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微丹湜意

[梁著相关] 根据《女帝奇英传》改编的苏州弹词文本

  [复制链接]

0

主题

59

帖子

118

积分

师出名门

Rank: 4

积分
118
声望
59 声
银两
2937 两
帖子
59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19-5-25
最后登录
2020-5-31
发表于 2020-4-18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20-4-18 22:24
看了评弹就知道,原来梁羽生写武玄霜出场,与玉罗刹、柳清瑶雷同,其实是因为梁羽生就是用说书的手法来描 ...

嗯嗯,很有意思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355

主题

1988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00
声望
4362 声
银两
67143 两
帖子
1988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5-31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4-24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20-4-25 21:35 编辑

今天听完评弹就想用自己的方式来表现武银霜和李逸龙的打斗,评弹表现情感和嘘头是非常出彩的,可武打太粗略了。
我就用苏州评弹的说书口吻来写这一段:


武银霜宝剑在手,月亮下亮透亮透,照得四周像是泛上了一层光。都没见她怎么动,人已经到了李逸龙身边,她用足了力道,对他当胸一剑。


一剑含七式,好像七把剑一道朝他刺来,李逸龙不敢怠慢,人望准边上一偏,宝剑带着寒光喇喇喇喇连碰七下,一剑都没有落空。
底下一个怒潮,两个朋友在议论,真叫是盟主,换了我根本看不清剑从哪里来,只看见人影子,是呀,换了我,只会跟着她转,哪里会看得到出剑。


李逸龙心里上上落落不太平,为啥呢?因为她出的一招,他也会的,师父教过的,只不过同样一招,她多了不少变化,他也没想到,她一动,周边都是她的影子,根本看不出宝剑从哪里而来。幸亏李王孙是晓得路子的,这一招是七式,一共有七剑,他也不是看穿的,是知道了之后碰额头碰着的,碰着后心里不太平的,他想亏得她按照套路来的,假使不是按照套路呢?这样一想,额头上汗开始冒出来哉!


武银霜第二剑又来了,对准三寸咽喉,好像没有用力道,刷一剑过来。


李逸龙一看又来哉?而且每次她出招,都不是老老实实,直截了当,每次都喜欢兜圈子,明明是一剑直取咽喉,在她手里用出来,只看到她的人东一飘,西一荡,晃晃悠悠,似风中落絮。


李逸龙就算晓得套路,也被她转得头昏,再加上李逸龙晓得对方的本事不可轻敌,加二用上小心,所以不敢完全相信原来的套路,她在动,他也没闲着也在动,只不过一个动作幅度大,衣袖飘飘,月下舞影;另外一个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直到看到一剑出来,那么李逸龙心定,哦,万变不离其宗,她加了这么些变化,关键还是咽喉一剑,既然如此,身体啪一偏,起宝剑掀上去就好了。


啥人晓得武银霜不是单单凭剑法,还用上了内力,用一个粘字诀,李逸龙掀上去只觉得对方宝剑上有一股磁力,拿他的宝剑牢牢吸住。


李逸龙一呆,武银霜的剑法他全会的,但是用到她手里,变化不断,他看得倒也觉得新鲜哉,这路剑法还能这么用啊?今天倒是开了眼界。


心中好奇,止不住要多看两眼,看看熟悉的剑法还有多少变化,不过说老实话,武银霜用出来的剑法要比他快上一拍半,用剑这么快,由不得他不打起精神,生怕冷不防一剑刺出,所以只好跟着她在转。


李逸龙只觉得宝剑上传来的力道,像浪头一样,一浪一浪在起伏,而且还是后浪高过前浪,有几次是前力未尽,后力又生。


起先李逸龙不当一回事,几次尝过味道以后,他也用内力抗衡,啥人晓得,刚刚运起力道,就觉得手臂开始酸痛哉,一开始还是轻微的,不多一会儿,手臂越来越重,也感觉手里的剑分量加重。


武银霜还笃咯咯笃咯咯笃咯咯兜三个圈子,李王孙这把宝剑哪能拔得出来,只好跟着她兜圈子,额头上汗越来越多,身体往旁边一抹,内力一用,宝剑抽掉。连下来又来五剑,像梅花一样,速度之快,让人难以预料,李王孙招架这五剑,满头大汗。


武银霜接下来要一剑取胜,不要缠了盘,她连出五剑,第五剑刚刚刺出,这一剑力道大啊,为啥呢?风声响起,一剑出来,风来伴奏。


李王孙手臂越来越酸,这一剑一出,他咬咬牙,再加一把力道。啥人晓得,一剑出来,还没刺到,人已经没了,到啥地方去哉?


武银霜人吓啦一转,已经不在地上,到半空当中去哉,人窜到半空,哗啦一挺,一条人影,连人带剑,银光闪闪,月下疾扑,别人是嫦娥奔月,她是好像仙女下月宫。


一身雪白的衣裳,宝剑寒光透亮,月亮再照上去,看上去像白雪的边上镶嵌着一道银边,好看是实头好看,而且看着优雅高贵,还有诗情画意哉!


李逸龙一看,额头上的汗腾腾腾直冒,这一招他也会的,叫鹰击长空,原来她起先几招也是为了借力上半空,才会如此出招。


这一招就好像老鹰在半空中望,看有那只兔子跑出来寻食,一看到兔子,马上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下来,所以这一招凌厉无比,躲是躲不开的,个么哪能办?


李王孙人镗镗镗上去掀她的宝剑,啥人晓得犹如泰山压顶,力道还源源不绝的压上来。


李王孙吓一下,心里都明白了,她先用轻功分散我的注意力,再用内力试探外加消耗我的体力,为的都是这么一招,我是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姑娘家会跟我比气力的。


还记得小时候调皮,把上官婉儿骗到树上,谁知道她跌下来,额头上留下伤疤,这时大人说的,小姑娘没啥气力,你不要跟她调皮。


闯过祸么记得牢,所以李王孙一经晓得小姑娘气力不加,眼前的武银霜也没太当一回事,啥人晓得她非但跟我拼力道,还动了脑筋,有了预谋跟我拼啊,这么一来,我还不及她啦?


这时候李王孙脚背上的泥土啪啪啪翻上来,他下陷三尺有余。


天下英雄一看,心也吊上来哉!内当中有两个草包,他们本来就来看热闹的,天下大事本来就不关他们什么事。


看到武银霜像仙女离开月宫一样,忍不住发出一声“好!”,是好呀!人家好看呀!


不过发出了马上晓得不对,快点捂紧嘴巴,再好么,这声好还是不应该发出来的。


这算聪明的,还有两个加二出色,一看到如此美景,开始鲜格格要表现了,他们肚皮里没有学问,说不出什么句子出来,只好嘀咕一声“美啊!”


脑子没有,嗓门倒响,四面群山的回音都是“好—美—啊”,还是拖着长音了。


武银霜这班丫头不失时机,还答了一句“不敢啊是不敢!”


老盟主气煞哉,本来他的手就搭牢家伙,李逸龙假如跌翻,他马上上去,可现在听到还有人喝倒彩,起倒蓬头,这怒气叫他怎么按得下,所以咳嗽一声,嗯咳,唔!他眼睛弹出,朝他们扫过去。


这样一来,再没脑子也晓得不对,个么你就不响,当作无介事好了,落里晓得没有脑子就是没有脑子,居然有人还来答腔,伲没有看到!


哦呦!老盟主气昏!此地无银三百两,自己会得讲出来的。


个么真要跟他们计较,哦,不要,当务之急还是李逸龙王孙要紧,要晓得到底比武谁输谁赢?请听下档!

355

主题

1988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00
声望
4362 声
银两
67143 两
帖子
1988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5-31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4-25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20-5-7 18:49 编辑

09 英雄无路

优酷链接:


网页链接: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UyNjc1MTI3Mg==.html
男(白):凤凰山顶上一场鏖战,各为其主,各尽其忠,但是偏偏出现了一个插曲,倒说宝剑成双,夫妻成对,那么这个一男一女大家的心情都有极大的变化,想师父怎么会关照我会和他(她)配亲?大家都是师父之名,弄不懂。感情起了变化,你死我活的争斗当中的份量也减轻,但是武银霜今朝来的目的就是要搅散英雄会,要使得武则天的江山稳坐无恙,因此在这个方面她不卖交情。李王孙不是她的对手,十个照面当中看来第八个照面就要输,喇啷啷用足全身的气力拿柄宝剑要掀,上头赛过泰山压顶之势,不要想动得动,人堆里有几个有识之士,簌落几句话一讲(彼此耳语几句),倒说立起身来,悄悄然下山去了。啥体?(什么事情?)他们感觉到今朝这个场面被这样一个姑娘一闹,马上会弄到如此局面,这件事情成不了。而且这几个人本来来钆闹猛(凑热闹),对名利两个字照无所望,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起来,像闲云野鹤,你们争权夺利,你要我死,我要你活,这不参加,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分流而去,只有这一批倒是有本事的人。还剩下来这些人,有种是为了功名利禄,有种是自己别有企图而来,所以这个时候都帮李逸龙的忙,哗!涌起来七八个人,这七八个人想今天不能和她讲什么江湖规矩,如果新盟主李逸龙一输,我们这个话已经说出口了,从今以后绝迹江湖,闭门不出,难道真的这样做?趁着现在还没有输,弟兄们!

女(白):怎样?


男(白):跟这个武则天派来的妖女讲什么江湖规矩。


女(白):对


男(白):快上前将她拿下了,哐哐哐哐家伙全部拔到手里,现在的说书要应潮流,过去我们说书有两句话,叫大书一个紧,小书一段情,但是现在这个界限打破了,大书不一定都是紧,大书有情的地方相当有情,就像现在评弹阶段两位大书金声伯和吴君玉就是既有紧又有情,小书呢,也不能够死样怪气坐着弹弹唱唱说书,有紧的时候也需要用紧,摆在这种场面,假如也像一般的说书这样说法就不行了,所以既要有情,也要有紧,这种特定的环境底下,这点人喤窜起来,在他们的心里当中是合乎逻辑的,否则自己要坍台。但是在一班比较正直的人看起来,大不守信用,所以有几个人立起身来,又悄悄然地望准山下面跑,这七八个人家伙拔到手里,哐!啪啪啪窜过来,对准武银霜头上喇喇喇劈下来。


女(白):喔唷!这时候武银霜倒是真的有些光火了,想你们这些人真是不守信用,枉空还要自称英雄了,讲好的呀,我和李逸龙两个人一对一比试武艺,假如他输了,就要遣散英雄大会,还有这些人当中里厢来对付我呀!格么幸亏武银霜本事好,而且脑子转得快,手脚也迅速,嗙!宝剑一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两只脚在地上嘡一点,人凌空而起,哧嘶。



男(白):你么放一放生呀,李王孙险些乎出洋相,他用足平生之力啷啷啷在掀,冷不防半当中放放生,抗(一声)一抽,他一柄宝剑抗掀上去,真叫他脚桩行,一般没有脚桩功的人,这一跟斗摔下去摔得惨了,吭用力摇两摇,迎着脚头啪嗒旁边一窜。

女(白):啪啪,武银霜到了上头一个鹞子翻身,头朝下,但是她手里这柄宝剑倒不卖交情了,略施警戒,这宝剑嗙嗙嗙一透么,只看见剑花啪啪啪,剑光闪闪,在这七八人身上肩膀上啪啪啪几点,然后人啪翻转来,立定身躯么,对他们在看。


男(白):这两个人哇啦哇啦叫,刺在肩膀上血在飙出来,并没有要他们的命,警告警告他们,刷血飙出来么,哇哇乱叫,又上来十几个噼里啪啦家伙往她身上来。


女(白):你们可以不守信用的?那是我帮手多了,明珠,如意,与我动手!


男(白):带来八个女兵,身上全部雪白的衣裳,腰里每人一条红绸带,这个红绸带是武银霜的看家本事,特别兵器拿手,这点人答应一声,哗啦腰里的绸带统统抽下来,只见八九条红绸啪啪啪飞起来,别人的眼力比她们手里的功夫,这点草莽英雄手里宝剑大刀,看着它们一柄一柄飞起来,下面点人吓得四散让开,不要啪窜下来,刺到了这些人,乱成一团,李逸龙面孔红到头颈里,那我还好做人啦?讲的时候讲好的,今朝这点人不守信用,算来帮我的忙,但是我已经输掉了,摇摇头望准旁边在退下去,这时候老盟主长孙均量乓窜出来,他知道今天我不动手不行了,英雄们让开!待老夫来讨教姑娘的高招!


女(白):哟,总算把老盟主都请出来了!

男(白):啥客气,哐当,家伙拔到手里。


女(白):今朝要让他晓得晓得我不是一个人来的,也不就是这八九个人来帮我的忙,实际上山脚下早有准备,也要给点威风给他们看看,面孔上仍旧笑嘻嘻,老盟主动手很好,明珠,如意,速疾命山下击鼓助威!是!篷!一蓬蓝色的火焰望准上头送上去,这是信号,下面的人也不不少少,真叫他们不知道,那么有备而来,他们怎么会打没有准备的仗,只听见呱呱呜呜呜呜


男(白):杀—杀!杀声震动,下面埋伏好交交关关兵马,上头这些所谓的草莽英雄大家心都会吊到喉咙口,那么上当哉!今朝中了这个姑娘的埋伏,所以有几个贪生怕死的人,你对我看看,我对你望望,別转身来往旁边山路上吓(一声)逃之夭夭,老盟主和武银霜两个人动手,李王孙不要看了,没什么好看的,大势已去。现在看来是女人当道,武则天在朝廷上坐着这把龙椅太平无事,我要想南呼北应,聚集这样一批英雄好汉,想不到来了一个武银霜,就弄得我六缸水混,还在这里看些啥呢?就算老盟主赢了她,又如何呢?别人家下面千军万马了,掉掉脚望准前面一座高峰上啪啪啪啪窜上去,下面的场面我就不关照哉!因为现在听众听书,要听自己关心的故事,吊心境,不关心的书少说,两个人比武比到一定的时候,是啥结局不关心了,关心的是宝剑成双,夫妻成对,关心的是武银霜这个目的拿他请到武则天的身边,这样一个倔强的汉子可肯跟她去?这种书要多说,所以我像电影一样拍一个镜头一跳,下面的场面就暗掉了,下来用得着说上头,补充两句,用不着就不说了。啪啪啪啪李王孙一个人望准这边高峰上窜上去刚刚人想下来的时候,他不知道一样心爱的东西已经丢掉了,刚刚这样激烈的鏖战,武银霜手脚这样快,宝剑这样锋利,这样东西掉了他都不知道,逃到山顶上,距离下面越来越远了,喊杀声都听不见了,哎!平一口气,人在大树上喤一靠,面对东方,半夜天下来,东方已经出现鱼肚色了,天在亮起来,这座山最最高的地方面对东方,只看见一轮红日喷薄而出,高山看日出,开人胸襟,壮人胆魄,这多少壮观,随便什么都要跟情境走的,今朝李王孙的心境你日出再好看也没有心思在欣赏,看见火红的太阳篷喷出来么,他好像看见一团鲜血,眼睛里也要流出血来,败到这样真想不到,英雄不易轻流泪,丈夫有泪不轻流,这样一个硬汉子要他眼泪盈盈了,就说明吧这个心情极悲伤,灰心到极点,在昨天晚上月亮刚刚上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是火腾高兴的,总以为今天振臂一呼,群雄齐心,与徐敬业南呼北应,大功即将告成,一幅美丽的图景就在眼前,哪里想得到这个变化会这样大!

男(唱):我是雄心勃勃聚群豪
壮志满怀冲九霄
我实指望振臂一呼义旗举
中兴唐室立功劳
百世流芳青史标
谁知来了白衣女
她是飞起红绸钢刀卷
须眉的威风片刻消
英雄大会英雄少
竟然不敌女多娇
(白):今朝算算都算天下英雄,还有各门各派的头领,还有过去朝廷的老将,一个女的一来就会搞得落花流水
(唱):有的是
滥竽充数非俊杰
有的是
为了利禄功名把我找
真正的能人数寥寥
他们一个个先自走夭夭
(白):有本事的人老早就走了,都剩下这些草包,哎!真正没有多少时间,这个变化会这样大
(唱):方才是
英雄大会多壮观
而今是
风流云散是烟雾消
看来是这宇内的英豪都已归新主
天京神器属武瞾

我只得是黯然伤心热泪抛
(白):我只能一个人自怨自艾在这里流两滴眼泪。心情悲伤到了如此地步,想到自己还有只琴,这种心情下要操琴解闷,这只手哒,啊呀,怎么空落落的?啊呀!这只琴没有了,琴剑飘零江湖已经八九年了,这只琴他爱如掌上明珠,每逢厌气时就靠它来解解闷,突然之间这只琴没有了,晓得,遗失在战场上,肯定刚刚打得不可开交时,我来不及顾它,宝剑实在快,绸带上割到,琴掉下来我也不知道。性命出入的事情,怎么会顾虑这只琴呢?那么格外伤心了,眼泪水流下。

女(白):李公子,你好伤心啊!


男(白):突然之间倒是出现这样的声音,一看么急匆匆上来一个姑娘,啥人么,就是郡主娘娘武银霜,喔唷,她追着我上山,我见她怕,我认输了,我不想跟你比高低了,我已经自己走了,你还要紧追不舍啊!到这个时候,你逼得我走投无路,我只有与你拼命,所以这柄宝剑重新哐刷拔到手里,好哇,既然你紧追不舍,那么我就和你拼上一拼。


女(白):喔唷,你在火里,她在水里,他面孔铁铁板,武银霜倒笑嘻嘻,手里捧着一样东西,李公子,枉空是堂堂王孙,又是武林中的盟主,怎么如此的没有礼貌。人家替你送东西来的,你谢都不谢,还要与我动手比武,这是什么意思啊?
男(白):那么看清爽了,倒说她两只手里捧好一样东西,就是自己为它难过遗失的这只古琴呀!这下吃她不清楚了,你到底是我冤家,还是我的朋友呀?搅散英雄会拿我盟主威风扫地,你存心要来拆我的台,现在我一样东西流失在战场上,她居然不顾它冷门,也不去捉这批人,拿着这只琴噹噹噹噹追到山上,当面奉还,尴尬哉!刚刚的感情是要跟她拼命,现在面孔上一笑,谢谢!那要变十三点哉!格么哪哼呢?不响,但是火气也没了,宝剑也垂下来了,两只眼睛对她卜登卜登。

女(白):哦,到底当了盟主,是有架子的,我么一本正经给你送东西来,接也不接,谢也不谢,武银霜啪拿这只琴往准草地上一放,对他眼睛一瞄,李公子,此琴甚好,故而我特地替你送上山来,李公子啊李公子,我劝你还是弃了这盟主,莫弃此琴,说完身体嗬啦一转,望准那边走。


男(白):你别看她这八个字蛮有意思的,宁弃盟主,莫弃此琴,这只琴是好货,你还是弹弹琴,掀掀闷吧,不要加入这种权力斗争哉!不要为李家哉,走出迷团吧!话没说出,意思全在,別转身走了,那么不懂,一本正经翻过一座山到上面送来一只琴,说了八个字,別转身来跑了。啊呀,这人对我一点也不喜欢,根本没当我仇敌?仔细对只琴一看,还好,一点点都没损坏,引线也未断,哒拿起来往青石上一放,哗啦身体盘膝而坐,琴弦校正,心情实在烦闷,而且带有伤感,因此不由自主操出一曲符合他心情的琴曲,操一曲什么?因为我这部书的背景是唐朝,所以他要操的是唐朝以前的东西,他操出来的一曲琴是《诗经》上的一篇,叫《黍离》篇。《黍离》篇什么意思?这个感情正符合他现在的心情,周朝最最强盛时候西周,周朝分西周东周,一到东周实际上失散了,西周是周朝最最强盛的时候,各方面这些诸侯全部年年进贡,岁岁来朝,周朝的天子是不得了的,但是后来东迁,它的首都东迁之后了,一败涂地,就这个西周老臣路过这个西周国土,倒说发现,宫殿已经倒塌了,原来的繁华景象一点都没有了,地上已经种了庄稼了,绿黍枝、高粱,回想原来西周强盛的风貌么触景生情,就在这时记载这样的心情的一首诗叫《蜀离》篇。《黍离》篇就是绿黍枝和高粱的意思,但是《诗经》相当深奥,我就是照原文读出来,大家也不易听懂,摆在面前看,像我也不一定看得懂,只好拿它翻译成白话说给大家听,这什么意思呢?是这样几句,边弹边唱叫绿黍枝齐齐整整,高粱长出新苗。我步儿慢慢腾腾,心儿慌慌摇摇。知我者谓我心烦恼,不知我者以为我把谁找。苍天啊苍天,只有你知道。这种情形就是李逸龙现在的心情,一本正经要想振臂一呼,恢复李唐江山,但是现在已经顿成梦幻,所以他不由自主操这样一支琴曲,为来为去是借琴抒情,眼泪水倒滴里搭拉在下。


女(白):哈哈哈哈,李公子怎么你又在伤心了?


男(白):你没走啊?


女(白):噯,我没走。


男(白):你跟我说你走了呀!


女(白):我在里面听你操琴呀!


男(白):你胃口倒好呀!我早知道她在,我就不会这样了,就不会操亲让她笑笑了,这倒好全让她听见了,笑些什么!有什么好笑!

女(白):你这人怎么这么猛闷(不讲道理),问我笑些什么?阿要笑话啊?你吃了败仗,心里难过,这样要伤心要哭,格么我哭不出呀!我心里满快活的,我当然要笑,你管你去哭,我归我笑,和你不搭界。李公子!
(唱):你好哭来我好笑


男(白):我心里窝拉不出的难过,她还笃悠悠唱回徐调,你可真是!


女(唱):我自欢喜你心伤
我们互不干扰各一方


男(白):话倒是又说不过她,你要哭你去哭,不来管你,我现在心里快活我要笑,你也别来管我。互不干扰,你哭我笑。走吧!这里没有你的事,你走吧!


女(白):我是要走了


男(白):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女(白):呃,不会太远的


男(白):做什么?


女(白):啊呀,你要问我去哪里么?


男(白):你要到哪里去?


女(白):我要去的地方啊,是你关心的地方呀!


男(白):哦!


女(白):噯!我要去的地方就是你最最关心的地方。


男(白):什么地方?


女(白):你最关心啥地方啦?就是长安。
(唱):你的琴声勾起我思乡念
欲去长安大街坊
看看宫殿是否倒
禾苗几尺长
也好一吐悲伤哭一场


男(白):这个人我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她不过,说也说不过。这个话尖刻到了极点哉!因为我刚刚操的琴她听见了,我操的《黍离》篇,西周老臣看见旧日的国都,弄到这样的腔调,所以伤感哭,她现在的话多促刻,我要到长安去看看,长安的宫殿可倒塌,地上可长出苗来,那么我想假如是这种情况,我也想伤心痛哭一场。晓得的,长安已不是现在的景象,他心里难过就难过在长安比过去更好,这是有史记载,武则天做女皇帝的时候,到她不做女皇帝为止,长安的人口要增长将近一倍,这说明什么?说明天下太平,没有战事,老百姓安居乐业,所以小孩越养越多。现在的长安比高宗皇帝在的时候热闹呀!

男(唱):那武则天她是手段强
国运未衰城未亡
旧日皇都更热闹
巍巍宫殿是更辉煌
(白):因为如此,所以我李逸龙心中就格外悲伤。哎!赶她走,走!哈哈哈哈笑,笑到树林里,最后声音全无。你是我什么人?你和我这样一败就此认输,就此灰心丧气,一蹶不振,不,这种还像男子汉大丈夫,我今天败了,英雄会被她搅散了,但是扬州徐敬业还有十万大兵,我趁现在时候赶奔扬州与英国公两个人碰头,我竭尽全力帮英国公徐敬业的忙,对!管什么成败,英雄无论成败!
(唱):我是孤臣孽子管什么胜和败
讨伐淫邪我想什么死与亡
我当机立断要下维扬
(白):让我马上赶奔扬州,琴拿起来背心上放一放好,宝剑入鞘。吭哒哒哒一个人望准后山下去,准备找路直望扬州而去!

女(白):哈哈哈哈!


男(白):你这个女人盯牢着上的?啊?刚下山倒说是笑声又从树林里出来么!他倒一顿。

女(白):你这一顿啊!李公子啊李公子,要是这声笑是武银霜的啊,那么你太平无事。这声笑啥人?是江湖上有名气的一对恶夫妻,就是杀害太子的毒书生、恶观音。这两人出来干嘛呢?他们在巴州太子死了之后没有被抓住,还有两个凶手被武银霜生擒活捉,因为他们本事好,到哪里去呢?想来想去,听说凤凰山在召开英雄大会,格么过来钆钆闹猛(凑热闹),但是等到他们两人赶到,英雄会已经烟消云散。哎,只觉得无趣,要回长安么,这里是必经之路。夫妻二人刚巧转过一个山头,倒是劈面凑巧看见李逸龙过来。啊呀,这个女人一看认识的,李逸龙王孙,算是自己人,要紧笑嘻嘻过来打招呼,哟!李公子,好久不见啦!


男(白):啊!是你们!


女(白):嗯!


男(白):认得的,臭名昭著的恶夫妻,听说巴州城里太子李贤死有他们两个的份儿,所以看见这两个人肝火哗啦啦吊起来,群英大会之前拿废太子李贤死这件事个个人都说到,什么样的人都知道,所以今朝好被他碰到的?哦!我倒是谁,原来恶书生,毒观音。


女(白):啊呀,怎么开口这么不客气的呀!那是别人提的绰号呀!当面叫的哦!殿下,伲虽是恶了毒么,不过对仇敌,对自己人么交关(非常)亲热,讲义气的。


男(白):哦!


女(白):嗯!


男(白):这样说来李逸龙是你们的自己人?


女(白):当然自己人了!


男(白):哦!既然你们同我是自己人,请问为什么巴州城内你们要去杀害废太子李贤?


女(白):哈哈哈,如果没有我们夫妻两个一道动手么,怎么与你好算是自己人呢?


男(白):你们说的是外国话,杀了我的堂兄,我们正要拥戴他出来做皇帝,推翻武则天,还算我的自己人?讲得清楚些许!


女(白):这样一看,裴炎裴丞相的的计谋实在好,连殿下你都被瞒过么别说天下老百姓。


男(白):什么意思?


女(白):说来话去么,今天让你听听错头,扬州英国公徐敬业起兵造反,他拥立的就是废太子李贤,真正帮你忙的就是裴炎裴丞相呀!


男(白):也是


女(白):他知道武则天要把自己的儿子接到长安,格么将来的皇位肯定要传给他的,这样叫邱神绩手底下两个先锋官,是裴丞相的心腹,安插着的,叫他们帮衬假传诏书杀了废太子李贤,那么生怕他们武功搭不够,所以叫我们夫妻两个暗中相助帮上忙,现在废太子李贤死了,武则天最有本事的儿子一死,这皇帝总归你做了。将来殿下登基做了皇帝,不要忘记我们夫妻俩哦!


男(白):这个肝火扎啦啦吊起来,那么真相大白,那么这点火气熬不住了,哼哈哈哈哼,这样说来,你们二位对我倒是忠心耿耿。


女(白):格么伲两个人当然是忠心耿耿的啦!


男(白):若问将来大事成就,我倒要好好的封赏你们。这句话你们看看他的面孔,听听他话中的语气,钆钆他感情的苗头,这个恶书生当是真的要封赏他们了,做梦都在想,卜滴笃跪下来,是!小人听封。啊,你们要听封,蛮好!我封你个见阎王,刷宝剑拔到手里,拉起来对准他三寸咽喉刷!真叫这家伙有本事,啪跳起身来,吓得他额头上冷汗都滴下来。


女(白):那么这女人跳起来了,喔唷对他望望,世界上有你这样不识好歹的人,我们倒拥立他做皇帝,你要杀了我男人,格么面孔一板,哼,殿下你倒实在好的,这样来封赏我的男人,那么还有我了,啪走前两步,两个人有本事,而且有独特的毒药暗器,一蓬银针对准李逸龙刷。


男(白):恶夫妻毒手,李逸龙遭难,倒说武银霜出手相救,下回继续。

















1

主题

201

帖子

201

积分

师出名门

Rank: 4

积分
201
声望
0 声
银两
141 两
帖子
201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20-4-28
最后登录
2020-5-31
发表于 2020-4-30 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弹好听,就是听不懂啊!有文本参照,方便多了。感谢分享!辛苦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355

主题

1988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00
声望
4362 声
银两
67143 两
帖子
1988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5-31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4-30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jh1628 发表于 2020-4-30 17:13
评弹好听,就是听不懂啊!有文本参照,方便多了。感谢分享!辛苦了!

不客气,每天更新一部分的,欢迎踩点。

355

主题

1988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00
声望
4362 声
银两
67143 两
帖子
1988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5-31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5-7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20-5-22 21:02 编辑

10 邛崃求医
网页链接: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TY2NDc4NzYwMA==.html

男(白):在夺取政权的斗争当中,历来正中有邪,邪中有正,李逸龙这次深受教训。今朝他总算还有自己的正义感,因此碰到这对恶夫妻,他拔出宝剑要刺死这两个人,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对恶夫妻江湖上所以被人家说恶了毒,就是两个人身边都有毒药暗器,女的是浸透毒药的梅花针,男的叫碎骨金钱镖。什么叫碎骨金钱镖?金钱四周围全部磨光,里面浸毒药,打到这个暗器在身上,完结了。除非他们的本门解药,一般郎中先生绝对没有办法救,今朝准对准和他们打了,打不过李逸龙王孙,因此这个女人啪嗖!一蓬银针照应在手里,刷铮!一扬么,刷啊!短命的针极其细,李王孙知道不对,宝剑铮啷啷,一根针这里(肩窝)嚓(一声)进去,这只手顿时之间会一麻!中了毒药暗器,啪窜过来要和女人拼,后面的男的,你腹背受敌,这个男的心里拿他毒透了,我倒是当你臣倒,跪下来听你封赏,你要我的命啊!啪一枚碎骨钱镖拿到手里,你往前面去追,他在手里刷!用力丢过来么,这枚碎骨钱镖在这里(后肩)嚓(一声)粘牢,那么不行了,只觉得头脑里一晕,懂的,今朝中了他们的毒药暗器了,这怎么办?两个中间我必要杀掉一个,杀掉一个保本,两个都被我杀了,我还赚到一个,咬咬紧牙齿,你们这对狗男女!今朝要你们的性命!叭叭叭叭叭,追过来,你们两个人在捉弄他,你叫他们两个人在兜圈子,到一定的时间他要追不动的,娘子!


女(白):嗯!



男(白):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女(白):死也要死快哉!还要奔来奔去了!


男(白):他要来追我,哼,等到他精疲力尽,倒在地上,看他如何再追!


女(白):噯!到他死了之后,我倒看好了,他手里这把宝剑是好东西,我要的。


男(白):身上的金银财宝归我!


女(白):蛮好哇!


男(白):李逸龙是气啊!遗产都给我分掉了,宝剑么她要的,金银财宝么男人要的,咬咬紧牙齿,乾坤一脚啪!窜过来拿竹林深处这柄宝剑喇!刺这个恶书生,恶书生知道他不行,这点力道和刚刚相差得远了,身体哗啦一让,旁边啪一闪,剑喇刺过,人嘡冲前两步,拎起自己只手,在李逸龙后脑勺子上劈啊!那么李逸龙不行了,雪上加霜,啊呀一来,人沉,哒啊,惯倒地上,宝剑嚓啷脱手。哼,自不量力!娘子!


女(白):噯!动手!


男(白):夺了他的宝剑,抢了金银财宝,我们走吧!


女(白):杀!


男(白):不来的,杀了?裴丞相要他的人的呀?


女(白):吓呀!你这人实在拎不清,太子都可以杀,何况是他。你可听得出,他和我们不是一条心的,杀的事情由我!


男(白):可以杀的?


女(白):嗯!


男(白):那么我动手!这柄家伙举起来,正要想一刀


女(白):两个恶贼!给我住手!


男(白):煞俏的喉咙在树林里出来刷一根红绸出来,拿一把钢刀吓喇一卷,劈!这对夫妻看见踏出来个武银霜么魂飞魄散!逃!


女(白):逃!


男(白):别转身体就逃,逃得快,逃得不快今天尴尬了,吓哒哒哒!

女(白):喔唷,武银霜看他们走么,恨不得拿他们生擒活捉,但是不行。为啥么,因为李王孙生死不明,现在最最关心是李逸龙,格么武银霜这时候怎么会来的呢?实际上她送掉了琴,马上去安排她是要跟到你李逸龙的,从今往后,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不离左右,要千方百计要拿他引进长安。这样她去安排妥当,叫金凤、彩霞先到山脚下去,奏明天后陛下,就说我去追李逸龙王孙,然后带着明珠、如意一路过来,想他肯定是到扬州去,这里是必经之路,不晓得等到武银霜赶到么,凑巧千钧一发,幸亏她出手相救。否则李逸龙这条性命肯定死!走过来一看么,面孔腊腊黄,和死人没什么区别,明珠,如意!


男(白):噯,郡主!


女(白):快,快,把李王孙扶到小溪那边。


男(白):晓得的,先要把他的毒菌洗干净。两个人拿他一扶,扶到小溪旁边,啪,身体放平。小溪里的水比较清爽,就用家伙舀了水,在他伤口上一铺一铺洗,自以为洗干净了,要想包扎。


女(白):啊呀!


男(白):流出来的血仍旧墨墨黑


女(白):武银霜心情沉重,只看见李逸龙身上流出来的血墨黑么,晓得,他身中剧毒,一般的药根本不起作用。假如不想办法把他的毒气弄掉啦性命难保,那么怎么办呢?这个么!
(唱):她是紧缩双眉愁涌心
呆呆看住了旧皇孙
刚才是勃勃英姿真豪杰
如今是神智昏昏一个垂危人
想他是毒汁不清是命难活
我岂能旁观袖手是不关心
况且是宝剑成双人配对
师傅嘱咐我常铭心
虽则不解其中事
必定深藏一段情
他年自会豁然明
更何况天后圣谕休难为
我一时相逢少年人
只觉得他性刚正,貌英俊
反女皇反得也光明
(白):今朝一定要想办法救他的性命,为啥么,为的是这样一层关系在,师父说的,宝剑成双,夫妻成对,想不到在凤凰山山顶上大家拔出宝剑要比武么,倒说我和他宝剑成双,他还是我的未婚夫了,所以虽然不能说明白,将来碰头了师父,自会弄一个水落石出,再说他是个栋梁之才,女皇帝要拿他招引进京,要加二重用,这样一个人,我怎么可以不救呢?要救,首先身上这些毒一定要拿它弄清楚,现在四川没有这样的条件,要拿他这些毒血弄清楚,只有一个办法,怎么么,自己的嘴巴凑到他的伤口上,拿他的毒血一口一口,用自己的内力拿它吸出来,洗干净,敷好药,暂时保住他的性命。格么这样做到底有些难为情的,男女有别,再者自己什么身份?一朝郡主,所以武银霜略略考虑,思前想后,权衡得失么,救他的性命要紧。

(唱):她末抛弃了闺中女儿娇羞态
露出了巾帼丈夫豪侠心
已将毒汁吸干净
(白):然后拿他的伤口再包扎好,虽然身上毒血已经洗干净了,性命暂时没危险,但是这个毒中得很深,不是一般的郎中可以看好,假如我现在拿他送进长安,将来这个人性命可能可以保住,但是武功要废,这是多少可惜。我要千方百计,我要想办法非但救他的性命,而且要保全他一身武功,那么可以出仕朝廷,为女皇帝效力。武银霜想得真周到,明珠,如意!

男(白):噯,小姐!


女(白):如此这般,你们两人速取准备!


男(白):一个去准备一辆大车,车子上要被褥按深,垫得软软的,赛过现在的席梦思一样,为什么呢?他身受重伤,睡在上面,要让他的臂膊不觉得。一个去端正一只好的野山人参,这只人参要煎成一壶汤,摆在车上备用。都准备好了,要紧赶路了。到哪里呢?离开此地路程要七天七夜,郡主娘娘亲自陪,对付李王孙,郡主娘娘早就知道不能硬手硬脚把它捉住,押到皇城里,他就会归降。如果要这样做容易,但是效果适得其反。到死这个人的脾气不会归降武则天,要他诚心诚意进长安,要他觉得自己应该进长安,所以一路上要对他动尽脑筋想办法,现在这个机会是给了武银霜,拼了性命救他,而且要送到一个有名气的医生这里去看病,摆到车上,人事不知,宝剑古琴,都是他最喜欢的东西,给他保存好。这个车子比较,一个人一睡直,旁边不好有人的,只好在他旁边放一个位置坐着,这个陪他的人就不能睡觉了,没办法了,两个人驾车,明珠如意。钆钆钆啷,一日、两日、不醒!到第三日,钆啷钆啷……王孙悠悠苏醒!
这声音远啊!马蹄声音是极轻极轻,这车轮滚动的声音像是在很远很远,实际上他就睡在这车子上,慢慢的身子在动,眼睛要张开来
(唱):车轮滚滚马蹄轻
阵阵幽香他鼻边闻
(白):旁边有股香味,我在哪里?怎么旁边会有这样一股香味?
(唱):被褥柔和多舒适
真不知我睡了几天几黄昏
(白):我睡了几天几夜?
(唱):他用力睁开两眼望
眼前坐一位俏佳人
(白):这个脸凑上前在看他,头沉倒了,眼睛对眼睛,李逸龙一看熟得很,仔细一望,吓!是你啊!啊呀,武银霜哇!

唱):想起了恶书生,毒观音
一对男女妖精恶煞神
他们毒针钱镖要我命丧身
想不到这对头星倒是我救命人
(白):你来救我的,我已经受伤昏倒地尘,不是你救怎么会你坐在我旁边?脱口而出,是你救我。

女(白):嗯!


男(白):为什么要救我啊?


女(白):看到他醒转来是快活得不得了呀!倒说脱口问这样一句话,你为什么要来救我?武银霜是好胃口,好工夫,不响!明珠如意两个人轮流驾车,现在凑巧明珠在旁边,倒熬不住了,对他望望,世界上有这样的人的?别人的救命之恩谢都来不及,他倒在问为什么来救我,问得出的?噯,李公子啊!幸亏我们郡主娘娘救你性命,否则的话你老早死掉了,为啥救你,怎么被你问得出的!我们郡主娘娘对你好的,你身上的毒血都是她用嘴巴一口一口吸出来的。


男(白):真的?


女(白):什么假的啦!


男(白):啊呀!头脑里的问号一连串着,非但救我的性命,拿我身上的毒血一口一口用嘴巴吸出来,面孔都会红,一对青年男女,一个未娶,一个未嫁,这样一来。而且还要拿我送去一个地方看病,送到哪里去啊?准备拿我送到哪里去啊?

女(白):武银霜一看,喔唷,这只面孔尴尬是尴尬得不得了,这样跟他说句笑话,气氛稍微缓和些,不晓得武银霜,这个是呆子呀!你这些时候不钆苗头的,还去和他说笑话呢!啊!李公子,把你送到哪里么,我们去长安,看一看宫殿是否倒了,禾苗长了几分。


男(白):她倒还没有忘记,还在触我霉头,到长安!过不去,死在这两个宵小之徒手中,很不值得,到长安死在武则天手中


女(白):这个


男(白):倒要比他们强许多


女(白):这一句话大大的伤了武银霜的心,啊呀,我是跟你说一句笑话的呀!哦!送到你长安去,让你去看看哦!倒说他当真了,噯,死在武则天手里倒蛮好!比这两个家伙要好得多,格么就是说,在你眼光里,我武银霜多少恶毒,救他性命是假的,主要救了他到长安,在女皇帝面前去讨功。哦!你心里中的我是这样一个人啊?心里倒有点不大快活,有点伤心,但是脸上好功夫,仍旧没有露出来,李公子,你是这般的想么?啊呀!如意丫鬟实在熬不住了,说穿呀!肚肠根都痒了,李王孙啊,你真正缠到哪里去了,假如拿你带到了长安啊!就是御医也看不好你的病,我们郡主娘娘说句煞费苦心的呀!非但救你性命,还要想办法,请好的郎中替你看,恢复你的武功,这样我们要把你送到邛崃山去呀!

男(白):邛崃山?


女(白):噯!请真正的国手替你看毛病!


男(白):邛崃山啥人不晓得?药王孙思邈!孙思邈不满唐高宗的昏庸离开长安,就在四川邛崃山。啊呀,路上要好几天路程了,可是拿我送到邛崃山?吸干我的毒血,现在还为我包扎好,而且这样精心护送,我可以睡,她们一个都不能睡,只能打打瞌睡,七日七夜,那么心里觉得愧疚,啊呀,我懂,我懂。她拿宝剑成双,夫妻成对当真了,你不可以当真的,这事情我要去问师父的。我要弄弄清爽,我已经有了意中人了,上官婉儿和我从小就有婚约的,你怎么可以当真呢?这个女的一痴了,没办法想,那么连下来我倒是尴尬了,她对我这样好,我有点对不住她,那么怎么?找点理由攀谈,她不知道我和上官婉儿的关系,当真要把我送到邛崃山?


女(白):嗯是!


男(白):那药王孙思邈那里?多谢你了!


女(白):喔唷!总算在他嘴里说一声多谢你了,不容易。不用客套。


男(白):哎!我要想打听一个人。


女(白):喔唷,那是醒过来精神好得很,要打听一个人。那么也蛮好,和他讲讲说说,让他心里稍微快活些。对他的伤有好处。哪一个?


男(白):上官仪的孙女,上官庭芝的女儿上官婉儿,你可曾见到?

女(白):一醒转来就提起上官婉儿,武银霜想对的呀,他们两个是一道的,我进四川就是要寻访他们这两个,上官婉儿现在如何?已经在女皇帝身边留下来了,可要告诉他?和他说了呢,本来他好像是和上官婉儿是一派的,现在归附了女皇帝了,一时之间这个感情上会回不来,现在身受重伤,那么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吧!李公子,哦,你是问上官婉儿?


男(白):晓得的,晓得的,否则不会这样说出名字,是啊!


女(白):哦!她如今很好。


男(白):很好?


女(白):嗯!


男(白):好得怎样?好些什么?你讲得清楚?


女(白):啊?两只眼睛盯着我在看,从他的目光中看得出,对上官婉儿不是一般的感情,流露着关怀之情。李公子,上官婉儿是你何许样人?你竟然这般的关心?


男(白):来了,那么好让你死了这条心。实不相瞒,上官婉儿与我从小有婚姻之约,我们乃是青梅竹马之伴,她是我的红粉知己呀!

女(白):她,她是你的红粉知己


男(白):那么你可以死心了


女(白):啊哟热络得来,你看他是说到着上官婉儿了,从小么青梅竹马了,婚姻之约了,而且红粉知己,这是什么感情呢!武银霜吃不消,思想上没有准备,一门真心李王孙和我是未婚夫妻,虽然说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弄不清楚,碰到了师父,一问就可以水落石出,想不到现在报一个上官婉儿出来,而且李王孙对她的感情这样的好么,武银霜吃不消。说说是女中魁首,女中丈夫,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倒说脸上蓬的一红么,眼泪都要出来了。
(唱):好一位柔肠侠骨的女将军
她是乱了神魂是酸了心
俏目之中泪盈盈
想起了月圆之夜凤凰顶
宝剑成双我顿然惊
为什么那对头星竟变作了画眉人
然而是末李王孙也是非凡人
他是能文能武貌英俊
耿直无私无有那奸谋心
一心为李家太子坐龙廷
不为自家来争帝君
所以反女皇反得也光明
本来我么见师父要问原因
问明原因析真情
明析真情来定终身
虽然是么各为其主各尽力
我们李武两家冤仇深
但不过只要王孙他进帝京
消释前嫌立朝廷
那女皇帝定然看作栋梁臣
到那时末恨变喜,仇变亲
我们遵奉师命订婚姻
欢欢喜喜做新人
哪晓横枝儿叉出一个上官女
他们是青梅竹马情义深
幼年早已订婚姻
久别重逢格外亲
就是身受重伤也忘不了女钗裙
不由我胸中打翻五味瓶
因为女儿家毕竟重私情
(白):哎,武银霜再一想么,银霜啊银霜,你想到哪里去了,他提了一个上官婉儿,我心里就昏到了这样的程度,那么我还可以做什么大事呢?我老早想过了,这件事我要搁一搁,等一等,等到回转长安,一有机会碰到了师父再说,那现在有什么乱呢!要想开口,到喉咙口咽一咽
(唱):想自古道千里姻缘牵一线
我们有缘万劫不离分
无缘对面不相亲
况且是那三生石早有名
是我的姻缘是良人
不是姻缘是陌路人
银霜啊!你乱什么神魂酸什么心
更何况我末为天后要招贤臣
负使命,重千斤
难道儿女情夺走了报国心
算什么巾帼丈夫女中英
银霜啊
你乱什么神魂酸什么心
所以她定一定神,清一清心
微微一笑呖呖莺声
豁然开朗两眼睛
她是从容回答李王孙
(白):李公子,你是问上官婉儿

男(白):到如今怎样了?


女(白):她如今怎样了?


男(白):嗯!


女(白):格么我老实告诉给你听,你不要寿了,她去行刺天后,如今已在天后身边留下来了,她很好,如鱼得水呀!


男(白):什么?这赛过打了一个霹雳,是的,听到行刺武则天,我知道的,她跟我讲过几次的,我有机会我碰到女皇帝,我必要亲手给祖父给父亲报仇,这我相信的。留在武则天身边?现在如鱼得水,这四个字分量你听听看,我与她风雨同舟,飘摇七八年。我和她两个人感情之深,一个跳板上的人,正所谓同仇敌忾,她要杀武则天,我也要推翻武则天,今天会得出这样一个结果。婉儿不是这样的,她在骗我,不是这样的,我不信。头别别转,不和她多说了,话不投机。

女(白):头别别转,那么可要一定要他相信,这又何必呢!讲了不少话了,伤神了,老早端正好了参汤在炉笼里,倒了一碗,出来摸一摸,稍微还有点温度,那么让他喝下去吧,关照如意来帮忙,拿他人啪扶起来,参汤送到他门前,李公子,请用参汤!


男(白):不要吃


女(白):这干嘛?他搭架子了,吃碗参汤还不要吃呢!这也由不得你做主了,老实说身体好了也打我不过,不要说现在身受重伤,武银霜笑笑,不跟他多啰嗦,两只手指在他嘴上嘡一捏,嘴巴张开,一碗参汤咕咕咕


男(白):说硬来的,十分之七喝下去了,十分之三外面流出来,丫头要紧拿手绢给他揩一揩,野山人参是什么力道,而且是上好的野山人参,里面还放着安神的药,所以一喝完野山人参没多少时候就睡着了,七日七夜赶奔邛崃山,不曾想邛崃山上有人等好了哉!那么如何,下回继续!


























1

主题

186

帖子

350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350
声望
164 声
银两
5332 两
帖子
186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8-7
最后登录
2020-5-30
发表于 2020-5-11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地方艺术形式可能外地的不太能接受吧

点评

这是江南一带的特色,地域性是比较明显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5-11 20:18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355

主题

1988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00
声望
4362 声
银两
67143 两
帖子
1988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5-31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5-11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zjzsw2002 发表于 2020-5-11 16:19
这些地方艺术形式可能外地的不太能接受吧

这是江南一带的特色,地域性是比较明显的。

0

主题

165

帖子

172

积分

师出名门

Rank: 4

积分
172
声望
7 声
银两
637 两
帖子
165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20-5-8
最后登录
2020-5-24
发表于 2020-5-16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20-5-11 20:18
这是江南一带的特色,地域性是比较明显的。

喜欢楼主的江南风格。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0

主题

165

帖子

172

积分

师出名门

Rank: 4

积分
172
声望
7 声
银两
637 两
帖子
165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20-5-8
最后登录
2020-5-24
发表于 2020-5-16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20-5-11 20:18
这是江南一带的特色,地域性是比较明显的。

继续呀,加油啊,很喜欢这种江南的情怀。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355

主题

1988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00
声望
4362 声
银两
67143 两
帖子
1988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5-31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5-16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夜雨梦潇湘 发表于 2020-5-16 15:39
继续呀,加油啊,很喜欢这种江南的情怀。

谢谢

355

主题

1988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100
声望
4362 声
银两
67143 两
帖子
1988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5-31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20-5-30 20:34 编辑

11 两代情结网页链接: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DUyNjc1MjQ2NA==.html
男(白):李王孙喝了这个参汤之后,又是睡了两三天,到再醒过来,实际上明天就到邛崃山。武银霜不去和他多说,我现在和他说话,他一句都不相信。早点送他到医生处,早点让他把毛病看好,我早点把他领进皇城,让他亲眼目睹去看一看。等到明天天亮,邛崃山已经在眼睛门前,今朝找的医生是唐朝名医,姓子系孙叫孙思邈,现在中医院里还有他的铜像,中国四大名医之一,华佗、扁鹊、孙思邈、李时珍。他有一张叫《千金方》,流传到今朝,而且这个人是个传奇的人物。历史上记载,这个人要活一百多岁,民间传说要活178岁,他经过多少朝代?隋文帝、隋炀帝、唐高祖、唐太宗、唐高宗、武则天,要身经六朝皇帝,一根金针传得神乎其神。被他看好的人是不计其数,有一桩最有名气,这一次他在皇城路上走路,看到一只棺材,黄梅未落青梅落,一个青年妇女死了,后面送行全是年纪大的,白发澹澹。而且更伤心的,这个女的肚里还有一个小孩没养出,难产死的,大家路上都在说作孽,作孽,一片哭声。孙老先生挤在人堆里看,这家人家家境并不好,这口棺材很薄,但是老先生突然发觉这个棺材里滴答滴答,有鲜红扎扎的血在流出来。因为他知道里面是产妇,他知道小孩没养出来,所以马上关照停下来,出棺材碰到别人拦下,这倒是没碰到过,说啥体(什么事情),停下来,棺材停下来,和她的家属说,棺材里面的人,我有办法救!大家听得吓会跳起来,有两个人认识他的,皇城名医金针国手孙思邈,这些年纪大的人卜滴笃跪在地上,不要跪,不要跪,现在说起来要抢时间,马上给我棺材盖开!就在街上,棺材盖打开,孙老先生手上拿一根银针,在她主要几个穴道上嗒嗒嗒几针,因为他看见血是鲜红扎扎,所以他有这点把握,这个人的死,现在医学名词上说教假死,实际上没有断气,真正死掉,那不是仙人,是无法把她救活的。经过几针一扎,棺材里的人慢慢地醒过来,到家里再用药调理,非但保住娘的命,连小孩也安然养出娘肚皮,叫一针救两命。皇城里传得神乎其神,而且还有一桩事呢!老先生有一只坐骑倒说是只老虎,他出去骑只老虎出去,怎么会老虎做他的坐骑呢?这只老虎的命是他救的。这天在深山采药,听到山洞里传出可怕的声音,实际上是老虎痛苦的呻吟声,走进山洞一看,老虎难产,其实老虎生小老虎次次难产,所以老虎只养一胎,不养第二胎,吃了这次的苦头,第二胎随便怎样都不养,雄老虎要靠近,它马上咬,所以雌老虎特别凶就是这个道理,它叫盘肠生,什么叫盘肠生?养小老虎时,事先就有准备,寻好一块山石,山石上用舌头卷得非常光滑,那么感觉要生了,自己去爬在这个山石上,肚皮里的肚肠要全部出来,等到肚肠出来之后,再是小老虎一只一只养出来,是这种苦头。这只老虎倒说是肚肠都不出来,痛得它要死,难过得不得了。老先生上去,拍拍它的头,别叫别叫,在安慰它,照样想办法让它顺产,一窝小老虎产出来,老虎眼里两滴眼泪,老先生走,倒说来认亲了,晓得他在山上,望准门口一趴不走了,用老虎来看门,哪里还有强盗来抢东西?出去的话就给他当坐骑,所以传得个孙思邈老先生简直像仙人一样。不满唐高宗的统治,觉得唐高宗昏庸,所以他离开皇宫,赶奔到四川邛崃山,四处采药,但是从来不挂牌,知道的人自会找上来。武银霜知道的,所以这一次拿李王孙送到邛崃山。钆啷啷啷,车子一路上山,邛崃山风景极好,有种出差到四川,特别弯过去玩儿,倒说明珠、如意在赶车时发现,山路上昨晚下过雨,清清楚楚看到地上有两双男人的脚印,啊呀,这种地方谁会来?谁跑到我们前面去了?明珠啊!


女(白):哎!

男(白):你看山路上有脚印哇!


女(白):奇怪哉!


男(白):好像有人跑在我们前面。


女(白):哎,不知谁跑到我们前面去了哇!


男(白):里面武银霜开始注意,一看,果然两双脚印,清清楚楚直往山上而去,啥人?群英会的主角,老盟主长孙均量带着他的儿子叫长孙泰,两个人不约而同,也上邛崃山。山上打到后来是什么结局呢?我上一回书说的,要说到再说下去,老盟主和武银霜打平,没有分出胜败,山下擂鼓助威,哗!杀声震天,这点草莽英雄走的走,逃的逃,老盟主一看这种局面,大势已去,再对旁边一看,连新盟主李王孙也不翼而飞,我在这里挑什么家伙呢?我还凑什么热闹?所以脚下嘡嘡两跳,哎!一声长叹,转身带着儿子就跑,这样的结局。那么武银霜发现这只琴,晓得李王孙心爱的,所以送琴上山。那么这两人来这里做什么?也来找孙思邈,孙老先生和他们是老朋友了,过去是经常往来,来到四川,听见说在邛崃山,所以逃到邛崃山。走在武银霜的前面上山,到这里几间茅屋前,上来碰头。呀!老先生这里清静得很,啥人会到山上来呢!跑过来门嘎嘎一开。

女(白):哟,孙兄好久不见了!


男(白):喔唷,我当是谁,长孙兄!好!


女(白):呵呵呵!是!


男(白):这一位?


女(白):对儿子望望,快点上去见礼,长孙泰极有礼貌,小侄长孙泰见伯父大人!


男(白):呦呦呦!将门之后代,英俊!气概!呵呵呵呵!老先生怎么一个人?头发雪雪白,眉毛雪雪白,胡须雪雪白,但是皱纹没有一条,那么真所谓是鹤发童颜,精神抖擞,眼睛炯炯有神,这种老先生,过去的医生都有两技三脚猫的,他和长孙均量是老朋友,和李逸龙的先生尉迟恭的儿子尉迟炯也是老朋友,都是弟兄辈之类,所以长远没看见老朋友,相当快活,你们怎会突然来到深山?真使我家中蓬荜生辉。


女(白):本来看到他倒是蛮快活呀!一本正经上山要想叙叙家常,提起怎么会上山么!哎!长孙均量头摇摇,孙兄,一言难尽!

男(白):哦!


女(白):如此这般,召开英雄大会,来了一个姑娘,搅散了英雄会。来了一个姑娘,现在说到也两样了,倒说女人来得特别狠些,皇帝都是女人么,她手底下些人也狠的,搅散英雄大会,我气是气得来,闷是闷得来!这样到山上来看看你么,要想来散散心的。


男(白):倒说老先生听见这两句话会反感,反感些啥呢?你呀!越老越昏了!这种事情你说来干嘛?你哥哥吃到苦头你不知道吗?李家和武家你争我斗,多少年了!目的大家看中这个皇帝位置,你去夹着干嘛呢?我就是这点好,我看不起高宗皇帝的昏庸,我也并不赞成武则天一定要做女皇帝,不管我是相信庄子学说主张无为清净,与世无争,所以住在这种山上来。你还要英雄英雄!英雄不死,大乱不止!


女(白):哦!这个么!


男(白):这是他的观点,世界上弄得乱七八糟,都是英雄太多的关系!你也要称雄,他也要称雄,所以一会儿你打我,一会儿我打你。这些英雄都死光了,天下才太平了。


女(白):哼!触到个霉头呀!倒说也想勿落,晓得他的脾气。喜欢清净的,哎!事情也这样了,那看上去,我是要跳出三界外快了,好了,好了!不谈此事!


男(白):里边饮茶讲话。


女(白):钆啷钆啷钆啷


男(白):今朝山上的客人倒是多了哦!刚刚一批,怎么车子来了?喔唷,这种山路,能够车子上来,驾车的朋友有武功的,何等样人?驾车登山,所以老先生对山下一看。


女(白):啪,车子上山到平地么,车子停,如意啪的跳下来,拿帘子喤的一掀,里面跳下来的姑娘不是别人,当然是武银霜,脸带笑意么,一步一步在过来,长孙均量一看,啊!哦,是你呀!他想你这姑娘厉害的,打你不过,我让了你么好了,你居然追着我上山,真是上了补了。再一想,也蛮好,头别转来,对老朋友望望,你说英雄不死,大乱不止。好像我要弄事情,诺,你么算得清净了,别人照样追到山上来,所以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孙兄,这一位姑娘就是搅散英雄大会之人。那么她现在乱到你门上来了,看你怎样!


男(白):老先生想,和我不搭界的,你到这里来做甚?要么你带上来的。你逃到这里,所以她追过来的。啊!这个小姑娘本事这样好啊!英雄大会她可以搅散?看看真所谓如花似玉,但是眉宇中间有一点英气,是像会武功的人。啥人?这个底细我倒要摸一摸,所以等她在上来。


女(白):武银霜走到他们门前么,极其客气,哦!这一位莫非就是孙老先生?


男(白):极懂礼貌!笑嘻嘻,上来先喊我一声孙老先生,不敢,正是老夫!

女(白):哦,原来孙老先生,晚辈这厢有礼了!哟,老盟主,怎么你也在这里呀!喔唷,现在客气得来!啊!笑嘻嘻叫我老盟主,不像来打哇!老先生,我是特地登门拜访。
男(白):哦!
女(白):惊扰了!
男(白):姑娘特地上山,前来找寻老夫?
女(白):是的,是的!我有一事求你,我送一个病人上山的,明珠,如意!把李王孙扶下车来。
男(白):明珠、如意把李逸龙王孙扶下车子,父子二人呆掉,连孙老也呆掉,冤家对头呀!搅散英雄会么,这个王孙是她的对头人,怎么会今天拿他送上山?一望么,面孔蜡蜡黄,晓得这个人身受重伤。
女(白):呀!长孙均量一看,李逸龙王孙,心里别的一跳,这难道是给武银霜害的?想想不会啊!假如真正害他,怎会送他过来呢?不要管他,这个病人倒要收下来的。又在耳边说一句,李逸龙王孙论起辈份来还是你师侄了,送上来么,不要管他,收了下来再说!
男(白):肚皮里转念头,不弄清楚,不好收的。非要弄弄清爽,对方面怎么会把他送到我这里来,他身上究竟有点什么伤,你们之间到底有点什么关系,特别这个小姑娘的来历,我先要摸清楚。你怎样知晓老夫与人看病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5-31 11:43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