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4|回复: 20

[其他] 【每月一品】之梁书中的苏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应着药师姐爆了又苏又美的婚纱照的景,大家一起撒花庆祝,说说梁书中男神们别样的苏,当然梁圈中的男神也很苏,比如三目的声音!要不要再解释一下苏,算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懂的就按照自己的理解瞎说好了。重在参与和感悟。
闲聊的,正经的,乱扯的,严肃的,回复的,成文的,欢迎说出你的品读感悟。

参与方式:家园品版发帖,前缀【九月】或回复本帖

参与奖励:每个回复50两纹银起,每篇主题200两纹银起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P 禁闻视频 t.cn/RxmJKCf 发个“反动”文章几分钟被网警找上门的时代,居然会存在有银行账号、号码两条线索的情况下都找不到诈骗分子的事情,所谓实名制究竟用来干什么管什么,可想而知。  发表于 2017-12-12 15:25
 楼主| 发表于 2017-9-2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意会不到可以理解成看到某段让人“心中一荡”
发表于 2017-9-2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ao11pz 于 2017-9-2 11:07 编辑

我只在张丹枫身上get到苏点,上次就回复过了1:[size=15.3333px]黑暗中但闻云蕾喘息之声,良久良久,仍不见她说话。张丹枫取出干粮,说道:“小弟兄,你吃点东西。”云蕾身倚石壁,动也不动。张丹枫甚是悲痛,却故意扮了个鬼脸[size=15.3333px](公子扮鬼脸好苏)[size=15.3333px]嘻嘻笑道:“小兄弟,这次我不说你食白食啦,吃一点吧!”张丹枫故意提起初见之时的笑话,实是想逗她说笑。忽地“啪”的一声,云蕾将他递过来的干粮拍落地上,张丹枫苦笑一声,将干粮捡起,随手搁在一瓣凸出的石瓣上。
[size=15.3333px]2:[size=15.3333px]张丹枫怔了一怔,忽地柔声说道:“小兄弟,你的话也有道理。小兄弟,大哥听你的话,你说不让我做皇帝我就不做皇帝。小兄弟,你说吧,我就听你的话。”声调温柔,言语甜蜜[size=15.3333px](甜)[size=15.3333px]云蕾面上一热,身子往里一缩,手掌往外怒道:“谁要你听我的话!”张丹枫道:“怎么啦?又生气了?”云蕾再也不说一句话,张丹枫叹了口气,手触岩石,搁在石瓣上的干粮已全被云蕾吃光了。原来适才云蕾听张丹枫说话,听得出了神不知不觉地拿起干粮来吃,到省起“不该”吃时,已是吃到最后的一块了。张丹枫暗暗偷笑,黑暗中但见云蕾一双眼睛有如黑夜明星,闪闪发亮。张丹枫柔声说道:“小兄弟,你该睡啦!”给她低唱催眠小曲,云蕾本觉疲倦,吃饱之后,听他柔声催眠,睡意顿浓,眼皮慢慢地阖了下来。张丹枫提剑坐在洞口替她守卫,其时骤雨已过,但黑夜之中,官军也不敢闯上山来。(苏)
[size=15.3333px]3:[size=15.3333px]但见洞口曙光透入,云蕾定了定神,发觉自己身上披着张丹枫的外衣,面上发烧(公子的衣服披在云姑娘身上又苏又甜还带点虐)心头发酸,取下外衣,轻轻走出,只见张丹枫坐在石上,剑尖抵地,头向下垂。原来张丹枫一夜未睡,实在熬不住了,所以临到天亮之际,打了个盹。
[size=15.3333px]4:[size=15.3333px]张丹枫动了一下,蓦然伸了个懒腰,笑着站起来道:“嗯小兄弟,你这样早就醒来了!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云蕾咬着嘴唇,面色苍白,张丹枫凝望着她,目光充满柔情,又带着无限怜惜(甜的心都化了),云蕾激动得几乎哭了出来,转身不敢再看张丹枫。张丹枫叹了口气,往山下看时,只见数十外锦衣卫士杂着御林军,三五成群正趁着清晨气爽,上山搜索。
[size=15.3333px]5:[size=15.3333px]云蕾一听之下,心头有如鹿撞,这竟是张丹枫的声音。这该不是梦境吧?他怎么突然又来到这儿?云蕾昨晚还梦见他,而今听到他的声音了,却又不想见他。可是真的不想见他吗?不,她又是多么渴想见他一面啊,只是这么偷偷瞧他一眼也好[size=15.3333px](少女情怀总是苏)
[size=15.3333px]6:[size=15.3333px]张丹枫不住地微笑看她,他早已猜透了她心中的思想,也不去打搅她,让她一直沉思,在无言之中享受着人生的妙境。(这就是言情小说中的宠溺一笑,苏过任何的语言
[size=15.3333px]7:[size=15.3333px]两人心急非常,示待天明就告别了农家母子,同乘白马,绝尘而去。行不多久,已听得前面鼓角之声。(很遗憾这里没有详写,作者也觉得国难当头柔情放一边
[size=15.3333px]8:[size=15.3333px]张丹枫道:“小兄弟,快上来吧!”云蕾略一迟疑,便也飞身上马,两人挤在马上,难免耳鬓□磨,肌肤相接,云蕾只觉一股暖流,似是从张丹枫身上,传播过来,不由得双颊晕红心神如醉[size=15.3333px](甜)[size=15.3333px]那白马一声长嘶,驮着三人飞跑,瓦刺骑兵,虽然闻声追赶,却是追之不及。
[size=15.3333px]9:[size=15.3333px]张丹枫脱了险境,气朗神清,心中自是欢喜之极。那白马迎风飞跑,云蕾的秀发也迎风飘拂,张丹枫在前面,时不时觉得云蕾的秀发拂着自己的颈项,痒痒的好不舒服,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甜)。云蕾道:“大哥,你叫白马慢点走吧。”
[size=15.3333px]10:[size=15.3333px]张丹枫侧目回睨,但觉云蕾笑语盈盈,吹气如兰,心神一荡公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心中一荡,又苏又甜,忽地笑道:“战场看明月马上赏清秋,小兄弟,但愿咱们年年有今夕,你说得好,今宵正是人月同圆,也先的女儿可要羡煞你呢!”张丹枫的说话既含蓄,又显露,透露了爱意,又反过来取笑云蕾。云蕾大羞,含嗔说道:“大哥,你再取笑,我就跳下马去,不再和你同乘了。”
[size=15.3333px]11:[size=15.3333px]这两人历尽风波,屡经险难,今霄始得同乘白马,共赏月华,虽然心思不尽相同,但都感到这是人生至美之境。两人耳鬓□磨,喘息相闻,肌肤相接,看着天边明月升起落下,只感万语千言,说之不尽,但却又不必多说,彼此心意,尽都在无言之中,心领神会了(甜)
[size=15.3333px]12:[size=15.3333px]张丹枫一笑吟道:“人间不少坎坷路,冒雪冲寒上旅程。咱们这一生该走多少坎坷的道路,哪有走完之日!”云蕾心神动荡,知他是想求自己做他一生的伴侣(公子求婚)
[size=15.3333px]13:[size=15.3333px]但张丹枫初遇云蕾的那间酒楼,却是酒旗招展。张丹枫笑道:“小兄弟,你还记得这间酒楼吗?”云蕾道:“我一生也忘不了!”张丹枫喜道:“啊,小兄弟!真难得你我心意如一……”云蕾截着说道:“什么心意如一,我忘不了你在这酒楼上偷我的钱,弄得我几乎当场出丑!”张丹枫笑道:“好啦,咱们不要斗嘴,重临旧地,前事难忘,咱们该上去痛饮几杯。小兄弟,你放心,这回我请客,不再说你吃白食啦!”云蕾听他提起旧事,不觉回眸一笑,道:“你若敢再施空空妙手,看我不打折你的骨头。”两人将马系好,互相调笑,步上酒楼。[size=15.3333px](甜)
[size=15.3333px]14:[size=15.3333px]阳曲收复未久,楼上饮客无多,张丹枫还记得以前坐的是南面临窗的座头,便与云蕾占了那张桌子,叫堂倌拿了一壶汾酒,切两斤牛肉,一口气喝了三杯,笑道:“那时我只孤单一人在此独酌,你也是一人,我记得你老是拿眼角瞟我,好啦,如今是两个人了。你也不必再偷偷看我了。”云蕾羞道:“说话小声点儿,谁拿眼角瞟你,那时我看见你一副酸态,十分可笑,又有贼人偷偷跟着你,你也毫不知道,所以多看你两眼罢了。呀,谁知道你是故意戏弄于我,旧事不说也还罢了,说起来我现在还在恼你!”张丹枫道:“真的?”一半认真一半开玩笑的神气。云蕾将他没法,气道:“你的心肠真坏!”张丹枫道:“是么?那么我是个坏哥哥了?”云蕾道:“你再气我我就不和你说了。”甜)
[size=15.3333px]15:[size=15.3333px]张丹枫对着玉人,在草原之上奔驰,心胸更觉舒畅,笑道:“若得与你浪迹风尘,就是一生都这样奔波我也心甘情愿。(甜)云蕾轻掠云鬓,回眸一笑(云姑娘轻掠云鬓这个动作总让我觉得好美[size=15.3333px],道:“傻哥哥又说傻话啦!”[size=15.3333px]([size=15.3333px]张丹枫益觉心旗摇摇,不可抑止
[size=15.3333px]16:[size=15.3333px]云蕾道:“呀,是拉夫,怎么连女子也抢?哼咱们见了,可不能不理!”说得十分气愤,张丹枫有了几分酒意道:“好,咱们把那群蒙古兵都杀了,将马匹送给牧民。”云蕾道:“不,不,不准你杀一个人,将那群蒙古兵驱散也就算了。”张丹枫知道云蕾心慈,原是故意和她说笑的,当下笑道:“好,依你就是。”([size=15.3333px]逗云姑娘玩的公子也很苏[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17:[size=15.3333px] 额吉多又道:“你那位漂亮的小媳妇呢?”([size=15.3333px]额吉多也卖一下萌[size=15.3333px]张丹枫叱道:“胡说,她是我的师妹。”额吉多道:“管你是媳妇也好,师妹也好,她在哪儿?”
[size=15.3333px]18:[size=15.3333px]云蕾忽地噗嗤一笑道:“责怪你做什么?我的母亲生平从不责怪人的。别作得那样可怜相啦。”一笑之下,春意盎然,好像满天的阴霾都被阳光驱逐了。
[size=15.3333px]云蕾的心头掠过了爷爷血书的阴影,掠过了哥哥严厉的面容,一抬头却又见着张丹枫那像冬日阳光一样的温暖的笑容,顿觉满天阴霾,都被扫除干净。
[size=15.3333px](公子和云姑娘阳光般笑容
[size=15.3333px]19:[size=15.3333px]吃过了午饭,方交中午,云蕾思母情切,催张丹枫收拾(不知是哪个人才连这个“催”字都发现了,我就拿来现用了,简直大爱,云姑娘催公子收拾行李,谁的行李只有靠脑补了,云姑娘你贤妻良母的人设呢,澹台姐姐交代你要好好照顾公子的呢,辞别了主人和大师伯,先行动身
[size=15.3333px]20:[size=15.3333px]张丹枫在马前扬鞭,高声放歌道:“但得两心如白雪,不教半点染尘埃。(苏)”云蕾道:“酸秀才,你再风呀云呀的一吟,风雪一来,那就更冷得难行了。”张丹枫笑道:“再大的风雪也冷不了我的心。”说话之间,风雪果然来了
[size=15.3333px]21:[size=15.3333px]张丹枫作了一个鬼脸,笑道:“忽哭忽笑,何苦来哉!”云蕾给他逗得又是展颜一笑,道:“你也是这样的啊。”张丹枫道:“那么咱们是越来越相像了。”云蕾杏面飞霞道:“油嘴滑舌,不再和你说笑了,咱们快去见酋长。”(
[size=15.3333px]22:[size=15.3333px]忽听得一声娇笑,张丹枫的耳边就似听得云蕾说道:“谁说太迟?你怎么不等我啊?”张丹枫回头一看望,只见一匹枣红马上,骑的正是云蕾,浅笑盈盈,还是当年模样。
[size=15.3333px]这是梦境,还是真人?张丹枫又惊又喜,只见云蕾策马行来,低眉一笑,招手说道:“傻哥哥,你不认得我么?”呀,这竟然不是梦境!张丹枫大喜若狂,叫道:“小兄弟,真的是你来了?真的还不太迟?”云蕾道:“什么迟不迟的啊?你不是说过任凭路途如何遥远,总会赶到的么?你看看,不但我赶了来,他们也赶来了!”[size=15.3333px]云澄后面还有几匹坐骑,那是云重和他的母亲,澹台灭明和他的妹妹,一齐看着他们,微微含笑。澹台镜明策马上前两步,与云重同行,扬鞭笑道:“丹枫,快活林中已布置一新,园林更美,你还不进城么?”张丹枫如在梦中初醒低声说道:“小兄弟,你也进城么?”云蕾盈盈一笑,种种恩仇,般般情爱,都尽溶在这一笑之中。
[size=15.3333px]最后甜到极点苏到极点  ps:全文中云姑娘专属吐槽公子,傻哥哥 酸秀才......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3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30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9-2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hao11pz 发表于 2017-9-2 11:05
我只在张丹枫身上get到苏点,上次就回复过了1:黑暗中但闻云蕾喘息之声,良久良久,仍不见她说话。张丹枫取 ...

本来想下个月说甜点,当时就想你把三个月的一起说了
发表于 2017-9-2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7-9-2 13:25
本来想下个月说甜点,当时就想你把三个月的一起说了

额,等虐点
ps:我觉得最苏的还是这句
张丹枫不住地微笑看她,他早已猜透了她心中的思想,也不去打搅她,让她一直沉思,在无言之中享受着人生的妙境。
 楼主| 发表于 2017-9-2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hao11pz 发表于 2017-9-2 13:39
额,等虐点
ps:我觉得最苏的还是这句
张丹枫不住地微笑看她,他早已猜透了她心中的思想,也不去打搅她 ...

考虑甜点虐点一起放
这句好有画面感,【捂脸】今天看散花看到于承珠很惆怅,羡慕自己的师娘运气好。确实运气好,就这么一个张公子她遇上了,不过她自己本身也好,不然也配不上张丹枫
发表于 2017-9-2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7-9-2 14:01
考虑甜点虐点一起放
这句好有画面感,【捂脸】今天看散花看到于承珠很惆怅,羡慕自己的师娘运气好。确实 ...

可素云蕾少年时比她经历的事情也要多 ,各种痛苦打击   于承珠多顺利啊,最多没事的时候纠结一下选青树还是玫瑰

 楼主| 发表于 2017-9-2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hao11pz 发表于 2017-9-2 14:14
可素云蕾少年时比她经历的事情也要多 ,各种痛苦打击   于承珠多顺利啊,最多没事的时候纠结一下选青 ...

梅花香自苦寒来,显得出我们蕾蕾外柔内刚有主见~
发表于 2017-9-4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不知道啥叫苏,我就默默围观吧
发表于 2017-9-4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中甜丝丝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星云之伤 发表于 2017-9-4 10:04
一直不知道啥叫苏,我就默默围观吧

都说了,就是看了让你心中一荡的,不写打死你
发表于 2017-9-4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题目我以为是说吃的,苏州的点心之类的。

已笑喷……
 楼主| 发表于 2017-9-5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陌雨潇潇 发表于 2017-9-4 22:33
看题目我以为是说吃的,苏州的点心之类的。

已笑喷……

可以啊可以啊,吃的也可以,比如蕾蕾爱吃什么的
发表于 2017-9-9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点很好吃的,中秋节可以买点苏式月饼
发表于 2017-9-10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苏点很好吃,我想去尝尝
发表于 2017-9-18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7-9-4 14:26
都说了,就是看了让你心中一荡的,不写打死你

我看了大和谐心中一荡
 楼主| 发表于 2017-9-20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鹧鸪飞 发表于 2017-9-9 23:21
苏点很好吃的,中秋节可以买点苏式月饼

中秋节我在南京过
 楼主| 发表于 2017-9-20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镜湖医小庄 发表于 2017-9-10 20:34
听说苏点很好吃,我想去尝尝

来啊,先带你尝尝杭州点心也很好吃
发表于 2017-9-20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7-9-20 11:43
来啊,先带你尝尝杭州点心也很好吃

要得要得,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发表于 2017-9-26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兰亭曲觞 难解恩怨局
            静玉生烟 无为在歧路

拟把疏狂图一醉,路漫漫其修远兮,若到江南赶上春。
且喜人间好时节,等闲识得东风面,偷得浮生半日闲。
                     ——集句调寄《浣溪沙》
云蕾与张丹枫的初遇,是在酒楼里,张丹枫衣饰华贵喝得醉醺醺的,大声念诵《将进酒》,旁边有盗贼窥视。那时云蕾自己也不过是稚气未脱,江湖规矩还是刚在绿林金刀寨少主周山民处学来的。连她都看出张丹枫被强盗盯上了,还很好心,准备帮着这个白衣书生。
盗贼有心跟张丹枫发生冲突,云蕾去劝架,趁乱偷走了盗贼的银钱,他们结账时付不出钱来一副窘态,只能在大冷天脱下衣帽,一身汗衫在风中凌乱地鼠窜。看得云蕾拍手好笑。
到了云蕾付账时,她的银钱也不翼而飞,那是她从金刀寨下来时,周山民担心她路上不够花销,特地准备足了金银珠宝,还怕她一个女孩子家出门不方便,提议让她女扮男装。
要是她也付不出钱来,岂不是也要用衣衫抵债,想什么样子,就在云蕾额上冒汗,少个地洞钻钻时,张丹枫帮她付账了,出于礼貌云蕾称谢,张丹枫狂态十足,居然给了她一个要命的贴士:教你一个秘诀,下一次吃白食时,多穿点衣服就行了。这损人损得刁钻刻薄,真比打了人家巴掌还难受。他摇摇晃晃的走了,云蕾太气闷了,好心没好报,现实太骨感,人生太无耻。
接着赶路时落宿寺庙,又碰见了张丹枫,他在烤芋头,云蕾正饿着呢,可是他左一句吃白食,右一句白吃人家的,惹得云蕾非要争气不可,偏不问他要来吃。到了深夜,张丹枫熟睡中,强盗又来了,云蕾还要帮他打发强盗。回来后,还被张丹枫埋怨说她扰人清梦,云蕾又气又恨,却不忍心他孤身上路,再遇上什么盗贼,就把金刀寨的旗子送给了他,让他防身,谁知道还被张丹枫教训了一顿,撕了金刀寨的日月双旗。
在蝴蝶谷隐居,用桃花当暗器,袭击了蝴蝶之后,蝴蝶虽然坠地,可不一会儿又扑翅而飞,并未有什么伤害。那时候的云蕾对着蝴蝶都会说,蝶儿呵,累你们受惊了,我不再打扰你们了。她是小心呵护着美丽的事物,只是要蝴蝶陪她练功而已,不想伤到累到扰到它们。
而张丹枫如此惹恼她,她想打他耳光,却见他的脸如羊脂白玉一般,还吹弹得破,皮肤好过女人,爱洁怜美之心使然,云蕾不欲这张脸上留下乌青,就再也不管他了。张丹枫仗着颜值,逃过一记巴掌,只是他的苦头还在后面,一开始是他欺负云蕾,后来就是云蕾狠虐他了。
云蕾离开后,在树上忽然掉下一包金银珠宝,正是周山民给她的,她好生纳闷,早就疑心是张丹枫做的手脚,可也不愿意再去问他,拿了就走了。
她跑到黑石庄看热闹,庄主石英为女儿石翠凤比武招亲,求亲中有人说云蕾就是那晚阻挠他们袭击张丹枫的人,要她好看。好死不死,石英让石翠凤出手教训云蕾,那是看上她了。
石英看上了她了也就算了,石翠凤也看上她了,比武招亲云蕾还赢了,她是一个头有两个大,只能装醉逃避。晚上张丹枫来找石英,石英本来就是他的旧部,云蕾追出去,看到那晚袭击张丹枫的盗贼又找上了张丹枫,张丹枫居然让云蕾继续当保镖,这是准备气死人不赔命的节奏了。
等打退了强盗,两人说着说着,倒是越说越投机,那么结伴而行,谁知道碰上了黑白摩诃偷了他们的马,张丹枫的马是西域良驹照夜狮子马,颇有灵性,失去了马,他都变了脸色。云蕾的马也是金刀寨精心挑选出来的红鬃马,她也不愿丢了它。
两人就去黑白摩诃居住的古墓要回坐骑,黑白摩诃自然要他们凭本事来拿,这时候张丹枫很有做兄长的样子,一力承当,不让云蕾这个小兄弟沾上恶魔。
云蕾看到张丹枫的剑法,想起师门渊源,师祖有两套得意的剑法,分授两名弟子,他们只能各练各的,不允许私相观看,云蕾的师父恃宠生娇偏要看个究竟,刺伤了她的师兄,被师祖罚在小寒山面壁。
她是越看越觉得张丹枫就是本门中人,和她的剑法是相辅相成的,当看到张丹枫危险时,她就不顾一切加入战团,而旁观的白摩诃也不客气地出手,掌缘扫到了她的腰肋。
张丹枫见云蕾加入,暗暗叫苦,他应付黑摩诃已经很吃力了,只是既然云蕾为他赴险,他也不能弃之不顾。这是江湖义气了。
谁知道云蕾与张丹枫双剑合璧,竟然大败强敌,两人还打得非常欢畅,云蕾顺口把学来的切口乱用,张丹枫更是在掉文,哪里是恶劣的打斗,分明是轻松之际不然哪儿来的闲情逸致,还可以酸溜溜地掉书包。黑白摩诃认输。这是双剑合璧首战告捷。
可接着云蕾被白摩诃掌力扫中的伤势发作,张丹枫露出关切,要替她疗伤,还说出早就看出云蕾是女儿身。云蕾真是单纯,这时候居然还不怪张丹枫看出来了,怎么还让她回去和石翠凤成亲,还说什么石翠凤人品武功都不错,真的拿她当小兄弟了呢,还是存心调侃呢?
只是云蕾的样子到底不是李宇春,扮男扮女都一样,第一回里就很清楚地说云蕾长大后出场是,白色衣裙,衣袂飘飘,雅丽如仙。再看后来云蕾在澹台镜明的眼里,她是宛如空谷幽兰,既清且艳。就这般姿容绝艳,怎么可能分不清雌雄呢?
而在古墓疗伤这一段是非常温情脉脉,情思袅袅的。张丹枫知道云蕾心中有疑问,他也有事要查问,可是云蕾疗伤要紧,那么在疗伤的三天中,他一天一个故事跟云蕾讲,三天后一吐胸臆。
云蕾是听着故事睡着的,睡眠质量那是超级的好,醒来就看到张丹枫拿着胡琴在唱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宋词。张丹枫还真是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这里他还有一份霸道的温柔。
在古墓里,石翠凤和周山民来找云蕾,云蕾相见他们,按理说周山民与云蕾是世交,石翠凤更属意于她,两个人只会对云蕾好,不会让她受苦的,可是张丹枫就拦下了,美其名曰对她伤势有好处,其实他就觉得云蕾是他的,哪儿也不准去,不管是谁要带走云蕾,就是跟他为难,他要全力抵抗。
在这样的攻势下,云蕾觉得张丹枫严厉起来像她的爷爷,讲故事唱歌起来,像是回到了童年,躺在娘亲的怀里。这是有家的感觉了。几次了,都在张丹枫的故事和歌声中睡着了。那是很安然很放松,当他是自己人,是亲人的状态了。
可惜好景不长,接着云蕾就发现张丹枫不是别人,正是害爷爷在塞外受牧马屈辱的张宗周的儿子,是她家的仇人,这时候的她愁肠百结,欲哭无泪,在古墓时就拔剑划伤了张丹枫的手臂,可是怎么也不忍心杀他。
在收拾古墓衣物时,既然张丹枫看出了她是女子,那么也就换回了女装,在张丹枫走后,她迁怒于这些衣物,纷纷撕碎,可是撕到她第一天换回女装,穿着的紫罗衣时,张丹枫是流露出啧啧赞赏之意,这一件衣服她是无论如何也撕不下去的。
因为这件事她还不开心了很久,一直是脸色苍白,神情憔悴,一直到重新回到了张丹枫身边,两人双剑合璧,这时候她的眼神才重新出现光彩。
张丹枫呢,也是只要云蕾离开他就失魂落魄,两人在一起了,他的话就多了,神情也欢悦了。
云蕾在感情上还是神经大条的,周山民为她设想周到,送她下山时,面红耳赤,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直到张丹枫在她转身而去的背后说道:“见了你惹你伤心,不见你我又伤心,你伤心不如我伤心……”
这时候的云蕾才惊觉她是陷入情网中了,也是脸红过耳。非要说得那么清楚,她才明白过来。
那么周山民和张丹枫相比,差在哪里了呢,别的不说,周山民是五大三粗之余还有一些矜持的,张丹枫则是江南名士的气质,融合了异族的文化,他在瓦剌长大,文化上是中外混血儿,所以表达感情起来,有什么说什么,绝不含糊。
那一句“见了你惹你伤心,不见你我又伤心”,看得读者都是心神一荡,好像心底什么柔软的地方被轻易地击中了,柔柔酥酥,又想看下去张丹枫和云蕾这一对不是冤家不聚头,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尤其是看到一开始张丹枫的借酒装疯,年少轻狂的样子,恨不得把他吊起来踹几脚,可看到后来他对云蕾的温柔呵护,体贴入微,却常常是关山阻隔,云河横断,不禁又是唏嘘感叹。正是: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2017 9 26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30 收起 理由
练霓裳 + 30 欢迎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12-13 22:57 , Processed in 0.1332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