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颠倒是非施诡计 洞穿黑白仗良朋,绝塞传烽录,梁羽生,梁羽生家园书库,梁羽生家园,梁羽生武侠小说全集,梁羽生作品集

 

 

第二回

  颠倒是非施诡计

  洞穿黑白仗良朋

 

 

 

  以德报怨
 

  杨大姑的脾气虽然比少年的时候收敛许多,但吃了自己嫡亲侄儿的亏,这口气还是咽不下的。

 

  为了找寻这个侄儿,她不知费了多少心力,想不到侄儿非但不肯认她,还点了她穴道。

 

  但也正因为杨炎是她的亲侄子,是杨家独一无二的继承香烟的人,她对杨炎虽然生气,却还是可以原谅他的。

 

  她对侄儿的气最多不过三分,对“小妖女”的气则最少也在七分以上。

 

  不仅仅是因为“小妖女”曾经冒犯过她,那次几乎打了她的耳光。而是因为她认为杨炎之所以有如此乖谬的行为,都是因为误交了这个“小妖女”之过。是“小妖女”使得她的侄儿变坏了的。

 

  她要把受到的侄儿的气,发泄在这“小妖女”龙灵珠的身上。

 

  等了整整一个白天又半个晚上,现在三更都已过了,还是未见杨炎回来。龙灵珠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非但没法睡觉,而且坐立不安。

 

  “他早已离开震远镖局,怎的现在还不回来?”

 

  这晚无星无月,她独倚窗前,看出去是黑漆一片。她心里疑团莫释,也是有如坠入黑漆的深渊。

 

  杨炎出了什么事呢?

 

  正在她疑虑重重之际,忽听得好似有风吹落叶的声音。

 

  “啊,炎哥,你、你回来……”话未说完,她听出了不是杨炎的轻功身法。

 

  “什么人?”龙灵珠登时警觉起来,解下缠腰的软鞭。

 

  “龙姑娘,你莫慌,我们虽然不是杨炎,却是杨炎派来给你送信的!”

 

  龙灵珠技高胆大,心想:“既使是假冒的我也不怕,好歹问个明白。”便即打开房门。

 

  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她的面前。一个青衣,一个黄衣。

 

  龙灵珠道:“你们说是杨炎托你们来的,有什么凭据?”

 

  那个青衣汉子压低声音说道:“龙姑娘,你送给杨炎的那件礼物,他已经妥交他的亲生之父了。”

 

  龙灵珠道:“什么礼物?”

 

  青衣汉子声音更低:“姑娘,你是明知故问。我说的就是那封康熙遗诏呀!”

 

  来人说得出这个秘密,龙灵珠不敢疑他说谎,问道:“他的信呢?”

 

  青衣汉子道:“杨公子托我们捎的是口信。”改称“公子”,已是自居于杨炎父亲的僚属之列。遗诏的秘密胜于任何凭证,龙灵珠自是用不着非见到杨炎的亲笔信不可了,何况在这种情况之下,不着文字痕迹,也正是情理之常。

 

  “他怎么说?”龙灵珠道。

 

  “杨公子请姑娘前去与他相会。他托我们捎的只是一个平安口讯,其他事情,见了面他自会告诉姑娘。”

 

  龙灵珠道:“由你们带路?”

 

  黄衣汉子觉得她问得有点奇怪,说道:“不错,请姑娘立即动身吧。”

 

  龙灵珠忽道:“你们一共来了几个人?”

 

  她暗中留意,这刹那间,只见那两个汉子都是不约而同的怔了一怔的模样,黄衣汉子的面色甚至都有点变了。

 

  青衣汉子道:“就只我们两个人。”故意装出十分平淡的态度。但正因为他过于做作,龙灵珠不觉又是心头一动。

 

  龙灵珠道:“真的吗?”突然从窗口跃出。

 

  这两个人同声喝道:“小妖女还想逃吗?”一个飞出暗器,一个挥出软鞭。

 

  这么一来,他们冒充是杨炎使者的身分,当然也是立即就暴露了。

 

  其实龙灵珠虽然起了一丝疑心,但还有七八分相信他们的。她也并不是想要逃走。

 

  原来龙灵珠的武学造诣在这些人估计之上,当她和这两个人说话,已经听出了窗外有人埋伏。

 

  初时她还不敢疑心在外面埋伏的这个人是这两个人的同党,待至见到他们的面色有异,方始起了疑心。

 

  “炎哥叫人接我,何须要两个一起来呢?假如路上有人和我为难,我打发不了的话,多一个也帮不了什么大忙。但我的秘密却是多一个人知道了。”

 

  她对这两个人起了疑心,于是也就不把业已察觉外面有埋伏的事告诉他们。心想管他是友是敌,躲在外面,鬼鬼祟祟就多半不是好东西,且把他揪进来再说。

 

  这两个人却只道是已经给她看破了。

 

  青衣汉子飞出一蓬梅花针,黄衣汉子挥出软鞭卷她双足。

 

  幸亏龙灵珠此时亦已有了准备,软鞭早已握在手中。

 

  龙灵珠反手一挥,两条软鞭缠个正着。

 

  与此同时,她左手的衣袖一拂,把那丛梅花针全都荡开了。

 

  本来她的功力是要比那黄衣汉子胜过一筹的,但因一心二用,却给他拉了回来。

 

  龙灵珠喝道:“好呀,你这两个奸细敢来骗我,快说,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否则可休怪我手下无情!”

 

  青衣汉子笑道:“小姑娘莫说大话,你就是要逃也逃不出我们的掌心了。不过我倒可以老实告诉你,我们的确是杨炎的朋友,绝不骗你。”

 

  龙灵珠怒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还能相信你的鬼话?好吧,且看是我逃不出你们的掌心,还是你们命丧我的鞭下。嘿嘿,你这家伙也是使鞭的,你先吃我一鞭!”

 

  她用的是银丝软鞭,夭矫如龙,不但招数精奇,劲道也在那黄衣汉子之上。黄衣汉子的软鞭已是不敢给她缠上。

 

  青衣汉子横掌如刀,滚斫而进,掌风呼呼,虽然劈不断龙灵珠的软鞭,龙灵珠却也无法缠上他的手腕。看来他的功力要比同伴高得多,而且不仅仅是个暗器高手,在掌法上也有过人造诣。

 

  龙灵珠以一敌二,打得难分难解。

 

  忽听得“叮”的一声,埋伏在外面的那第三个人,虽然没有进来帮手,却把一枚透骨钉从窗外打进来了。

 

  他并不露面,眼睛却能看穿墙壁似的,暗器打得很准。原来他精于听风辨器之术,虽然他的一个同伴使的也是软鞭,但他这同伴的软鞭比龙灵珠这条银丝软鞭重得多,轻重不同,发出的声音也就两样。至于他另一个同伴的掌风呼呼声,那是更容易分辨了。

 

  龙灵珠以一敌二,堪堪可以打成平手,被那第三个人用的暗器和她捣乱,可就有点应付不下了。那人的暗器功夫也不是很高,不过准头却是十足。龙灵珠一挥衣袖,就可以把他的透骨钉打落,但总是被分了心神。

 

  那个人始终只是在窗外把暗器射进来,龙灵珠的年纪不大,江湖经验却是甚为丰富,一见如此情形,就知道这个人定然是兼有替同伴把风的任务的。倘非逼不得已,他绝计不会进来。

 

  龙成珠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忽地身形好像水蛇游走,觑个正着,呼的一鞭,把房间里唯一的那盏油灯打灭。那两个汉子情知单打独斗,他们是绝对打不过这“小妖女”的,灯火突然熄灭,伸手不见五指,他们吓得不敢动了。

 

  龙灵珠伏在角落里也是屏息呼吸,等待可以突然出手袭击对方的机会。

 

  外面那个汉子在这样的情形下亦是不敢进入屋内。要知他一进来,那就是他在明处,敌在暗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是必须避忌的,纵然三人联手,稳操胜算,他也不愿意自己首先吃这个亏。

 

  杨大姑来到了龙灵珠的住所。

 

  无星无月,屋子里也没灯光。杨大姑艺高胆大,使出了六阳手的防身招数,踢开房门,闯进屋内。

 

  可惜她只顾防备屋内的敌人,却不知屋子外面也有人埋伏。

 

  她双掌一招“推窗望月”,扫荡青衣汉子射来的一丛梅花针,就在此时忽觉背后微风飒然,知有暗器打来,躲避不及,中了一枚透骨钉。

 

  杨大姑大怒喝道:“好呀,你这小贼敢暗算我!”反身飞扑,外面的那个人给她的掌力震得从屋檐上跌了下来。

 

  这人也好生了得,一个鲤鱼打挺跳起,立即又飞出了三枚透骨钉。

 

  这一次杨大姑当然不会让他打着,双掌齐飞,掌力尽发,透骨钉倒飞回去。

 

  那人连忙叫道:“杨大姑,对不住,我打错你了。咱们是……”

 

  杨大姑冷笑道:“你已听出是我,为何还要再发三枚?你是什么人?”

 

  那人本来想说是“自己人”的,但蓦地想起,如今连杨牧和他的姊姊也不能算是“自己人”了,他如何还敢吐露自己的身分。他在发出那三枚透骨钉之时,其实亦已早就知道是杨大姑,但心里却压根儿没有把杨大姑当作自己人的。

 

  “辣手观音”的厉害江湖上谁人不知?这个人料想自己纵然说出杨牧的关系,杨大姑也不会饶他,只好使出最后一招。

 

  他一面续发透骨钉,一面叫道:“杨大姑,你已经中了我的喂毒暗器,我打错了你,不想取你性命,但你也必须立即静坐运功,否则一动手的话,你的毒就会发作得更快了。”一面叫,一面逃。

 

  岂知杨大姑竟然不理会他的威胁,他话声未了,杨大姑已是飞身掠过假山,拦住他的去路。

 

  “就算我中了毒,也能毙你!”杨大姑喝道。大喝声中,俨如饥鹰扑兔,从假山上飞扑下来。

 

  那人的武功本来不弱,若然他沉着应付,单打独斗,杨大姑在十招之内,也未必能够胜他。但此际他给杨大姑这股拼了一死的气势所慑,却是一招都抵挡不了。

 

  只听得“咔嚓”一声,双掌相交,那人的左臂登时脱臼,厉声叫道:“你们还不快来,先毙这个……”

 

  杨大姑冷笑说道:“你现在才请救兵,已经迟了。看是谁毙谁吧?”双掌齐挥,又是一招六阳手最厉害的杀着,这一招是她平生功力之所聚,那人话犹未了,还是给她打得胸骨碎裂,陡地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终于倒在血泊之中。

 

  杨大姑一掌击毙此人,只觉好似大病一场过后,目眩头昏,浑身无力。

 

  气力不继那还罢了,被透骨钉打中那条手臂也麻木不灵了,这麻木之感,片刻之间,蔓延了半个身子。

 

  透骨钉果然是淬了剧毒的!

 

  杨大姑连忙吸一口气,强运内功,抑制毒气的蔓延。但她知道,这只能抵御片时,她的功力如今剩下来的还不到三成,即使没有外敌侵犯,她也无法只凭本身的功力法毒自疗的。

 

  她是个老江湖,明知此际凶险之极,只好行险以收阻吓之效。

 

  她放弃运功御毒,提一口气,喝道:“还有几个兔崽子,都给我滚出来!姑奶奶非把你们一个个都杀掉不可!嘿嘿,好、好,你们滚出来啦,有胆的莫逃!”

 

  屋子里那两个汉子听得同伴那声撕心裂肺的惨呼,一面固然是吓得魂不附体,一面也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他们自身所处的险境。

 

  他们并不知道龙灵珠和杨大姑之间是有“过节”的,他们只知道龙灵珠是杨炎的情人,而杨炎则是这个“老女魔”辣手观音的亲侄儿,辣手观音料理了他们的“大哥”之后,一进屋内,内外夹攻,他们就要变成了瓮中之鳖。

 

  这两个人只好冒险逃出来了。正是在杨大姑喝令他们出来的时候。

 

  杨大姑拿捏不准他们是否气怯而逃,只能续施恫吓。她作势扑过去,一面喝道:“有胆的你们莫逃!”

 

  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气力不继,她飞身一扑,脚尖刚刚沾地,就站立不稳了,好似风中杨柳,几乎摔了一跤。

 

  那两个人也是作了死里逃生的打算的。一见这个情形,喜出望外,立即出手。

 

  杨大姑挥掌拍出,掌势变幻无方,佯攻黄衣汉子,中途一转,却拍到了青衣汉子胸膛。

 

  青衣汉子沉肩坐马,喝道:“老贼婆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长拳捣出,他握拳的势,五指参差不齐,生出三片棱角,拳势之威猛,宛如巨斧开山,铁锤击石。

 

  这一招名为“五丁开山”,乃是不计成败的硬碰硬打法,力强者胜,力弱者败,殊难取巧,要是不知对方虚实,那是绝计不敢使用这种打法的。

 

  原来青衣汉子情急拼命,他欺负杨大姑中了毒钉,刚刚又兀她险些摔倒,料想她已是气力不加。只盼能够将她一拳击倒,自己便可以逃命。

 

  杨大姑的六阳手刚中带柔,若在平时,这青衣汉子用硬功和她硬拼,那是自取灭亡。纵然他的气力较大,只要双掌一交,杨大姑就可以卸去他的一半掌力,然后从容取他性命。

 

  但此际杨大姑业已毒发,剩下来的功力还不到三成,却是毫无把握可以克敌制胜。内功运用不灵,要想卸力打力亦是不能。

 

  杨大姑眼见不敌,陡然间自掌化指,倏向前一刺,用的竟是判官笔的刺穴招数,刺那青衣汉子手背的阳泽穴。这一招的变化突兀之极,青衣汉子给她刺个正着。

 

  青衣汉子只觉穴道好似给蚂蚁叮了一口似的,虽然略感酸麻,拳势仍然可以向前捣出,不过稍微缓慢而已。原来他皮粗肉厚,杨大姑内力不足,使不出重手法点穴,是以无法封闭他的穴道。

 

  青衣汉子大喜叫道:“快上,不用惊慌,这老贼婆果然是毒发了。”他一面催促同伴,一面化拳为掌,横掌如刀,削杨大姑的中指。

 

  杨大姑沉声道;“好,你要拼,就和你拼了吧!”这次轮到她变掌为拳了,一拳打出,居然劲风呼呼。

 

  青衣汉子大吃一惊:“莫非这老贼婆乃是使诈!”此际变招已来不及,只好张开蒲扇般的大手,抓她拳头。

 

  杨大姑把残余的功力付之孤注一掷,全都用在这一招之中。青衣汉子给她击退三步,几乎掌握不牢。刚刚站稳,第二重力道又接续而来,但这一次只是给击退两步。

 

  青衣汉子怯意登时去掉,叫道:“老贼婆确是气力不济了,你还怕她作甚,快、快用绝招锁喉鞭!”原来他是杨牧的同僚,对杨家六阳手虽未学过,却是懂的。他识得杨大姑这一招名为“龙门三叠浪”,“龙门三叠浪”蕴藏三重力道,本来应该是前一重力道后一重力更强的。

 

  那黄衣汉子的武功虽然较弱,但此际亦已看得出来,杨大姑的确是后劲不继了。

 

  他果然就使出了锁喉鞭的绝招。

 

  杨大姑岂能让他锁着咽喉,霍的一个凤点头,腾出左手,挥袖拂去。

 

  可惜气力不济,这一招流雪飞袖的功夫已是不生效了。咽喉虽没锁住,手腕却给对方缠上。

 

  杨大姑虎口欲裂,黄衣汉子也没能将她拉倒。她咬破舌尖,把残存的功力发挥得点滴无存,还是难以抵御。

 

  那两个汉子一个抓着她的拳头,一个与她各握软鞭一端,都是变成了僵持的局面。

 

  杨大姑固然是冷意直透心头,殊不知道两个汉子也是吃惊不小。

 

  他们感觉杨大姑的内力好像是源源而来,不会衰竭似的。并不知道这不过是杨大姑的勉强施为,其实她已是差不多到油尽灯枯的地步的。这两个都不敢放手,因为双方好像拉紧了弓弦。谁先松手,对方的内力立即就会打倒自己的身上。

 

  杨大姑正自暗暗叫苦,忽听得有人格格笑道:“辣手观音,对付两个鼠辈,为何还不施展你的辣手?”

 

  不是别人,正是龙灵珠站在一旁,笑吟吟的袖手旁观,好像是特别来看她倒楣似的。

 

  杨大姑气得双眼翻白,喝道:“小妖女你……”

 

  话犹未了,只听得龙灵珠冷笑道:“你还敢骂我?看鞭!”

 

  黄衣汉子大喜道:“对啦,龙姑娘,你还是帮我们的好!老实告诉你吧,我们和杨炎的爹爹才是自己人,我们都是大内侍卫。杨炎,他,他……哎哟,你,你……”他以为龙灵珠是叫杨大姑“看鞭”,不料龙灵珠的银丝软鞭打出,却缠上了他的脖子。龙灵珠笑道:“你使不出锁喉鞭的招数,我替你使。怎么样,钡喉的滋味不错吧?”软鞭收紧,黄衣汉子登时给她勒毙。他平生最喜欢用锁喉鞭来勒毙犯人,想不到如今也给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销锁的滋味如何,他可是永远说不出来了。

 

  杨大姑松了一半压力,一拳捣出,把那青衣汉子打得胸骨碎裂,一声惨呼,倒了下去,显然也是活不成了。

 

  杨大姑已用尽残余功力,好似“虚脱”一样,抚着胸口嘶叫:“小,小妖女,你,你杀了我吧!”

 

  龙灵珠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杨大姑道:“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因何而来?”

 

  龙灵珠道:“你是来找杨炎的,是不是?”

 

  杨大姑道:“不错,我是来找侄儿,但并不是单单为了找他回去。”

 

  龙灵珠道:“我知道,你是不许他和我一起。”

 

  杨大姑道:“你既然知道我不喜欢你,倘若你想嫁给杨炎,不受阻挠,那为什么还不杀我!”

 

  龙灵珠笑道:“老实告诉你,我也很讨厌你!”

 

  杨大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赶快动手吧!”

 

  龙灵珠道:“我和你不一样,我讨厌一个人,不一定就要杀他的。”

 

  杨大姑道:“你不想嫁给杨炎吗?”

 

  龙灵珠道:“我还没有好好想过。不过,假如我想嫁给他的话,即使你要阻挠,炎哥也不会听你的话的。”

 

  杨大姑气得双眼翻白,嘶声道:“炎儿着了你这小妖女的迷,怪不得他变得这么坏!”

 

  龙灵珠笑道:“你的性命都是我救的,你还骂我?”

 

  杨大姑嘶声叫道:“我不领你的情,我宁愿死在你的手上!”

 

  龙灵珠忽然板起面孔,说道:“好,你既然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那我就成全你吧!”

 

  一面说话,一面劈开杨大姑的嘴巴,将一颗药丸塞进去。杨大姑已是毫无气力抗拒。

 

  她只道这是一颗毒药,毒上加毒,自必死得更快。那知药丸咽下,只觉一股暖气,转瞬流遍全身,已经麻木的四肢,居然能够活动了。

 

  杨大姑诧道:“你,你给我这颗药丸是、是……”

 

  龙灵珠笑道:“你不要我救助,我却偏偏要你领我的情。这是用天山雪莲作主药的碧灵丹,功能驱除百毒。你的侄儿当年离开天山的时候,他师父给了他三颗碧灵丹,如今只剩下这一颗了,他把这颗剩下来的唯一的碧灵丹送给我,我就拿来救你的性命。你假如不愿领我的情,也可以当作是我替你的侄儿做的人情!”

 

  杨大姑听了这话,做声不得。

 

  龙灵珠继续笑道:“假如你还是一定要死,那也由你。你可以自己将头撞墙,可以拾起地上这条软鞭勒自己的咽喉。要是怕痛的话,你还可以上吊,可以投河。总之你现在已经有气力可以自杀了,用不着求我杀你!”

 

  杨大姑给她说得气又不是,骂又不是,当真啼笑皆非。但中的毒已解,当然她是不想死了。

 

  杨大姑只好自我解嘲:“你想我死,我就偏偏不死!”

 

  龙灵珠笑道:“其实咱们也有共通之处,何必如此势不两立!”

 

  杨大姑气道:“我和你有什么共通之处?”虽然生气,却是不再骂她“小妖女”了。

 

  龙灵珠道:“最少有一点你和我是相同的,咱们是同样的关心杨炎,希望他能够平安回来,是吗?”

 

  杨大姑不能不承认了,说道:“不错。我正想问你,他有没有回过这里?”

 

  龙灵珠道:“我也正想问你,他曾经去过震远镖局,你没见着他吗?”

 

  杨大姑心头卜卜的跳,说道:“如此说来,你尚未得知他的消息。好,那我告诉你吧,我非但在镖局里见到他,在闵成龙的家里也见到他!”

 

  龙灵珠吃一惊,说道:“哦,他去了阈成龙家里。这个人他和我说过的,是他父亲的六个徒弟之中,最坏的一个!”

 

  杨大姑继续说道:“我见到了他,我也知道是他了,他却不肯认我这个姑姑!”

 

  龙灵珠急不及待的问道:“你见到他在闵成龙的家里怎样?”

 

  杨大姑不觉又气起来,说道:“他帮闵成龙和我作对。”

 

  龙灵珠道:“他怎样和你作对?”

 

  杨大姑本来是不愿意说的,但为了有求于龙灵珠,只好说道:“总之是我吃了他的亏,我要杀闵成龙,他却点了我的穴道,带了闵成龙跑了。”

 

  龙灵珠笑道:“你疑心是我唆使他吧?”

 

  杨大姑说道:“要不是你唆使他,那就一定是他只知有生身之父,不知道有我这个姑姑了。”

 

  龙灵珠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大姑道:“他的父亲虽然是我唯一的弟弟,但为了贪图富贵,我这弟弟却是在许多事情上嫌我妨碍他的前程的。所以我想问你,他是不是早已打算跟他的父亲走一条路。”

 

  龙灵珠道:“刚刚相反,他这次来,是要劝他的父亲不再充当清廷鹰爪的。”

 

  杨大姑诧道:“那他为什么会这样对我?又为什么明知闵成龙是个坏蛋,却去帮他?”

 

  龙灵珠忽道:“我明白了!”

 

  杨大姑诧道:“你明白什么?”

 

  龙灵珠道:“炎哥,他,他一定是在他的父亲家里!唉,可惜,可惜!”

 

  她这么一嚷,杨大姑亦已恍然大悟,说道:“不错,他并不是帮闵成龙,而是要骗闵成龙带他会见父亲。他到镖局找宋鹏举与胡联奎二人,恐怕也是这个用意。不过我却不懂你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

 

  龙灵珠道:“那两个家伙刚才冒充炎哥的使者来找我的时候,也曾对我说过炎哥已经与他的父亲见了面,我不敢相信他们的说话。”

 

  杨大姑道:“你不上他们的当是对的,他们纵然真的带你到他父亲家里,恐怕也并不是为了让你们见面,而是要害你的。”不知不觉之间,杨大姑已是站在龙灵珠这面。

 

  龙灵珠道:“我说的可惜,是早知如此,我们好歹也该留下一个活口,我不该出手就杀人。”

 

  说至此处,忽地又笑了起来,一拍脑袋,笑道:“我真胡涂,你是杨牧的姊姊,当然知道他家住何方。你快点告诉我你弟弟的地址,我偷进他家里去找杨炎。”

 

  杨大姑道:“我不知道!”

 

  龙灵珠诧道:“你竟然不知道你弟弟的地址?”

 

  杨大姑道:“难道你不知道我的弟弟是大内侍卫,他的地址是连我也瞒住的。”

 

  龙灵珠笑不出来了。

 

  杨大姑却稍为安心一点,说道:“他的父亲或许想杀你,甚至可能对我这个姊姊也不讲亲情,但总不至于害自己亲生的儿子。”

 

  龙灵珠道:“啊,不对、不对!”

 

  杨大姑道:“什么不对?常言道得好,虎毒不食儿,难道你以为……”

 

  龙灵珠道:“我不是说他的父亲就会将他置之死地,不过他的原意是想劝他父亲不做鹰爪的,如今看来,他的父亲非但绝计不会听从他的劝告,而且还要利用他的!我如何还能放心让炎哥留在他的父亲家里?”

 

  杨大姑一时没有想到这层,被龙灵珠一言惊醒,不禁暗自想道:“牧弟如今利禄薰心,要是炎侄不受他的利用,他难保完全没有危险。即使他的父亲不言他,那些大内侍卫得知消息,恐怕不会放过他的!”

 

  杨大姑也着急了,说道:“龙姑娘,我求你一件事情。”

 

  这个脾气倔强的“辣手观音”,居然会说出一个“求”字,倒是大出龙灵珠意料之外。

 

  “多谢你不再骂我小妖女,”龙灵珠笑道:“就凭你不再骂我这点情份,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事情,我都愿意帮你的忙,你说吧!”

 

  杨大姑道:“我求你赶快去救我的侄儿!”

 

  龙灵珠怔了一怔,大笑起来,说道:“这句话也正是我想和你说的。可是咱们都不知道他的爹爹住在那儿,你求我没用,我求你也是没用!”

 

  杨大姑道:“你听我说,别人不知道我弟弟的地址,闵成龙父子是知道的。闵成龙给杨炎带走了,他的儿子可还留在家中!”

 

  龙灵珠眼睛一亮,说道:“你要我去找闵成龙的儿子,逼他带路?”

 

  杨大姑说道:“不错。我的功力尚未恢复,只好偏劳你走这一趟。我把闵家的地址告诉……”

 

  她话犹未了,忽听得有人说道:“用不着这样麻烦……”

 

  龙灵珠应变快极,一抖银丝软鞭,立即就扫出去。

 

  她是上过一次当的,只道这个人也是像刚才那两个仅子一样,来骗她的。而且她的这个地址,杨炎已经泄漏给他父亲知道,这人能够找到这个地址,料想多半也是杨牧的同僚。

 

  这人声到人到,龙灵珠知道他的武功比刚才那两个汉子高得多,因此一出手就是她家传的神鞭绝技。

 

  那人一招“拂云手”,双掌一圈一转破了龙灵珠打出去的三个鞭圈,余力未尽,将她的软鞭荡了回来,赞道:“好鞭法!”

 

  杨大姑又喜又惊,失声叫道:“老韩,是你!”

 

  龙灵珠定睛一瞧,原来正是她日间曾经见过的那个震远镖局的总镖头韩威武。

 

  韩威武道:“老大姐,我是放心不下你,特地赶来的,咦,你怎么啦?”他看出杨大姑似是受了伤了。

 

  杨大姑说道:“没什么,中了一枚小小的毒青子,这位龙姑娘已经给了我解药,早没事了。你快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那不肖弟弟的地址?”

 

  韩威武道:“不错,我是刚刚知道的。”

 

  杨大姑大喜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韩威武道:“宋鹏举已经回来了。”

 

  杨大姑一时间未曾想到其中关联,怔了一怔,问道:“宋鹏举回来又怎么样?他和我一样,都是只知道闵成龙的地址,不知道他师父的地址的。”

 

  韩威武道:“他已经知道了,他正是从他的师父家中回来的。”

 

  杨大姑诧道:“怎的他会跑去师父家中?他见着杨炎没有?”

 

  韩威武道:“是闵成龙的儿子把地址告诉他们的,为的是要他们代他前去给师祖报讯。闵成龙的儿子给杨炎用重手法点了穴道,刚刚解开,心里又害怕得紧,故而只好劳烦两位师叔了。”

 

  杨大姑道:“且慢,且慢。你说的是‘两位师叔’,那么胡联奎呢?”

 

  韩威武道:“胡联奎留在他的师父家中,只宋鹏举一个人回到镖局。胡联奎有没有见到杨炎,我不知道,宋鹏举则是还没有见着的。”

 

  杨大姑道:“宋鹏举呢?何以他不和你同来见我?”

 

  韩威武道:“他已经受了伤了!”

 

  杨大姑大吃一惊,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韩威武说道:“他们到了师父家中,令弟的管家接见他们。这个管家是和他们早就相识的,不过看见他们突如其来,当然也是有点诧异,便问他们:‘是令师和你们约好的吗,怎的我不知道?’他只知道主人这个秘密住所,在主人的徒弟之中,是只有大弟子闵成龙知道的。

 

  “胡宋二人说出是受闵成龙儿子之托,有紧要的事情来禀告师父。

 

  “那管家更为诧异,说道:‘闵大爷早已来了这儿,怎的他的儿子还要你们前来报讯?好吧,你们稍待一会,我进去请你们的闵师兄出来和你们相见。你们的师父目前正有别的客人,恐怕暂时还未能够出来的。’

 

  “幸亏那个管家一时口疏,透露了闵成龙已经是在令弟家中的消息。宋鹏举起了疑心,立即改变主意。为了慎重起见,他让师弟留下,自己先赶回镖局。”

 

  杨大姑道:“他是在路上给他师父派来的人追上?”

 

  韩威武说道:“他是给两个陌生人打伤的,即使不是他师父派来的人,也是清廷的鹰爪了。在那个地方的人家,本来就十居八九是令弟那号人物的。”

 

  杨大姑更是吃惊,道:“闵成龙到了师父家里,我那不肖的弟弟又忍心派人追杀自己的徒弟,如此看来,只怕到了利害关头,他连自己的儿子也会忍心舍弃的。快把他的地址告诉我!”

 

  韩威武道:“老大姐,你的功力尚未恢复,怎能去得?不、不如……”

 

  他本来想说“不如我去吧”,但想到自己这一去,就等于是把身家性命都押上去了,赔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还不打紧,甚至还可能毁了震远镖局,连累镖局,连累镖局所有的人。

 

  他一咬牙根,正想不顾一切,说出“由我去吧”这四个字,杨大姑已是打断他的说话,说道:“不是我去,是这位龙姑娘替我去!”

 

  韩威武呆了一呆,说道:“龙姑娘替你去?”显然是出乎他的意料,但也松了口气了。

 

  龙灵珠笑道:“我不是替她去,是我本来就要自己去的,不过要是由我来求你韩总镖头说出杨牧的地址,你恐怕不会相信我。”

 

  韩威武哈哈笑道:“这倒不然,今天你一到镖局,我已经知道你对杨炎的关心,绝计不在我们这位老大姐对她的侄儿之下。”

 

  杨大姑道:“闲话少说,你快告诉她吧。”

 

  韩威武知道龙灵珠不大熟悉京师的道路,一面说一面在地上画出地图。龙灵珠聚精会神的看他画图,牢牢记在心中。

 

  龙灵珠抹去地图,说道:“我已经记牢了。韩总镖头,有你照料杨大哥的姑姑,我也放心了。咱们就各干各的吧。少陪了!”

 

  杨大姑叫道:“找到杨炎,请你和他回镖局见一见我。”

 

  龙灵珠道:“我知道。”声音远远传来,说了三个字,背影亦已不见。

 

  韩威武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这两句老话当真说得不错。就这小丫头的轻功,已是非我老韩可及。”

 

  杨大姑笑道:“所以说她去比我去更好。你可以放心了吧?”

 

  韩威武笑道:“你不是要找这小妖女算账的吗?现在看来,你倒似乎愿意要这小妖女做侄媳妇了?”

 

  杨大姑说道:“你觉得奇怪是不是?事情会变出了如此结果,连我也是始料不及的。不过,若说我就愿意她做我的侄媳妇,则是言之尚早。”

 

  韩威武道:“我虽然感到奇怪,但这样的结果,却是令我欢喜无限。但不知你们怎的会这样要好起来?”

 

  杨大姑笑道:“你也知道她对杨炎的关心绝不在我之下,那么这样的结果也没什么稀奇了。”此时她方始有空把事情的经过说给韩威武知道。

 

  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回到震远镖局。

 

  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去看受了伤的宋鹏举。

 

  宋鹏举受的伤不算重,也不算轻。在敷了镖局上好的金创药和吃了一株老山参之后,此时已经可以坐起来说话了。

 

  他一见杨大姑就道:“师姑,可惜你回来迟了一步。”

 

  杨大姑吃了一惊,说道:“发生什么事?”

 

  宋鹏举道:“是喜事,不是坏事。”

 

  杨大姑吃下定心丸,这才松了口气,说道:“你身上有伤,别和我拘礼,躺下来说吧。什么喜事?”

 

  宋鹏举道:“世杰师弟刚刚来过,要是你们早半个时辰回来,还可以见得着他。”

 

  杨大姑又惊又喜,说道:“他来京师做什么?”

 

  宋鹏举道:“他到过柴达木……对啦,他要我代求你的原谅,他知道你不喜欢他到那个地方的。”

 

  杨大姑急于知道儿子的消息,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他不去也已去了。你赶快说下去吧,他来京师为了何事?”

 

  宋鹏举道:“他是来找杨炎的。据他说,他早已知道杨炎是来了京师。但他没空和我说他是怎样知道。”

 

  杨大姑道:“我也没空问你其他的事了,我只问你,你已经把你知道的杨炎的消息告诉了他么?”

 

  宋鹏举道:“我已经说了。师父的地址我也告诉了他。他一听就立即走了。师姑,我做错了么?”

 

  杨大姑道:“你没有错。我以前做的倒是错了。”宋鹏举从未见过师姑会认锗的,不觉愕然,不敢问她是什么错了。

 

  倘若没有经过昨晚的事情,她是绝不愿意儿子跑到他的弟弟家中,冒这个险,弄得必将舅甥翻面的。但现在莫说她禁止不了儿子和弟弟闹翻,她自己也拼着和弟弟闹翻了。

 

  “老韩,你给我一间静室,我要静坐运功,勿让任何人骚扰。”杨大姑说道。她只恨自己功力未复,不能立即赶到弟弟的家中。
 

 

  真相大白

  杨炎在父亲家里可是获得有生以来从未获过的喜悦。

  已经四更了,他还是欢喜得睡不着。

  他的父亲已经许下诺言,明天就会把好消息带回来给他。

  在父亲未回来之前,他必须遵守父亲的吩咐,不能到外面走动,只能被关在这小小的房间之内。

  但他的一颗心却早已飞向远方了!

  他的心头洋溢着太多的喜悦,他要把喜悦和亲人分享,和好友分享,和关心他的人、和爱护他的人分享。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要把这“喜讯”告诉冷冰儿。

  “我要告诉冷姊姊,爹爹并不像她说的那样坏。当然冷姊姊也不是故意造谣,她只是听得别人这样说的。她把听来的话都信以为真了。”

  “我要告诉她,不错,爹爹是做过坏事,但爹爹是有苦衷的。那些人说他坏话,或者是加油添酱,或者是由于对爹爹的误解。唉,这也怪不得那些人,我不是也曾误解爹爹吗?”

  “人和人之间,本来就不容易彼此了解的,我和冷姊姊目前不正是就受着别人误解么?对,我就拿我们的例子来和冷姊姊说,相信一定可以说得她消除对爹爹的成见!”

  “但可惜冷姊姊和我订下七年的禁约,她不肯见我,那怎么办?爹爹和灵珠恐怕也不会让我们到处找她吧?唉,纵然见不着她,也总有办法把喜讯传到她的耳中吧?”

  第二个想到的是义父缪长风。

  要取得义父的谅解,倒似乎比较“简单”得多了。“义父曾经和我说过,只要爹爹能够改邪归正,他也希望我和爹爹恢复父子感情,他还保证孟元超也和他一样,不再追究爹爹既往。问题只是,爹爹可还把孟元超当作仇人,爹爹也绝不会同意我去见他们,除非我是去取孟元超首级。要说服爹爹,恐怕就得浪费很长的时间了,甚至永远都不能够。”

  跟着他想到的是“爷爷”和龙灵珠。

  “要是必须有所取舍的话,那我只能暂时舍弃义父了。爹爹说过,希望和我们在深山隐居,从此父子相依,与世无争过这一生的。那不正好吗?我可以和他一起到大吉岭去和爷爷同住。灵珠亦已答应和我一起回去了。这么样,最少是两家人得到团圆了。”

  美好的幻想正在连绵不断之时,忽听得窗外似有轻微的声息。

  难道是爹爹回来了?但爹爹的轻功可没有这个高明呀?”他正想出声喝问,便听得那人说话了,那人用的是一等一的传音入密功夫,就像在他耳边说话一般!

  传音入密的功夫,可以声音凝成一线,透过几重墙壁,送到对方耳中。不过必须对方的功力与自己约略相当,方始能够听见。

  用这种上乘内功说话,本来是甚为耗损内力的,但这人说得不疾不徐,就像寻常对话一般,显见他的功力之深,已是足以和当世的一流高手并列。

  那人说道:“别声张,是我!”

  这五个字听进杨炎的耳朵,杨炎欢喜得几乎跳了起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盼望的齐世杰!

  杨炎强抑自己激动的心情,轻轻打开房门,让他进来,也用传音入密功夫问他:“咦,怎的你也会找到这里?”

  “我已经到过震远镖局见过宋鹏举了。”齐世杰说道。

  杨炎正想问他,宋鹏举又是怎样知道他已经到了这里的,齐世杰已抢先说了:“我知道你有许多疑问,但说来话长,此际还未是咱们从容叙话之时。我带你去看一些古怪的物事,你跟我来!”

  杨炎好奇之心大起,忍不住还是问道:“去哪里?古怪之事又是什么?”

  齐世杰道:“我只会知道有古怪的事情发生,那个地方也还有待咱们寻找的。古怪的事情,咱们要是去得及时,或许碰得上。”

  这样的回答,本来也是极为奇怪。但齐世杰加上一句:“你相信我,你就跟我来吧!”

  杨炎当然相信他,于是不再发问,便跟他走了。

  走没多远,杨炎在月色朦胧之下,发现花树丛中躲着一个人,好像石像一般,呆呆的站着,动也不动。

  齐世杰说道:“这个人大概是奉命监视你的,我已经点了他的穴道了。附近几间房屋内睡着的人,我也点了他们的晕睡穴,让他们睡得更甜,非到明天日上三竿,他们绝计不会醒来。不过说不定还有外来的高手,也会找到这里,轮班守夜的人也不知什么时候换班,所以咱们还是谨慎一点为妙!”

  齐世杰点了这个人的穴道,杨炎并不觉得奇怪,他可以依理推测,齐世杰不愿意给别人知道他来和自己会面。但点了这许多人的穴道,杨炎可就禁不住奇怪了。

  他的父亲亦即是齐世杰的舅舅。为什么齐世杰到了舅舅家里,竟是如履深渊,如临大敌呢?

  尤其齐世杰说的两句话令他有点反感:“他说这个人是奉命监视我的,奉谁之命?难道我的爹爹也要派人监视我吗?”

  他已经确信父亲已经“改邪归正”,倘若说这个话的人不是齐世杰,他一定怀疑这个人是有意离间他们父子。但是齐世杰说的,他可不能不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了。他知道齐世杰是个稳重的人,倘若不是有所见而发,想必也不会这样胡乱猜测。

  不知不觉,齐世杰已经和他来到一座假山旁边的凉亭,这座凉亭有假山遮掩,不是杨家的熟客,则根本不会知道这个地方有凉亭的。

  “你是来过这里的吗?”杨炎忍不住又问他了。

  “没有来过。”齐世杰答道。

  杨炎更加觉得奇怪了。但齐世杰已经一马当先,走入这座凉亭。

  杨炎问道:“你说的秘密地方就是这里吗?”

  齐世杰说道:“不错,从这里开始,咱们一步步探寻秘密。”

  杨炎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仔细一看,凉亭中间有一个石桌,桌上摆着一个围棋的残局。构成棋盘的横直十九道线路,是石桌上凿出来的,凉亭的地面也是一块块的大青石,石桌的四脚好像生根似的,陷在石内。

  杨炎猜疑不定,说道:“这里鬼影也没一个,只有一局残棋,你的葫芦里卖甚玄虚?”

  齐世杰道:“待会儿你就知道,现在请你仔细看这棋局,记牢棋子的位置。”

  虽是残局,也有将近百子之多。好在杨炎记忆力超越常人,凝眸片刻,已是牢牢记着。

  凉亭里还有一样比较“古怪”的物事,一根石柱上挂着两只铁环,不知是作什么用的。杨炎由于要记牢棋局,倒并不怎样注意它。

  齐世杰道:“你记牢了?”

  杨炎迅速再看一遍,说道:“大概我已经可以重摆出来。”

  齐世杰笑道:“也用不着重摆,可能只是弄乱几枚棋子。”

  杨炎正自莫名其妙,他到底是在说什么?心念未已,只见齐世杰把石柱上左面那只铁环拉丁三下,右面那只铁环拉了四下。石桌连着桌子下面的那块大青石突然移开,出现一个洞口。

  原来这是一条地道的进口。

  杨炎又惊又喜,又有几分惶惑,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秘密机关?”

  齐世杰笑而不答,却道:“你看那局残棋。”

  杨炎仔细一瞧,石桌移过一边之后,果然有几枚棋子乱了位置,杨炎很容易就把原来的棋局摆好了,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至此亦已恍然大悟。

  石桌上摆着一局残棋,那是预防有人识破这个机关的秘密的。而齐世杰懂得如此打开地道的入口,想必是曾经暗中偷窥秘密。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齐世杰说道:“说来也真凑巧,给我看见一个人如此这般打开机关。不过那个人打开机关进入地道之后,石桌便即转回原来的位置,棋盘上的棋子也没一枚错乱。我虽然依画葫芦,却不知道他在拉铁环的时候,每一次所用的力度都是各各不同的。石桌移动,可就不能像他那样的恰到好处了。”

  说至此处,那个石桌又在慢慢移动了。齐世杰道:“你跟我跳下去,小心一点,提防下面还有机关!”

  其实下面倘若真的还有机关的话,他们怎样小心提防,也是提防不来的。

  齐世杰的警告,不过是要杨炎作好最好的准备,倘若下面当真有不测的灾祸,也可以减轻灾祸的程度。

  杨炎默运玄功,跳下去时,一招“夜战八方”,双掌拍出。掌风碰着石壁只听得“卜”的一声,声音并不响亮,也没有暗箭之类射出来。

  他们已经脚踏实地了。齐世杰松了口气,说道:“看来似乎并没机关埋伏。”

  杨炎也松了口气,心想:“爹爹造这条地道,大概只是为了自己临时避难之用的。那个棋局,假如有人瞒着他偷偷进入地道,或者来过而又走了的话,他一看棋子乱了位置,就知道这里面有人,或者是有人来过了。”

  想至此处,他禁不住再问表哥:“那个人是谁?是不是我的爹爹?”

  齐世杰道:“不是。不过也是你熟识的人。”

  杨炎问道:“是谁?”

  齐世杰道:“你别着急,待会儿你自然就会知道。我是要让你亲眼看见事情的真相!”

  上面的石桌已经回到原来位置,地道里恢复漆黑一片。前面到底还有没有机关,齐世杰可是摸不透了。

  两人小心翼翼的在黑暗中摸索前进,走过一条长长的甬道,幸喜没有碰上机关。

  齐世杰仍用传音入密功夫和他说道:“待会儿不论你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千万沉得住气,不可声张!”

  话犹未了,他们已经发现前面有间地下室,隐隐有灯光透出,而且开始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了!

  杨炎这一惊非同小可,这个人是他父亲最小的徒弟胡联奎!

  再听下去,他更吃惊了!

  “哦,我看你是装作老实,其实乃是奸细!”

  竟然是闵成龙的声音!

  闵成龙不是已经给父亲打死了么,怎的又复活了?

  齐世杰在他耳边说道:“我就是在暗中看见阂成龙把胡联奎押入地道,才发现那个秘密机关的。”

  杨炎隐隐感觉得到这里面定然有个阴谋,他的父亲很可能就是策划这个阴谋的人,闵成龙是和他的父亲串通了来欺骗他的。他强摄心神,再听下去。

  胡联奎叫起撞天屈来:“奸细,我做谁的奸细?”

  闵成龙没有正面答覆这个问题,却道:“好,那我问你,宋鹏举是和你一起来的,为什么你们知道我在这里之后,宋鹏举马上就赶回去?”

  胡联奎道:“师兄,我不是已经告诉了你吗,我们懂得到这里来找师父,是令郎托我们来报讯的。”

  闵成龙道:“那又怎样?”

  胡联奎道:“令郎托我们赶来报讯之时,是尚未曾知道你已经到了师父这儿的。我们为了免他担心,所以宋师兄先回去向他报个平安喜讯。”其实宋鹏举是回镖局报讯,不过胡联奎料想闵成龙不会知道这么快,为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能打着瞒得过一时就是一时的主意了。

  闵成龙哼了一声,说道:“如此说来,倒是我多疑了?”口气稍见缓和。

  胡联奎道:“师兄办事小心是应该的。但请师兄明鉴,我和宋师兄都是靠师父和大师兄的提拔才有今日,今后也还要师父、师兄做我们大靠山,我们怎能稍萌异志?”

  闵成龙道:“如此说来,你对师父是忠心耿耿的了?”

  胡联奎道:“对大师兄我也是一样忠心。”说了这话,心里暗暗羞愧。但想到处境的危险,言不由衷的谎话也只好不怕面红的说了。

  闵成龙点了点头,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的前程捏在师父手里,你若是聪明的话,是应该对师父忠心的。好,我姑且相信你的说话。”

  胡联奎道:“多谢大师兄相信小弟。”

  闵成龙忽地面色一沉,说道:“好,你既然对师父忠心,那么我替师父吩咐你做一件事情。”

  胡联奎道:“请师兄代传训示。”心中惴惴不安,不知师兄将出什么难题。

  闵成龙道:“师姑最宠你和鹏举,对你们是不会防范的,你回镖局之后,设法把这酥骨散混在茶水之中,让师姑服下。”

  胡联奎吃一惊道:“我,我不敢!”

  闵成龙冷冷说道:“你不愿意替师父做事,是不是你认为师姑比师父更亲?”

  胡联奎道:“师父和师姑是一家人,我不懂师兄你这话意思!”

  闵成龙冷笑道:“你是假装不懂!师姑这次跑来京师,是和师父作对的!她在我的家中亦已公然说出来了,难道你没有听见?哼、哼,当时你装作帮我的忙,恐怕也是和师姑做戏的吧?”胡联奎心道:“原来闵成龙是疑心我做师姑的‘奸细’。”当下只好苦笑道:“这是师父的家事,我不敢多嘴。”

  闵成龙好似知道了他的心思,说道:“你若要表明你不做师姑的奸细,你就该帮师父的忙!”

  胡联奎道:“师父真的要我这样对付师姑?”

  闵成龙怒道:“你以为我是假传‘圣旨’?”

  胡联奎道:“不敢。但我想见一见师父,不知可不可以?”

  刚说到这里,只见一扇暗门打开,走出来的正是他的师父杨牧。

  杨牧说道:“成龙,你对联奎说清楚没有?”

  闵成龙道:“说了。但他还在起疑。”

  杨牧说道:“联奎刚刚说的话我已经听见了。我想恐怕你还没对他解释清楚吧。我只有一个亲姊姊,也怪不得他起疑。”

  在外面偷听的杨炎,听了父亲说的这几句话,不觉又生了一线希望,希望父亲不至于真的这样坏。

  胡联奎的一颗心却是沉了下去,说道:“师父,那么你是真的要我用酥骨散来对付师姑么?”

  杨牧说道:“不错,这是我的主意。我是为了你的师姑好。”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她是我唯一的姊姊,我当然不会害她。但她和柴达木的人有来往,这次又来震远镖局替韩威武多管闲事,我怕她惹祸上身,所以要用这个法子让她回家。你懂吗?”

  胡联奎道:“师姑脾气倔强,恐怕她不肯回家,那怎么办?”

  杨牧道:“所以我才要你用酥骨散来对付她。这酥骨散不但可令她的武功暂时消失,而且还加有麻药,可以令她一服之后就不省人事。要过两天才能醒来,那时你也差不多可以回到保定了。”

  胡联奎道:“师姑醒来之后,她一定要责怪我的。说不定还会大发雷霆,废我武功!”

  杨牧说道:“她醒来之后也还要三天才能恢复功力。你把我的话告诉她,劝她从此不再多理闲事。不过她的脾气我也知道,要是她不听从劝告,那么,那么……”

  胡联奎道:“那么怎样?”

  杨牧沉吟片刻,说道:“那么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令她的武功永远消失了。”

  胡联奎大吃一惊,说道:“师父,你要废掉师姑的武功?”

  杨牧叹了口气,说道:“两害相权取其轻。你师姑这副脾气,迟早会惹出大祸的。与其让她任性而为,不如今她以后就是想管闲事也有心无力为好!这枚毒针给你,要是她不听劝告,你就钉在她的身上。你可以告诉她,这是奉我之命,她要怪,怪我好了!”

  胡联奎道:“师父,这,这……”

  杨牧说道:“这,怎么样?你是不是不愿意听从我的命令!”

  胡联奎暗自思量:“目前最紧要的是先求脱身。”于是说道:“师父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也希望师姑能够听从师父的劝告。”

  杨牧道:“好,那你把毒针和酥骨散收下。我警告你,假如你阳奉阴违,我就要废你武功!”

  胡联奎颤声说道:“弟子不敢。”

  在外面偷听的杨炎更是浑身发抖,比胡联奎还更厉害。

  过了一会,只听得杨牧继续说道:“成龙,待会儿你送师弟出去。那件事情,你和总管大人说好没有?”

  闵成龙道:“这个、这个……”

  杨牧说道:“联奎不是外人,你尽说无妨。”

  闵成龙道:“已经说了。他非常高兴,说师父你敬他一尺,他一定要还敬师父一丈。东西也答应替师父转呈皇上。他说皇上若有赏赐,他与师父,另外震远镖局的好处全归师父。他叫我问师父,不知你满不满意?”

  胡联奎不知他们说什么,杨炎则是听得懂的。闵成龙说的“东西”,不用说自是指那封由他亲手交给父亲的康熙遗诏了。

  杨牧冷冷的说道:“这件功劳,他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手了,当然他是应该大大高兴了。不过我倘若不经过他,恐怕也很难独自去见皇上。就是见得到皇上,这秘密终究也会给他知道。那时我的功名富贵恐怕未有福份来享就要招杀身之祸了。成龙,我教你一个做官的诀窍,有功劳必须送给顶头上司,不要妄图自己一步登天。待根基扎稳之后,方可以取而代之。你明白么?”

  闵成龙道:“多谢师父指点,徒儿一生受用不尽。”

  杨炎气得心里大骂:“卑鄙、卑鄙!可耻!早知如此,我宁愿做个无父之人。真是后悔走这一遭!”

  杨牧说道:“你去告诉他,我非但满意之极,而且简直是对他感激涕零。”

  闵成龙道:“师父,用不着我告诉他了。他已经约了你在卫副总管家里见面。”

  杨牧说道:“哦,他这样心急,竟然移尊就教来了。什么时候?”

  闵成龙道:“昨晚是他当值,他说一下班就到卫总管家里。”

  杨牧说道:“那应该是五更将尽的时候。晤,那我也应该走了。好,你送联奎从后门出去,顺便告诉小王,要是炎儿问起我的话,就说我昨晚睡得太迟,还没起床。”小王是杨牧指定服侍杨炎的心腹家人。

  交代过后,杨牧打开一扇暗门,便走进去。那是地道的另一端出口。
 

 

  巧计制奸徒

  他们屏息呼吸,躲在石柱后面,闵成龙和胡联奎出来了。

  齐世杰在杨炎耳边悄悄说道:“别急着动手,到外面再说。”

  只见闵成龙点燃火摺,却把火摺递给胡联奎,要胡联奎走在前面。原来他是怕胡联奎在后面暗算他。

  胡联奎懂得他的用心,故意说道:“我真怕地道里藏有人,火摺不够亮,师兄你小心一点。”

  闵成龙道:“这个地方,怎会有外人进来,胆子放大些,莫疑神疑鬼。”

  胡联奎点了点头,说道:“师兄说得对,一个人倘若对什么人都不敢相信,终日疑神疑鬼,这样活一辈子也没什么意思。”

  闵成龙知道师弟是绕着弯子刺讽他,哼了一声,嘴里不说话,心里则在想:“师父目前还要利用你,待那恶婆娘走了之后,我才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到了通道尽头,闵成龙开动机关,只听得轧轧作响,头顶上方的石头移过一面,露出洞口。

  杨炎心想:“好在有闵成龙开路,否则我们只懂得进来的办法,不懂得出去的办法,那可要被困在地道之中了。”

  闵成龙与胡联奎钻出洞口,回到那座凉亭,连着石桌的那块大青石尚未旋转回来。他看桌上的棋盘,忽地面色一变,咦了一声。

  胡联奎道:“师兄,什么事?”

  闵成龙道:“好像是有人来过。”

  原来杨炎虽然摆好了那局残棋,但他们下去之时,却不知道在机关合拢之时,还要用点手法。故此棋局仍然有两枚棋子乱了位置。

  胡联奎道:“师兄,你刚刚叫我不要疑神疑鬼,怎的你自己却疑神疑鬼了!”

  闵成龙惊疑不定,说道:“还是小心点好!”正待大声叫人来,忽觉劲风飒然,凉亭里突然多了两个人。

  齐世杰和杨炎跳上来了。他们刚一站定,机关刚好合拢。杨炎笑道:“闵师哥,你没说错,我们早已来了。”

  齐世杰接着笑道:“不过我们既不是神,也不是鬼,只是来揭开你的装神弄鬼的假面具的!”

  闵成龙情知不妙,恶念陡生。

  闵成龙深知齐世杰的厉害,以关东大侠尉迟炯的武功之强,在百招之内尚且胜不了齐世杰,他自忖和齐世杰差得太远,当然不敢惹他。

  虽然他也知道杨炎曾在天山学艺,但杨炎只有十六八岁年纪,料想武功再强,也强不到那里。于是他打着“果子拣软的食”这么一个主意,突然出手,一把抓着杨炎胸口的穴道。他哪知道杨炎虽然年轻,武功却是比齐世杰还要高明。

  他一把抓着杨炎胸口,正自欢喜,忽觉发出的劲力,有如泥牛入海,一去无踪。抓着的像是一团棉絮,但棉絮可没那团吸力。他的手掌被胶住了!

  闵成龙用力一挣,竟连一根小指头都不能移动。杨炎笑道:“闵成龙,你这是干什么,给我抓痒吗?”

  闵成龙吓得魂飞魄散,颤声说道:“师弟,请看在你爹的份上,饶了我吧。”

  杨炎淡淡说道:“不错,你是对师父最忠心的徒弟。”

  闵成龙燃起一线希望,说道:“是呀,我虽然曾经骗你,但这是你爹爹的主意,你爹要我一同骗你,其实也是为了你的好……”

  杨炎说道:“你不必多说。你们师徒会商于密室,所说的话,我都已听见了。”

  他把生身之父与闵成龙称为“你们师徒”,闵成龙登时有如坠入冰窟之中,连说的话也被“冷结”了。

  杨炎说道:“胡师兄,你先回去,叫姑姑不必为我担心。”

  胡联奎走了之后,杨炎方始腹肌一挺,把闵成龙的手掌弹开。

  闵成龙跪倒地上,哀求:“师弟,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杨炎说道:“我不是已经放了你吗?你不走那是你的事。”

  闵成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想那有这样便宜的事情,他浑身直打哆嗦,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只怕杨炎突然发难,要像猫捉老鼠一样把自己折磨。

  杨炎忽地说道:“闵成龙,对啦,你还是这样慢慢的走为妙,走得太快,于你不宜,你知道吗?”

  闵成龙怔了一怔,说道:“走得快会有什么害处,请恕我莫测高深,你可否说得明白一点?”

  杨炎淡淡说道:“你试一试运一口气,如果璇玑穴不觉得疼痛,那就没事。”

  闵成龙依言一试,只觉璇玑穴像被利针所刺一般,疼痛那是不必说了,而且由于真气阻滞,上半身登时麻木。

  闵成龙大惊之下,失声叫道:“师弟,你……”

  杨炎冷笑说道:“谁是你的师弟?你还有脸叫我师弟吗?嘿嘿,你刚才不是点我的璇玑穴吗?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但我的点穴方法和你不同,我无须用指头点穴,只要你碰着我的身体,我就可以借用你的真力加上我的一点内功运用,随意制你任何一处穴道。严格说来,这不是点穴,只是你的穴道被我的内功所制。这种内功,不知你可曾学过,假如未曾学过,我恐怕就很难在一时三刻之内说得令你明白了!”

  闵成龙疼痛难当,此时他那还有心情听杨炎谈论上乘内功,他想知道的只是被制了穴道之后,有什么后患。

  杨炎也似乎知道他的心思,接着便即说道:“你不用太过担忧,我制住你这个穴道,不会立即要你的性命的。以后在头一个月,每天会发作一次,第二个月每天发作两次,第三个月每天发作三次。一次比一次厉害。到了第三个月满了,你的全身筋骨将会变得软如面筋,最后缩成一团而死!在这期间,假如你用气力过甚,那就将发作得更快!我叫你不要走得太快,也就是不希望你死得大快,你明白了么?”

  闵成龙吓得魂不附体,双腿一软,不由自己便跪下去给杨炎叩头,哀声说道:“师、师弟,不,杨公子,杨少侠,我暗算你,我、我是该死。但盼你大人大量,大发慈悲,饶我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

  杨炎笑道:“你对同门的手段可是毒辣得很,却怎的希望别人对你大发慈悲?再说我也不敢期望你从此就会改过自新,我为什么要轻易饶你?”

  闵成龙听出一点口风,忙道:“杨少侠,那你想要什么,我做得到的,都可依你!”

  杨炎笑道:“这还像一句话。好,那咱们就谈谈交易吧,把卫副总管的地址告诉我。”说罢在闵成龙身上轻轻一拍,疼痛立止。

  闵成龙松了口气,心想:“让他们去自投罗网,那也无妨。”

  “在这条胡同东面第一座大屋,就是卫副总管的住宅。请你给我治伤吧。”闵成龙道。

  杨炎说道:“好,我可以给你治一半伤,另外一半,待我回来再说。”说罢伸手在闵成龙下巴一捏,闵成龙张开嘴巴,杨炎把一颗药丸塞进他的口中。

  闵成龙惊疑不定,问道,“这颗药丸就是可以给我治一半伤的么?”

  杨炎说道:“不错。”

  闵成龙道:“什么叫做治一半伤?”

  杨炎说道:“痛苦减轻一半,期限延长一倍。即是说假如你得不到我的另一颗药丸,你的寿命可以延长到半年,而且在头三个月,你所受痛苦大概还不至于令你痛得失去知觉,不过利针刺入穴道的感觉不大好受罢了,你可以熬得住的!”

  他大惊之下,禁不住冲口而出,说道:“假如你不能回来,那、那、那……”

  杨炎笑道:“所以你必须求神拜佛,保佑我能够平安回来!”

  齐世杰笑道:“求神拜佛是没有用的,与其求神,不如求已。炎弟,你是必须在卫副总管的家里,见过大内总管和我的舅舅,才肯回来的吧?”

  杨炎说道:“不错。”

  齐世杰继续说道:“假如他的家里也有一条秘密地道,地道里也有机关,那么,你就很可能回不来了?”

  杨炎说道:“是呀,但愿咱们的运气不这样坏吧。”

  两人一唱一和,就算笨头笨脑的人也会听得懂的,何况是满肚皮坏主意的闵成龙?

  不过闵成龙这时可不敢打什么坏主意了,连忙说道:“卫家地道是没有的,卫副总管通常是在园中的一座楼房会客,楼房下面却有机关。机关我不会破,但我知道怎样可以避过机关。因为我也曾经上过那座楼房几次。是卫府的管家带我上去的。”后面两句话是他怕杨炎不肯相信,故而画蛇添足的。

  杨炎笑道:“你虽然骗过我一次,但这次我相信你。你仔细说吧,最好画个地图。”

  闵成龙奉命唯谨,折下树枝代笔,画出地图,说得唯恐不够清楚。杨炎待他说完之后,笑道:“好,现在我去撞撞运气。你在这里耐心等侯吧。”

  残星明灭,正是五更将尽的时候,曙光就快要在东边出现了。

  但杨炎的心头却是有如夜正深沉。不错,真相是正在逐渐出现他的面前,但给他带来的不是光明,而是一团黑暗。

  至亲莫如父子,连父亲也在欺骗他,甚至要加害他,他还往那里寻找甚么光明。

  好在还有一个齐世杰在他身边。

  齐世杰似乎知道他的心思,紧紧握着他的手,说道:“别忘记了你还有冷姊姊,还有义父,还有龙姑娘。这些人都是真心爱护你的。不错,这世界上坏人很多,但你应该相信,好人要比坏人更多。待会儿不论你发现了什么更加可怕事情,你也无须心灰意冷。人总是要活下去的,记着真正对你好的亲人和朋友吧!”

  杨炎深深吸了口气,说道:“不错,为了冷姊姊,为了龙姑娘,为了义父,我会有勇气应付的。但你说漏了一个人,一个把我引出迷途的朋友。”

  齐世杰说道:“谁?”

  杨炎说道:“你自己。你是我的表哥,也是我的朋友,嗯,表哥,我曾经伤了你的心,你不怪我吗?”

  齐世杰心中苦笑,说道,“你并没有做过对不住我的事情,过去的事也不要再提它了。重要的是目前,希望你说过的话能够做到。”

  杨炎说道:“我不敢说我一点不会伤心,但我答应你,我一定能够坚强的活下去!”

  他紧紧握着齐世杰的手,他感觉得到齐世杰的眼光充满鼓励。不知怎的,他忽地想起了孟元超。

  孟元超从未给过他什么“教训”,但从那次“行刺”孟元超失败的事情,他却感受到了孟元超无言的鼓励。他忽地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可惜孟元超不是我的父亲。”

  但这个不是父亲的“父亲”,不是比他的生身之父更像他的“父亲”吗?

  只是他现在已经没有余暇仔细去想了,因为他们已经来到那个卫副总管的家门。

  杨牧早已到了卫家。

  不过他却没有见着卫副总管。

  在那间密室里,他只见到了大内总管乌苏台。正是:

  祸福无门人自召,求荣反辱最堪怜!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