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天山游龙

[作品] 重温《鸣镝风云录》

 火.. [复制链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2-25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回  芳心何属空惆怅  好梦从来是渺茫

    本回转入了宫锦云与公孙璞的故事。前书刚写完了一段“家长包办婚姻”所造成的婚变,这边又紧接一段“父母指腹为婚”的故事,那么这段“指腹为婚会否又再造成另一场婚变?公孙奇与宫昭文的“指腹为婚,前传《狂侠天骄魔女》中未有提及,应该是梁羽生先生创作本书时新的构思,宫昭文在前传中虽也算不得一流高手,但毕竟也是柳元甲最为倚重的大弟子,蓬莱魔女在“千柳庄”受柳元甲诱骗时,柳元甲便有意派宫昭文前往谋夺蓬莱魔女的山寨,幸后来奸谋败露,宫昭文的岳父又是金国国师“祁连老怪”金超岳,因此这段婚姻也还是配得上。只是宫昭文在本书中所使的武功完全不同于柳元甲和金超岳,如柳元甲的”“穴道铜人+指元篇”,金超岳的“修罗阴煞功+雷神掌”都没学到手,除了自身练成的“七煞掌”外,便一心觊觎桑家两大毒功,确实也是浪费了自家的武学资源。

    回到这段“指腹为婚”的婚姻中,女方家长宫昭文是抱着取得“两大毒功”的目的,动机不纯,男方家长桑青虹是不愿婚姻成就,连儿子公孙璞都没告诉。男方公孙璞是不知有这段婚姻,女方宫锦云是“爱上他人”,看起来这段“指腹为婚”比起前面的“家长包办婚姻”更难成就,但事实不然,由于宫锦云所爱的韩佩瑛是女子,宫锦云有接近公孙璞的目的和意愿,这便为俩人的相遇、相知创造了良好的基础,而公孙璞的优点,正是要通过慢慢了解中为人发现,宫锦云也是美貌聪慧的女子,日久相处,也易为人所喜爱倾慕,这便成了爱情的根源。当然一开始宫锦云是抱着解除婚约的目的,对公孙璞多番试探,公孙璞却是茫然不知,但相处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预示着一个良好的开端,这段看似“指腹为婚”的包办婚姻,已经朝向着自由恋爱中转变。

    本回书以极大篇幅书写了公孙璞的幼年和成长之路,公孙奇对桑青虹所使的报复手段前传已有详细交待,公孙奇临终对此也作了忏悔,桑青虹也是逃过一劫,多年过去,对公孙奇或仍留有恨意,但也大半烟消云散。但是公孙奇施加于亲生儿子的恶毒手段已铸成,也就注定了公孙璞幼年的痛苦。好在这种痛苦的同时也伴随着机缘,光明寺三位武学大师加耿照的悉心培养,造就了公孙璞的非凡成就,成为少年一辈武功最杰出的一位。打败濮阳坚只是牛刀小试,转眼便将迎来更大的挑战。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1

回帖

129

积分

师出名门

积分
129
声望
102 声
银两
3382 两
回帖
131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20-11-12
最后登录
2024-2-2
发表于 2023-2-26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周都有的读,太好了,谢谢!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2-28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回  诚朴少年能补过  机伶玉女探因由


   本回讲述公孙璞和宫锦云的相互交流、了解,携手对抗朱九穆,再写奚玉帆、奚玉瑾兄妹对抗朱九穆。朱九穆的名字和武功在之前情节已作介绍,是打伤韩大维,让韩佩瑛不得不抱病出嫁的元凶杀手,所使的更是梁著的邪派的招牌武功“修罗阴煞功”,比起梁著《联剑风云录》和《云海玉弓缘》的描述,本书中“修罗阴煞功”落在朱九穆手中总觉得份量有所不足,另外本书的武功创造性不足,如韩佩瑛的“惊神剑法”、谷啸风的“七修剑法”、“少阳神功”、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都取自于之前的著作,另外与前传《狂侠天骄魔女》有关联的人物如公孙璞的武功多承袭于前传,比较有特点的应该是奚家的“百花剑法”,但书中也未能将“剑”与“花”更深入结合,形成有特色的武功,浪费了一个好的设定,这是题外话。

   以朱九穆成名之久、武功之高,竟然奈何不了公孙璞,况且公孙璞用的是“两大毒功”之外的其它武功,显示出其武学之渊博,书中实以这一战烘托公孙璞的实力,将公孙璞置于少年英雄之顶尖位置。
从回目看,公孙璞固为诚朴少年不假,但“能补过”之语则让人难以理解,公孙璞本身并无任何过,又何谈补,未明梁羽生先生拟此回目的真意,或是所补为其父公孙奇所犯下的罪恶,又或是结合下句,将“过”作“反应迟钝”之解,即面对宫锦云的百般试探,始终未明其真意。宫锦云初抱着退婚的念头,在百般试探之下,已不自觉为公孙璞的诚朴所感动,对其武功修为更为佩服,慢慢地逐渐接近于公孙璞。这时宫锦云一颗心犹在韩佩瑛处,公孙璞深怀侠义之心,愿意陪同宫锦云共赴洛阳城,再一次感动了宫锦云。


   扬州至洛阳这一路上的凶险杀机,先有韩佩瑛、宫锦云“仪醪楼“上恶斗濮阳坚,再是朱九穆先后对公孙璞、宫锦云和奚家兄妹行凶,多人的遇险,也暗指洛阳城中将会有更大的风暴来临,本书也即将正式进入第二个故事”洛阳惊变“。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3-2 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回  心似断云空出峡  身如飞絮已无家

    本回从宫锦云、公孙璞和奚家兄妹一场纠缠,再转写韩佩瑛回家所遇。奚玉瑾在前书中,一直以聪明和精于算计闻名,但在扬州到洛阳这段旅途中却终于遇挫。先是兄妹联手不敌朱九穆,再是失手于宫锦云,所携之“九天回阳百花酒“被宫锦云所盗走,宫锦云尽管有公孙璞相助,但在此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武功和机巧应变也殊不在奚玉瑾之下,让奚玉瑾顿生对手之感。宫锦云为韩佩瑛盗酒,却不知道酒本来就是要送到韩家,白费了一番功夫。在此也表现了出身于”黑风岛“的宫锦云多少带有几分邪气,此举虽出于对韩佩瑛的关心,但是贸然盗取他人的东西,总有违侠义之道。这一段宫锦云的塑造有点近似于金庸《射雕英雄传》中初出场的黄蓉,美貌兼聪明伶俐中,带点邪气,为了心爱的人总会做点坏事,公孙璞的诚朴个性也有相似于郭靖之处,但是公孙璞的起点更高。黄蓉对郭靖一见钟情,宫锦云却是初始不喜欢公孙璞,但慢慢为他的真诚朴实所感动,逐渐改变自己的观念。

    奚玉帆愿意耗费几年功力,为韩大维治伤,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的侠义之心,另一方面多少也有意以此取得韩大维的好感,更进一步接近韩佩瑛之故吧。故事情节又转到韩佩瑛身上。韩佩瑛等人在归途中所遇凶险可视为洛阳城风暴之前奏。梁羽生先生在此先写出一幅围城在即,百姓逃难的场景,再从逃难的百姓王老汉口中说出,韩家必将卷入这场风暴之中。其中几处细节写得颇为细腻,韩佩瑛向逃难王老汉“赠马“,再次表现出韩佩瑛那一片侠义之心及敬老扶弱的美好品德;而王老汉见韩佩瑛出嫁后孤身回家,猜想她与丈夫不和睦,祝福她”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夫妻和好,百年偕老“,既塑造出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形象,也暗示出这场婚变从世俗中对韩佩瑛伤害之重,此时的韩佩瑛的心境宛若回目中的”心似断云,身如飞絮“,但韩佩瑛却仍坚守着其善良美好的品格,不忍谷啸风受到伤害,意欲抢在谷啸风之前回家予以阻止。

    韩佩瑛受伤之心,本来亟需一个家庭的关怀,但是韩佩瑛回家时,却是遭遇“已无家“之境况。韩家成了一个火烧后的现场,凶案的现场。大火焚烧掉家的一半,家人尽数身亡,父亲韩大维不知去向,一个典型的纵火凶杀现场摆在眼前,同时一场凶险也已出现在眼前。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3-4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回  意冷神伤谁可语  人亡家破太堪哀


   本回继续跟进韩家的血案。韩佩瑛回到家中,遇到的是一个凶案现场。发生了凶案,必然要找凶手或嫌疑人。但让人意料不到的是,嫌疑人竟是韩家的主人韩佩瑛的父亲韩大维,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第一个指证韩大维的竟是韩家的仇人朱九穆。严格来说,朱九穆扮演的是一个“推理者”的角色,推断韩大维为逃避他的寻仇而杀人毁家避难,这样的推断只能说是提供了一种可能,理由不是特别充分,因为韩大维与朱九穆的武功相当,韩大维在自己家中还占据地利,韩大维没有必要为逃避朱九穆下这么大的血本。即便如此,朱九穆的推断还是增加了韩大维是凶手的可能性。对于血案,朱九穆是推断者;对于韩佩瑛,朱九穆则是行凶者。韩佩瑛单独面对朱九穆的“修罗阴煞功”,能够支持一段时间,既是表现出韩佩瑛不畏强敌,敢于放手一搏的勇气,也表明了韩佩瑛已从开头抱病在身的弱质千金,而是英姿矫健的女侠,这既是病体愈合所伴随的武功提升,也有经历风雨带来的成熟,而对她的磨炼还在继续中。



   本回也是成年后的韩佩瑛和谷啸风首次近距离的接触。两人除了童年时见过一面,之后再无了解,谷啸风仅存在于韩佩瑛对未婚夫婿的憧憬之中。扬州婚变,谷啸风带给韩佩瑛的是心灵上的伤害,而韩佩瑛留给谷啸风却是内疚和敬重。如果是谷啸风洛阳之行顺利退婚,那么此后两人几无相见之可能。只是时局的多变,也影响到了各自的命运。谷啸风洛阳韩家之行,未见到韩大维,却先见受朱九穆围攻的韩佩瑛,便开始了一场携手对敌的历程。



   韩佩瑛和谷啸风联手打退朱九穆之后,对于韩佩瑛来说。一方面对谷啸风是恨意未消,抗拒其发出的关怀;另一面又是遭遇重大变故,急于找寻一个依靠,这才有极端重视谷啸风对于血案的态度。对于谷啸风来说,一方面尽心帮助韩佩瑛,以减少自己负疚之心;另一方面则是尽力追寻血案的真相。在这里谷啸风表现出其成熟的一面,不轻信旁人之言,也不排除任何一种怀疑,极力提取物证(从老仆人的伤口取下血块),以求慢慢接近真相。



    韩佩瑛和谷啸风这边追寻着血案真相,那边新的证人和相关人员、证物又将陆续出现,将这场血案引向深入。本回目似指韩佩瑛遭遇家变的心境,面对巨大的家庭变故,竟找不到倾诉对象,谷啸风就在眼前,但谷啸风是深深伤害过她的人,韩佩瑛放不下自尊对他诉说,此时的境况竟是如此可怜,韩佩瑛又将如何面对眼前的困境。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3-7 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回  帮主生疑真或假  神偷作证是耶非
   
    本回继续将韩家血案引向深入。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场血案的调查中,同时也伴随着正反两派的对决。首先是丐帮帮主陆昆仑和洛阳丐帮分舵舵主刘赶驴与朱九穆和濮阳坚的交锋,两者都是正反两派的典型代表,梁著中,丐帮往往是“为国为民,锄强扶弱”的正义阵营代表,而本书已出场或提及的反面势力,朱九穆和西门牧野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此役便可视为正反双方的一场遭遇战,最终正方艰难获胜。此役也代表着本书的一个基础武力设定,武林成名一流高手便以陆昆仑、韩大维、朱九穆和西门牧野为标准,彼此间实力相差不大,往下便是成名的二流高手如正方的雷飙、刘赶驴,反方的濮阳坚,还有杰出的年青高手如谷啸风处于这一水平线,公孙璞由于得天独厚的条件,成为特例,挤入一流高手的行列。谷啸风再往下便是奚玉瑾、韩佩瑛、宫锦云这一水准,陆昆仑和朱九穆等往上当然还有高手,但是数量不多,而且还未出场,这样正反双方的武力基本处于一水平线,也使本书的武打更为精彩激烈。
   
    不过本回的主题还是陆昆仑等参与到这场血案的调查中,首先是刘赶驴提出了对韩大维不利的旁证,指责韩大维勾结蒙古国师的副手上官复,有通番卖国之嫌,也便有了制造血案的动机,另有一个不在场的证人即是谷啸风的舅舅任天吾。接着便是神偷包灵的证言。据包灵所言,其是直接目睹耳闻血案的过程,其证言即为直接证据,当然证言作为直接证据也存在真伪的问题。如果证言为真,便坐实了韩大维凶手的事实,如果证言为假,便反而为韩大维开脱嫌疑。证言之外,又再出现了证物,握在韩家老仆人手中的半张信笺,证物能否进一步作为指证韩大维是凶手的证据,有待进一步求证。
   
    本回书将血案的嫌疑人直指向韩大维,当然也留出一些需要求证的疑点。如半张信笺为何来不及取走等,还有韩家留下的大批财富。面对这些财富,韩佩瑛再次表现出为国为民的侠义气概,将这批财富捐献义军作为抗敌之资,也洗脱了众人的怀疑,赢得了谷啸风之外更多人的尊重。当然这批财富的来历也成为一个谜团,直接关系到这场血案,围绕着血案和财富的归属,还将引出更多的故事。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3-9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回  难解疑团惊毒手  重逢老父在囹圄

    本回解答了韩家血案的谜团。上半回是继续加大对韩大维是凶手的指控力度。特别是老仆人手中的半张信笺所书写的蒙文翻译,已基本坐实是韩大维通番卖国和自行纵火杀害家仆的罪名。当然,从案件构成看还是存在很多疑点。一是韩大维毁家杀人的动机是什么?如果没有这场血案,以丐帮为代表的正道中人根本没有掌握其任何勾结蒙古的证据,韩大维根本不用毁家逃避。二是陆昆仑推断其碰到什么意外的情况,不得不提前逃避,但事实证明意外的情况没有发生,甚至没有任何迹象。三是韩家的财宝。韩大维如果为勾结蒙古而隐遁,肯定会提前对家中的财宝作出安排,即便是数量太大,无法妥善安置,随便在家里挖个洞也能隐藏些日子,而不可能任何财宝被外人所取去。四是整个犯罪过程都只有包灵一人的证言,辅助证据也只有半张信笺,证言可以撒谎,信笺可以伪造,无法建立起完整的证据链条。这样的指证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但是不待时间的推移,谷啸风已经通过对老仆人的伤口血块化验推断出韩大维不是凶手的结论,从而也使得之前的一系列指证不攻而破。当然整个过程还存在韩大维勾结另外的高手对家人下毒手,但如果是这样,同包灵之前对案件的描述也是严重不符。更何况韩大维如果还有这样的高手辅助,洛阳城中还有谁能制得住,根本不用毁家隐遁了。谷啸风之前固然对不起韩佩瑛,但这次从维护韩佩瑛,再到证实韩大维对于血案的无辜,也可视为对之前所为的一点弥补。

    韩佩瑛面对被毁的家,所遭受的痛苦是巨大的,但也有幸运之处,即没有随同谷啸风到丐帮分舵中,承受父亲被陷害、被指控所带来的屈辱和难以自处,作者梁羽生先生在这里对她还是抱以怜惜,不忍对其伤害太甚。与此同时,由于谷啸风对她的救助,也减轻了对谷啸风的恨意,甚至内心深处对谷啸风产生了不自觉的依靠之心。本回书对韩佩瑛的系列心理转变,心理上的纠结冲突刻划得极为细腻,韩佩瑛对于谷啸风究竟是重新燃起朦胧爱情,还只是单纯的心灵上求助。如果韩佩瑛真的重泛爱意,谷啸风和奚玉瑾的爱情故事又将如何继续,一切都为读者设下了悬念。

    韩佩瑛的情感纠结未能继续,便为西门牧野、朱九穆所俘,也见到了苦苦寻觅的父亲韩大维。韩佩瑛虽解开谜团,同时也进入了与父亲共患难的日子。书中至此也彻底解开了韩家血案凶手之谜,即西门牧野和他手下是凶手,朱九穆是帮凶。个人认为,韩家血案以这样的方式揭开,多少浪费了之前的设定。从韩佩瑛回家目睹血案的现场,之后用了两回半的篇幅讲述这场血案,现场、证人、证词、证物和嫌疑人无一不被,即使韩大维的嫌疑被谷啸风洗脱大半,但真凶是谁?和韩大维究竟有没关连,还有一系列之谜需要去解开。如果让谷啸风、韩佩瑛联同其他后来赶到如公孙璞、宫锦云、奚家兄妹一道解开这些谜团,找出真凶,这样整个案件会更精彩,而本书选择让韩佩瑛见到韩大维,之后容易得出真相,真相出得太早,精彩程度也下降了不少。当然梁羽生先生作这样的安排,其想法应该是:一则暂时中断韩佩瑛与谷啸风的故事,转入其他人的故事。二则如果韩佩瑛与谷啸风一起,后续奚家兄妹到达韩家后,几人一起追查案件,韩佩瑛与奚玉瑾相处起来比较尴尬,所以索性还是将韩佩瑛雪藏一个时期再说。另外西门牧野和朱九穆将韩佩瑛同韩大维关在一起,这个情节构思也不尽完善,从情节上,应该是分开关押,以韩佩瑛威胁韩大维的效果会更好一点。至此,小说情节从韩家血案的侦破将转入营救韩家父女出虎口。

    韩佩瑛乍见父亲,本来心里深藏着满腔委托,待向父亲好好倾诉一番,但是眼见罹难的父亲,只能咽下口中的话。谷啸风赶来洛阳,本想向韩大维当面解除婚约,韩大维失踪并蒙受不明冤屈。这样一来,谁也没有向韩大维说出这段曾经轰动武林的“婚变”。韩佩瑛不说出原委,或许心头中也存在被谷啸风搭救的一丝希望,而谷啸风寻韩佩瑛不遇,也自尽心尽力于此,无形之中,这段婚变出现了微妙的转机。西门牧野直接将韩大维、韩佩瑛父女关在一起,有点手段未使尽之感,如果将他们父女分别关押,更能起到要胁他们的作用,在这只能说西门牧野有点得意忘形,认为他们父女只能任由宰割。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3-14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回  香闺帐底偷窥秘  名画尘污见隐情

   本回书开启了营救韩家父女和保护韩家财宝的双线故事,两条线齐头并进并互有交织。书中至此解答了财富为什么没落入西门牧野、朱九穆之手,再从韩大维口中引出新的人物;同时也解答了韩家财富的来历,解开了上官复之谜。其实对于读过前传《狂侠天骄魔女》的读者来说,基本可以确定上官复不会是反面人物,其投身蒙古是背负着重大的使命,韩大维与之结交,便基本不可能是反面人物了。寄存在韩家的财富也与上官复所负的使命直接相关。至此,围绕韩家血案的大部分疑点已基本解开,只是如前文所述,以韩大维口述解开,远不如通过剧情推进慢慢解开,读起来会精彩得多,这多少也是读小说的一点遗憾吧。

   小说至此人物重点又从韩佩瑛转到其他人身上,且在之后相当长的情节中,是以多名人物围绕营救韩家父女和保护财富双线展开,以小说突出的青年一辈侠士来说,就有谷啸风、公孙璞、宫锦云、奚玉帆、奚玉瑾等,后面还有陆续人物加入,这个群体中,很难说谁是这段情节的核心人物,各个人物都担负着各自的使命,展现自身的担当和能为,共同推动小说的情节发展,可以说,这段情节在梁著群体人物、群体情节中居于前列。

   宫锦云在奚玉瑾手中抢得“九天回阳百花酒”,怀着满腔期待,却在进入洛阳韩家山村时被不明身份的老婆婆抢走。公孙璞因追赶老婆婆而与宫锦云暂时分手,宫锦云因之独自进入韩家韩佩瑛闺房,意外窥得任天吾的真面目。在以下的情节中,先有宫锦云进入韩佩瑛闺房,一步一步揭开韩佩瑛的秘密,再有任天吾进入韩佩瑛闺房寻宝,被宫锦云窥得秘密,再有谷啸风回到韩家,再接下回是谷啸风与任天吾的冲突,与宫锦云的结识。情节的衔接,人物与人物的对接都极为流畅,多名人物的个性特点也充分展现。韩佩瑛的闺房在这场大火中意外未受到破坏,这便又引出许多故事。其中就韩佩瑛对于谷啸风的未消恨意,将一直珍藏的谷啸风父亲谷若虚画像抛于地上。此举应该发生于谷啸风随陆昆仑到洛阳丐阳分舵期间,韩佩瑛回房等候谷啸风,重睹房中旧物所为,既表明其对谷啸风的恨意未消,也表明谷啸风的影子并未真正从她心头抹去,尤其是谷啸风助她御敌之后,这才有激愤抛画并踏上一脚之举。韩佩瑛闺房挂着张于湖《六洲歌头长淮望断》词,全词书写关塞苍茫,名王宵猎,壮士悲慨,中原遗老南望等一幕幕鲜明的场景。再结合小说开篇病弱的韩佩瑛马车中弹奏着雄壮豪迈的辛稼轩的《永遇乐》,从中看出韩佩瑛对于“豪放派”诗作的偏爱,正如文中韩大维所书之“瑛女学词,无脂粉味,有须眉气”,更进一步展现出韩佩瑛忧心国事的爱国情怀和巾帼不让须眉的勃勃英姿。

   宫锦云通过韩佩瑛闺房陈设得以慢慢了解韩佩瑛,走近真正的韩佩瑛,又在暗处得以看清任天吾的本来面目。此回书任天吾的面目基本暴露出来。别的不说,以武林有名望老前辈的身份随意闯进女子闺房,以非正人君子所为。而在闺房中一味寻找财富,暴露其贪婪之念;随口的恶言恶语更无武林前辈风范,至此,读者已看清了任天吾的本来面目。只是个人觉得,任天吾的面目暴露还是早了一点,在这样精彩复杂的情节中,任天吾的形象完全可以隐藏得更深一点,多少让读者存点疑虑,这样后面所起到破坏也会更大一点,梁羽生先生在塑造这类“伪君子”型人物用心程度还是稍嫌不足,否则这段情节会更为精彩。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1 0

使用道具 举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3-16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回  非为旧情怜弱女  回思往事起疑云

    本回围绕韩家血案前后发生的事,将几名青年侠士联结在一起。任天吾面目虽然读者已然清楚,但回到书中,只有宫锦云无意中得窥一点秘密,而其他人都无从知晓,因此任天吾对于“抗金抗蒙”大业的破坏还将长时间存在。谷啸风除了在“解除婚约”一事处置欠妥外,在处理其它事情还是进退有据。对韩家血案敢于提出疑点,并细心求证;对于任天吾挟长辈和前辈之威压,同样敢于进行质疑,提出自己的观点,从这点看,谷啸风不愧是青年一辈的杰出之仕。相比之下,任天吾对小辈撒谎在前,施压无效,又恼羞成怒,拂袖而去,已然失却了长辈和前辈应有的风度,即便谷啸风未看破其真面目,也已然慢慢失去对他应有的尊敬。

    谷啸风向躲在床下的宫锦云泼水,逼宫锦云现身,无意间发现宫锦云是“女儿身”,其过程颇为生动活泼,是一个比较戏剧和喜剧的情节。宫锦云虽然是大魔头之女,但却是天性善良。宫锦云一开始是暗中倾慕韩佩瑛,但在得知韩佩瑛也是女扮男装的秘密,却也未因爱成恨,反而为其打抱不平,便显难能可贵。究其原因,宫锦云是单恋韩佩瑛,但韩佩瑛却从未主动地招惹宫锦云,在交往过程中韩佩瑛是有意无意的拉开与宫锦云的距离。乱世之中,宫锦云自己也是女扮男装,自也难怪同样女扮男装的韩佩瑛,且两人相处时间无多,也谈不到痴恋的地步,当宫锦云明白这一切后,便也只落得个哑然失笑,再想到韩佩瑛的种种优点,便将曾经这份暗恋转为知交之情,转而为韩佩瑛打抱不平。

    本回目前句写出谷啸风对韩佩瑛遭遇的同情,也表明谷啸风此时与奚玉瑾仍然感情牢固,而后句则是点出谷啸风童年与韩家有关的一段往事。宫锦云和公孙璞手中的“九天回阳百花酒”被劫,竟又引出了谷啸风童年的一段往事,也显示出劫酒的老婆婆必然与韩大维、与韩家血案有所牵连,顺便也补述了谷啸风和韩佩瑛订婚和韩佩瑛母亲早逝的一些往事。这些事便成为韩家血案的背景,表明韩家血案不是孤立的,而根源甚至要追溯到数年之前,牵涉到韩佩瑛母亲早逝的原因。而这边谷啸风于韩家结识宫锦云,那边“九天回阳百花酒”被劫之事还在继续进行之中,公孙璞一路追赶,也无意闯进了韩大维、韩佩瑛被囚禁之地,小说描述水帘洞般的地理景观设计,似乎起源于《西游记》,之后很多作者也颇喜欢借用,即如梁著其它作品也有类似的景观描述,读者似乎也比较喜欢看,因为这样的地理景观颇能引起美好的回忆,甚至让读者颇想亲临其境。但这番公孙璞却在此遭遇凶险,遇到了西门牧野等一干真正的凶手,一场青年侠士勇斗恶魔的大战便在此展开。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8

主题

3185

回帖

2万

积分

积分
24850
声望
21063 声
银两
52842 两
回帖
3185
精华
55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24-2-24
 楼主| 发表于 2023-3-18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回  宝石环中藏诡计  水帘洞里斗魔头

    本回主要讲述公孙璞、谷啸风等青年侠士同西门牧野、朱九穆两大魔头之间一场精彩激烈的争斗。公孙璞在仪醪楼重伤西门牧野之徒濮阳坚之后,公孙璞与西门牧野的“桑家两大毒功”对决便成了书中的一大看点。从前传《狂侠天骄魔女》开始,围绕“两大毒功”的争夺、修习和克服走火入魔之患便成为书中“论武”之焦点,而这个焦点延续到本书。公孙璞是以“光明寺三大宗师”传授的内功心法为基础修习两大毒功,西门牧野则是通过盗取公孙奇遗下的修习两大毒功秘笈练成两大毒功,“两大毒功”之间的对决,这是前传所没有的,因此也吸引了读者的关注。

    尽管“两大毒功”是自《狂侠天骄魔女》到本书的焦点武学,但这两部书对于“两大毒功”从整体设定、理论和实战都有所欠缺。“两大毒功”之前,梁著著名的邪派武功包括修罗阴煞功、雷神掌、天魔解体大法等,按照梁著武学体系的设定,“邪派武功”一般具备凶残习性,修习者在短期间内能够迅速提高武功,但练至一定程度,易走火入魔的特点,同时不同的邪派武功,还有各自的特点。如修罗阴煞功的阴寒之气,雷神掌的热毒和“天魔解体大法”的功力暴增一倍等,后期如白驼山的武学如寒冰掌和火焰刀,其设定和原理也脱胎自修罗阴煞功和雷神掌,而略加以变化。“两大毒功”的创设应该是梁羽生先生在写作中想更丰富一下邪派武学而构思的,在之前的“阴寒”和“热毒”基础上,创设出针对骨骼和血液形成巨大杀伤和摧毁的邪派武学,这样构思创意应该是不错的,但是同之前邪派武学发出阴寒或热毒的真气相比,“两大毒功”如何让对手“腐骨”和“化血”的设定和实战表现都写得不是那么到位。如“化血刀”的设定还稍为用心,在仪醪楼中通过濮阳坚之口中讲述受“化血刀”之伤的表现,而“腐骨掌”则没有这方面的讲述;另外几场实战中,也是“化血刀”用得多,“腐骨掌”用得少。另外书中对于“两大毒功”之间的实质区别,实战中单独用一种和同时运用威力的差异等等的论述也不够充分,总体来说,围绕“两大毒功”引发了不少故事,也进行了多场争斗,但是所达到的效果还是不尽如人意。

    再回到公孙璞和西门牧野这场“两大毒功”之战,这场激战还是写得比较精彩,以西门牧野数十年的功力竟然奈何不了初出茅庐的公孙璞,最终平分秋色,也充分论证了梁著武学中“邪不胜正”的理论,同时公孙璞除了“两大毒功”外,还兼学多种上乘武功,再加上手持“玄铁宝伞”,更增实战威力,此役也奠定了公孙璞在本书中一流高手的地位。而这时正派的谷啸风和宫锦云、反派朱九穆加入战团,使得这场激战更加激烈精彩,单打独斗成了混战,展示青年侠士的实力堪与西门牧野、朱九穆等魔头周旋,战斗也将会越来越精彩。

    本回书中,除了这场恶战魔头的战斗外,中间穿插了任天吾捏造谎言诈骗奚玉帆、奚玉瑾兄妹的情节。梁著中多有正方阵营中潜伏的敌人或是叛徒对于本阵营的破坏,本书中,任天吾便是这方面人物的典型。本回书中,任天吾实施的是捏造谷啸风和韩佩瑛闺房幽会的谎言,挑拨谷啸风与奚玉瑾的关系,同时诱骗奚家兄妹帮助其运送韩家财宝,以图控制奚家兄妹的行动,主要目的是不让谷啸风与奚玉瑾相会,以揭穿其谎言。不过任天吾的谎言未见高明,谷啸风和韩佩瑛之前的婚变已传遍江湖,没经重大变故,哪有这么容易和好。另外,韩家遭遇巨变已摆在眼前,两人又有什么心情进行幽会,所以任天吾这个谎言无法让心思精细、心计过人的奚玉瑾信服。小说情节的发展是奚玉帆随任天吾前往丐帮,奚玉瑾执意留下追寻真相,这样一来,便将奚家兄妹分开,使到小说的情节发展又多了两条线,以“韩家血案”为中心的洛阳惊变得更为复杂起来。

    本回书中,任天吾以“七修剑法”证明自己的身份,也是本书的一个破绽。前文中曾有谷啸风的“少阳神功”得自母亲,“七修剑法”得自父亲家传,即“七修剑法”是谷若虚的武学,任天吾所觊觎的是被谷啸风母亲带至谷家的“少阳神功”,但来到这一回中,又将“七修剑法”归属为任家所有,不得不说这是梁羽生先生在创作中照应不周之处。结合前后的情节发展,个人认为,可以将“七修剑法”设定为任家所有,谷若虚另有自己的武学,至谷啸风手中,将得自父亲谷若虚的家传剑法,和母亲带来的“七修剑法”融为一体,因而谷啸风的“七修剑法”更胜任天吾更为合理一点。另外根据前书,任天吾同奚家应有来往,特别是同周中岳的关系密切,因此奚家兄妹不识任天吾,而要靠其施展武功证实也不合情理,同样可视为小说创作中照应不周所形成的一个破绽。

梁羽生家园http://www.yushengbbs.net/bb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1

回帖

129

积分

师出名门

积分
129
声望
102 声
银两
3382 两
回帖
131
精华
0
阅读权限
25
注册时间
2020-11-12
最后登录
2024-2-2
发表于 2023-6-25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拜读,谢谢!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4-2-24 06:42 , Processed in 0.06054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