
最后登录
2020-6-2

侠女十年坚守武侠希望VIP勋章梁评名家书评达人脚印起司猫吃货兔耳心晴棉花糖四叶草奶牛

发表于 2020-5-2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挡百万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8

主题

1996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22
声望
4376 声
银两
67207 两
帖子
1996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6-2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发表于 2020-5-2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度小馒头 发表于 2020-5-2 10:28
灵感来了赶紧记下来

赞一个!

点评

梁老写起言情来不比现在的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5-2 16:36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2 16: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20-5-2 16:28
赞一个!

梁老写起言情来不比现在的弱。

点评

是呀,有过之无不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5-2 17:49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358

主题

1996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22
声望
4376 声
银两
67207 两
帖子
1996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6-2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发表于 2020-5-2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度小馒头 发表于 2020-5-2 16:36
梁老写起言情来不比现在的弱。

是呀,有过之无不及

1

主题

193

帖子

344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344
声望
151 声
银两
5421 两
帖子
193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8-7
最后登录
2020-6-2
发表于 2020-5-12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文太长了没看完,萍踪是梁老写感情戏比较成功的一部。

点评

其实用的全是原文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5-18 09:33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51

主题

503

帖子

1871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871
声望
968 声
银两
12200 两
帖子
503
精华
8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3-9-10
最后登录
2020-5-17

武侠希望羽生剑梁评名家书评达人侠士

发表于 2020-5-17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度小馒头 发表于 2020-5-2 10:11
5:CP粉:这群大老爷们儿是在很认真的磕CP,都是一种我的CP必须同框必须给我甜的心态,我觉得张风府应该是C ...

这楼把我给笑惨了,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还真是一群张云cp铁粉啊!!!

点评

每个人都按头张云必须在一起! 张云:我们是仇人 CP粉:我们还真看不出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5-18 09:35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09: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zjzsw2002 发表于 2020-5-12 18:22
楼主的文太长了没看完,萍踪是梁老写感情戏比较成功的一部。

其实用的全是原文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9

主题

1520

帖子

4782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82
声望
3212 声
银两
13202 两
帖子
1520
精华
1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2-9-4
最后登录
2020-6-3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09: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水镜 发表于 2020-5-17 10:54
这楼把我给笑惨了,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还真是一群张云cp铁粉啊!!!

每个人都按头张云必须在一起!
张云:我们是仇人
CP粉:我们还真看不出来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6-3 07:08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