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6|回复: 7

[江湖] 【水镜堂武侠评论】之司马翎《剑气千幻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2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水镜

《剑气千幻录》乃是司马翎先生早期作品。仅晚于其处女作《关洛风云录》,是其第二部连载的作品,也是他第一部以“司马翎”这个笔名发表的作品。曾经在香港《真报》连载,由真善美出版社结集出版。相对于其中后期作品来说,本书在写作上,多用旧派小说“挖云补月”的写法,在设定上,颇有还珠楼主仙侠小说的特色。其中开篇便点出本书最终目标——百花洲第二次论剑。与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中先给出全书总经脉——三次峨眉斗剑的这一写法颇为相似。而书中剑气横飞、灵禽异兽仙果等的设定,也是明显的还珠风范。而对于人性、情感等的描写,尤其是对男主角的刻画,又与其之后的名著《纤手驭龙》十分相似。可以说本书是司马翎早期摸索阶段的一个尝试。而笔者认为,这个尝试还是比较成功的。

故事以昆仑派白眉和尚讲述二十年前四大剑派百花洲论剑为开端,引出男主角钟荃下山取五行剑中的玄武剑参加第二次百花洲论剑的任务,并由此展开本书的故事。

武侠小说自卧龙生在其成名作《飞燕惊龙》中将武林称霸模式发扬光大后,这一模式便成为各武侠小说家们常用的套路。即使如金庸、古龙、梁羽生、司马翎、诸葛青云等名家,亦不免俗。这一来是这种模式原本就是设计矛盾冲突的绝佳载体,再者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天下习武之人,哪个不想天下无敌,站在那寂寞的顶峰?天下第二即便武功再高,总是不如天下第一听起来那么拉风。在本书中,四大剑派论剑夺盟,表面来看,似乎也是称霸模式的写法。但实际上却不然。

第一次论剑起因虽然是四门派中的弟子因为争论谁家剑法最强而引起师门长辈发起此次论剑。但武当、华山两派掌门根本不赞同,而两派前来参加的人也都与掌门一系有嫌隙。而峨眉、昆仑二派也都是仅有一人前来参加。外人来看似乎四大剑派夺盟是何等大事,但在四派内部,则似乎都没有将其当做什么大事看待。

而第二次论剑则更是不同,首先昆仑派只是派一名毫无江湖经验的关门弟子前去,摆明了就是要让钟荃经过一番历练而已。另外也因为此次的发起者华山桑姥很有可能是当年与本门大惠禅师有过一段姻缘的桑清,因此让钟荃前去打探一番,以解开大惠禅师心中的结。华山派发起这次论剑,也不过是因为桑清因为昔年之事而经历了极其悲惨的遭遇,因而想要借助这次论剑而肃清自身恩怨。峨眉派则纯粹是女主陆丹一来要替死去的父亲报一剑之仇,但更多的怕是仅仅觉得好玩儿罢了。而上一届的盟主武当派全书中都没有任何动静,明显是被动受邀。因此这次比剑各家都似乎并没有在意那天下第一剑派的名头,仅仅有个南海一派有此念头,但又并非受邀名单上之人。这种写法在当时也算是颇为新鲜的了。

由此来看,本书明写争霸,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全书更多的描写,都放到了书中角色各种情感纠缠之中。本书几乎每一段感情都可说是跌宕起伏,令人感叹。其中昆仑派何涪与华山派桑清的擦肩而过令人唏嘘,罗淑英、袁文宗、袁青田三人之间的纠葛更是曲折绝伦,充满因果报应。潘自达对陆丹的暗恋充满了因自卑而产生的变态心理,而钟荃与陆丹虽然互动不多却又刻骨铭心的感情则令人感慨爱情的神奇之处。不过全书中笔者最喜欢的一段,则是钟荃师兄邓小龙与华山女尼白莲的一段似有若无,却又令人牵肠挂肚的心灵之恋。

书中交代,邓小龙与钟荃为了替师叔大惠禅师(即当年的何涪)解开心结,上华山找当年与之相恋的木女桑清,然而却被华山派众尼所拦截。邓小龙用计进入华山,遇到了掌门万妙庵主的弟子白莲女尼。并对其产生了异样的情感。之后曾有一段描写邓小龙想到自己远方老家的妻儿,暗示他对白莲产生了隐晦的爱意。之后在两方对峙时,白莲对邓小龙有意无意的放水,表现了她对他也有一些好感。不过这次的接触很短暂,并没有来得及发生什么。直到后来邓小龙追击潘自达时,在路上再度遇见白莲,邓小龙请白莲帮自己对付潘自达,两人一路同行,心中那星星之火终于被引燃。可是白莲毕竟是出家之人,因此两人谁都没有挑破这层窗户纸,直到后来白莲离去,邓小龙内心的情感才爆发出来。最后更因此变得心灰意懒,退隐江湖。甚至在本书结局处,作者也似有意无意用男女主角的喜宴,来衬托出邓小龙的孤寂伤感。使得这一份朦胧的爱情,更显得凄美、忧伤。

另外,书中邓小龙第一次出场,是替何涪赴桑清之约,他亲眼见证了桑清与何涪是如何擦肩而过。当时幼小的他完全不明白两人何故如此。然而长大后的他又正是为了替何涪解开当年那个心结而上华山,遇到了白莲。之后他与白莲的错过,与当年的何涪桑清何其相似。怕是这个时候,邓小龙已经深深体会到当年何涪的心情了吧。不过这时也许他更希望永远都不要体会到了!

而白莲女尼的态度就更加暧昧,她先是在华山对邓小龙另眼相待,后来两人同行时,虽然邓小龙态度暧昧,可白莲却显得比较正常。可是当在看到他与蝎娘子徐真真说话时,居然吃起醋来。这才发现内心的小秘密,也因此而惊觉离去。书中对这一段白莲女尼内心的描写如同侦探小说中的解谜一般,终于让读者明确了她的感情,也稍稍松了一口气,本以为可以事有转机,却不想两人的故事就这样点到为止。白莲女尼因此经历,反而彻悟,空留下一段令邓小龙刻骨铭心的感情后,飘然而去,返回华山,再未出场。

这一段的感情描写欲擒故纵,欲拒还迎,令人心痒难耐。初时感觉两人之间的暧昧必然会有什么,于是心里痒痒的。后来随着两人互动的越多,那份感情越来越明显,似乎是作者有意给读者搔痒。可是作者又并不明确指出什么,两人也谁都不说破,明明已经到了情感最关键之处,仅差一根稻草便可以爆发,却又戛然而止,令人更加心痒难耐,最后只能深深叹息。。这段两人间的心理情感描写,十分出神入化,笔者认为,后来司马翎在名著《剑海鹰扬》中刻画的那场著名的精神恋爱,大概雏形便出自这里吧。

说道雏形,因为本书是司马翎先生的第二部作品,也是他探索写作风格的一部试笔之作。不同于《关洛风云录》的传统,作者在本书中尝试的东西更多。而一些尝试的内容,之后也可以在其以后成熟的作品中窥见一斑。比如上文所说的心灵之恋便是其一。书中五把神奇宝剑“五行剑”在之后的《纤手驭龙》中也有其加强版的五异剑。邓小龙这种足智多谋的角色刻画,也是大司马之后成型的风格中十分重要的一个特色。书中大魔头朱五绝的描写,也成为但是为明显的,应该是书主钟荃的刻画,几乎可以看做是《纤手驭龙》中书主裴淳的1.0版。下面,笔者就这两个人物刻画的比较,来谈谈钟荃其人。

钟荃这一角色,可以说颠覆了当时台湾武侠清一色英俊少侠作为主角的传统。首先,作者刻画了一位长相憨厚得如同农民一般的淳朴少年。并多次借其他人对于钟荃的第一印象来描述钟荃其貌不扬的长相。而纤手驭龙里的裴淳虽然也是淳朴少年,但是其长相倒不像钟荃那过于平凡以至于令人无视。

其次,和其他作品里天赋极高,聪明伶俐的主角不同,钟荃虽然练武天赋高,但为人却过于朴实而缺少变通。在书中他时常因为这一性格弱点而惹出是非。如他与断魂谷主的之间仇怨,主要就是他不善言辞,令对方产生误会而致。若非他身边先是有江湖经验丰富的章端巴,后又一直跟随者足智多谋,处事圆滑的邓小龙,恐怕他下山后将会是寸步难移。而裴淳在刚下山时,也是被人骗过,但是他却以自己独特的善良、仁慈之心,处处化险为夷。而且相对于钟荃身边一直有人相助。裴淳则几乎一直是一个人,而围绕在他身边与其敌对的高手却无一不是智计超群的人物,如朴日升、辛黑姑、商公直等……然而这些聪明人却往往会因为裴淳的诚实而聪明反被聪明误,可以说后者的际遇更加可以令人感到震撼和冲击。

另外,在性格上,因为常年受到师傅白眉大师的熏陶,以及佛家的理念影响,钟荃可说是比较随和善良的。虽然经常会因为他人的一些行为而生气,但是转眼间便能想开,并恢复平静。而书中也有他为了救一对毫不相识的主仆而主动承担罪责的侠义行为。同样,裴淳的师傅也是和尚,因此他也受到了多年的熏陶,性格十分随和善良,而且他的善良和诚实,甚至可以对敌人的诡计进行破坏。但是相对于钟荃每每生气后再思考想开,裴淳则似乎从来没有生过气。而巧合的是,裴淳也曾经为了救一个不相识的人而主动承担罪责。这一点来看,仿佛裴淳就像是下山修行历练回来,大有长进的钟荃。

同时,两部书中,一向好脾气的男主也都有一次因为女主而大发雷霆之怒的情节。表现出情之一物的强大影响力。首先是陆丹因为怀疑自己在昏迷时被人侮辱,因此离开了钟荃,钟荃得知后暴怒,去找那人算账,并且第一次没有马上压制自己的杀心。再者是裴淳因为薛飞光要嫁给一个庸俗的富人而生气,甚至黑化,也是全书中裴淳唯一的一次性情反常。不过相比来说,钟荃在遇到那人之后,又能稍微压抑怒火去询问缘由,从而免去了一场误会。而裴淳则完全失去了以往的气度,甚至出言讥讽薛飞光,黑化的特别严重,之后又借酒消愁,使得误会越来越深。从这里来看,钟荃的反应要比裴淳理智得多。然而从震撼感上看,《纤手》中的描写则要稍微高过《剑气》的刻画。

总体来说因为钟荃是初期摸索的产物,在刻画上自然没有之后成熟的裴淳那么成功,但是单看钟荃这个角色,可以说已经是刻画得十分生动了。

司马翎先生的作品向来出彩的都并非只有主角。先生在配角的刻画上,更是令人称道。即使是只出场几次的龙套角色,也能写得活灵活现。以本书来说,且不说女主陆丹、机智的邓小龙、淳朴天真的巨人方巨、武功高绝,气质华贵的朱五绝、性格偏激自卑的潘自达个个入木三分,栩栩如生。笔者单提两个龙套角色的刻画,便可看出司马翎先生在人物刻画上的功力一二。

第一位是一个波斯商人,此人在书中连名字也没有。书中言道:钟荃需要从他手里买一柄高王剑,用来代替萨迦寺的玄武剑。钟荃在到达他居住的地方后,先是通过其他人口述,得知此人为了敛财常常不择手段,且吝啬卑鄙,为富不仁。而后当钟荃上门拜访时,却得知他深受重病,不能见客。一连几次不得见后,钟荃只好偷偷潜入这商人家中,却看到如下情景:

      只见这陈设华丽非常,当中吊着一盏琉璃璎珞,光华闪烁的大灯。靠内墙正中一张巨大铜床,绣衾锦被上孤零零地卧着一个人。

     那人身躯藏在衾中,只露出头部,一头如银白发下,高挺鹰鼻最为惹眼,一双眼睛圆圆瞪着,目光以有点儿呆滞,但仍不时闪动出生气。

在如此豪华的房间中,却用了“孤零零”、“呆滞”、“生气”等词来形容此人,这一视觉上的反差,先声夺人,引起了读者的注意。之后写:

    钟荃不觉轻轻地“啊”一声,四面望时,却不见半个人影,别说这老人的儿孙,便仆人也没有一个在侧。

如此一个巨富之人,病卧床前却没有一儿半子照料,一种孤寂的气氛马上就被营造了起来,同时也更加令人感到奇怪。以至于钟荃产生了如下的想法:

      “这老人太可怜了!”他又惊讶又怜悯地想道……

之后钟荃发现老人其实是被人以高深的点穴手法所伤。他救了老人后,才知道老人在受伤的期间,他的儿孙们对他毫不关心,不但不找人给他看病,反而为了争夺遗产而在他面前大打出手,甚至几度波及到老人的身体。老人在这期间看透了人性,并从自己的儿孙身上看到了自己昔日的嘴脸,从此深感悔悟,并赠送给钟荃很大一笔财富,要求他替他用在侠义之事上。

在对这个仅仅出现一次的波斯商人的刻画中,作者先用听觉——从其他人那里听说商人的种种恶行,又从视觉——亲眼看到老人卧病在床的孤寂,最后才揭露真相。使得商人的出场一波三折,却又发人深省。令人印象深刻。

第二个则是一位和尚。书中代言,钟荃闲逛进一家寺庙,因为身着打扮落魄,被该寺的门房阻拦,且该僧还在言语上讥笑讽刺钟荃。然而当他知道钟荃身怀绝技,并且是万通镖局局主邓小龙师弟时,马上便换了一副嘴脸。其阿谀媚俗的丑态被刻画的淋漓尽致。

由此可见,即便是龙套人物,在司马翎先生的笔下,也颇有其独立人格和魅力。并非是像游戏中的NPC那样,仅仅为了故事发展而存在。与此同时在故事上,配角的故事也同样十分出彩。但有时支线故事过于繁琐,也会对作品结构带来影响。比如在本书中,司马翎先生便犯了这种喧宾夺主的毛病。

本书中最令人记忆深刻的,并非钟荃、陆丹的故事,反而是一个支线故事,那就是罗淑英与袁文宗、袁青田之间的感情故事!笔者暂且把这个故事称作“红颜劫”。因为这个故事无论从布局、人物刻画、以及情感纠葛上看,都完全可以单独拉出来写成一篇精彩的中篇或者短篇悲情武侠小说。而且其精彩程度甚至有些盖过了本书的主线剧情。其中的因果报应、天道循环、情感纠葛甚至武学理念等方面,都颇为精彩。为了防止剧透,笔者在这里便不对剧情多做阐述。留待读者们自己体会。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支线故事太精彩,而且又写得很长,反而导致主线故事被掩盖,中间出现了很大的断层,这也是老派小说常用的“横云断岭”的手法。使得主线故事不连贯、在阅读时会产生混乱。这一点也是司马翎作品有时会出现的问题。也就是整体结构不够紧凑,经常会主线进行到一半忽然东拉西扯一些其他支线故事。比如《关洛风云录》写崔伟、德贝勒等人的故事,再比如《帝疆争雄记》用了大篇幅插入帝疆四绝的由来等等。这种写法并非全无好处,但对于现在追求节奏快感的读者来说,无疑是不容易被接受的。恐怕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很多年轻读者不太接受司马翎作品的原因之一吧。

除了情感描写和人物刻画,作者在本书中更是引入了不少佛家典故。其实熟悉司马翎小说的朋友应该都有共识,那便是司马翎笔下的出家人几乎无一不出彩。而其也经常在书中引用佛教典籍。从中可以看出,司马翎对于佛教研究可能有颇深的造诣。

如前文所述,本书在内容上,强力刻画因果循环的道理。无论是爱情、生死、输赢等等,都无不有因。如罗淑英之所以会自困迷魂谷四十年,是因为袁青田知道袁文宗已死,无法化解罗淑英的戾气,只好用计相骗。而袁文宗之死,正是因为罗淑英在路上杀死了一名宵小之徒,而他的兄弟为了替他报仇,杀死了袁文宗。可是罗淑英之所以会碰上这些人,又正是为了找寻因逃避感情而出家的袁文宗。而袁文宗的出家,又是因为罗淑英对于感情的强势态度所致。

其余如尊胜禅师与朱五绝相斗,因为忘记吩咐僧人将白鹤带走,导致白鹤被朱五绝琴音所伤。而尊胜禅师则因为白鹤临死前的悲鸣懂了恻隐之心,而无法专心抵抗朱五绝的魔琴而败。

再如若非钟荃答应为罗淑英送小动物解闷,也不会再次遇到贺固。他若不遇到贺固,也就不会失手杀死他。他若不杀死贺固,也不会导致罗淑英的仆人因为没有事物供应来源而饿死。也就不会导致罗淑英重出江湖!这些因果环环相扣,正符合佛家所谓如是因,如是果之说。自己种下的因,往往要自己来承担其果!作者似乎也是以这种方式来阐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念。

武侠小说自然离不开武功,笔者读过的武侠小说作品亦不算少,因此发现其实武侠小说中往往正是打斗的部分最为无趣,多数人写的冗长又沉闷,读起来头晕目眩。因此笔者经常会跳过大段武打场面而看结果。不过这其中有几位作家的武打描写,笔者是很少跳过的。这几位作家就是:金庸、古龙、温瑞安、司马翎。这其中古龙的武打干净利落,之前的气氛营造十分吸引读者,之后往往一招定胜负,给读者在阅读中体验了“爽快”的刺激感。温瑞安的武打则花样百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打斗方式令人目不暇接,更重要的是他喜欢在打斗中加入多重逆转,使得打斗过程如同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金庸的武打描写相对比较通俗,但是他喜欢在武打中加入一些评论和解释,这些解释涵盖了如琴棋书画医占卜等多种国学知识,又常常能够自圆其说,读起来十分有趣。而司马翎的武打则即有金庸的博杂,又包含古龙的气势(事实上武功的气势论古龙因该是师承司马翎的),而且司马翎喜欢把斗智容入武打之中,使得打斗过程更加精彩。而司马翎对于武功的描写,也颇为令人心动。

本书在武功的描写上,可谓是独辟蹊径。先是书中五行剑中所刻剑法,每套均符合五行特性,如朱雀剑上的离火剑法可使人感到如被火烤,从而头晕目眩,无法施展全力。太微剑上的戊土剑法则沉稳大气,在老实淳朴的钟荃手中威力无穷,而在性格诡异的潘自达手中则无法发挥全力。再者每套剑法都遵循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比如癸水剑法可以克制离火剑法,而金属性的太白剑上所刻庚金剑法的精华招式,却刻在土属性的太微剑上。这样的武功构思,在当时可谓十分新颖。多年后的1987年底,日本游戏公司史克威尔开发的经典RPG游戏《最终幻想》里将属性相克的内容发扬光大,使得现在几乎所有战斗类游戏都离不开各种属性相生相克。殊不知早在几十年前司马翎就已经将这一模式写在武侠小说之中了。

其次,使用时会产生磁性吸住对方兵器的“拦江绝户剑”,可以使对手自己打自己,却又贯彻佛家慈悲之理处处为对方留手的“十八降龙杖法”,可以在天空飞舞回旋的“云龙大八式”等等,都各有特性,使得打斗描写妙趣横生,毫不枯燥。

综上所述,本书风格处于探索之中,即有老派影子,又有司马翎成熟风格的雏形,可以说是一部过度期的精品。但以本书质量而言,亦可算是台湾武侠小说中的上乘之作。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P 禁闻视频 t.cn/RJ7ga9s 如果没有防火墙,魏则西只需要在谷歌、维基百科搜索一下,就会知道什么是生物免疫疗法,至少他不会受骗而耽误治疗。从这点上说,GFW的确是杀人的同谋..  发表于 2017-12-12 15:19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2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20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12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QAQ之前小粒和我说邓小龙有老婆还和白莲有一腿还为了白莲退隐江湖的时候我都炸了,当时我很喜欢邓小龙的结果我以为有黑点了。但是后来自己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还好,他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只是那么一段朦胧的又终究无望的感情hin心痛啊
发表于 2017-8-12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萧逸悲剧我喜欢的女角色,大司马让我喜欢的男角色有黑点,比如冷幽兰春若水,其实男的我喜欢卓君明,也挺悲剧了吧……之前看红粉的时候一开始喜欢钱万贯,结果他始乱终弃还没处理好……邓小龙还好的说。
发表于 2017-8-13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还好吧,男女主之间有点像靖蓉,不知道有没有记错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7-8-12 17:19
QAQ之前小粒和我说邓小龙有老婆还和白莲有一腿还为了白莲退隐江湖的时候我都炸了,当时我很喜欢邓小龙的结 ...

邓小龙还好啊,他和白莲之间问题很多,但是没有点破,但感情是真的。
发表于 2017-8-14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镜 发表于 2017-8-13 16:51
邓小龙还好啊,他和白莲之间问题很多,但是没有点破,但感情是真的。

就是因为没有点破嘛,所以也没实际上的什么不负责任的行为,所以就不渣了。如果这感情再深入,这人怕是就黑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12-13 15:17 , Processed in 0.10128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