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477|回复: 12

[大陆黑书] 戊戟作品《青凤传奇》

  [复制链接]

64

主题

48

回帖

1489

积分

声名鹊起

积分
1489
声望
1458 声
银两
2766 两
回帖
48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8-7-21
最后登录
2024-7-1
发表于 2018-12-24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众利 于 2023-11-27 13:31 编辑

名称:戊戟作品《青凤传奇》
作者:戊戟
年代:2002
版本:珠江杂志、武侠世界等
派别:新派
特点:融合了梁金古的一些优点,体裁通俗易懂,喜欢家族式的描写,但借鉴了不少金庸的桥段,令人不适。

整理者:众利 2018年12月24日

*另附:《青凤传奇》(残)PDF版,百度网盘链接:https://pan.baidu.com/s/1yJx_aDI87-AhGZrmupXJuA
提取码:gfr7









01 武林传奇.zip

819.69 KB, 下载次数: 161

03 神州传奇.zip

877.73 KB, 下载次数: 146

02 江湖传奇.zip

896.14 KB, 下载次数: 149

《青凤传奇》戊戟著.txt

138.61 KB, 下载次数: 7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200 收起 理由
冯小唐 + 200 欢迎

查看全部评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

主题

549

回帖

2053

积分

亦狂亦侠

积分
2053
声望
1094 声
银两
13612 两
回帖
549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09-5-12
最后登录
2021-6-5
发表于 2018-12-24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啥青凤传奇没完?已出广东经济出版社的应该完结了吧。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4

主题

48

回帖

1489

积分

声名鹊起

积分
1489
声望
1458 声
银两
2766 两
回帖
48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8-7-21
最后登录
2024-7-1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 发表于 2018-12-24 22:11
为啥青凤传奇没完?已出广东经济出版社的应该完结了吧。

青凤没有出版过,自然就没有完结版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9

回帖

141

积分

师出名门

积分
141
声望
130 声
银两
1176 两
回帖
29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16-4-8
最后登录
2019-9-24
发表于 2019-1-9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整理辛苦!以作者的其他幾部成書篇幅看,差不多僅是一個開頭。早又是一個沒有結局的開頭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3

回帖

23

积分

入住家园

积分
23
声望
19 声
银两
179 两
回帖
13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19-5-30
最后登录
2020-8-19
发表于 2019-5-31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戊戟一個沒有結局的青凤传奇 可惜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0

主题

5

回帖

31

积分

入住家园

积分
31
声望
30 声
银两
1309 两
回帖
5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21-4-24
最后登录
2021-7-14
发表于 2021-4-29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0

主题

5

回帖

31

积分

入住家园

积分
31
声望
30 声
银两
1309 两
回帖
5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21-4-24
最后登录
2021-7-14
发表于 2021-4-29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0

主题

5

回帖

31

积分

入住家园

积分
31
声望
30 声
银两
1309 两
回帖
5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
注册时间
2021-4-24
最后登录
2021-7-14
发表于 2021-4-30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25

回帖

279

积分

师出名门

积分
279
声望
214 声
银两
16700 两
回帖
325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20-11-18
最后登录
2024-7-25
发表于 2021-5-1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407

回帖

201

积分

师出名门

积分
201
声望
117 声
银两
3244 两
回帖
407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20-12-24
最后登录
2021-5-15
发表于 2021-5-1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02

回帖

222

积分

师出名门

积分
222
声望
2 声
银两
10348 两
回帖
1102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21-5-14
最后登录
2024-5-17
发表于 2021-5-22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您的无私分享!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63

回帖

419

积分

闯荡江湖

积分
419
声望
239 声
银两
13446 两
回帖
863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20-3-31
最后登录
2024-7-24
发表于 2021-7-30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的戊戟作品《青凤传奇》。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64

回帖

460

积分

闯荡江湖

积分
460
声望
356 声
银两
1850 两
回帖
264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6-9-23
最后登录
2024-7-25
发表于 2021-8-7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92

回帖

635

积分

闯荡江湖

积分
635
声望
535 声
银两
2662 两
回帖
192
精华
1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8-11-17
最后登录
2024-7-24
发表于 2021-8-17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10

回帖

166

积分

师出名门

积分
166
声望
4 声
银两
201 两
回帖
810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19-3-20
最后登录
2024-7-13
发表于 2022-2-2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书支持!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46

回帖

723

积分

闯荡江湖

积分
723
声望
294 声
银两
13802 两
回帖
2146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21-10-16
最后登录
2024-7-22
发表于 2022-6-6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分享戊戟作品《青凤传奇》。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16

回帖

329

积分

闯荡江湖

积分
329
声望
322 声
银两
5049 两
回帖
16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3-11-27
最后登录
2023-11-21
发表于 2022-7-5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武侠世界》曾连载过《青凤传奇》,应该是接续《珠江》连载部分,但没有结集出版,具体原因也不清楚。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45

回帖

873

积分

闯荡江湖

积分
873
声望
784 声
银两
3769 两
回帖
445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23-8-18
最后登录
2024-7-24
发表于 2023-11-10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凤传奇未完结是个遗憾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4

主题

48

回帖

1489

积分

声名鹊起

积分
1489
声望
1458 声
银两
2766 两
回帖
48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8-7-21
最后登录
20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3-11-19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众利 于 2023-11-19 22:50 编辑

《青凤传奇》(残)作者:戊戟;前六回内容,来源于百度贴吧戊戟吧。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4

主题

48

回帖

1489

积分

声名鹊起

积分
1489
声望
1458 声
银两
2766 两
回帖
48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8-7-21
最后登录
2024-7-1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0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凤传奇》作者:戊戟 贺雨 ---节选

第三十七回 激战巫山

上一回说到辛凤说李沉船是一方雄主,有实力,又得人心。李沉船有点茫然问:“这又怎样?”
辛凤说:“还有,你天生一副神力,武功来路甚杂,不属中原武林任何门派,也不属于江湖上一些会帮组织。而且你在巫山一手打出来的事业,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仇家,就是没有仇家,其他地方的豪强,也会眼红。”
李沉船一下明白了:“就是这样,诸葛仲卿会向我下手?”
“是呀!他要是收服不了你,也会将你除掉,就是武林中人知道了,也不会知道是诸葛仲卿干的,认为这是江湖上会帮门派的斗争,或者你的仇家前来寻仇,这样的事,在江湖常见,不会也不想插手来管。”
李沉船一下悚然了:“那愚兄怎么办?”
辛凤说:“李大哥!你放心,有我和衡哥在,我们绝不会让这魔头,或者其他豪强动你半根毫毛。不过,李大哥在这一段日子里,要认真小心,一有事,立刻派人通知我们。”
李沉船又是感激地说:“那愚兄先在这里多谢你们。你们在这段日子里,不去寻找这个魔头么?”
辛凤说:“我们还四处找他干吗?我们就在巫山县等他自动送上门来。”
“小妹,你敢肯定来找愚兄的,就是诸葛仲卿了?”
“像李大哥这样的人,来上门寻事生非的,绝不是武林中的侠义人士,就是以往的一些仇家,因为大哥与白龙会的人有友好关系,有事相互支援,他们总畏白龙会,也不敢轻易来冒犯的,极有可能就是魔头的人,他公然亮出这魔头的名号,会以其他的面目来找大哥麻烦。所以大哥千万不能麻痹大意,轻视来者。”
“愚兄会注意的。”
“还有,关于我们回来,大哥也千万别向任何人说,说不定巫山城中,就有这魔头的耳目。”
这一下,不但李沉船怔住了,连王衡也怔住了问:“真的!?”
辛凤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呀!什么事都先防范的好。”
李沉船说:“对!愚兄今后,派人注意一些来往的可疑人物出现。”
“大哥!你也别草木皆兵,就是发现了一些可疑人物,也别打草惊蛇,装着不知道,暗中注意他们就好了!”
辛凤的江湖经验不丰富,但对敌斗争的经验,却十分丰富,会换取各种不同的方法来对敌,这与她从小就以小叫化面目在江湖上行走,或扮成什么妖魔鬼怪来戏弄对手,往往她的行为与作风出人意料,谁也想不到,这也是她取胜的一个原因。
这时,管家早已将夜宵送来。辛凤、王衡对李沉船的热情难却,陪李沉船饮了几杯酒。又谈论一些如何对付诸葛仲卿的事,便告辞而去。他们走后,李沉船也慎重地吩咐管家和今夜知道的一些家人,千万别将今夜的事说出去,更不准将辛凤、王衡的出现、对任何人说出去,不然,就要了他的脑袋。
管事见事态严重,连连应是。李沉船的话是言出必行,谁敢不听?
事隔两天,果然有人前来找李沉船了。一共来了七位大汉和一位女子,为首的是一位白衣佩剑的秀士,神态十分的傲慢,似乎不屑瞧别人一眼,女的年约二十三岁左右,却是一身黑色的劲装,外披镶金边的黑披风,同样也佩带宝剑,其他六条汉子,都是一色的劲装打扮,佩带各种不同的兵器,脸孔一个个冷漠无任何表情,显然,他们全都是这一男一女的跟随打手,女的声言前来拜访李沉船。李沉船的管家一看这伙人来意不善。连忙派人飞报李沉船,一面招呼来人在大厅坐下,叫人奉上茶水,问:“不知各位英雄好汉,来找我家李爷有何赐教。”
白衣秀士似乎不屑回答,黑衣女子却冷冷地说:“叫李沉船出来说话吧!”
管家一听这口气,来意更是不善了,但对自己主人全无尊敬,直呼其名,更不屑与自己说话,要是以往,管家不怒才怪。因为在李府中,除了李大爷,就是自己了,来人多多少少也称呼自己为贵总管才是,但他得到李沉船的吩咐,对任何来拜访自己的人,千万不可轻视和怠慢,一切小心为上,所以他只好忍气吞声说:“既然这样,请各位等等,我家大爷很快就会出来了!”
黑衣女子又说:“最好叫他快点出来!”
李沉船在后院听家人报告,说有八位身带兵器的人来拜访自己,一下想起了辛凤的说话,暗想,难道真的是诸葛仲卿派人来生事了?还是其他江湖上的朋友来拜访自己?为了小心防范,他立刻派人去通知辛凤和王衡,一边换了衣服,带着两位护卫武上前来大厅接见。
李沉船一在大厅出现,黑衣女子也不容管家说话,直接无忌地问李沉船:“你就是人称暴眼龙的李沉船?”
李沉船沉着地说:“在下正是李沉船,不知女侠尊姓芳名?仙乡何处?有何贵事前来赐教?”
“你想知道我是什么人?”
“望女侠赐教!”
“我姓肖,名飞雪。”
“原来是肖女侠,久仰!久仰!”
“你先别久仰!我问你你认不认识肖羽这个人?”
“肖羽!!”李沉船一下怔住了
“不错!肖羽!他是我叔叔。”
李沉船一下明白了!这是以往的仇家,前来报仇了,肖羽在三年多前,曾挑拨使白龙会的人寻仇,要血洗自己满门,幸得辛凤、王衡及时出现,将肖羽击成一个废人,同时也化解了自己与白龙会的仇怨,而肖羽由他的手下人,抱着他无颜而去,想不到事隔三年多,肖家的人又找上门来了!这一场生死交锋,势必难免。李沉船不由皱了皱眉仍沉着地问:“肖女侠此次前来的意思……”
“讨回公道!”
李沉船用眼色示意管家和武士,准备应战,一边问:“不知女侠想怎么讨回公道?”
“很简单,将你过去所占有肖家的产业和地盘,连本带利,全部交出来;其次你自己动手自尽。这样,我可以免你李门一家大小不死,但得全部滚出巫山县。不得在巫山县出现,不然,我也会将他们全杀了!"
“那么说,在下不论如何,都得死?”
“不错!为了替我叔叔讨还血债,你是一定要死。你能自行了断,可免一家之死。要我们动手,那你一家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在下真的自行了断,死后又怎知你们对我一家人怎样?”
“那你想怎样?”
“那等在下将一家大小安排出城后,遣散家人然后再在这大厅上,以决生死,怎样?”
“以决生死!?这是什么意思?”
一直在旁冷漠不出声的白衣秀士出声了:“飞雪!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他安排一家老小出城后,无后顾之忧,再来与你决生死一战。”
黑衣女子说:“这简直是痴心妄想!他要我们动手,那他一家大小就别想活下去。”
李沉船说:“肖女侠,又何必这样?有话说,一人做事一个当,与家小无关,更与无辜之人无关,有事,你冲着我一个人来好了!”
“姓李的,你最好想清楚一点,你不自行了断,要我出手,那你一家大小别想活着。”
李沉船说:“在下多少也是一个堂堂的男子汉,未经一战就自行了断,死后不让江湖人笑话?在下子孙,更无面目活在世上了!”
“那你是要我们出手了?”
“在下正想领教肖女侠的高招。”
“你就不为你一家大小的死活着想?”
“在下万一死于肖女侠剑下,死人,是什么也不会想的!你别想用在下一家大小来威胁在下,不战而自刎。”
黑衣女子“嗖”的一剑出鞘:“那你去死吧!”
李沉船也亮出了自己大铁锤,“请!”
白衣秀士说声:“慢着!飞雪,看来姓李的也是一条刚直硬汉,在下也不想他血洒大厅,这样吧!只要他交出了所有产业和地盘,我们也不一定要他非死不可,留下他来,在你手下办事怎样?”
黑衣女子说:“那我叔叔的仇不报了?他现在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简直像是一个活死人。”
“飞雪!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样吧,不如叫他妻小,终日伺候你令叔怎样?”
黑衣女子听了点点头,问李沉船:“我们的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在下耳朵并不聋。”
“那你打算怎样?”
“在下还是那么一句话,未经一战而屈人,在下怎么也办不到,这样受辱,那是生不如死。”
白衣秀士双目顿现杀气:“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
李沉船说:“在下就是见了棺材,也不会流泪,宁可流血。”
黑衣女子骤然一剑击出,快如电光一闪,直击李沉船,李沉船用铁锤一挡,“当”的一声,就将黑衣女子的剑震到一边去。黑衣女子说了一声:“果然有点臂力。怪不得能雄踞一地了!”说着,剑光又倏然反刺回来,又给李沉船的大锤挡了回去,说:“慢着!在下还有话说。”
黑衣女子也收了剑问:“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万一在下侥幸胜了肖女侠怎样?”
黑衣女子说:“凭你这样的功夫,能胜得了我么?”
的确,两招交手,是黑衣女子采取主动,而李沉船只是被动接招而已,黑衣女子剑招飘忽,矫若游龙,而且两招都是杀招,直取李沉船的要害。
李沉船说:“在下只说侥幸取胜怎样?”
“你等着死吧!没有什么侥幸可言。”
这时,一个机灵秀气的小丫头从大厅屏风后面跑出来了,对李沉船说:“大爷,对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野蛮女子,你与她交锋,不有失身份么?胜了她也不够光彩,还是让婢子来与她动手过招吧!”
李沉船一看,是辛凤,一时讶然:“你——”
辛凤挤眉弄眼对李沉船说:“大爷,自从你教会了我的功夫后,我一直没有与人交锋过,大爷!你让我试试吧!我不行,大爷再出手也不迟呀!”
李沉船说:“她是我以往仇家肖羽的妖女,你可不能大意了!”
辛凤故作惊讶:“什么!?只是大爷饶他一死的那个流氓小人呀!他几时有这么一个妖女了?不会是假的吧?”
黑衣女子本想再出几招,立刻杀李沉船,可是无端端的跑出了这么一个天真而又自大的小丫头,一时讶然。后来又听她说出这样的话呀!不由大怒:“小丫头,你是不是想早一点死了?”
“哎!你别吓我,我怎会早一点死的?我们还没有交手啦!说不定你想早一点死也不一定。”
黑衣女子倏然一剑刺出,她想一剑就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挑了!先给李沉船一下颜色看。可是她一剑击空,眼前已不见了那个小丫头,再警惕地四下打量,也不见,似乎这个小丫头凭空一下消失了似的。正惊疑间,小丫头一下在大厅上的一条横梁上笑嘻嘻地说:“你别四下乱张望了,我在这里哩!”
这一下,不但黑衣女子肖飞雪吃了一惊,连傲慢自大的白衣秀士也吃了一惊,怎么李府中,有这么一个轻功出色的小丫头?事先怎么不知道的?
白衣秀士和黑衣女子在前来找李没船寻仇前,已暗暗将李府的情况打听得清清楚楚,李府中除了李沉船有不错的武功外,其他人虽然有一定的功夫,都是不经一击,巫山这一块地盘,很快就会拿了下来,想不到李府中还有这么一位身怀绝技的小丫头,他们从辛凤纵上大厅横梁之间,不闻风动,也不见人影闪动,更不为人察觉就悄然无声地跃上横梁上去了,没有极好的轻功,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黑衣女子仰面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辛凤说:“我是李府的一个小丫头呀!你又是什么人了?你真的是肖羽这流氓无赖的妖女吗?我家大爷为人老实,相信你的话,我才不相信哩!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干吗来找我家大爷过不去?”
李沉船见辛凤的到来,放心了!现听辛凤这么一说,顿起疑心,难道这黑衣女子不是仇家肖羽的妖女?假冒而来,他们是可怕大魔头诸葛仲卿打发而来的?
黑衣女子说:“小丫头,你下来!你不是要与我交手吗?你不下来怎么交手?”
“我下来,你不会又突然一剑向我剩来吧?就是交手,你也应该事先打下招呼呀!哪有你这样突然偷袭人家的,一点江上的规矩也不懂,这算什么呵!”
黑衣女子说:“你不下来,我就先杀了你家大爷。”
你杀得了我家大爷吗?你连我也杀不了,还想杀我的大爷!我看,你恐怕连我家大爷身边那位书童哥哥也杀不了哩!”
不知几时,王衡扮成书童模样,悄然站在李沉船的身边了!辛凤这么一说,来人才注意到李沉船身边又多了一位书童模样的人,王衡悄热的来到,李沉船更放心了!
王衡一副小大人的口吻说:“我劝你们千万别乱动,最好老老实实说出你们受何人指使,前来这里闯事!不然,你们一个都休想走出我家的大门!”
黑衣女子和白衣秀士听了又相视愕异,一个小小的书,怎会有这般的口气?是他从来没看见过江湖上的高手?还是初生之犊不畏虎?还是他一直跟在李沉船的身边,自高自大,学他主子一副说话的腔调?要是这样,这小子真是不知“死”字是如何写法。
黑衣女子:“看来你这小子口气不小!"
辛凤又在梁上说话了:“他说话怎么不小了?那你们说话又怎样?一来,就威胁我家大爷自尽,不然,就要杀了我们所有的人,这简直是横蛮无理又霸道,可恶之极。我哥说的话已是够客气了!只叫你们说出受何人指使来这里闹事。说了!就放你们走,可不像你们,动不动就叫人死,要杀人全家。你们是皇帝老子吗?就是皇帝,也没有你们这般横行蛮霸?”
辛凤一番说话,在武林中人听来,简直是天真无知,令黑衣女子和白衣秀士听了啼笑皆非。
白衣秀士对黑衣女子说:“别与他们口罗嗦,杀了他们再说,以免夜长梦多。”
“是!”黑衣女子举剑就向横在李沉船前面的王衡刺来,王衡举刀一挥,“当”的一声,不但将黑衣女子震得连连后退几步才站稳,手中之剑,也几乎脱手而飞出,这还是王衡不用全力,只用三成的功力。不然,王衡举刀一挡,足可以令黑衣女子剑断人飞了出去。王衡所以用三成的功力接招,除了不想黑衣女子死、需要留下她一个活口问话,更不想一下就露出了自己功力,将这一伙人吓走了!
王衡这三成的功力,已令黑衣女子面色大变,十分的惊愕,白衣秀士也一时怔住了,急问黑衣女子:“你怎样了?”
黑衣女子说:“这小子的臂力十分惊人,比他主子的臂力更大。想不到李沉船身边有这么一对少年男女。”
白衣秀士不屑说:“你去打发了李沉船,这小子由我来打发他好了!”他又对那六条汉子说:“你们对付那梁上的小丫头,她一下来,就给我乱刀乱剑砍了!”
辛凤说:“你们真的要乱来呀!好!你这白衣秀士,由我来打发你好了!用不了我书童哥哥出手!”
辛凤说时,一跃而下,那六位汉子便一哄而上,刀剑齐出,想一下就将这轻功极好的小丫头解决掉,然后再杀其他的人。
辛凤身如幻影飞魂,不但从六般兵器中闪了出来,还顺手夺下了一个汉子手中之剑,一掌将他拍飞了出去,摔在大厅外面的石阶上,随后人影晃动,剑光飞闪,转眼之间,这五条汉子不是惨叫倒地,就是刀飞手断,几乎没一个侥幸。死的死,重伤的重伤,全部躺在大厅地上了。
白衣秀士和黑衣女子这一下看得傻了眼,他们想不到这小丫头轻功好,武功更俊,转眼之间,自己还来不及出手制止,所带来的六条汉子,一下就全完了!
辛凤可不像王衡那么心软仁慈,她是邪中带正,正中有邪,她感到这六条大汉,一个个都身手不错,要是让他们有二三个窜到内院中去,李家后院的家人、丫头,恐怕没人招接得住,会死于他的刀剑之下,所以辛凤不但出手无情,更来个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趁这六条汉子不将自己看在眼里,疏忽大意,霎时间就将他们全放倒了!先解决后顾之忧。从战斗上说,辛凤是有点取巧,要是这六位有所防备,小心应战,辛凤也不会这么快就干掉了他们,有一场恶战。
辛凤用剑指着白衣秀士说:“现在轮到你了!你想怎么的死法?是自行了断?还是要我出手?”辛凤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令李沉船和管家大大吐了一口冤气,憋了一肚的气,终于得到了解脱,心胸舒畅多了。这真是阎王债,讨得快。
白衣秀士自出道以来,一直是所向无敌,杀人无数,他的确是大魔头请葛仲卿新培养、训练出的新十三鹰,排行第九,在江湖上来说,他剑法超群,但武林中没人知道,因为知道的人,都成了他剑下的死人,再也不会说话。他所看见对手的脸,不是忿怒而死,便是惊恐而亡,更有的是苦苦哀求,他却无动于心,最后还是死在他的剑下。所以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想不到现在居然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叫自己自行了断?他几乎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也看出来,辛凤轻功极好,剑法也不错,她所以能一下放倒了自己的六个手下杀手,主要是辛凤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打得自己手下措手不及而已。当然,他也怪自己手下太过麻痹大意了!论真正的武功,恐怕这小丫头不一定能杀得了自己的手下人,很有可能会死在自己手下人的刀剑之下。
白衣秀士几乎不屑地看了辛凤一眼,目露更浓厚的杀意,冷冷地说:“好!小丫头,我也想看你怎么死法!”
王衡说:“小妹!由我来对付他,你去打发这个横蛮的黑衣女子好了!”
辛凤说:“哥!不是吧?你是不是有一股子的大男子念头,不屑与女子动手?”
“是!我怕我一时不忍心杀了她!还是由你去对付她好了!”
“那好呀!哥!我就将这不是秀才的秀才交给你啦!你对他可不能手软了!”
辛凤和王衡的对话,又将白衣秀士和黑衣女子气个半死,好像他们两个似待宰的羔羊一样,任由这一对少年男女来宰杀,彼此还挑来拣去,白衣秀士已怒不可遏,恨不得一剑就将他们挑了,但仍保持杀手的冷静,和杀人前最佳的状态,冷冷地问:“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对你们来说,哪一个来都一样,就是你们两个齐来,我也一样照收,打发你们去鬼门关。”
辛凤说:“对付你们这一对男女,用得着我和我哥齐上吗?”
王衡却板起面孔问白衣秀士:“你想在这大厅上交手?还是到厅外平地上交锋?”王衡这一说话神态,又不像是一个少年书童了,宛如成年人的口吻,又令白衣秀士惊疑不已,暗想:这个小书童是什么人?他真的是一个书童吗?说话如江湖上老练的高手一样,老练成熟,他想了一下,感到在大厅上对自己施展手脚不方便,何况自己带来的手下,全部躺在大厅上,李沉船和他的家人,随时可以在暗中出手,便说:“我们到厅外去吧!我让你死个痛快!”
王衡说:“请!”这更像江湖上一名高手的风范了,那里像是一个书童?
白衣秀士一声不出,踱了出去。
辛凤问黑衣女子:“你又打算怎样,在这里还是到外面交锋?要是你说出受何人指使前来这里事,我可以不杀你!放你一条生路!不过,你千万别打算逃走。”
黑衣女子可不像白衣秀士那么沉着冷静了,她然一剑击出:“我现在就要你死!”
辛凤不闪避了,举剑接招,黑衣女子一剑不中,跟着飞快的一连抖出了十多招,招招都几乎是凌厉的杀着。黑衣女子的剑法,虽然不能名列新十三飞鹰中,却也是江湖上一个可怕的女杀手。“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辛凤都将她刺来的剑挡了回去。自己还没有出剑反击,只在试探这女子的剑法而已,她一下看出,这黑衣女子的确是大魔头诸葛仲卿传授的杀人剑法,但不论功力和剑法运用,都比在云南蝴蝶谷那位老者差多了!辛凤应酬了她十多招后,开始出剑反击,配合自己超绝的轻功,在武林中人看出,辛凤这一门剑法,更是诡异莫测,闪跃无常,不依常规,没有任何的招式,随手而发,时而不知从何处刺来,时而一闪而逝,几招过后,已杀得黑衣女子手忙脚乱,穷于护身接招,已全无反击之能了!这时她才骇然不已,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可怕而又厉害的对手了!她想摇身逃出大厅与白衣秀士会合,但辛凤的剑,已封住了她任何脱生的念头,像猫戏老鼠一样,既不一剑杀了她,也绝不让她逃跑。
黑衣女子拼尽全力应付辛凤几招之后,不但披风给辛凤挑飞,一身衣服,也给划开了几道裂口,她近乎绝望了,叫喊白衣秀士前来救自己。她哪里知道,白衣秀士在外面,也同样给王衡一把威力无比的刀,缠得不能逃身,同样也在穷于应付,只是没她这么狼狈而已。
辛凤一边出剑一边说:“你不是要我家大爷自尽吗?不然就要斩杀我家满门,现在你怎么叫喊别人来救你了?我告诉你,那个读坏了书的秀才,已是自顾无暇,他会进来救你吗?”
“你,你,你想怎样?”
“我要你说出受何人指使而来!”
“我为复仇而来!又受何人指使了?”
“看来你是不想说实话了!”辛凤说完,一剑击出,不但震偏了黑衣女子的剑,更刺中她的手腕,令她手中之剑脱手掉了下来,本来辛凤再进一剑,立刻就可以取了她的性命,但辛凤不想杀她,及时右手收剑,左手拍出,“砰”的一声,就将她拍得横飞起来,撞在柱子上,又摔了下来。辛凤这一掌拍出,已拍断了她胸前两根肋骨,令她心血翻滚,鲜血喷出,掉下来时,已跌断了一条手骨,再也无能为力反抗了!面如死灰般的在地上。
辛凤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凭你这样的武功,也想来这里闹事?要我家大爷自行了断?现在你连我也胜不了,直是太狂妄自大了!”她又对李沉船说:“大爷!你叫人将和一些受伤的人,先捆起来,一个个好好的审问他们,我现在去看我哥与那坏鬼秀才交锋得怎样了!”
辛凤现在仍以李府的一个小丫头面目出现,不露出自己的本来的面目,就是以防万一,惊动了诸葛仲卿这个大魔头,令他有所警觉而不再出现。李沉船当然知道辛凤的用意,说:“小妹,你去看吧!这里由我来收拾好了!”
其实李沉船早已叫管家带了一些护院武士,在厅外观察王衡与白衣秀士交,只要王衡一有危险,便一哄而上,拼了命也要护着王衡的安全。
辛凤提剑走出大厅,见王衡与白衣秀士交锋得十分激烈。双方人影在刀光剑影闪遁之中,骤分骤合,互相交错来往,他们在交锋中所产生的气流回旋,遇得旁人不敢靠近半步。辛凤看得十分讶然,感到这个白衣秀士是一位上乘的使剑高手,能与王衡交锋几十个回合而不露败迹,辛凤在细心的观察了一会,白衣秀士在剑招上可以说胜黑衣女子一以上,不然他怎么也不可能招接王衡那沉着有力而带霸气的刀锋与威力。
从剑招的凶狠、歹毒、辛辣方面,白衣秀士似乎在那老者之上,运剑也十分的敏捷,但在内力上,白衣秀士不及老者多了!长久战斗下去,他必定败在王衡的刀下,所以辛凤不急于出手相助了!在旁静观其变。白衣秀士有如此上乘的剑法,他独挑建始县的连家寨,横扫云南乌蒙七霸,也不是为奇,怪不得他神态那么傲慢,不将天下武林人士看在眼里了!
辛凤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明白双方为什么能坚持这么久了!主要是王衡不想杀了白衣秀士,招招刀下留情,没出尽全力,王衡是想将白衣秀士活擒了过来,问出大魔头诸葛仲卿现在何处,而白衣秀士,却是拼尽了全力,招招都是致命凶狠的杀招,只要对手一招不慎,便可以立刻命丧黄泉。可是王衡的一把刀挥舞得滴水不入,形成了一道护身的刀墙,不论对手怎样的进攻,从何处刺来,都给挡了回去,或震到一边去,防守为主,进攻其次,这样就形成久战不下的局面了!
作为江湖上一般的职业杀手来说,往往是一击不中,便脱身而走,绝不纠缠下去,只有等待下次再有机会进行刺杀。但白衣秀士和黑衣女子,不是江湖上以杀人为生的杀手,而是带着某种使命而来,他们虽然是职业杀手,却不是为钱而杀人。
辛凤这时可以肯定,白衣秀士和黑衣女子,就是诸葛仲卿派来的人,目的就是要占据巫山,将李沉船干掉,或者将李沉船收为己用,成为这一堂口的人,所采用的手段,完全是一种以武力相威胁的恐怖行动。这也说明,诸葛仲卿太迷信自己的武力了!不想以德服人,这与他的目的适得其反。
的确,江湖上一个势力,或者一地豪杰的兴起和复灭,往往不为武林人士注意,也不屑于去干涉,卷进他们的是非斗争中去。诸葛仲卿就是看准了武林人士这一弱点,尤其是武林中侠义道上的人物不屑去理这些是是非非的争斗,超然脱身事外的作风,才得暗暗壮大了自己的实力,不动声色的扩充了自己的地盘。在这方面,李沉船是一个典型下手和并吞的好对象。李沉船既不是某一门派的弟子,也没有投靠江湖上任何强大的帮派中去。只是一地的豪强而已,虽然与四川白龙会有过口头上的联盟,却不是白龙会下面的一个堂口,他的生死兴灭,可以说没有人去注意,就像建始县的连家寨一样。
诸葛仲卿和他手下的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沉船有辛凤和王衡这两个不为武林中人注意的人物,在暗中全力相助,更不知道辛凤就是魔鬼峡四周,神出鬼没,专管人间不平事的青风女神。要是知道,诸葛仲卿就不会先向李沉船下手了。他以为派出一个飞鹰和一个黑衣的女杀手,带了六个弟兄前去,巫山一地,是轻而易举争到手,谁知却碰上了辛凤和王衡,是他将来最为可怕的敌人。
再说辛凤观看了一会,用密音入耳之功对王衡说:“衡哥,你别再刀下留情了,就是想活捉了他,也要先将他击伤才行!不然,以他这等的上乘的武功,是不能轻易捉到的。”
王衡与敌交锋中,反应极为敏捷,刀势因敌变而变,善于应付对手任何击来的招式,但考虑一项事情,就远不如辛凤头脑那么灵活了!他想活捉白衣秀士,就想到不令对手断手断脚受到伤害,更不能杀了他,那就永远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和听到的话,一心考虑怎么活捉了白衣秀士。现在他听辛凤这么一说,一想也是,一下将自己的功力抖出了七八成,换取更直截了当的进攻,每一招挥出,挟带风雷,刀威不已。如满天雷电闪耀,刺花人眼,佛门中的伏魔刀法,在降妖伏魔当中,更带十足的霸气,不然,又怎会称为伏魔刀法?几招过后,便杀得白衣秀士剑法大乱,穷于应付接招,再无任何反击的能力,何况他与王衡交锋近百回合,内力消耗不少,不同王衡练的六阳真气,内力如滚滚长江水,源源不断而出。白衣秀士的内力不但不如王衡内力深厚,也不及那老者,他全靠剑招的多变才能坚持下来,在王衡大力的反击之下,连这一点优势也没有了,他这才面色大变,以往那种傲慢自大、目空一切,不屑看人一眼的神态,消失得干干净净,换上的是一副惊恐的面色。当王衡一招“晴天惊雷”抖出,刀光一闪,如急电破云直下,直击白衣秀士头顶,白衣秀士慌忙横剑招接,但王衡这一招凌厉异常,劲力十足,“当”的一声,令白衣秀士剑断人飞,心胆俱裂。但他到底是诸葛仲卿亲自严格培训出来的一只飞鹰,临危不乱,摔下来时,就地一滚,两支袖中暗器,急射而出,射向王衡。一般来说,白衣秀士杀人不屑用暗器,手中之剑,是可以杀他所要杀的人了,暗器是迫不得已而用。
王衡将刀一挥,将这两支射来的暗器震飞,白衣秀士也趁这刹那,像断了线的风筝,上瓦面,飞逃而去。
王衡怔了怔,想去追杀,但白衣秀士已去得无踪无影了。辛凤本想去追赶,一来不大放心李沉船一家的全,担心仍有诸葛仲卿的人伏在四周暗处,趁机杀了李沉船;二来也感到,让这个白衣杀手逃回去也好,让诸葛仲卿知道,巫山李沉船,不是轻易吞得下的肥肉,是一具带刺铁勾,心中有所顾忌,不敢明目张胆的轻易来犯,只能进行暗杀活动,所以也就不追赶了!何况已抓到了黑衣女子等三个活口,也可以从他们口中间出诸葛仲卿的下落来。
李沉船早已出来观看这一场战斗,见神态做慢的白衣秀士负伤落荒而逃,一场大劫,幸得辛凤、王衡及时的出现而解决。李沉船又是再次感激这一对神奇的小兄妹相救的大恩。他自问自己的武功,不但不是白衣秀士的对手,也不是黑衣女子的对手,要不是这一对侠义的小兄妹,自己在三年多前,早已伏尸在巫山西郊的荒野中了。全家也不能幸免,哪里还能活到今天?
辛凤说:“李大哥!你多余的话就别说了!现在赶快提问那个黑衣女子,问她受何人指使,指使她的人现在何处。”
王衡正因为不能活捉白衣秀士而懊悔,听辛凤这么一说,连忙说:“快提问她们,是不是诸葛仲卿打发而来的!现在这魔头在什么地方。”
辛凤“哎”了一声:“衡哥!你千万别先说出诸葛仲卿,只问他们受何人指使就行了!”
王衡不明问:“为什么!?我们不是一直想知道这魔头的下落么?”
“衡哥!你这么先说出来,不但问不出真正的结果来,万一他们不是诸葛仲卿的人,他们就会以诸葛仲卿之名,威胁我们不敢杀她;要是他们真的是这个魔头的人,那就惊动这魔头了!令他有所防范,最好我们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就是她说出诸葛仲卿,我们也装着不相信,说她在胡说八道。”
王衡更不明白了:“这又为什么?”
“没有什么!麻痹这魔头呀!不然,他更不会出现了!在暗中计算我们和李大哥。我敢说一句,恐怕他们也不知道这魔头在什么地方?”
王衡不明白这是与敌斗争的技巧和策略,一颗心,远不及辛凤那么玲珑剔透。说:“妹妹,我听你的,”
辛凤说:“这就好了!李大哥!由你来分别提问她们,别让他们在一起。”李沉船点点头,他先将黑衣女子提来审问:“说!你为何来这里闹事?”
黑衣女子身受重伤,仍一副顽强的神态:“姓李的,你要杀就杀好了!别想从我口中问出一个字来,我会什么也不说的。”
李沉船一听,不由看了看辛凤,心想:一个人抱着必死的决心,会什么话也问不出来,李沉船不同一般的地方豪雄,更不是一地的恶霸,用酷刑来逼问受擒的对手,以他以往的性格,问不出来,不是放了,就是交由官府去处理,李府中没有囚人的私家牢狱,这也是李沉船不同其他地方的豪雄,恶霸之处,何况审问的还是一个已受重伤的女子,李沉船更是下不了手,用鞭打拷问。
辛凤在旁边说:“我家大爷远与你无仇,近与你无怨,就算肖羽是你的叔叔,那也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不关你的事,你是不是受了何人指使前来闹事?”
“本姑娘就是为叔叔报仇而来,又受何人指使了?”
“哦!?那么,那个白衣秀士又是什么人了?”
“他是仗义为我而来!可是杀不了你们,我就是死了也不瞑目。”
“你还想复仇呀?你知不知你叔叔肖羽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什么人我不管,我只知道他终身瘫痪在床上不能动,像一个活死人。”
王衡一听,心中又困惑了,难道她不是诸葛仲卿的人,真的是肖羽这小人的侄女?为报仇而来?
辛凤却问:“你真是肖羽的侄女?”
“不是!那你说我是什么人了?你有何证据说我不是他的侄女?”
辛凤手中的确没有任何证据,只是从她的武功看出,她不是肖羽所学的武功,肖羽的武功,根本不入流,而她的剑法,颇为上乘,与那老者的武功同属一门,是以往飞鹰煲杀手的剑招。要是她一口咬定是肖羽的侄女,又抱着一死的决心,那怎么也问不出什么话来!
李沉船在辛凤的授意下问:“你说你是肖羽的侄女,怎么你的武功不同你令叔的武功?跟那白衣秀才的武功同属一门?”
“不错!我的武功,是他传授给我的,又怎样?这能说本姑娘不是肖家的人了?”
看来,李沉船、辛凤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去提市那两个受伤的汉子了,他们两个几乎是统一口径,说是黑衣女子的手下,跟随黑衣女子前来寻仇,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就是连那白衣秀才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只知称他为九少爷而已。
李沉船问他们从何处而来,现在肖羽在何处,他们就矢口不语,像黑衣女子一样,宁死也不吐半句实话。显然,他们要是说了一句实话,回去也是一死,甚至死得更惨,不如在这里一死了之,落得一个硬汉之名。
结果,李沉船什么也没有问出来,王衡抢着一线的希望也落空了!问辛凤:“现在我们怎么办?杀了他们?”辛凤说:“他们三个全都是残废之人,杀了他们也没有作用。”
李沉船说:“那放了他们吧!”
辛凤说:“放了他们,你不担心他们今后再来寻仇吗?”
“小妹,愚兄想过了,就是杀了他们!他们的人要寻仇,始终会来,阻也阻不了,愚兄只有认命!要是杀了他们,反而激起了那白衣秀才的怒气,不如放了他们好!将他们关起来更不是办法,还得要人去看守他们,为他们治伤。”
辛凤说:“既然这样,那放了他们吧!令他们心有点感动,或许不来寻仇也说不定,要是他们仍然顽固不化,敢再来寻仇生事,到时再杀了他们也不迟。”
黑衣女子见李沉船不再盘问自己,也不杀了自己,就这般放自己走,几乎不敢相信,问:“你们就这样放我们走?你们不担心我们今后再来寻仇?”
李沉船说:“我既然让你们走,望你们能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你们一定要再来报仇,那在下也只好再次奉陪了。”
黑衣女子不由看了李沉船一眼:“唔!你确是一条好汉,怪不得在巫山一带颇有名望,成为一地之雄,好!我下次再来,也可免你一死,以报你今日放我之情。”
王衡问:“你就不能化解仇恨吗?”
“仇是仇,情是情,本姑娘是恩怨分明,绝不含糊,最好你们现在将我杀了!”
李沉船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们走吧!”
李沉船叫两个家人,用一块木板,抬着不能行动的黑衣女子到长江边,雇了一条船,让黑衣女子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而那两个受伤汉子,一个断手,一个断脚,断脚的用一支拐杖,他们已止血和包扎了伤口,完全可以自行跟着上船伴随黑衣女子而去。至于那四个已死的汉子,李沉船早已叫人抬到城外郊野埋葬。
黑衣女子三人走后,辛凤对李沉船说:“大哥!这个黑衣女子,没有一年半载,她不可能再来寻仇,但那个负伤而逃的白衣秀才,必定会前来以雪今日这恨,大哥还是有所防范和准备的好!”
王衡说:“那我留下来,等着他来好了!”
“衡哥,就是留下来,也不能大意。”
“妹妹,我知道。”
“我的意思,李大哥最好将家小以及一些老弱病残和不会武功的人,先转移到一处安全的地方住下来,等这事了结后,再搬回来。”
李沉船说:“小妹说的也是,以免他们作无谓的牺牲。”
王衡说:“不如叫李大嫂搬到张姐姐那里住下来!”
李沉船说:“兄弟,这么多人搬过去,太引人注意了,愚兄在楚阳台山后还有一处不为人知的山中小院,叫你大嫂搬去那里住好了,其他一些不会武功的家人,先行遣散,分发银两,由他们各自投亲靠友,等事情了结再回来。这样,就不为人注意,也不会累及张妹和直叔他们。”
李沉船尽管是一地的英雄豪杰,却没有称雄江湖的野心,他只想维护巫山一地方的治安,所以也没掠夺他人地盘的欲望。他有一个优点,不全为自己着想,也为他人着想,不想因自己而拖累别人,自从出现了肖羽的事件后,他更有自知之明,凭自己的武功,只能对付一些地方上的流氓、无赖和恶霸,对付武林中的高手,那是不堪一击,心中早萌退意,只是他要维护手下一批兄弟的生计。只好仍坚持下去,一旦有了可靠的人接手,他就会金盆洗手,不再在江湖上混了!在他心目中,极想将巫山一地的事业,交给辛凤、王衡和张小莲打理,但他看出辛凤、王衡是侠义道上一流的人物,丝毫没有占据一地称雄的念头,他们像闲云野鹤般的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打抱不平而已,不是一个创业的人物,张小莲更不是一个江湖中人,同样也没有这样的念头,她是一心一意维护水上人家的生计,不让强徒任意欺凌而已。也可以说,他们都不具备统领一地的才干,也没有这样的心思和雄心。
辛凤听李沉思这么一说,笑道:“想不到李大哥早有打算,已有了后退之路。”
李沉船也笑道:“江湖险恶,兴盛衰亡,有如昙花一现,自从肖羽事件发生之后,愚兄为了家小和兄弟们的打算,不得不及早作准备。”
“大哥已有这准备就更好了!那大哥快行动吧!我想那个所谓的白衣秀才,不会甘休,一定会再来。”
“是!”
李沉船立刻和管家商议,立刻将府中的一些妇和老弱病残,先行疏散,就是一些中青年会武功的人他们愿走,也同样分发金银,让他们离开,另投明主,李沉船的一家大小,妻儿子女,是夜也销然池离开,由辛凤护着他们到那不为人知的山中小院隐居下来。
由于李沉船为人好,平常十分爱护部下,不但会功的手下,没有一个愿意在这生死关头离开李沉船,是一些不会武功的家人,也愿意与李沉船同生死,共存亡。这样,在李府留下来都是一些忠心耿耿的中青年精英,与来犯的敌人决一死战。
辛凤的预料没有错,三天后的一个深夜,两个与自衣秀才一样打扮的人,带着八位黑衣杀手要血洗李府满门,就像他们血洗乌蒙七霸和连家寨一样,令李沉船在江湖上除名,一家大小永别人间,但与两处不同的,就是将巫山从李沉船手中夺过来,打发人来管理。江湖上帮派门户的仇杀、并吞,那是常有的事,武林中人一般不会来干预和插手,更不会卷入他们的是非斗争中去。何况这时武林各派,纷纷在警惕诸葛仲卿的出现,严守门户,自顾不暇,更不会来管巫山的事了!他们也想不到,诸葛仲卿竟会派人,与一个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名气,也不显眼的李沉船过不去。却又不是打着诸葛仲卿,而是以仇家的面目出现。
白衣秀士和黑衣女杀手,受命前来巫山,他们根本瞧不起李沉船,以为凭自己的武功,亮出一二招,便会轻而易举地将巫山县拿下来,谁知碰上了辛凤、王衡,令他们大败,只剩下白衣秀士负伤逃了出来,黑衣女杀手飞雪和手下两个杀手身受重伤,还是李沉船宽宏大量,放了他们回来。
白衣秀士哪里咽得下这一口气,他一直是所向披靡,想不到在巫山却栽了这一个大筋斗,一来害怕主子责备,连一个李沉船也解决不了,带去的人死的死,伤的伤;二来更是报仇心切,他也不想将巫山之事向主子报告,自作主张,邀请了同门两条飞鹰,再带上几个黑衣杀手,一鼓作气,干掉了李沉船,拿下了巫山后,再向主子报告也不迟,到那时,不但无过,还有功哩!起码也可以将功补过。
要是他将巫山之事如实的上报,诸葛仲卿一定会十分惊讶,怎么巫山李沉船身边竟有这么一对小兄妹,竟然可以击败击伤了自己亲自严格培训的一只鹰?必然会下令叫他先别轻易妄动,等他派人暗暗查明这一对少男少女的武功来历再作打算。因为江湖上能击败自己的飞鹰实在不多,那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了,当今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诸葛仲哪几乎都可以数得出来。
只要诸葛仲卿派人一查,以诸葛仲卿的见识和武学的渊博,不难查出李沉船身边的丫环和书童,就是最近在云南出现过的神秘一对小邪神,也曾在蝴蝶谷相助浪子张剑,联手击败过自己的使者,都像一定大为惊不已,更会下令白衣秀士别再露面了,甚至自己不动声色的来到巫山,想方设法降服这一对小邪神为自己所用了,不行就杀掉,以免成为自己今后的劲敌。
可是排行第九的白衣秀士报仇和请功心切,没有向诸葛仲卿报告,而是自行采取行动,在某方面来说,不但误了诸葛仲卿的大事,也坏了王衡急欲找到的仇人。
白衣秀士的藏身处就在巴东的铁桨带内,他为王衡的刀劲几乎乱了心脉,虽然受了一定的内伤,送气调息一天后,已基本好了,便通知十三鹰中的老五和十二,会合前去山县,血洗李沉船满门,更要杀了个小丫环和书童不可,以需仇恨。
诸葛仲卿亲自培训出来的新十三鹰,年龄都在十八到二十二岁之间,内部人一律称他们为少爷,身份自然是高人一等,黑衣等众多杀手,皆或为他们手下,听从他们的命令行事。
铁桨帮的新帮主史北鱼,其实也是十三鹰之一,排行第七,内部人称史七少,他除了剑法,更擅于水性,所以诸葛仲卿打发他来重拿长江的铁奖帮帮主,坐镇在江西的九江,江湖上谁也不知道史北鱼的真实面目与身份。更不知道铁桨带,已成了请葛仲卿手下的一个江湖帮派。
白衣秀士会合了老五和十二,不动声色,带了八位黑衣杀手,悄然来到了巫山,夜袭李府,他们不在白天行动了。打算事毕便分散而去,由铁桨帮派人来收拾这一地盘,成为铁桨派在长江上的一处堂口。
在一伙惯于在黑夜下杀人的杀手,他们从不同的方向,先后落在李府的瓦面上,李府所有的人,似乎都人睡了,宁静无声。只有一处房间的窗户有灯光,看来房间内的人仍没有睡。房间外,有位武士在守护着。
两位黑衣杀手悄然从瓦面跃下,迅速举剑,就将这个武士放倒了,黑衣杀手闪过刹那的奇异,怎么这位武士身上不见鲜血流出就扑倒在地了,但他们已无暇再去细想,其中一个又扑到窗口上,打算用手指戳破纱窗,看看里面是不是李沉船和他那位武功不凡的书童,要是不是,那管它是什么人,便破窗而人迅速干掉,这些黑衣杀手们,在来之前,已奉命见人就杀,除了李沉船和他的书童以及那个小丫头外。
这个黑衣杀手刚想张望时,突然从房间内射出一枚暗器,一下击中了他的脑袋,惨叫一声,伏地而亡,另一个黑衣杀手怔了怔,还来不及反应,四周几十支利箭齐向他射来,他挥剑飞舞,可是其中的两支利箭,仍射中了他的要害处,也一命呜呼跟随他的同伴先后到阎王爷前报到。
霎时间,房间四周火把通亮,李沉船在两名贴身武士的护卫下,从房间里走出来,大声说:“在瓦面上的朋友们!你们下来吧!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商量,要是你们仍偷偷摸摸,想出其不意的杀人,我这座大院,处处都有机关、暗器,利箭会从你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射出来招呼你们。你们不信,不妨试试。”
三位飞鹰和黑衣杀手不禁在瓦面上相视一眼,看来李府早已有准备,他们也发现,刚才射出来的十多支利箭,一时摸不清是从何处射出,在黑暗中也看不清楚,想再采取以往迅速突然杀人的计划,已行不通了!
还没有正式交手,带来的八位黑衣杀手,就不见了两个。排行第五的飞鹰说:“好!我们下来,光明正大的交锋,不准再放暗箭。”
排行十二的飞鹰说:“就是你们再放暗箭,我们也不惧畏!”
李沉船说:“请!”
所谓的五少、九少、十二少,先后从瓦面上跃下来,一字排开,站在院中间的平地上,他们都是一色的白衣白裤,打扮一样,腰佩利剑,在火光之下,一时分不出他们谁是谁,随后,也有三位黑衣杀手跃下来了,瓦面上仍有三位黑衣杀手伏着,以防意外,警惕四周。
李沉船不失一地雄主的风范,拱手为礼说:“三位侠士请了!”
五少没有九少那么一副傲慢的神态,他们知道李沉船身边有两位一流的高手,再也不像三天前一副咄咄逼人的口气轻视李沉船了。他也拱手还礼说:“李大侠也请了!”
李沉船说:“在下与三位侠士过去未谋面,更没有结仇,三位何必为了姓肖的这个小人,与在下过不去?我们之间,不能化干戈为玉帛么?”
九少带怒地说:“姓肖的事,我们先别说,你杀害了我们四位兄弟,重伤了三位,没有一年半载,他们恢复不了,就是恢复了,也成残废,这事你怎么向我们交待?何况现在,我们一下子不见了两位弟兄。”
辛凤一下从李沉船身后闪出来说:“这怪得我们,你们一来,就威逼我家大爷自行了断,要不就杀我们全家,男女老幼,一个不留。何况,那四个已死的人,首先是他们要杀我,我不自卫反击,我不给他们杀了吗?你说,你又怎么向我们交代?刚才之事,你们也看见了!他们一来,就杀我们的一个人,我们四下潜伏的人,见自己的人一声不哼就倒下了,能不愤怒出手吗?”
九少恨恨地说:“小丫头,看来这事不以武力解决,怎么也说不清了!”
辛凤说:“好呀!那你来呀!”
李沉船说:“小妹!先别这样。”然后对五少说:“我们一定要兵戎相见?不能化干戈为玉帛?”
五少说:“化干戈为玉帛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们三个条件。”
“好!你说来听听。”
“第一个条件,你一家大小,全部离开巫山,巫山之事由我来接管;第二,你得披麻戴孝,为我们死去的弟兄们守墓三年;第三,将这个小丫头和书童,交由我们处置。”
这三个条件,李沉船就是宁愿自行了断,一条也不会答应。辛凤问:“我们不答应又怎样?”
“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血洗李府满门。”
辛凤说:“你别吓唬我们。”
李沉船:“在下也有三个条件。”
九少说:“你还想提出条件。”
辛凤说:“只准你们提出,就不准我家大爷提出吗?难道你不怕我书童哥,再一次打得你大败而逃?”
“你……”
五少说:“好!李大侠,你说说你那三个条件。”
李沉船说:“第一,请你们说出你们是那一条道上的人物,受谁的指派而来;第二,将姓肖的这小人的人头给我送来;第三,你们得向我赔礼道歉,今后永远不准在巫山一地出现。”
辛凤说:“是呀!一条不答应,你们就别想在今夜里能平安地离开这里。”
五少冷冷地说:“看来你们是要我们血洗李府上下了!”
辛凤说:“你们有这个本事吗?单是我一个人,你们就是齐上,也奈何不了我,你们要不要试下?”
这三个飞鹰,也就是江湖上人称的所谓白衣剑客,单是其中的一个,就可以纵横江湖了!所遇对手,没有一个不成为他们剑下的游魂野鬼,从来没有人敢对们说出不敬的话来,更没有人敢这般的看小了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叫自己三个人一齐上?她是天真无知?还是一个井底之蛙,不知道外面世界有多大?连三个黑衣杀手也忍不住了,其中一个说:“三位少答让小人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打发掉。”
辛凤说:“你是抢着去投胎吧?看来我不杀了你这只黑狗,你家三个少爷是不会出手了!”她又对李沉船说:“大爷,你带人人屋内守着,这里由我一个来应付他们好了!”
李沉船见来人有六个人,瓦面上还有三个,从神态上看,不但三个白衣人剑法上乘,就是那三个黑衣人,武功也相当的不错,尽管李沉船知道辛凤有夺天地造化的武功,也担心辛凤一个人应付不了,说:“小妹……”
辛凤说:“大爷,以防万一,你快带人人屋内防守,别为我担心,他们伤不了我的。”
王衡也在屋内说:“李大哥,你就快进来吧!小妹有我在暗中护着。”
李沉船说:“好!小妹,你要认真小心了,有什么不妥,就闪到屋里来。”
这处有灯光的房屋,不是一般的房屋,除了有后门,地下暗道通到别处,还有机关,就是以防敌人夜里突然而来的刺杀,不敌时而可以脱身。
五少冷冷说:“姓李的,你别以为你们躲到屋里去就可以平安无事,我今夜里,誓必血洗李府满门,也将这座李府夷为平地。你现在答应我们的条件还来得及。”
的确,这次白衣人的到来,原先就想出其不意,迅速展开杀戮行动,血洗李府,不作任何交谈,谁知李府早有防范,还未正式展开行动,就先丢了两个黑衣杀手,不得不作交谈,希望能威慑李沉船,不战而屈李沉船,现在这一步也不起作用,只有交锋了!他不相信自己三只飞鹰,带着几个黑衣杀手,解决不了一个小小的地方霸主,就算是丐帮和白龙会的一处堂口,他们也能摧毁,他们没这样行动,只是先不去惊动武林而已,对巫山的李沉船,他们就没有这一顾忌,可以放手大干。
这个极想表现的黑衣杀手,再不答话,骤然跃来,人到剑到,以凌厉的杀着,一下就想将辛凤击中刺倒,可是他一剑刺空,辛凤在他眼前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正愕异时,辛凤已在他身后轻击一剑,就将他刺翻了!他临死时,还不知道是什么一回事。
辛凤在打发他后,还故意说:“你不是这么不经一击吧?一下就翻倒了?是不是你用力太过,双脚抽筋了?快爬起来呀!我们还没有正式交手哩!”
三个白衣人看得怔了怔,这个小丫头的轻功太俊了!也看不出辛凤怎么一下闪到黑衣杀手(原文,“的”,补“手”)的身后去的!毫不费力的就干掉了跟飞雪女杀手一样武功的杀手,其他两个黑衣杀手看得更莫名其妙,他们根本看不见辛凤的身形闪动,更看不见辛凤的出手,怎么自己的同伴,还没有抖出第二招就倒地了!难道是他的脚真的是抽筋了?就算是,怎么倒地后一声不响的?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在三个白衣人中,以五少的武功略微高一点,他看出了辛凤的闪身和出剑,不禁悚然地说:“这小丫头的轻功太诡异了!出剑更快,只用半招就杀了人。”
两个黑衣杀手听了傻了眼:“五少,我们的麻哥已死了?”
“他这般轻敌大意,恐怕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难道你们还以为他是一个活人?”
两个黑衣杀手又怔了怔,跟着双双提剑要杀辛凤,为他们的麻哥报仇了!
五少连忙喝道:“你们是不是也想早一点投胎了?给我退回来!凭你们的武功,杀不了这小丫头。”
十二少说:“五哥!让我来对付这小丫头!”
“也好!但注意她的轻功,守住自己的阵脚,别轻易去追杀,跟着她转来转去。”
“五哥!我自有分寸。”十二少提剑而出,对辛凤说:“我来领教你的武功!”
辛凤问:“你一个人来?干吗不三个一齐上呀?”
“你……!”
九少,也就是所谓的白衣秀士说:“十二弟,冷静!千万别为这小丫头的话激怒了!”
十二少说:“小弟知道!”的确,一个出色杀手,在交锋中千万要保持自己的沉着冷静,心浮气躁,极易失误。
在十二少与辛凤交锋时,五少又对白衣秀士说:“九弟,你带人杀进屋去,见了姓李的,能活擒就活擒过来,不能活擒,杀掉了事。”他又对瓦面上的三个黑衣杀手说:“你们从瓦面跃到后院去,见人就杀,不管男女老幼,别跟他们多说废话,这里有我掠阵已够了!”
五少的用意十分的险恶,不但已正式开始血洗行动,更以此分散辛凤的心,不能专心一意的对敌,使十二少有更好的机会干掉了这个轻功极好的小丫头。何况自己还随手可以出手相助十二少。
可是他不久就看出,小丫头的交锋状态极好,半点也不受他调兵遣将的影响,身形奇变莫测,剑光时而东起,时而西现,往往一闪即逝,令十二少摸捉不定,防不胜防,防中求攻了,远不如小丫头那般的灵活,爱攻就攻,爱打就打,爱退就退,完全将十二少置于被动挨打的地位。要不是十二少的剑法精湛,反应敏捷,防中带攻,黑衣杀手的确没办法招接小丫头,矫若游龙闪跃无常,刺来的剑式剑招,当然,十二少更不可能击中小丫头,双方在月光下纠缠着,一时间谁也胜不谁。
九少白衣秀士带着两个黑衣杀手,破窗破门,迅速的冲进屋内去了,但很快的逃了出来,其中一个黑衣杀手还带伤忍痛的飞了出来。
五少不由一怔,急问九少:“你们给李沉船击败逃出来了?”
九少说:“里面根本没有人!”
“什么!?没有人?”
“是!没有人,但处处机关不少,不是暗器,就是飞箭,我们再不退出来,恐怕会死在这屋子里面,就是这样,我们还是有人受伤,看来李府是满布机关,不像连家寨那么好攻。”
五少说:“什么不好攻?我们将房屋全毁了!它有机关也没有用。”说后,五少一连两掌,向暗藏机关的房屋拍出,蓬蓬两声,门窗给掌力震碎震飞,原来这个排行第五的飞鹰,不但身怀一身上乘剑法,更有浑厚掌力,怪不得他年纪不大,却名列第五。
五少想再拍出几掌,将这座横隔在大厅与内院之间的建筑物,震得完全倒塌下来,可是有人从屋内凌空跃出,喝声:“给我住手!”同时也一掌向五少拍来,掌劲十分的凌厉,双方掌力相碰,发出“砰砰”两声,五少给这一股掌力震得远远后退几步才站稳,心中十分的惊讶,想不到李沉船竟然有这样浑厚的掌力,怪不得他能独霸一方,没人敢招惹他了!连四川白龙会的人,也与他订下两不相犯的盟约了。
五少定神一看,一下子又傻了眼,能震得他后退几步的人,不是李沉船,而是一个书童打扮的少年,一脸愤怒的神情。他脱口而问:“是你!?”
九少说:“五哥!他就是李沉船身边的书童,臂力比他主人更大,刀法更是凶狠!”
五少说:“这么说来,九弟,你败在他手下并不冤,单凭他这份掌力,你的确胜不了他,看来我们要联手才能战下他了!想不到李沉船身边有这样两位上乘高手,我们以前完全将李沉船看错了!”
也在这时,奉命进内院杀人的那三个黑衣杀手,不知为什么,竟然一个个脸青鼻肿,手脚受伤,从瓦面上掉了下来,五少又怔住了,问:“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黑衣杀手惊恐地说:“里、里、里面有、有鬼。”
“什么!?里面有鬼?”
“是,是!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的、的恶鬼。”
这一突然的变化,连交锋的辛凤和十二少也停止了交锋,双方各自跃开,跑过来看是什么回事,辛凤更是好奇不已,怎么李府内院里有鬼了?这不可能,不会是管家在内院里装神扮鬼,将这三个胆小的黑衣杀手吓破了胆,吓得从瓦面上掉了下来?想不到这个管家平日老成持重,不苟言笑,一本正经,但抓弄敌人来,却这么的古灵精怪,真是太妙了!
辛凤再看一下那三个狼狈不堪、脸肿鼻青、手脚受伤的样子,心里又思疑了,管家武功一般,不可能将三个黑衣杀手打成这样,难道真的内院里有鬼了?或者是李府中武士和家人中,隐
藏着一位武林高手?怎么李大哥不告诉自己的?除非他连李大哥也瞒过了!要是李府多了这样深藏不露的高手,那太好了!今后自己再不为李大哥担心了!
五少又问那三个黑衣杀手:“是一个披头散发的恶鬼?你们看清楚了?”
“看,看,看清楚了!不,不!他披头散发的,面目看不清楚,但他一身穿得像个叫化一般,身形、手法快极了!时现时没,剑刺不中,刀砍无影,但他动手打起人来,简直是没办法招架,我等还手时,又不见踪影,实在太可怕了!”
十二少惊疑地对五少说:“不会是丐帮来了一位能人吧?”
五少想了一下说:“在丐帮的十大长老中,照他们三个所说,恐怕没一个长老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武功。”
九少说:“难道李府中真的有鬼?”
突然间,一个黑衣杀手指着瓦面上说:“那,那,那,那就是恶鬼了!”
众人一看,果然在月光下、瓦面上,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真的是披头散发,手舞足蹈,不见面目,转眼之间,似轻烟般的从瓦面上飘了下来,落地无声,尘土不扬,身如幽灵一般。
辛凤和王衡看得都愕异了!一时闪开,以防不测,不知这个幽灵般的来人是敌是友。
五少惊疑地问:“你到底是人是鬼?”
披头散发的人,怪怪地说:“我是一个鬼呀!”
“什么!?你真的是鬼?”
“是呀!我是一个在阴间饿死的冤魂,谁知到了丰都府,同样也讨不到吃,饿得发慌,只好又跑回阳世来了!希望找到一些吃的,谁知碰上了这三个黑衣恶人,什么也不说,举剑就向我刺来,我是一个鬼,他们能刺中吗?刺中了,我不成了鬼中之鬼了?那我今后,还怎么转世投胎为人?”
辛凤一听,不禁“嗤”的一声笑了起来。她一下听出这个披头散发说话的声音,根本就不是一个鬼,是漠北怪丐的吴影儿,想不到他也跑到巫山县来了,竟然装神扮鬼的戏弄这一伙黑白杀手。
吴影儿问:“小丫头!你笑什么?你不会也像那三个黑衣恶人一样,用剑来捅我这个饿死鬼吧?“
辛凤也不说破,慌忙说:“你是鬼,我敢用剑捅你吗?”
“那你笑什么?”
“我笑,鬼也能吃阳世间的东西吗?”
“什么!?谁说鬼不能吃阳世间的东西了?什么鸡呀鸭呀猪呀!我都能吃,我还能吃人哩!小丫头,要不要我抓一个吃给你看看?”
“好呀!那你抓一个人吃给我看看呀!”
“那我抓谁吃好呢?”
辛凤一指五少:“你就抓他来吃好了!”
吴影儿看了看五少,弄得五少一下紧张起来。凝神应战。谁知吴影儿摇摇头说:“这个人不好吃,他一身的血太脏了!我吃了他会肚子痛。”
辛凤问:“那你想吃谁了?”
吴影儿不由一下打量起辛凤来,辛凤问:“喂!你看我干吗?你不会想吃我吧?”
“不错!你的血干净,在这么多人里,你是最好吃了!小丫头,你还是让我吃了你吧?”
“什么!?你是说真呀?”
“小丫头,你让我咬你一口血吃吧!你放心,我不会吃死你的”
“你吃了我的血,我还能不死吗?”
“不会,不会!你顶多变成我一样,变成了一个吸血的僵尸,以后,你也可以同样去吃人血了!”
“什么!?你不是鬼?是一个吸血僵尸?”
“鬼和僵尸,不是一样的吗?”

——————————
来者是人,是鬼,还是僵尸,请看下一期连载。
——————————

第三十八回 ?(缺)

(未完待续)

*来源于百度贴吧戊戟吧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4-7-25 20:15 , Processed in 0.0781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