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39|回复: 33

[戏说] 【胡说八道】梁式男主风月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 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谷雨清明 于 2016-10-1 10:42 编辑

我不算铁杆武侠迷,但是金古梁温也都消遣着看过一些。小学的时候喜读金庸,后来又喜欢过一阵子古龙和温瑞安。金庸的故事好,书又几经增删,情节圆熟,而且文风中正,比起梁公好古、古龙写意、温瑞安语死早,实在是老少咸宜。后来又喜欢过一阵子古温那个波澜诡谲、悬念堆砌、热血豪情的风格,唯独梁羽生的书迟迟捡不起来。
但是到了大学时候,偶然看了一本《狂侠天骄魔女》,却突然栽了进去。说到原因嘛,就是到了一定年龄,女读者都是要看帅哥的。而梁公的帅哥们,虽然精品率不太高,但实在最对我的胃口。
要是用男人的颜值给金古梁温排序,恐怕是比女读者还颜控的温瑞安夺魁,然后是喜欢白马书生官宦公子的梁羽生,再然后是“要是爱情和友情二选一我选友情”的古巨基,最后……是金庸。
我喜欢金庸的故事,但我不大喜欢金庸的男主,相反张无忌和段誉这俩我还从小讨厌到了大。金庸不喜欢给笔下的男主设定太高的文化水平,也不喜欢给他们太高颜值,倒是打怪升级开挂逆袭的路子和各类男权潜规则一直不变。纵然我也尊敬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郭靖,萧峰雁门关折箭自杀我也震撼到了,但是,金庸笔下出不了我的理想型,对我来说,大部分时候,金庸的故事就是故事而已——只除了令狐冲。
古龙和温瑞安的书更任性,透过这两位的文字,你除了在读故事,有些时候简直隐约感到在读作者的生平,古龙浑身都是热血激情,骨子里的感性和不安定,借着角色的一张皮,肆无忌惮地在他的文字中流荡;温瑞安的江湖则是表面玄幻、内里现实——四大名捕加上说英雄系列,凑一出官场权斗、警匪黑帮的“混社会”故事。
其实仔细想想,恐怕古温的江湖才是真正的“江湖”,充满市井味道,充满男人心事,充满“仗义每从屠狗辈”,险恶却又颇令人向往。
若一定要相比,我要说古龙其实稍微阳光一些。古大手的故事有他理想主义的一面,故事也时不时绽放出一点宛若童话的美好(基情部分尤其),虽然他和梁羽生的文风差异最大,但他笔下的男主和梁公的白马书生们说不定倒是知音,比起金庸笔下的普通人在十丈软红中载沉载浮、温瑞安笔下一票惊才绝艳就是甩不脱名缰利锁,古龙和梁羽生笔下很多角色有个共同点就是脱俗——白眼俗世、粪土王侯,只不过古龙的脱俗是浪子心性,梁羽生的脱俗是文人清高罢了。
我喜欢梁羽生的书主要是喜欢他笔下的角色,那些就算作者不走心,但偶尔的一次闪光就足以难忘的丰彩,那些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最传统也最正统的中国男性知识分子形象,那些如一幅水墨般清淡却铭心刻骨的浪漫。正是:
诗酒放歌,多少难收狂性;箫剑寄意,一段侠骨风流。
下面就从“颜值”“才情个性”“人际关系”三个方面,品味一下梁老书中几位高知名度的男主,看看梁式男人和别家有什么不同。
之一:颜值
在谈男人的颜之前,先上点妹子热热身。
梁羽生写女性闻名武侠圈,但是,和别人家常年大战“第一美女”不太一样,梁书女子或许女强人比率太高,导致颜值反而成了次要的比较对象。而且梁老一向正经,绝对不会出现古龙那类宛若以眼施展十八摸一般的女性外形描绘,从而也导致很多时候他笔下的角色缺乏一些性感元素。
不过,若说以颜值惊艳到我的,梁书之中倒也不是没有。而且这位女角还并不是后期被挂上“第一美女”称号的云蕾,而是柳清瑶。柳盟主的形象是少有的清淡挂:
【披一身白纱轻罗,气韵淡雅】
【冰肌似玉,体态轻盈,目若秋水,长眉入鬓】
何况她初出场时,正是满月夜,一天清辉,轻笑似远似近,令人心慌不定。继而一位绝代佳人,伴着碧纱宫灯步出清幽夜色。其容貌之美,令“黑牡丹”一般的赫连清波登时宛若庸脂俗粉,也令久闻“恶名”的小年轻耿照“目眩神摇,自惭形秽”。难怪在众人眼里,柳盟主“缓缓而来,俨若洛水仙姬”了!
月下美人,总是格外令人心动,柳清瑶更是胜在“气韵淡雅”四字,一下子点出了这副天仙美貌的个性所在。虽有云蕾的“既清且艳”在先,若论梁书第一美,我还是要投柳清瑶一票。
另外,柳盟主同时也让我想起另外两个著名武侠女主,一是“他姓杨,我便姓柳”、一生爱穿白衣的小龙女,另一个是虽然不穿白,但高洁脱俗令人想起“空山灵雨”,也被作者比作洛神的师妃暄。但是,柳清瑶作为一个颜值好比小龙女,实力胜过师妃暄的的大女主,美貌在读者群里却一向没有存在感。除了她实在是太志胜男儿,以至于有的男读者抱怨性别模糊,就该怪她的两个CP,华谷涵和檀羽冲,一水儿的柳下惠做派,对妹子的容貌全没半点感应了。
所以说,颜值这种东西,说简单也不简单。比起作者堆砌文字,恐怕是合度的设定配合书中情节联动,才能起到让人感同身受的“惊艳”效果。
转过头来说男人的颜值,虽然不少人嫌弃梁羽生舍不得下笔写男人的美貌,但仔细讨论起来,就算是温瑞安,连篇累牍地直接描写男人美貌的情况其实也不多,他更喜欢代之以各种不着边际的比喻,经常是读者知道眼前是个美男子,但非得极力发挥“通感”的本事,才能稍微领会这个人长什么样。古龙倒是实在很多,他写楚留香那一段就让我印象很深:
【五月温暖的阳光晒着他宽阔的、赤裸着的、古铜色的背。海风温暖而潮湿,从船舷穿过,吹起了他漆黑的头发,坚实的手臂伸在前面,修长而有力的手指……他双眉浓而长,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但那双清澈的眼睛,却又是那么秀逸,他鼻子挺直,象征着坚强、决断的铁石心肠,他那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看来也有些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坚强就变作温柔,冷酷也变作同情,就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
从前,我对香帅的印象一直是郑少秋,直到看到了这段宽肩厚背、粗犷魅力、铁石心肠和冷酷etc,才终于知道为什么古龙给自己笔下角色选的代言人是狄龙。梁羽生心目中的帅哥就绝不走这种路线,传闻当年他老人家理想的张丹枫演员是陆毅……不知真假,不过这俩演员都不太是我的菜。

跟古巨基的大手笔相比,金庸家的男主论颜实在是乏善可陈。只有一个杨过算得颜压同侪的美男子,可惜神雕侠侣这本书我打小就嫌弃,大概那会儿不懂恋爱,连小龙女和尹志平的拉灯一夜都看不明白,所以始终觉得神雕这书情节腻歪人物蛋疼,大了对它的兴趣也始终普普。想来杨过唯一让我有点动心的桥段,只有三枚金针那一章他在郭襄面前摘面具:
【杨过……左手一起,揭下了脸上的面具。郭襄眼前登时现出一张清癯俊秀的脸孔,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脸色苍白,颇显憔悴。】
杨过少年时也就一句清秀,性格也嫌轻浮,成了大叔的年纪,金庸倒是给他贡献了“凤眼生威”这么个颇值回味的描述,算是金书帅哥之精华了。
温瑞安笔下美男子多,但是能让人记住的词句却不多,出了名的大帅哥就举白愁飞做例子吧。这位金风细雨楼二当家是超级美男子,帅到书里谁看见他都忘不了脑内剧场一下真帅,时不时有点“我早听说了,却比想像中还好看!有些男人,真是越有权越是好看。”的侧面描写之类的。
白二的标准形象是“锦缎白衣、负手望天”,脸容轮廓明晰、充满男子气息,潇洒出尘又煞气深重、锋芒毕露。他的把兄弟王小石心里,这位义兄向来“鹤立鸡群”,久别之下更是“愈来愈漂亮”,一棵玉树,搞得别人都像蒹葭。
再回头看看梁老家颜值的代表,张丹枫。
一看张丹枫的名字,我就惦记起纳兰容若那首《蝶恋花》:
【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铁马金戈、画角频吹,河山无定,老了英雄。只余一片丹心热血,似西风催出枫红。
——词是暗合了张丹枫的名字,细品之下,岂不是他这般、江湖飘萍却又心系家国的“白马书生”们的宿命?
从描写张公子的那几段颜值文字里,又可以看出梁羽生对男人的审美,尤其和古龙、温瑞安大不一样,反而更接近中国传统小说里的“貌若少女”帅哥形象。“人物俊秀、潇洒风流、玉树临风“这些正统描写倒还算了,有意思的是“粉雕玉琢的面庞”“羊脂白玉般的脸蛋,吹弹得破”还有脱不花说他像女孩子,种种这些,促成一个“梨花飘雪”的形容。
说到梨花,我只记得金庸写小龙女引用的“冷浸溶溶月”,不过张丹枫并不冷,他长于塞外,举止打扮想来也不会全无边陲苦寒之地的痕迹,偏偏却是个“江南之地也少见”的俊秀青年,人是歌哭随性,神气是“似笑非笑、眼若秋水横波”,这般描写,真是多情,真是风流,看着也真觉得聪明剔透。尤其读完全书,我十分惦记张公子那如明月秋水、澄澈又脉脉如诉的眼睛,岂不正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的味道?
梁老笔下的美男子,其实也总是张丹枫这样带着书卷气,且十分复古,不比古温的角色更倾向于当下的审美。若说梁式帅哥是温润美玉,那两位笔下的帅哥就好比百炼青锋或者玲珑水晶,一样光芒夺目,只是不及前者典雅含蓄。
金庸嘛只要他想写,是能搞点帅哥出来的,比如“一身白衣、神态潇洒,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放在梁羽生的书里,就凭“面目俊雅,英气逼人”八个字,你说是檀羽冲都十足可以,可惜,在金庸笔下,这等帅哥却是欧阳克,帅哥无行,真是大煞风景。
但是,梁羽生的“复古”又有显而易见的短板——他笔下的男人是典型的东方美,并不强调西方审美里重视的性感张力。这也是为什么梁式男主在现在人气不算很高的原因。有些时候,这种复古的描绘还会弄得过火,看着有些奶油小生。
说起来,倚天屠龙记里,殷素素曾经教导张无忌“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梁羽生的狂侠天骄魔女里也有这么一段,只不过变成了“越漂亮的男人越会骗人”。这也算是给我留下印象很深的颜值侧面描写了。这个躺着中枪的漂亮男人还是“笑傲乾坤”华谷涵,无端端被打成“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华大侠也真是委屈死了。虽然华谷涵这个“不讲理的祖宗”在武侠男主里绝对你属于能作能闹的,但是在硬被梁老贴小白脸标签之前,我对华谷涵的印象一直是布衣国士、清介熟男,和小白脸一毛钱边都不沾,尤其在梁羽生笔下,比他小白脸的男人多了去了。细想之下,竟不懂这是要褒还是要贬。
之二:才情、个性
决定男人的魅力值的,除了脸蛋身材这种硬件条件,气质这种“软条件”也极其重要,甚至有些时候比硬件还要重要。如果说样貌好不好看还有一定准则,那么气质迷不迷人这一条,可发挥的余地就大多了。
角色的“气质”,首先是作者的气质,梁式的清高,古式的灵慧善变尤其明显。金庸家的男主乍看百花齐放,若放在武侠作者之间比较,才会发现他家的角色有个特点是充满世俗的烟火气,就跟名利双收的金庸老爷子一样的气味。此外,因为角色的具体设定不同,内在修养和个性的差异,流露于外也形成不同的气质。
这点上,首先必须夸奖一下温瑞安。因为金古梁三人在男主塑造上其实并不算太多变,他们多数时候还是把住自己喜欢的那一条路子写,就算偶尔有所变通,往往也写得不够好、比不上自己拿手的那一型来得有魅力。只有温瑞安,多年如一日,立志打造“帅哥大百科全书”,比如人设各擅胜场的“四大名捕”就是“清冷/厚朴/沧桑/坚忍”组,还有对比鲜明的“金风细雨楼”苏白王,一个深沉,一个高傲,一个淡泊,都是宛若偶像团体的配置,而且温瑞安家有些男角色天天致力于刷时髦值,以至于其实也没什么美貌描写,却给读者留下了绝世佳公子的印象——比如戚少商。
其次我还要夸一夸古龙,除了擅长写浪子,古龙还擅长写病态美——比温瑞安更擅长,就别说金梁两位正常人爱好者了。
记得之前有人夸金庸写书不拘一格,能让杨过断臂小龙女失贞,其实这两件事在原书里,除了失贞这个问题扯出不少封建糟粕观念,断臂一节就好比柳清瑶的美貌——没个卵用的设定,还是斗气被郭芙大小姐剁的……还不如温家戚少商断臂来得震撼,遑论天天坐轮椅的无情。
但是,温家虽然不少病美人,但那下笔的力度、让人拍案称奇的程度,还都比不上古龙。
一喝酒就咳出衣襟上五瓣梅花的李寻欢,和不见光明却比谁都光明的花满楼,简直是“病态美”和“残缺美”的代表。但是,古龙最让我惊奇的地方在于他并不满足于此,相反,还市场热衷于在真正的缺陷、丑陋、卑微当中寻找打动人心的力量——比如傅红雪,一个有羊癫疯的瘸子,和妓女相爱。相比之下杨过和小龙女的问题算毛线啊。
至于梁羽生,许多人说他笔下的主人公是名士型,更具体点就是魏晋名士。从表面上看,能歌能哭的狂士做派,倒是有些魏晋风度的影子,但说到底,梁式男主追求的是超脱庸俗而非逃避现实,真正喜欢又哭又笑的张丹枫和华谷涵也都是性格积极、有行动力又有社会责任感的入世男子,精神内核和两晋时代的狂人们毫不相似。
但是,要说梁羽生的男主有“文人风度”,那是绝对没错的。他笔下的男人很有种知识分子所具备的独特魅力。借用温书里白愁飞的台词,所谓“浑浑噩噩不如一瞑不视”——唯独饱学,才能有识,唯独饱学有识,心灵才会丰富。心灵丰富的人,便会多情多愁。《晋书·王衍传》有云:“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这岂不正是梁羽生笔下角色的境界么。
梁公的男主,正因心灵丰富所以思怀细腻,所以充满社会责任感,所以先天下之忧而忧。这种气质是我所喜爱的。正如张丹枫所吟唱的那首“谁把苏杭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无,牵动长江万古愁。”
谢驿这首七言绝句,原本是“长江万里愁”,是有感于柳永《望海潮》的灿烂繁华惹来完颜亮南下而作。张丹枫改万里为万古,更是“反复吟咏,有如不胜那万古之愁”,一来悲悯苍生战祸,二来心系梦里江南,有着“死了化灰,也还是中国之人”的一段念想,太多的心事,张公子当真是要“一肩挑尽千古愁”了!
如果说张丹枫是长于瓦剌,多少有些萧峰那般两边不舍的心态,那么生在南宋的华谷涵的性格无异更见激烈。
《狂侠天骄魔女》原名《挑灯看剑录》,恰好华檀也和辛弃疾一个时代,华谷涵的出身十分有趣,按书中描述,他曾给赫连清霞当过教书先生,初识柳清瑶时,他令人带去礼物,柳盟主笑着说“你家主人非绿林中人,钱财来得不易,不要太过破费”。更稀奇的是,华谷涵一身好武艺,都是“家学”,无门派无师承,少涉江湖事,可见他的确是斯文耿介一书生了。
原本,以华谷涵的情况,他是大可以在杭州安个家,过上“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趁醉听箫鼓,吟赏烟霞”的神仙日子的,临安的湖山好景,可是金主完颜亮一辈子梦不到的地方啊!但是,华谷涵呢,他不光无心赏景,和人下一盘棋,到了中盘,都能突然掷子长叹一声“偏安之局,终不可保”然后放声大哭。
金钟鸣响、鼓角声催,满眼国家危亡,纵然西湖风光冠天下,又有何可赏?都说“书生报国无他物,唯有手中笔如刀”,但是投笔从戎、弃身锋刃的文人,其激昂志气怎不令人激赏。完颜亮挥师南下,华谷涵愤然从军,以一个普通兵丁的身份,参加了南宋军队和金兵的海战。就为这个,我始终都喜爱他——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况读书人。在一个个“白马书生”清俊面貌之下,这份厚重又激昂的责任感,永远都是梁书男人的大丈夫气概所在,也是梁老反复强调的“狂气”。这一点,绝不同于金庸笔下杨过小家子气的愤世嫉俗之狂,更不是温瑞安笔下白愁飞野心勃勃的狂,而是心头热血、报国志气罢了。
笑傲乾坤狂士气,歌残金缕女儿情,说实话,华柳这对,除了梁老没好好写,从哪个方面都是天生一对。尤其柳盟主以一个事业女性的身份,获得华谷涵这么个“你山寨事忙,还是我替你出去走一趟”的知冷知热伴侣,男女才貌都是相得益彰,更是现代女性梦寐以求的婚姻,要不是檀贝子太过惊才绝艳,换成旁人也休想横插一脚。
除却有家国责任感,梁式男主们往往还十分有才。去国别家,李逸琴调“黍离”而思长安;古洞初遇,卓一航语寄“霓裳”以悦佳人;沧桑看尽,檀羽冲醉吹“阁夜”以诉衷怀,遥想那时情景,纵在书外,也不禁为之心醉。尤其是檀贝子,一曲清箫,已是“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柳清瑶当上武林盟主的那一场大会,多少粗莽不知音律的汉族江湖好汉,都像“长鲸帮”的丁实一样,对这个女真王孙公子酒后吹箫的绝代风华,一记就是二十年!
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可惜读者常拿萧峰来比檀贝子,萧大王雁门关折箭一死自是豪气两不相负,然则书里书外,檀羽冲奔波一生的寂寞清愁,又有几人能够领会。
这里必须再提一句唐经天。梁书许多掉书包的男主,偏生他掉得最糟糕,要说为什么,恐怕是如梁老自己在金梁合论里说的,过犹不及。
若说唐经天无才,他实在冤枉,若说小唐有才,这才却又不怎么动人。要是“才”也能分类,我想大概就分成才干、才学、才情比较不错。以红楼梦做比,探春协理宁国府是“才干”,宝钗博古通今是“才学”,剩下伤春悲秋的林妹妹就是“才情”了。有才有情最动人,诗云“赋到沧桑句便工”,小唐诸事顺遂,未到沧桑未够工,人设上也苦于缺那么点灵气,就差点劲了。
有意思的是,说了张、檀、卓、唐、李几个大家公子,我必须得补充一句,其实光就诗词歌赋,在梁羽生书里最有张力的段子,恐怕还不是他们五个,而是——出身最不好的小乞丐金世遗。
金世遗,今世遗,“金“字不是他真姓,但他到底姓什么,读者永远不会知道。未识金世遗之前,我常听说他像杨过,又因为他那段红白玫瑰的公案太过出名,很多人也说他像张无忌,所以很久提不起兴趣——一来我从不喜欢杨过,二来女版红白玫瑰还有张无忌我更不喜欢,但是,看完冰川天女传和云海玉弓缘,我是十分的喜欢这个“不是平生惯负恩”的金世遗。想起他,我就想起那个“麻风病小乞丐”,一个人见人嫌的病儿,没有父母,站在悬崖边,喊一声爹叫一生娘,就要自尽,那个镜头给整个角色后来的成长之路打下了基础,也使得金世遗的所有行为有了心理上的合理源头:
【他不希望沾别人的恩惠,却又热盼有人关怀他。他既怕别人缠他,但一旦感到受冷落之时,却又更增怒气】
惟妙惟肖的描写,一个别扭青年的形象跃然纸上。以至于金世遗那首“自诉诗”虽然字句未必工丽,却似用灵魂发出的喊声:
【人间白眼曾经惯,留得余生又若何?欲上青天摘星斗,填平东海不扬波!】
金世遗自认“为人世所遗”,乃至于在只余下几天生命的时候,选择了拼死攀登珠峰,以求把自己年青的生命最后的热度,寻到一个释放的地方。耗费本就所剩无几的光阴,去做一件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唯有世间无可牵挂的金世遗,才有这般既怪异、又理所当然的举动罢!命尽之时,只有雪峰堪与对话,而雪峰也让他目睹了人间奇景:
【太阳早已落山去了,一钩新月在珠穆朗玛峰上泻下幽冷的清光,群峰雪盖,喜玛拉雅山的夜晚,沉浸在雪光月景之中。然而这神仙般的境界,却又是何其凄寂,何其清冷!】
就是在这个美丽却冷酷的“仙境”中,金世遗终于发出呐喊。此时此刻,他已快要死去,而喊出声的,却是“我要活”!他想起人世间的冷酷,也想起人世间的温暖,过往的一切,都如片片雪花,落下、消逝,除了生命本源的力量,似乎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这样的故事,这样的金世遗,委实让人心动。纵然后书那段“灵云缥缈海凝光,疑有疑无在哪边?且听那吴市箫声再唱玉弓缘”的故事也称妙绝,但在《冰川天女传》的最后,当梁羽生让草原上的歌者为金世遗唱起了那首《流浪者之歌》,时间却仿佛停驻在这一刻,我的心也随着书末牵挂着金世遗的角色们,不断跳动着:
圣峰的冰川像大河倒挂,你听那流冰浮动轻轻的响——像是姑娘的巧手弹起了东不拉。她在问那流浪的旅人:你还要攀过几座冰山?经历几许风砂?草原的兀鹰也不能终日盘旋不下,你们尽是走呀,走呀,走呀——要走到哪年哪月,才肯停下你们的马?
姑娘呀,多谢你的好心好意,只是我们没有办法回答。你可曾见过荒漠开花?你可曾见过冰川融化?(你没有见过?没有见过!呀!)那么流浪的旅人哪,他也永不会停下!
之三:人际关系
看过一篇古龙自述友情爱情观的文章,想不到素来以18x著称的人,爱情观竟是“真正爱情中一定有友情”这么朴素。
那篇文末,古龙自承未曾体验到理想的爱情,也怪不得他的书里男女关系比不过男男关系来的耀眼。如果古大手不是那么重视肉欲,可能他和梁羽生还能在这方面找到点共同语言——张丹枫与云蕾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那种“你最懂我”的恋爱,岂不正是爱情中有友情的典范么?
可惜的是,除了初恋即永恒的幸运,张丹枫的男男关系好像不那么有趣。作为一个“帅到没朋友”的人,张公子的才情太高,让人恨天下之大少有知音,就算萍踪有个可人儿将军张风府,始终也不是能和张丹枫并肩天下的那类朋友。
这方面,人生赢家还是要看华谷涵,白天檀羽冲陪着放歌纵酒,晚上柳盟主陪着添香读书,左手红颜右手知己,华大侠可真是演绎得淋漓尽致。想当年长江口他又犯作(一声),跟檀羽冲赌气,甩下两句“我再也不会夹在你们中间,让你讨厌的了!”就跑路了,檀贝子这个半壁江山都不要的任性贵公子,可是拖着大病初愈的身体,一路从江苏省跑到了河南省,千里苦追情敌,就是为了下文和华谷涵“手拉着手,神态亲密如兄弟一般”跑去首阳山英雄会。让人不禁感叹,整本书贝子爷你不是在泡妹子,你是在泡华谷涵啊!倘若华大侠是华女侠,这俩的CP一定够狗血够好看,光是想想华姑娘似笑似嗔地说一句“罚你先饮酒三杯,再吹一支曲子”,檀贝子目光缱绻,柔情软语说一句“该罚”,然后玉箫在手一支风流小曲,我就简直要醉了。所以说这种情节,为什么梁公总是安排在汉子身上!?
说到这里,顺便提一句,之所以我对云蕾妹子的颜值没啥感觉。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她那个桃林出场戏我在别人身上见过。没错,就是檀羽冲的“塞外传书邀旧友,桃林练掌复神功”,那个相似度么……摘录一段诸君自行体会:
【……转过山坳,只见眼前万紫千红,原来是一片桃林。盛开的桃花,灿若云霞……武林天骄全神贯注地在练他的功夫,在桃树底下轻登巧纵,步如流水行云,双掌盘旋飞舞,令人看得目眩神迷。但在他双掌飞舞之中,树上的桃花没有落下一片,采花的蜜蜂也没有给他吓得惊飞……(檀羽冲)随手在地上拔起一丛青草,揉碎了把掌一扬,只见满空飞舞的蜜蜂纷纷落地。】
【此时赫连清云正在说道:“这却是何苦呢,伤害了无辜的小生命?”武林天骄笑道:“谁说我伤害它们了?”话犹未了,只见坠地的群蜂,又再纷纷飞起,初起时低飞无力,不过一会,也就恢复了原状,飞上桃梢了。】
看看,花打蝴蝶,草打蜜蜂,连桃树林都没放过。
说起男男关系,最出名的是古龙。温瑞安笔下的角色在这方面也有那么一点像古龙。总的来说,我对他俩笔下“义气”型的朋友关系,一直持怀疑态度,俩男人一碰面,立马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了,这种朋友关系纵然有其潇洒之处,但总也有点靠不住。梁羽生笔下倒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但像是华谷涵这种随时要去檀羽冲家住个半年的也是少数。
金庸家呢,主角属于提都别提的。他家男主角和同龄人之间一向很少有善意的关系,天龙八部三个结义兄弟关系之凑数,让我提不起多少兴趣,虚竹尤其像充话费送的。但他家配角在这方面倒不时有些闪光,首先自然是武当七侠的手足情深,其次就是我一直很中意的逍遥二仙。
杨逍和范遥,是金庸笔下少有的一对高颜值高时髦值搭档,他俩的关系,说兄弟也好,说知己也好,却都非常微妙难以形容。
杨逍一贯是高人气角色,清高孤傲、眼高于顶又潇洒风流;范遥呢,言笑无忌、狠辣深沉。两个男人心机智谋都是顶尖,又在拉帮结派的权力斗争里打滚,彼此相知竟然清淡如此——杨逍争教主不成,范遥不告而别,十五六年不见,重逢只一句“想你好苦”,无一句谈及名利。
士之相知,温不增华,寒不减叶,大抵如此。范遥染发毁容、装聋作哑来见明教诸人,和张无忌比拼武艺间,一个手势就要杨逍的剑,杨左使立刻“解下剑绦,双手连鞘捧住,送到面前”,这般的灵犀一点,乃至于众人都奇怪“杨左使为何将兵刃借给了敌人”!
金庸的文字,在这里是极细腻的,仅以意会,不必言传。以及下文范遥当着张无忌的面斩下自己两根手指,吓得张无忌说出“你再自刺一剑,我就自刺两剑”,杨逍立刻“垂泪”说道:“你休得再是如此。本教兴衰全系教主一人。教主令旨,你可千万不能违背。”
观杨左使言语细节,恐怕范遥烈性,他一向劝不太住。但以杨逍冷傲卓绝的个性,天下能让他双手奉剑、垂泪劝解的人,恐怕只得范遥一个。问世间情为何物,大概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再说恋情,张丹枫和云蕾天生一对,唐经天和冰川天女地造一双,无奈幸福的CP个个相似,读者总喜欢那些各不相同的不幸人。
梁羽生的爱情悲剧极其出名,练霓裳一夜白发,卓一航舍一生等一朵优昙花开,李逸婉儿的人生若只如初见,金世遗的只是当时已惘然——尤其以最后一个为甚。大概是其他杯具里,有相当一部分必须得归咎于男主的性格软弱,这也是梁羽生笔下男角色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唯独金世遗,有人说他是张无忌,实在是不够懂他。我读《云海玉弓缘》,常惋惜谷之华戏份太少,形象失之于单薄乏味,而厉胜男的偏激邪性固然有新鲜感,却着实让人难说喜欢。不过,即使如此,金谷厉的红白玫瑰戏也是少数让我觉得有谈资的三角关系了。梁羽生的恋爱戏一贯是细节生活化,情节浪漫化,金谷厉的关系除了个别情节转折略显生硬,立意比起倚天屠龙记张赵周的组合,实在不知道高到哪里去。记得我看倚天,左看赵敏滥杀无辜,右看周芷若心机恶毒,号称善良正派的张无忌似乎一个都不该喜欢,偏偏张大教主来者不拒、优柔寡断,其原因竟只在“一个灿若玫瑰,一个秀似芝兰”的美貌,这种坑爹三角真是要来何用。
但是,金古梁三家三个大三角:倚天张无忌/赵敏/周芷若,武林外史沈浪/朱七七/白飞飞,云海玉弓缘金世遗/厉胜男/谷之华,似乎都还比不上温瑞安家说英雄里的苏梦枕/白愁飞/雷纯这个一女两男三角来得更惊世骇俗,两个霸道总裁和一个绝色弱女的老套人设,硬是被雷纯演绎得奇峰迭起,雷大小姐为救好姐妹在暗巷被人强暴、白愁飞背叛苏梦枕、苏白之争雷纯出头指证白愁飞是强x犯、白愁飞败亡、苏梦枕被雷纯控制、苏梦枕自杀、雷纯统领六分半堂、雷纯暗示强x犯不是白愁飞——一连串的剧情看得我目不暇接加目瞪狗呆。都说梁羽生笔下多女强人,但是,雷纯却又是女强人的另一个极端,相比之下,或许雷纯还更接近现实也说不定。

写到此处,此文已有万言。可惜读梁书不多,其中人物风采不得总览,在此只援引所熟悉的几本小说,与其余名家比较一二。武侠不拘一格,我平日常希望有人一起纵论金古梁温,花痴YY、品味怀想,借家园纪念之机会,闲谈灌水一篇,以收抛砖引玉之效。

评分

参与人数 2银两 +210 收起 理由
清虹 + 10
天宏云霏 + 20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10-1 08: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林天骄模仿云蕾的桃花林武功都相似(^_^)
发表于 2016-10-1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萍踪创作于1958年,而狂天魔1964才开始连载,这。。到底是谁抄谁。。。
另外唐经天怎么灵气不够了,他的几幅对联明显相当之出色,为谁风露立中霄的借用更是出色。而且人家有见识有担当,金瓶事件可见一斑。牧野里晚年的论禅更是意味绵长。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谷雨清明 于 2016-10-1 10:20 编辑

恕我直言,梁老的诗词对联,在武侠小说作家里无人可出其右,这个绝对没错。但平时大家看的都是历代名家名作,所以你要说光凭文字功夫打动我,难。
武侠的诗词,原本就是要和情节相得益彰才有张力,唐经天我觉得他哪里都好,但你要说他书包掉的好——连梁公自己都说他有卖弄之嫌,我不觉得对联不好,但我也的确不觉得和情节结合得多动人……
再说有没有灵气,唐经天在非梁书迷里的人气就能看出来他这个人物塑造到底怎么样。我也觉得他是个性格完美风度翩翩有风骨有学识有见识的好人,但是好人=好角色这个恐怕是你的错误认知吧。梁羽生写唐经天还不如同本书的情场陪衬金世遗有直抵人心的力量,我本来一向是喜欢翩翩佳公子的,但是人设好和写得好两码事啊。你要硬说唐经天写得好,恐怕是你要求低啊。
发表于 2016-10-1 11: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经天的才,文学上体现的其实并不多,对联什么的不过是文字游戏而已,但他对大局的掌控,无论是金瓶事件还是后来的尼泊尔,都可见一斑。到了晚年,牧野时期他那一段论禅更是惊艳,日里看山西来意,不起一念须弥山,这儿体现的文采又如何不好
发表于 2016-10-1 11: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川的故事因为冲突不大所以历来受到轻视,但其实人物塑造还是很成功的,唐经天初出场之游戏人间的风采,见识之不凡,胸襟之广阔,都刻画的很成功了。而到了牧野,一个老年君子的悠然也颇为出彩
发表于 2016-10-1 11: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目天君 于 2016-10-1 12:23 编辑

那些觉得金在冰川比唐出彩的,总有些自我过度代入了,冰川金虽然颇为出彩,但其实也就愤世嫉俗的矛盾心态出彩罢了,唐世家公子之温润,是各个方面的刻画,绝不逊色于金。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你真的认为“喜欢金世遗多于唐经天的人一定是屌丝渴望逆袭”吗,我不想说啥难听的让你心里过不去,但我想跟你说,满纸都拿着一个出身优渥的名门公子,跟一个早失父母、乞丐出身的人去比一些非得家学传承才能培养出来的东西,那你尽可以自得其乐,我不妨碍你。
我喜欢金世遗,不是因为我像金世遗,恰恰是我自己一点都不像金世遗。是因为我的日子一向无忧无虑,不知道社会险恶,所以我才惊讶于金世遗纵然有千般惨苦,还要挣扎向上的精神。没人引导、没人依靠、一身邪气,但是他在尝试、在拼搏,而不是困在自己拥有、自己擅长的一亩三分地里自娱自乐。
一个人的优秀与否,不在于他的出身给了他多么优厚的先天条件,而在于他能否拿出突破自我的勇气。就算是皇帝的太子,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靠的也是这点勇气,这是我在金世遗身上找到的闪光点,难道很奇怪吗?
我就是喜欢金世遗。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唐经天,小唐公子不是不好,但我作为一个女生,“十全完美好男友”类的男角色,我看得不知道多少。唐经天在“十全完美高大上正人君子温柔体贴好男朋友”里,根本也不是写的最好的呀。你天天让他和金世遗PK这些,有什么意思。要战,就找最好的那个对手战!战这些你让小唐找张丹枫去吧
发表于 2016-10-1 12: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金世遗当然可以啊,但是不能因为喜欢就强行无视或者贬低对方吧,因为喜欢金所以强行挑刺未免有些狭隘。金因为心理所以在江湖惹事生非,固然出彩,唐因为家世而见识卓绝,难道就不出彩了嘛
发表于 2016-10-1 1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说的是人物塑造,,,,不是说的人物,同时喜欢金唐的都大有人在啊
发表于 2016-10-1 12: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且说句涉嫌黑的话,因为自己出身不好就报复社会,因为自卑就挑拨别人关系。。。这种行为。我个人还是有些接受无能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觉得我刻意贬低或者无视小唐,我还觉得我已经嘴下留情了呢
梁书的贵公子,我喜欢张丹枫,檀羽冲,华谷涵。我不是不喜欢贵公子,我对张檀的喜欢都在金世遗之上。如果檀羽冲是本命,张丹枫是二本命,金世遗最多也就算个随便喜欢。但是这三位,我只承认张丹枫写得好
你让我承认小唐写得好,小唐比得过张丹枫吗?
所以说,恕我直言,不管你多喜欢小唐,也不能因此拉低我对小说的评价标准
发表于 2016-10-1 1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且说句实话,在实体书的情况下,这样的评价也有些欠妥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我也说句涉及黑的话,见了面话没聊几句,就“那些觉得金在冰川比唐出彩的,不过是渴望着某种逆袭满足自己yy心理罢了”,这种扣屌丝帽子行为,我可更是接受无能。要是再有这种论调,咱们可是不能好好聊天了
发表于 2016-10-1 12: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谷雨清明 发表于 2016-10-1 12:17
那我也说句涉及黑的话,见了面话没聊几句,就“那些觉得金在冰川比唐出彩的,不过是渴望着某种逆袭满足自己 ...

那句话我道歉。,。抽风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说到实体书……这个我要道歉
写这篇文纯属游戏,之前并没想到出书的问题标题已经改了,这篇的东西不会进书
我会依照之前写的比较规矩的东西再整理一篇参加纪念
发表于 2016-10-1 1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谷雨清明 发表于 2016-10-1 12:25
然后说到实体书……这个我要道歉
写这篇文纯属游戏,之前并没想到出书的问题标题已经改了,这篇的东西不 ...

233333加油。。
说实话看到这篇我吓到了,,好招黑
发表于 2016-10-1 1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张丹枫清高体质,外带骄傲,自带毒舌腹黑。
华谷涵神经体质,外带玻璃心,自带脑补力。
檀羽冲孤独体质,外带柔弱,自带多愁善感。
李逸忧郁体质,外带犹豫,自带自愈能力强。
卓一航书香体质,外带胆小,自带正直正派。
把书生贵公子写出这么多不同体质性格我还是很佩服梁羽生了。
发表于 2016-10-1 1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要还是唐经天没有主角光环,被姬神偷戳得两眼泪流是硬伤。

再一个唐经天出身豪门,人生一帆风顺,中规中矩的江湖太子党自然没有金世遗这样屌丝逆袭抓人眼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9-26 08:09 , Processed in 0.10981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