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1|回复: 58

[其他] 【每月一品之】是什么get到了你的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1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当当当,沉睡了一百年的每月一品终于又重出江湖了。八月我们来说说梁书中以及其他小说有哪些地方get到了你的点,也就是说有什么情节或设定让你心中一爽,一起盘点一下读过的梁书和其他小说中你的爽点。

闲聊的,正经的,乱扯的,严肃的,回复的,成文的,欢迎说出你的品读感悟。

参与方式:家园品版发帖,前缀【八月】或回复本帖

参与奖励:每个回复50两纹银起,每篇主题200两纹银起

评分

参与人数 1声望 +10 收起 理由
金华丹 + 10 辛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2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梁书之量才女相会女帝

《女帝奇英传》里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上官婉儿行刺女皇武则天,却被收伏留用那一段。
该书第一回就是量才玉女惊身世,说的是出生时母亲得一梦,有天神拿着秤给她,说持此称量天下士。后来的上官婉儿掌管宫中制诰,有“巾帼宰相”之称。
只是后来看到真实的历史,就会对小说里的量才玉女不禁失笑,她的私生活并不检点,会参与弄权,又怎么称得上纯洁呢?只是谁没有年少纯白时,要说少女时代的上官婉儿就是如同小说里写得那么纯净通透,也无不可。
这也是梁羽生先生的小说虽然有植入历史的情节,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正统,严谨的。植入得还是很巧妙,很圆通的。他还没有金庸植入的调皮捣蛋呢,金庸在《碧血剑》里说到明朝开国大臣徐达的死,那是徐达背上长了一个疽,传说生了疽不能吃鹅,一吃必死无疑,于是朱元璋就赐下蒸鹅,徐达是含着眼泪现场吃掉,当晚就离世。如果是梁羽生先生写这么一段,那么写到这里就可以了,而金庸又来了一句,传说到底是传说,万一吃了不死怎么办呢?那么再吃一点砒霜,总之皇帝要你死,死掉就算交差了。这种话是金庸式的文字,这也跟他是江南一带的人有关,评弹就是这样演说的。而梁羽生则是很尊重历史,他在植入历史中,透出一份厚实来,让人觉得看着他的书,有一份安定感。
上官婉儿知道女帝杀了自己的祖父上官仪,又与久别重逢,青梅竹马的王孙李逸相逢,两人同仇敌忾,都想杀了女皇报仇。可是在她听到平民走卒对女皇帝的评价颇高,人家说,老百姓不管皇帝是男的还是女的,只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那就是好皇帝。在这些人的心里,士大夫对女皇的偏见全都荡然无存,这既是写出了对武则天的两面评价由来已久,又让深受士大夫影响的上官婉儿,在内心产生冲突,思量着这个女皇帝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这一些还只是为了上官婉儿行刺女皇做的铺垫,到了上官婉儿夤夜行刺时,却是武则天秉烛夜审,为民做主。其中有一个案子说的是尼姑庵里的小尼姑,与员外家的儿子私通的事情,还有了身孕,地方官审判为小尼姑还俗,挨打,堕胎,员外的儿子送回家让父母严加管教。
武则天一看就笑着说,这是明摆着欺负人了,尼姑庵在东面,员外家在西面,小尼姑无缘无故从地球一头跋山涉水到另一头,只为了勾引员外家的儿子?分明是员外家的儿子诱奸成孕,事情败露不好收拾了,就把所有的责任往女人身上推,这是男人一贯做的事情,屡见不鲜。
于是她改为责打员外家的儿子,小尼姑还俗,任何人不许伤害她的孩子。这样一判,不但梁上当刺客的上官婉儿大为震撼,那是颠覆世界观,武则天的形象让人眼前一亮,心思之细腻,人情之通透,行事之漂亮,真的是很多男儿都难及的,这样的人该死吗?
小时候看到这一段时,也会觉得武则天这种思维不但在小说里光彩夺目,也有现实的意义,现实中如果这么热爱生活,懂得生活的细节,也是会带来很多好处,会赢得人们尊重的,那时候就暗暗记下了了。
后来才知道这一段不是梁羽生首创,而是移植了郭沫若先生的话剧《武则天》,他为武则天翻案写出来的剧本。只是梁羽生植入得可亲可敬,毫无违和感,甚至还会因为看到了这一段小说,而心生感激,不是这个由头,还不会对那一段历史留心,因此懂得了很多知识呢。
小说里的上官婉儿看到武则天是这样的兢兢业业,心灵受到震撼,她的匕首一连掉了两次,这是她内心的交战,在她认为,武则天非但不该杀,还是一个很难得好人,她不是为了个人利益,争的却是天下女性的权益,跟她相比,自己连为稻粱谋的资格都没有,存在的意义只是工具而已。
武则天看到上官婉儿,也要她留下帮自己,上官婉儿还有残存的意志在抗争,在武则天让她作诗时,她做了一首《剪彩花》:
密叶因栽吐,新花逐剪舒。
攀条虽不谬,摘蕊讵知虚。
春至由来发,秋还未肯疏。
借问桃将李,相乱欲何如?
意思是假的就是假的,语含讽刺,暗指武则天乱了唐室。武则天却不以为忤,后来还回了一首《咏蜜桃》相酬:
蜜桃人所种,人定胜天工。
月照九霄碧,时来四海红。
春华明旦旦,秋实乐彤彤。
万古生机在,金轮运不穷。
诗中境界那是高人一筹,武则天还把李世民送她让她制服狮子骢的三样武器之一的匕首给了上官婉儿,意思是她需要一把匕首时时监督,不敢有愧天下。当时上官婉儿还是屈于形势,勉强答应留下。
到了后来李逸行刺武则天时,上官婉儿那是得力助手了,两人一起笑看骆宾王的檄文,其中有攻击的不实文字,两人都当做笑话在听。上官婉儿还问要不要她也写一篇来回击,武则天说不用,还说这篇檄文虽有文采,可力量不足,没有为老百姓说话,老百姓不会帮着他们的。她还说,看到这篇檄文,第一个念头就是宰相不会用人,怎么骆宾王这样的人才也会到敌人阵营中去。
在这本书里武则天正面出场的戏份并不多,她的侄女儿武玄霜才是女一号,可细细品读,武玄霜其实只是武则天的一个分身而已,真正的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是武则天。
女帝如此见识格局,也就难怪反对她的王孙李逸空负屈子幽兰吟了。接下来李逸能做的就只有逃避了,而且他逃向西域,李唐一家本来就是突厥一族,他这样逃遁很符合历史,这也看得出梁羽生先生的故事不完全根据想象胡编乱造的,是有历史依据的。
因为女帝的形象如明珠熠熠,过目难忘,那么男一号王孙李逸就窝囊很多了,他也是欲振乏力,最后是死在太平公主的一包毒药之下。
李逸后来返京,武则天面临着退位,她跪求上官婉儿嫁于并辅佐皇帝儿子李显,武玄霜怜惜上官婉儿绝世之才,岂忍困于局中,身不由己,有心让李逸带着上官婉儿离开朝政。可惜武玄霜是离得开朝局,上官婉儿已经身不由己,只能割舍旧爱。
而太平公主被梁羽生先生评点得很到位:她没有母亲的那份才干,却有更大的野心。历史上她是有心要被封为皇太女,有心继承皇位,而且她对朝局非常在意,彼时武则天并未确立接班人,假如李逸进入朝局,他就有可能继位,而且上官婉儿是一定会帮着他的。所以她就杀害了李逸。而李逸呢,在这群厉害的雌性对手中间,正如他自己用诗经来表达的“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他还有什么活路呢?格局不如武则天,才华不如上官婉儿,武功不如武玄霜,连阴谋诡计都搞不过太平公主。
而他的窝囊正是从侧面烘托出武则天的光彩照人,上官婉儿、武玄霜这些人其实都是武则天的身外化身,看过这本书之后,留下深刻印象还是女帝的文韬武略,刚柔并济。相形之下,在后来的梁书中,有对金主完颜亮的刻画,可只是荒淫好色,志大才疏,趋向脸谱化,丝毫不见有对女帝的细腻塑造。



2017 8 2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10 收起 理由
碧箫 + 10 鼓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1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重冤孽随流水,寸寸伤心随流水......还剑奇情录的结局看着好难过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1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100 沙发加成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先生 发表于 2017-7-31 21:03
重重冤孽随流水,寸寸伤心随流水......还剑奇情录的结局看着好难过啊!

你这是受虐狂吗,居然觉得悲剧爽
发表于 2017-8-1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着萍踪全文都是苏点甜点萌点爽点还有虐点,张公子太苏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9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90 板凳加成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hao11pz 发表于 2017-8-1 11:25
我觉得着萍踪全文都是苏点甜点萌点爽点还有虐点,张公子太苏了

可以具体说一下觉得爽点在哪儿,当然其他的也可以顺便说一下其实其他点后面也有活动的,可以先准备下留着说
发表于 2017-8-1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1、百年一诺,不负心盟。
2、但得两心如白雪,不教半点染尘埃。
3、历劫了无生死念,经霜方显傲心。
4、名城浴血留青史,大侠捐躯表赤心。
5、此身只合江湖老,愧对嫦娥一片心。
6、涸辙之鲋,相濡以沫,相煦以湿,曷若相忘于江湖。
7、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
8、重重冤孽随流水,寸寸伤心付劫灰。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8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80 地板加成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1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梁书之愁听一曲箫声咽,骇见双雄剑气寒

小时候看《狂侠天骄魔女》时最心疼的就是武林天骄檀羽冲。他虽是金国贝子(也是从这本书里知道,檀姓是金国大姓,很多皇后就出自檀门,类似后来的钮钴禄氏,涨知识了),可是心怀和平,与宋国北五省武林盟主蓬莱魔女柳清瑶志趣相投。而且他母亲张雪波还是岳父的外孙女,他大可以和华谷涵一争高下,不用相让的。
最感人就是那一章《愁听一曲箫声咽,骇见双雄剑气寒》,狂侠天骄魔女三个主角同时在场,却是檀羽冲被冤枉了,狂侠责问他,他傲气之中很坦诚地说是因为柳清瑶才这么来逼问的,那一句他反驳狂侠的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的回应是没什么见不得人,只是说不出口。这一句堪称绝妙,把三人之间微妙而难以启齿的情愫,尽数吐露。而且这么一来,好像狂侠华谷涵是披着正义,来报复情敌的,小心眼之中,还见到真性情。这一笔是把武林天骄那种傲骨和对感情的真挚是写透了。
而且这还和与柳清瑶在小孤山披肝沥胆如出一辙。狂侠其实早有好逑之意,可他感情太含蓄,太脆弱,只在柳清瑶当上北五省武林盟主时送了三件礼物过去,有她的生辰八字,生身之父的衣服破布,还有她小时候骑在师父背上摘下的红豆,上面还有她的指甲印,其他什么也没说,由得蓬莱魔女柳清瑶在猜,虽然很具东方朦胧美,可是太费劲了。相形之下檀羽冲这么有话直说到底坦率痛快很多。
在桑家堡狂侠魔女只是打了一个照面,却没打招呼。离开之后长歌当哭,柳清瑶这才知道他是笑傲乾坤华谷涵,可出于少女的羞怯,叫她怎么可能追出去,只有先顾着师兄公孙奇,而她的出现也让师嫂桑白虹念酸。狂侠真会给她惹麻烦,而武林天骄只会给她种花不会种刺,两人相见虽因国仇而动手较量,可彼此也是惺惺相惜,檀羽冲对她直抒胸臆,告诉他看不惯金主完颜亮,两人政见不同,然后还替柳清瑶疗伤,让她清除了因恶斗带来的不快感,只会给意中人带来方便,。
而这一段中柳清瑶乍闻心事被檀羽冲说出都惊呆了。一旁的耿照还说要杀鞑子,一开场他就是要去投义军,惹出与表妹秦弄玉家的血案。他就跟《冰川天女传》里陈天宇一样,第一个出场,却是男三号,还都有与三个女子的纠纷,这是梁老的匠心独具了。
耿照之言,让狂侠天骄本就剑拔弩张的局势更不可收拾,这时候以正义自居的北五省武林盟主柳清瑶竟然幽幽一叹,她这时候不是什么武林盟主,而只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都是待嫁女儿心使然。
而这一点和狂侠的含蓄脆弱也是很一致的,难怪两人终成眷属。于是狂侠和天骄心事翻腾,都以为她属意对方,一个哭一个笑,虽以内力相拼,却越打越没趣。这一段心理活动描写细腻,读后让人多年难忘。
小时候看情节是怎么好玩怎么看,现在则是觉得恋人还该选檀羽冲这类的人,简单明了,矛盾不过夜,不会自虐虐人。
而狂侠和蓬莱魔女的爱情完全就是传统古典的东方味道了,就跟《梁山伯与祝英台》一样,在十八相送时,祝英台含含蓄蓄,导致的结果就是喇叭腔,风声大,雨点小,她是没有话语权的,于是演出了一场悲剧。
狂侠和柳清瑶之所以没有成为悲剧,只怕也是梁老的慈悲成全之心了,只是在现实生活中,这类人感情的折磨必然会很多,事情都没多少的,心思耗费了不少,所以故事只是故事,故事里两人是百年好合,生活中,恋人当选檀羽冲。
也许就因为梁羽生先生觉得故事里也是委屈了檀羽冲,所以另外写了一本《武林天骄》,专门以檀羽冲为主。
小时候当读者,只顾着看好玩的情节,现在写下心得和现实的思考,也算是给自己的爱好一个交代,顺便向作者致敬,谢谢他的作品陪伴了我成长。





2017 8 1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2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200 好长好棒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1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只要我喜欢的人物出现,莫名的就会很激动兴奋,哪怕只是提到名字,如华谷涵柳清瑶,张丹枫和于承珠。
另外,长孙璧假死成真的时候,我居然有点幸灾乐祸,真是太不善良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5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5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1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厉胜男,厉胜男,厉胜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发表于 2017-8-2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7-8-1 12:54
可以具体说一下觉得爽点在哪儿,当然其他的也可以顺便说一下其实其他点后面也有活动的,可以先准备 ...

全文都是张丹枫的男主光环,看起来就是爽
发表于 2017-8-2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ao11pz 于 2017-8-2 10:26 编辑

先来:甜点+苏点首先。大爱公子白衣飘飘在人群中走出来的样子
1:
[size=15.3333px]只见张丹枫白衣飘飘,脚登粉底鞋头戴白方巾,衬着粉雕玉琢的面庞,笑吟吟地纵身上擂台,姿态美妙之极,真有如玉树临风,梨花飘雪,端的是人物俊秀,潇洒出尘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2:[size=15.3333px]忽听得一声清笑有人叫道:“且[size=15.3333px]慢,我也要来赌一赌!”云重眼睛一亮,只见张丹枫白衣飘飘,从人丛中缓缓走出,自己刚才全神注意赌场,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3:[size=15.3333px]月色澄明,荷塘泛影,只见张丹枫白衣如雪,倚槛沉吟,远远望去,就如人在田田荷叶之中,朵朵莲茶,翠盖红裳,围拥着一个白衣书生“亦狂亦侠能哭能歌。”听他哭得悲苦,心也酸了。忽而哭声一止,张丹枫又笑了起来,反复吟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既然甘心憔悴,始终不悔,那又有什么可以伤心?呀,小兄弟,小兄弟,你就是再将我狠狠折磨,我也绝不会对你埋怨的。”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4:[size=15.3333px]两人各以怪异招数搏击,相持不下,但听得墓门之外,晨鸡动野,飞鸟鸣林,不知不觉已是清晨时分。黑摩诃久战不下焦躁异常,搏击更烈,张丹枫仍是不为所动,脚跟犹如钉牢在地上一般,剑势不疾不徐,竟似手挥五弦,目送飞鸿,凝重之极而又潇洒之极

其次:

1:[size=15.3333px]黑暗中但闻云蕾喘息之声,良久良久,仍不见她说话。张丹枫取出干粮,说道:“小弟兄,你吃点东西。”云蕾身倚石壁,动也不动。张丹枫甚是悲痛,却故意扮了个鬼脸[size=15.3333px](公子扮鬼脸好苏)[size=15.3333px]嘻嘻笑道:“小兄弟,这次我不说你食白食啦,吃一点吧!”张丹枫故意提起初见之时的笑话,实是想逗她说笑。忽地“啪”的一声,云蕾将他递过来的干粮拍落地上,张丹枫苦笑一声,将干粮捡起,随手搁在一瓣凸出的石瓣上。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2:[size=15.3333px]张丹枫怔了一怔,忽地柔声说道:“小兄弟,你的话也有道理。小兄弟,大哥听你的话,你说不让我做皇帝我就不做皇帝。小兄弟,你说吧,我就听你的话。”声调温柔,言语甜蜜[size=15.3333px](甜)[size=15.3333px]云蕾面上一热,身子往里一缩,手掌往外怒道:“谁要你听我的话!”张丹枫道:“怎么啦?又生气了?”云蕾再也不说一句话,张丹枫叹了口气,手触岩石,搁在石瓣上的干粮已全被云蕾吃光了。原来适才云蕾听张丹枫说话,听得出了神不知不觉地拿起干粮来吃,到省起“不该”吃时,已是吃到最后的一块了。张丹枫暗暗偷笑,黑暗中但见云蕾一双眼睛有如黑夜明星,闪闪发亮。张丹枫柔声说道:“小兄弟,你该睡啦!”给她低唱催眠小曲,云蕾本觉疲倦,吃饱之后,听他柔声催眠,睡意顿浓,眼皮慢慢地阖了下来。张丹枫提剑坐在洞口替她守卫,其时骤雨已过,但黑夜之中,官军也不敢闯上山来。(苏)
[size=15.3333px]3:[size=15.3333px]但见洞口曙光透入,云蕾定了定神,发觉自己身上披着张丹枫的外衣,面上发烧(公子的衣服披在云姑娘身上又苏又甜还带点虐)心头发酸,取下外衣,轻轻走出,只见张丹枫坐在石上,剑尖抵地,头向下垂。原来张丹枫一夜未睡,实在熬不住了,所以临到天亮之际,打了个盹。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4:[size=15.3333px]张丹枫动了一下,蓦然伸了个懒腰,笑着站起来道:“嗯小兄弟,你这样早就醒来了!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云蕾咬着嘴唇,面色苍白,张丹枫凝望着她,目光充满柔情,又带着无限怜惜(甜的心都化了),云蕾激动得几乎哭了出来,转身不敢再看张丹枫。张丹枫叹了口气,往山下看时,只见数十外锦衣卫士杂着御林军,三五成群正趁着清晨气爽,上山搜索。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5:[size=15.3333px]云蕾一听之下,心头有如鹿撞,这竟是张丹枫的声音。这该不是梦境吧?他怎么突然又来到这儿?云蕾昨晚还梦见他,而今听到他的声音了,却又不想见他。可是真的不想见他吗?不,她又是多么渴想见他一面啊,只是这么偷偷瞧他一眼也好[size=15.3333px](少女情怀总是苏)
[size=15.3333px]6:[size=15.3333px]张丹枫不住地微笑看她,他早已猜透了她心中的思想,也不去打搅她,让她一直沉思,在无言之中享受着人生的妙境。(这就是言情小说中的宠溺一笑,苏过任何的语言
[size=15.3333px]7:[size=15.3333px]两人心急非常,示待天明就告别了农家母子,同乘白马,绝尘而去。行不多久,已听得前面鼓角之声。(很遗憾这里没有详写,作者也觉得国难当头柔情放一边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8:[size=15.3333px]张丹枫道:“小兄弟,快上来吧!”云蕾略一迟疑,便也飞身上马,两人挤在马上,难免耳鬓□磨,肌肤相接,云蕾只觉一股暖流,似是从张丹枫身上,传播过来,不由得双颊晕红心神如醉[size=15.3333px](甜)[size=15.3333px]那白马一声长嘶,驮着三人飞跑,瓦刺骑兵,虽然闻声追赶,却是追之不及。
[size=15.3333px]9:[size=15.3333px]张丹枫脱了险境,气朗神清,心中自是欢喜之极。那白马迎风飞跑,云蕾的秀发也迎风飘拂,张丹枫在前面,时不时觉得云蕾的秀发拂着自己的颈项,痒痒的好不舒服,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甜)。云蕾道:“大哥,你叫白马慢点走吧。”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10:[size=15.3333px]张丹枫侧目回睨,但觉云蕾笑语盈盈,吹气如兰,心神一荡公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心中一荡,又苏又甜,忽地笑道:“战场看明月马上赏清秋,小兄弟,但愿咱们年年有今夕,你说得好,今宵正是人月同圆,也先的女儿可要羡煞你呢!”张丹枫的说话既含蓄,又显露,透露了爱意,又反过来取笑云蕾。云蕾大羞,含嗔说道:“大哥,你再取笑,我就跳下马去,不再和你同乘了。”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11:[size=15.3333px]这两人历尽风波,屡经险难,今霄始得同乘白马,共赏月华,虽然心思不尽相同,但都感到这是人生至美之境。两人耳鬓□磨,喘息相闻,肌肤相接,看着天边明月升起落下,只感万语千言,说之不尽,但却又不必多说,彼此心意,尽都在无言之中,心领神会了(甜)
[size=15.3333px]12:[size=15.3333px]张丹枫一笑吟道:“人间不少坎坷路,冒雪冲寒上旅程。咱们这一生该走多少坎坷的道路,哪有走完之日!”云蕾心神动荡,知他是想求自己做他一生的伴侣(公子求婚)
[size=15.3333px]13:[size=15.3333px]但张丹枫初遇云蕾的那间酒楼,却是酒旗招展。张丹枫笑道:“小兄弟,你还记得这间酒楼吗?”云蕾道:“我一生也忘不了!”张丹枫喜道:“啊,小兄弟!真难得你我心意如一……”云蕾截着说道:“什么心意如一,我忘不了你在这酒楼上偷我的钱,弄得我几乎当场出丑!”张丹枫笑道:“好啦,咱们不要斗嘴,重临旧地,前事难忘,咱们该上去痛饮几杯。小兄弟,你放心,这回我请客,不再说你吃白食啦!”云蕾听他提起旧事,不觉回眸一笑,道:“你若敢再施空空妙手,看我不打折你的骨头。”两人将马系好,互相调笑,步上酒楼。[size=15.3333px](甜)
[size=15.3333px]14:[size=15.3333px]阳曲收复未久,楼上饮客无多,张丹枫还记得以前坐的是南面临窗的座头,便与云蕾占了那张桌子,叫堂倌拿了一壶汾酒,切两斤牛肉,一口气喝了三杯,笑道:“那时我只孤单一人在此独酌,你也是一人,我记得你老是拿眼角瞟我,好啦,如今是两个人了。你也不必再偷偷看我了。”云蕾羞道:“说话小声点儿,谁拿眼角瞟你,那时我看见你一副酸态,十分可笑,又有贼人偷偷跟着你,你也毫不知道,所以多看你两眼罢了。呀,谁知道你是故意戏弄于我,旧事不说也还罢了,说起来我现在还在恼你!”张丹枫道:“真的?”一半认真一半开玩笑的神气。云蕾将他没法,气道:“你的心肠真坏!”张丹枫道:“是么?那么我是个坏哥哥了?”云蕾道:“你再气我我就不和你说了。”甜)
[size=15.3333px]15:[size=15.3333px]张丹枫对着玉人,在草原之上奔驰,心胸更觉舒畅,笑道:“若得与你浪迹风尘,就是一生都这样奔波我也心甘情愿。(甜)云蕾轻掠云鬓,回眸一笑(云姑娘轻掠云鬓这个动作总让我觉得好美[size=15.3333px],道:“傻哥哥又说傻话啦!”[size=15.3333px]([size=15.3333px]张丹枫益觉心旗摇摇,不可抑止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16:[size=15.3333px]云蕾道:“呀,是拉夫,怎么连女子也抢?哼咱们见了,可不能不理!”说得十分气愤,张丹枫有了几分酒意道:“好,咱们把那群蒙古兵都杀了,将马匹送给牧民。”云蕾道:“不,不,不准你杀一个人,将那群蒙古兵驱散也就算了。”张丹枫知道云蕾心慈,原是故意和她说笑的,当下笑道:“好,依你就是。”([size=15.3333px]逗云姑娘玩的公子也很苏[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17:[size=15.3333px] 额吉多又道:“你那位漂亮的小媳妇呢?”([size=15.3333px]额吉多也卖一下萌[size=15.3333px]张丹枫叱道:“胡说,她是我的师妹。”额吉多道:“管你是媳妇也好,师妹也好,她在哪儿?”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18:[size=15.3333px]云蕾忽地噗嗤一笑道:“责怪你做什么?我的母亲生平从不责怪人的。别作得那样可怜相啦。”一笑之下,春意盎然,好像满天的阴霾都被阳光驱逐了。
[size=15.3333px]云蕾的心头掠过了爷爷血书的阴影,掠过了哥哥严厉的面容,一抬头却又见着张丹枫那像冬日阳光一样的温暖的笑容,顿觉满天阴霾,都被扫除干净。
[size=15.3333px](公子和云姑娘阳光般笑容
[size=15.3333px]19:[size=15.3333px]吃过了午饭,方交中午,云蕾思母情切,催张丹枫收拾(不知是哪个人才连这个“催”字都发现了,我就拿来现用了,简直大爱,云姑娘催公子收拾行李,谁的行李只有靠脑补了,云姑娘你贤妻良母的人设呢,澹台姐姐交代你要好好照顾公子的呢,辞别了主人和大师伯,先行动身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20:[size=15.3333px]张丹枫在马前扬鞭,高声放歌道:“但得两心如白雪,不教半点染尘埃。(苏)”云蕾道:“酸秀才,你再风呀云呀的一吟,风雪一来,那就更冷得难行了。”张丹枫笑道:“再大的风雪也冷不了我的心。”说话之间,风雪果然来了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21:[size=15.3333px]张丹枫作了一个鬼脸,笑道:“忽哭忽笑,何苦来哉!”云蕾给他逗得又是展颜一笑,道:“你也是这样的啊。”张丹枫道:“那么咱们是越来越相像了。”云蕾杏面飞霞道:“油嘴滑舌,不再和你说笑了,咱们快去见酋长。”(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22:[size=15.3333px]忽听得一声娇笑,张丹枫的耳边就似听得云蕾说道:“谁说太迟?你怎么不等我啊?”张丹枫回头一看望,只见一匹枣红马上,骑的正是云蕾,浅笑盈盈,还是当年模样。

[size=15.3333px]  这是梦境,还是真人?张丹枫又惊又喜,只见云蕾策马行来,低眉一笑,招手说道:“傻哥哥,你不认得我么?”呀,这竟然不是梦境!张丹枫大喜若狂,叫道:“小兄弟,真的是你来了?真的还不太迟?”云蕾道:“什么迟不迟的啊?你不是说过任凭路途如何遥远,总会赶到的么?你看看,不但我赶了来,他们也赶来了!”[size=15.3333px]云澄后面还有几匹坐骑,那是云重和他的母亲,澹台灭明和他的妹妹,一齐看着他们,微微含笑。澹台镜明策马上前两步,与云重同行,扬鞭笑道:“丹枫,快活林中已布置一新,园林更美,你还不进城么?”张丹枫如在梦中初醒低声说道:“小兄弟,你也进城么?”云蕾盈盈一笑,种种恩仇,般般情爱,都尽溶在这一笑之中。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最后甜到极点苏到极点  ps:全文中云姑娘专属吐槽公子,傻哥哥 酸秀才......
[size=15.3333px]

[size=15.3333px]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1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苇不杭 发表于 2017-8-1 20:19
1、百年一诺,不负心盟。
2、但得两心如白雪,不教半点染尘埃。
3、历劫了无生死念,经霜方显傲心。

你这跟小粒有一拼啊,也是看悲剧爽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17-8-1 21:52
难忘梁书之愁听一曲箫声咽,骇见双雄剑气寒

小时候看《狂侠天骄魔女》时最心疼的就是武林天骄檀羽冲。他 ...

我也很喜欢很喜欢天骄,喜欢狂侠这一系列的,天骄里的檀羽冲和狂侠里面的还是有所不同吧,感觉离我近了一些,没有那么的男神了。
不过反正我也觉得柳清瑶不适合他,清云又美又温柔,已经很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陌雨潇潇 发表于 2017-8-1 22:38
好吧,只要我喜欢的人物出现,莫名的就会很激动兴奋,哪怕只是提到名字,如华谷涵柳清瑶,张丹枫和于承珠。 ...

我也是,看见男神的名字就很激动,就“会心一笑”,俗称花痴
看到长孙璧死了的时候我就好难过了,她活着还可以离婚,她死了李逸武玄霜肯定不能在一起了(虽然本来两个人就没法在一起,但她要不死两个人还可以隐居什么的)顺便其实觉得裴叔度很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裴大猫 发表于 2017-8-1 23:56
厉胜男,厉胜男,厉胜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她这一生活的是够爽了,快具体说说,让大家一起爽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hao11pz 发表于 2017-8-2 10:22
先来:甜点+苏点首先。大爱公子白衣飘飘在人群中走出来的样子
1:只见张丹枫白衣飘飘,脚登粉底鞋头戴白方 ...

这么一看萍踪也很甜啊
发表于 2017-8-2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7-8-2 14:22
这么一看萍踪也很甜啊

虐点也很多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所以之前我打算写张云是想从散花开始的
发表于 2017-8-2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get到了我的点
发表于 2017-8-2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7-8-2 14:28
是啊,所以之前我打算写张云是想从散花开始的

散花广陵剑都无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10-18 13:45 , Processed in 0.12220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