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8|回复: 7

[综合] 【水镜堂武侠书评】之《云海玉弓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镜 于 2016-10-3 23:51 编辑

文/水镜
      说到和梁羽生先生的结缘,却要先从游戏讲起。还记得初中时同学弄了一盘《勇者斗恶龙2》的卡带,那时候第一次玩日式RPG,十分入迷。然而这种游戏只能一个人玩,于是我俩就轮流上阵。他在玩的时候,笔者百无聊赖的在他家翻到一本《七剑下天山》,现在还记得是一本黄颜色封皮的书。应该是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的。书已经残破不堪,而且只有下部。而且作者并不是笔者熟悉的金庸和古龙。而是梁羽生这个陌生的名字。本来没什么兴趣,但是因为实在无聊,于是便随手翻了几页(笔者至今还记得当时翻到的是易兰珠刺杀多铎的情节)。没想到很快就被吸引住了,于是几十分钟前还十分入迷的游戏也不想玩了,向同学借了这本书就回家大快朵颐去了。半部书读完后意犹未尽,又跑到书店去找上部,正巧当时书店的《七剑》被租出去了,于是就随手挑了一套薄薄的《萍踪侠影录》,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笔者便对梁羽生先生的作品有了兴趣。第二天回到学校,和几个小伙伴们说起这事,其中一个对我说,梁羽生的书一定要看《白发魔女传》、《剑网尘丝》以及《云海玉弓缘》。大概那位小伙伴和我口味差不多,后来这三本果然都成了我最喜欢的梁书,而最喜欢的,就是《云海玉弓缘》了。

      这一次是笔者第三次读《云海玉弓缘》,可以说本书是笔者最喜欢的武侠小说之一,也是普遍被大家认为梁羽生作品中较另类的作品。说其另类,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这部作品的历史背景相对于梁羽生先生其他作品来说十分薄弱。主要讲的是武林恩怨,和江湖中的正邪之争;其二,主角并非是梁羽生先生一贯爱写的名士和侠女,而是一个正邪之间的金世遗和基本属于邪派的厉胜男;其三,本书中的反派BOSS是少有的看不上清廷利诱,不打算做朝廷鹰爪的枭雄;其四,这部作品中出现的大量武功要比其他作品更加超现实,如《乔北溟秘籍》中的阴阳抓,天罗步,玄阴指等等;其五,本书中正派实力被大大压低,邪派(非反派)被大大提高。也正是因为如此,本书在梁迷心中的地位也是飘忽不定的,有人说本书是梁羽生先生最好的作品,也有人说本书根本没有梁羽生先生的风格。以笔者个人来看,本书虽然不能说是梁羽生先生最好的作品,但也绝对是能排进前五的作品。至于风格,其实梁羽生先生的作品也并非风格一成不变的(虽然笔者个人最喜欢本书,但却认为梁羽生先生写的最好的小说是《萍踪侠影录》和《女帝奇英传》)。比如有间谍小说风格的《飞凤潜龙》,有侦探小说风格的《武当一剑》,有历史小说风格的《女帝奇英传》以及探讨民族关系的《武林天骄》等等。因此本书虽然有别于其他作品,但并非仅此一家。非要给梁羽生先生安一个莫须有的固定风格,可谓是着实黑了先生一下。

      首先来看第一点,梁羽生先生喜欢把武侠融入历史之中,如唐系列的安史之乱,宋、明系列的对抗外族入侵,清系列的反抗清廷等等。让侠客们跻身历史的风头浪尖,以此来弘扬为国为民的侠义精神。而本书中虽然清楚的写出是乾隆年间。而且也有清廷围剿武林侠士的描写,但这些都只是点缀。且清朝一贯的主线“反抗清廷”在本书中也基本没有什么体现。却以厉胜男复仇为引子,以寻找、争夺乔北溟留下的武功秘籍为前期重点,以江湖七大门派(天山、邙山、少林、武当、青城、崆峒、峨眉)对抗魔头孟神通为后期重点,以金世遗与厉胜男、谷之华、李沁梅之间的感情纠葛为线索,描写了一个相对更加纯粹的武侠世界。这种写法,在梁羽生的作品中可以说是很少见的。

      第二,本书的书主金世遗是一个介乎于正邪之间的人物。其第一次出场是在《冰川天女传》中。他被称为“毒手疯丐”,因为童年经历,使他愤世嫉俗,我行我素,甚至有些正邪不分,行事处处透着邪气。在《云海》中,虽然已经连续受到冰川天女和谷之华的感化,行事不似从前那般偏激,但行事作风依旧不似正派中人那般循规蹈矩。对孟神通、灭法和尚这类的反派固然下手狠毒,对于自己看不上眼的正派人士,如曹锦儿、武定球等等,也是动不动就要戏弄一下的。而女主角厉胜男更是个比金世遗还要邪的角色。她一心只为复仇,不论是非,不择手段。为了得到金世遗,更是用尽各种办法挑拨、欺骗谷之华、李沁梅等他眼中的情敌。甚至还有过杀害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百姓的恶行。最后更是为了遵从乔北溟遗训,大闹天山,单挑唐晓澜。其行为手段狠辣阴毒。可以说全书中都没有做过什么好事。以这样两个人做主角,在喜欢写名士侠女的梁羽生作品里是绝无仅有的。因此这两个人,也是往往是梁迷争论最大的角色。

      然而,笔者对于这两个人,却是十分喜欢的。网上很多人评价梁羽生先生的作品人物性格单一,正邪区分简单,人性刻画没有深度。但是仅仅从这两人身上,就可以对这种评论大家反驳。

      首先来看金世遗,如前文所述,他童年是个麻风病人,受到村里的人排挤和冷落。后来被独龙尊者带到毒龙岛上,不仅治好了他的病,更是传授给他一身的绝学。因为童年的遭遇,以及独龙尊者本来就是个孤僻怪异之人,对他教导不够。使得他小小年纪就有了愤世嫉俗的人生观。他取名金世遗,就是指自己被世人所遗弃,可见其性格偏激到何种程度。因此他初回大陆,就四处找寻名家挑战,黑白不分得对自己看不上的人进行戏弄。这种心理就是为了向世人证明他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要比那些“遗弃”他的世人强。后来,他遇到冰川天女和李沁梅。冰川天女对他的照顾和影响,让他逐渐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李沁梅的单纯与善良,让他受到了感染。于是金世遗开始逐渐发生了变化。《云海》一书中,金世遗又遇见了谷之华,谷之华对他的信任以及劝说,更是让他不再自卑,决心改头换面。但是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然金世遗已经不再如从前那般偏激与愤世嫉俗,但是天生的傲气和邪气却还是摆脱不掉。这也是为什么他还是时不时的戏弄正派人士的原因了。但是这时的他,心中已经有了是非黑白的观念,因此只要对方不惹到他,他倒也不会主动去生事了。从以上可以看出,金世遗的改变并非是突兀生硬的,而是循序渐进,有迹可寻的。也可以看出梁羽生在金世遗身上下了非常大的功夫。

      再来看看厉胜男,可以说她是梁羽生书中唯一一个反派作为女主角的角色。如之前所说,她全家被孟神通杀害,从出生那天起就是活在仇恨之中的。可以说她从小到大被灌输的人生理念就是“报仇”二字。因此她满腔仇恨,行事很辣。倒是颇有鬼派作家书中人物的感觉。而且厉胜男在《云海》一书中的种种举动,与《冰川》中的金世遗是十分相似的。无怪乎金世遗一直觉得厉胜男就向他的影子一般。但是,厉胜男却并非是个无恶不作的女魔头。纵观全书可以看出,她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因为她自己的好恶,而都是事出有因的。比如她一心要夺《乔北溟秘籍》为的是向孟神通复仇;她欺骗谷之华和李沁梅,是因为视对方为情敌;她大闹天山,挑战唐晓澜,是为了遵守祖师爷的遗命。可以说除了爱情以外,厉胜男这一生,都是活在外界强加给她的职责之中的。而唯一她主动争取,真心对待的爱情,却又并不属于她(至少在她活着的时候)。因此,笔者认为厉胜男是可怜的。如果金世遗能像冰川天女或者谷之华那样对待厉胜男,可能她的结局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然而,虽然事出有因,但她也的确做了一些不可饶恕的错事。所以,当她终于卸下加于自己身上的所有枷锁后,等待她的,也就只有死亡的惩罚了。笔者觉得梁羽生先生在写这个人物的时候,必然是怀着一颗怜之深、责之切的情感来写的。

      可以说梁羽生先生笔下的金世遗和厉胜男都是十分复杂的角色,你不能单纯的说他们是邪魔外道,却也无法说他们是正人君子。他们可以说是恶的有因,正的有理。在他们身上,可以看到人性最美的一面,也能看到人性丑恶的一面。谁还敢说梁羽生先生人物刻画的平面单一?

      第三,梁羽生先生作品中的反派,无论多强、多嚣张,大多都喜欢依附权贵。充当朝廷鹰犬的大有人在。如楚昭南、了因、羊牧劳、朱九穆、西门牧野等等。然而他刻画的比较经典的几个反派却似乎都不屑与此。他们即使一时充当一下朝廷爪牙,却也志不在封官加爵。他们都有着更大的野心。朝廷权贵只不过是他们利用的对象。比如乔北溟、公孙奇,再比如本书的孟神通。

      孟神通可以说是梁书反派中的一个异类了。首先,他看不上朝廷权贵,因此当乾隆想要笼络江湖人物清除异己的时候,寇方皋和司空化不敢邀请他入伙。甚至他为了杀西门牧野,更是敢闯入京城杀人。完全没有把朝廷放在眼中。而他答应帮寇方皋他们的忙,也不过是为了利用他们对付金世遗。可以说他是个十分高傲的人。其次,他是个真正的枭雄。因此他能做到审时度势,能屈能伸。在蛇岛火山爆发后,他因为金世遗会操舟,可以容纳金世遗和厉胜男与他们同舟共济。在乔北溟隐居的岛上,他也能够和金世遗共同对敌。相对于一心与金世遗做对的灭法和尚,孟神通在气度上可以说是高了他不只一筹。再次,孟神通并非只是仗着武功高强就不知天高地厚的莽夫。这点表现得最突出的就是他在与唐晓澜的决斗中提出的那三个条件了。他心知肚明唐晓澜武功是强过他的,所以先用条件约束住唐晓澜,拉平敌我之间的差距。第一场胜的十分漂亮。第二场也能大方认输。这里不仅表现了他的智谋,也表现了他的胸襟。另外,书中描写他在与金世遗同舟共济的这段时间,经常与金世遗谈论武林轶事,且颇有见解。这也能看出他胸有丘壑,非有勇无谋之辈。

      同时,书中写他与谷之华的父女之情,也写的十分到位。虽然谷之华与孟神通道不同不相为谋,甚至双方立场敌对。但是两人毕竟是父女。孟神通虽然无恶不作,但是对于谷之华这个女儿,他却是时刻放在心上的。当他知道谷之华是自己女儿后,先是害怕灭法和尚迫害她,因此不惜演了一场闹剧放走谷之华。后来又四处找寻她。对于谷之华对自己的非议,他虽然生气,却始终不愿伤害她。虽然他为了自己的野性,放弃了与谷之华重归于好的最后机会。但是随后又害怕自己万一落败,女儿被人欺负,因此把自己辛辛苦苦得到的武功秘籍给她。且看第四十六回:诀别魔头留秘笈,重来浪子负芳心中写道:

       孟神通点点头道:“尽管咱们行事不同,你有这番志气,就不愧我的女儿!”颐了一顿,声调一转,缓缓说道:“我这次约了唐晓澜比武,胜败难测。若然我侥幸得胜,我就是武林至尊,自然可以庇护你。但我自问这场比武,只怕凶多吉少,要是我输了的话,那就是我军命之期了!当年我与你俩母女失散,无力照顾你,让你托庇他人,改姓他人之姓,我终身引为遗憾。现在我将这半部武功秘笈传给你,不过是想稍赎前衍,我生前不能照顾你,死后也可以照顾你。你已得吕四娘的衣钵真传,得了正宗的内功心法,若再能参透秘笈上的武功秘奥,不难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好,不管你叫不叫我做父亲,你也该让我了却这番心事吧?”
       孟神通的声调苍凉之极,简直像是临终的遗嘱!谷之华这才明白她父亲的用心之苦,想到他是冒了性命危险,历尽万苦千辛,才取得这半部武功秘笈的,如今竟拿来送给与他敌对的女儿,尽管她恨她的父亲,却也不禁大为感动,一时泪咽心酸,“爹爹”二字,几乎就要冲口而出,但终于还是忍住了。
       孟神通见他女儿终于接过了他手上的残书,心中如释重负,眼泪却不自执的掉下来,他明明知道女儿是不愿跟随他了,但仍然不舍得离开,要多望她几眼!
孟神通伸出手来,谷之华动也不动,孟神通凄然说道:[这次只怕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你就让我再亲你一下吧!”


      这一段描写,孟神通爱女之情满溢,此时的他,不再是那个人人惧怕的老魔头,而是个垂暮老矣,疼爱子女的慈父,读来颇为感人。

      可以说,梁羽生先生对于孟神通的刻画是非常立体的。他阴险狠毒,却不失一派宗师的大气;他狼子野心,却部为功名利禄折腰;他对敌人残忍,却充满父爱。他高傲,却能审时度势。这样一个集各种矛盾于一身的角色,如何不令读者倾心?

      第四,本书中的武功花样繁多,层出不穷。而且相对于其他作品,本书的武功更多了一重浪漫超现实的色彩。不说梁书中多次出现的修罗阴煞功、天山剑法和少阳神功。单是乔北溟传下的那些武功,如大周天吐纳练气大法、天罗步、玄阴指、阴阳白骨爪、金刚般若神掌、弹指神通,逍遥指等等,正邪兼顾,花样百出,光听名字就显得十分梦幻。另外还有少林的定珠降魔功,青城的天遁剑、天罡掌,赞密法师的须弥芥子功,屠昭明的坎离剑法,全真派凌霄子的先天太乙神功,金日磾的雷电棒法,释道安的毒血掌等等。可以说《云海》一书中出现的武功,应该算是梁羽生作品中最多,最杂的了。

      不过本书中虽然武功种类繁多,但是对于武学理论却没有出彩的描写。唯一的一个正邪合一,也是梁羽生老生常谈的话题了。而且相对于另一部书《联剑风云录》中乔北溟对武学理论的研究,以及后来提出的大、重、拙的武学原理来看,要差得远了。

      第五,梁羽生先生的大多数作品中,正派中总会有一些绝世高手是可以完胜反派BOSS的。甚至有些作品里正反派的差距是很大的,反派总显得不够给力。没有如金庸的东方不败、司马紫烟的侯浪萍或者温瑞安的关七这样的人物存在。正派高手无论在质还是量上总是压着反派一头。而最终的决战也总是以正派的完胜而告终。

      但是在《云海》一书中,正派却显得处处受制。不但邙山大会被孟神通和西门牧野等魔头闹得翻天覆地。最后更是写唐晓澜输给了厉胜男。而如同各大门派的首领,甚至连冯琳、唐经天这种前作中已经很厉害的高手,在本作中也是栽了各种跟头。尤其对于唐经天的描写,更是与《冰川天女传》中睿智柔和的翩翩佳公子形象相去甚远。唐经天在本书中被描写成了一个急躁冲动的人。武功更是似乎不进反退,不仅被金世遗远超,被厉胜男多次羞辱。甚至在于姬晓风的对决中也只是勉强取胜。这未免令大批唐经天的粉丝心寒。
反而是本书的邪派,各个都是武功智慧过人之士。这里说的邪派,并非单只反派,更是以武功行事来说的。比如书主金世遗、厉胜男,BOSS孟神通,甚至灭法和尚、姬晓风、西门牧野等等,都让正派吃了不少苦头。但从邙山之战中便可看出,正派在对抗孟神通率领的群魔时,并没有明显的优势,甚至若不是金世遗暗中帮忙,很多战斗都是必输的。

      这种写法虽然并没有什么不好,不过正派显得过于窝囊,总会令不少人感到憋屈。但这都是见仁见智的,笔者只说区别,就不论好坏了。


      除以上各种特别之处外,本书另一个看点就是情感描写了。本书的感情线其实相对单一,这点也与梁书偏爱多角恋爱,然后拉郎配的习惯不同。金世遗与谷之华、厉胜男、李沁梅的感情纠葛贯穿全书。虽然也有江南与邹绛霞、李沁梅与钟展的情感描写,但都只是大致描写,比较龙套的了。

      说道《云海玉弓缘》的感情描写,梁迷们讨论最多的便是金谷、金厉到底哪对才最合适。笔者也不免俗套,不过在这之前,笔者想先谈一下金世遗与李沁梅之间的感情。

      李沁梅可以说是三女之中最早认识并喜欢金世遗的了。注意,这里笔者用了“喜欢”,而不是“爱”。这是因为在笔者看来,李沁梅对于金世遗的感情仅仅只是停留在比喜欢在稍微高一些的层面上,但却没有到达爱的境界。回顾两人相识历程,可以看出李沁梅最初对于金世遗更多的是怜悯,后来慢慢发展成佩服,再后来才发展成喜欢。也许有人认为这是由怜生爱,但是笔者认为这更像是粉丝对偶像的崇拜和迷恋。也像是李沁梅对于异于自己的另一个世界的向往。在云海中,虽然她一直苦苦寻找金世遗,在得知他命丧鲨口的时候伤心欲绝,但是这并不能充分证明是爱情。笔者相信现在很多粉丝如果听到自己迷恋的偶像遭遇不测,也会有这种现象发生的。笔者认为李沁梅对金世遗没有到达爱的境界的重要原因是,在她听说谷之华也与金世遗很好的时候,心中居然并没有多少醋意,而是颇为欢喜。也许有人认为是她天真单纯,但是爱情真的是自私的。即便胸襟广阔如谷之华,看到金世遗对厉胜男态度暧昧时也会情海生波。而李沁梅只是一心觉得自己的世遗哥哥有更多的人喜欢是件好事。若是她对金世遗是真心的爱,那么心中必然会有一番波动。而这一点笔者并没有看出来。

      同时,金世遗对于李沁梅是什么感情呢?书中多次借金世遗的思想告诉读者,他对李沁梅只是兄妹之情。可是事实如此吗?笔者却觉得他对李沁梅其实是有一丝爱意的。这表现在当他成全李沁梅与钟展感情之时,内心有不舍,有辛酸。且看原文是如此描写的:

      金世遗暗暗为他们欢喜,但不知怎的。在欢喜之中又似有一点辛酸,忽地心中想道:“我所要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咳,我还在这里偷看地做什么?”

      如果真的是兄妹之情,自己为妹妹找到一个好的夫婿,本应该高兴才是,为何会辛酸呢?若是他把李沁梅当做女儿,心中有嫁女儿的心情,这倒是很好理解。可对于妹妹,这一点辛酸却是有些可疑了。因此笔者才大胆认为金世遗内心最深处,对于李沁梅也还是有那么一丝爱意的。当然,笔者并非爱情专家,这些猜测也只是一家之谈,对错与否,还凭大家揣测。

      接下来,就说说厉谷二人。在评述之前,先来看一段原文,这段文字出自全书最后一章佳偶竟然成冤偶,多情却似反无情:

       坟墓里的厉胜男曾经是他怜悯过、恨过而又爱过的人。在她生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爱的是她,在她死后方始发觉了。他现在才知道,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是谷之豹,其实那是理智多于情感,那是因为他知道谷之华会是个“好妻子”。但是他对厉胜男的感情却是不知不觉中发生的,也可说是厉胜男那种不顾一切的强烈感情将他拉过去的。

      首先来看题目,佳偶竟然成冤偶,这里的“佳偶”,自然是指金世遗与厉胜男。可以看出来似乎梁羽生先生也认为金厉二人可为佳偶。再来看这段话。从描写上来看,首先承认了厉胜男是金世遗爱过之人。然后又分析了他对谷之华的爱与对厉胜男的爱之间的区别。金世遗对于谷之华的爱是理智大于情感的。这里不能否认金世遗是爱着谷之华的。但这份爱是理性的。毕竟无论出身、性格,谷之华都要远好于厉胜男。她漂亮、温柔、善良且知书达理,更重要的是她也是真心爱着金世遗的。笔者也认为她的确会是一个好妻子。金世遗爱上他是无可非议的。但是这种理智的爱,是夹杂了很多因素的。试想谁会愿意娶一个脾气暴躁,行事毒辣,整天喜欢耍心机的女人?要我来选我也会选谷之华。然而金世遗对厉胜男的爱,则是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产生的。也可以说是情感大于理智的。试想如果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全身都是缺点的女人依然情不自禁的爱着她,那不更是真爱了?因此笔者认为单从这里来看,金世遗虽然对二女都有爱,但是对于厉胜男的爱更加发自肺腑,要大于对于谷之华的爱。

      不过笔者从心里学的角度来分析,似乎事情又并非如此。笔者认为,其实谷之华与厉胜男分别代表了金世遗的两种心理状态。谷之华是金世遗的自超我,而厉胜男是金世遗的本我。超我是人格结构中的管制者,由完美原则支配,属于人格结构中的道德部份。也就是说,在金世遗改变之后的道德观、人生观上,他一定会爱上近乎完美的谷之华。而本我是在潜意识形态下的思想,代表思绪的原始程序,即人最为原始的、要满足本能冲动的欲望。也就是说金世遗对于厉胜男的爱,是他潜意识所控制的。是他的本性所定。可以说超我和本我是永远对立但又必须并存的。是需要自我去调控的。在厉胜男死前,金世遗的超我一直压制着本我,因此他更偏向于谷之华。当厉胜男死后,金世遗受到的打击和压力,使他的心理状态产生了变化,于是自我开始对超、本我进行调控,本我逐渐压制了超我,因此他认为自己更爱的是厉胜男。但实际上超我与本我之间的强弱并非一成不变的。需要通过自我针对各种不同环境来进行调控。所以笔者认为从心理学上来说,金世遗对厉胜男和谷之华的爱是分不出轻重的。这也是为什么二十年后金世遗终于娶谷之华为妻的重要原因。那时候已经时过境迁,厉胜男死亡所留下的阴影逐渐变淡。这时自我再次进行调控,超我与本我的强弱再次发生变化,谷之华再次代替了厉胜男在金世遗心中的位置。两人结合,并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因此,笔者认为梁羽生先生在《云海玉弓缘》一书中写情是符合心理学原理的。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最后,说一下笔者认为本书中的一个小小的缺陷。笔者认为要是硬挑本书的毛病,大概就是西门牧野出现后一直到嵩山对决前的那一部分了。这一部分与全书联系不大,硬把朝廷掺和了进来,原本作用为戏剧化的结束邙山之战和嵩山之战。但是其中笔墨过多,新出场的几个人物西门牧野、寇方皋、司空化脸谱化严重,无甚出彩。这一段的故事也并不是很精彩。而且西门牧野的出场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BUG,因为之前厉胜男一心一意只想找孟神通报仇,从未提过西门牧野其人。然而当西门牧野出现后,厉胜男立刻指出他是孟神通的帮凶。可以说是两人合谋杀害了厉胜男一家。而且究其原因,西门牧野还是主谋。然而为什么厉胜男之前从未提起呢?这岂不是怪哉?笔者认为这一段的描写似乎只是为了拉长篇幅,故意制造起伏的情节而已。并无太大价值。

      一部《云海玉弓缘》,洋洋洒洒六十余万字,写尽了江湖侠客的爱恨情仇。是梁羽生先生作品中的上品,也是武侠小说界的经典,写情更是武侠中的精品。笔者三次阅读,每次都会在厉胜男凋谢在金世遗怀中之时潸然落泪。因此最后笔者想用这一段描写来结束此篇书评!

       厉胜男走进新房,将侍女遣开,虚掩上房门,柔声问道:“世遗,你还在恨我么?”金世遗不答。厉胜男叹口气道:“不管你怎样恨我,我今天总是做成功了你的妻子,我也就心满意足了。”金世遗冷冷说道:“不错,你是成功了!如今你总应该拿出解药了吧?”
       厉胜男凄然说道:“早知如此,我真后悔从荒岛回来。”金世遗恨恨说道:“你现在不是样样都称心如意了么?”厉胜男道:“不错,但是到头来都是空的。世遗,要是咱们仍在荒岛上朝夕相对,那有多好!”金世遗心里也在暗自叹息道:“谁叫你变成这个样子?往日的情份,已似大江东去,一去不回了。”心里是如此想,但却不得不哄骗她道:“咱们做了夫妻,相对的日子长着呢。你给我解药,让我办了这桩事情,也好早些回来伴你。”
       厉胜男又叹口气道:“世遗,你不要骗我了!”眼圈红润,眩然欲滴,金世遗接触到她幽怨的眼光,禁不住心中感到有些歉意,在此之前,他是从来也没有骗过厉胜男的。但此时此际,他却不得不再硬着头皮说道:“我骗你什么?咱们不是已拜堂做了夫妻么?”
      厉胜男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方始拿出一方玉匣,说道:“解药在这里面,还有几件东西是给你的。”金世遗无瑕问她是什么东西,连忙伸手来接,厉胜男忽道:“世遗,我盼望你能够依我几件事情。”
      金世遗大吃一惊,叫道:“怎么,你又变卦了?”只道她又要出生什么难题。厉胜男徵笑道:“不是变卦,你别着慌,你好好听我的说话,不管我说些什么,你都不许打岔。世遗,不管如何,咱们总是有过一场情份,难道你连听我说几句话的耐心也没有了?”
      金世遗看她神情非常奇特,心里惊疑不定,摊开手道:“好,说吧!”
      厉胜男道:“我知道你欢喜谷姐姐,我也愿意你们两人有个仔结果。只望你将来在鸳鸯忱畔,月下花前,能偶然的想我一下,想起曾经有过一个非常爱你的人,那,我就、我就会感激你不尽了!”
      金世遗道:“到了今日这般田地,你还说这些话干嘛?”厉胜男苦笑道:“你以为我是妒忌她吗?不,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心里的话。好了,你讲好了不打岔的,请听我再说。”
      金世遗隐隐觉得她的面色有点不对,惊疑不定之际,只听得她按着说道:“世遗,答应我一件事情,我要你好好保重自己,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泰然置之,你答应我吗?”
      金世遗心头颤战,暗自想道:“难道她已知道了我有自杀的念头?难道是之华中毒已深,无可解救了?”
      厉胜男道:“你答应吧,你答应我才放心把解药给你。”金世遗迟疑半晌,道:“好,我答应你。”
      厉胜男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世遗,我还盼望你在武学上更下苦功,你将来会成为一位超越前人的武学大师的,我曾经是你的妻子,到你成功之日,不论我在什么地方,我也会同你一样高兴。”
      金世遗听她说得非常诚恳,心想:“难道地想把乔北溟的秘笈交给我?”金世遗虽然并不稀氨,却也深深感动,当下说道:“多谢你的好意。多谢你的期望,我尽力做去就是。”话是如此说,其实他还未打消自尽的念头。
      厉胜男呼了口气,道:“你是最重信诺的人,你答应了,我就放心了。”金世遗心中抱愧,极力抑制着自己,不让她看出自己是言不由衷。
      厉胜男道:“好了,这玉匣你拿去吧。”金世遗接了过来,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我要走了!”
      厉胜男道:“你过来,让我再看你一眼,啊,让我亲一亲你!”金世遗本来已是憎恨它的了,不知怎的,这时却是心情激动之极,情不自禁的亲了她一下。
     这刹那间,厉胜男的眼角眉梢,都充满了笑意,便似一朵盛开的玫瑰,她低声叫道:“世遗,你其实也是爱我的啊!”突然笑容收敛,盛开的致瑰倾刻之间便枯萎了!


      这正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3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30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10-4 00: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29][s:29][s: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4 00: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用金厉说人物不平面那个地方应该让乖乖好好看看~
本来不喜欢云海,现在倒想重看云海了
发表于 2016-10-10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6-10-4 00:41
用金厉说人物不平面那个地方应该让乖乖好好看看~
本来不喜欢云海,现在倒想重看云海了

人物不平面还需要用金厉来证明么,太大材小还用了,区区一个谷啸风都能打脸233333
发表于 2016-10-10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6-10-4 00:41
用金厉说人物不平面那个地方应该让乖乖好好看看~
本来不喜欢云海,现在倒想重看云海了

人物不平面还需要用金厉来证明么,太大材小还用了,区区一个谷啸风都能打脸233333
发表于 2017-3-20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主角从开始的金世遗不知不觉间变为最后的厉胜男。云海说到底只是厉胜男的独角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7-25 02:32 , Processed in 0.0992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