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15|回复: 4

[作品] 【纪念初稿】情深岂易轻挥剑,梦醒何堪一抚琴 ——浅谈广陵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8 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宏云霏 于 2016-10-5 20:15 编辑

情深岂易轻挥剑,梦醒何堪一抚琴

——浅谈《广陵剑》

文/三目天君

《广陵剑》是武侠宗师梁羽生先生的后期重要作品,它连载于1972年6月至1976年7月的香港商报,创作历时整整四年之久,连载版本达到110万字之多。即使是通行版本,在原来的基础上删减了大量的内容,但在出版的时候仍有70余万字。这样的篇幅,在梁书之中,可以说是相当庞大的一本了。


《广陵剑》在内容上主要叙述了陈石星与云瑚这两位主角的爱情与国仇家恨,并在其中穿插了段剑平、韩芷、葛南威、杜素素等数位重要配角的情感故事,框架虽大,线索虽繁,却仍显得条理分明,井井有条。


《广陵剑》是笔者阅读的第一本梁书,也正因为此,笔者将此书定位得很高。当然也有认为此书并没有那么出色的,持此观点的就有星云之殇兄等等。笔者和星云兄也曾经围绕着广陵有过多次的探讨,涉及到人物情节结构主旨等方方面面,虽然观点上仍然有着相当大的差异,但彼此都会受到一定的启发。在本文之中,笔者将从多个角度对《广陵剑》一书进行评点,并说说笔者的所谓广陵情节。
一、写作背景


在提及写作背景之前,我们首先需要明确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研究写作背景,或者说,研究写作背景,究竟对于解读文本能够提供怎样的帮助。


一直以来都有一种说法,说陈石星其实是梁老的自况,持此观点着还举出一大堆例子,说什么《广陵剑》一书中的张丹枫可以类比为简又文先生等等。我们不能说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但在没有充分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的时候,这种说法就未免有些过度解读的味道了。我们在研究小说的时候,更多的还是以关注小说自身文本为宜,“旁证”再重要,其实也重要不过“内证”,一位作者,在创作任何一个小说人物,其实都会或多或少的影射出自己或者生活中别人的状态,毕竟一切的创作都来源于生活。但也仅仅是来源罢了。小说家不会把生活中的事情完全带入小说,而一定会经过再创作,所以,小说中的人物原型究竟是谁,其实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广陵剑》一书连载于1972年到1976年,梁老同期连载了其余的两本小说,也就是《折戟沉沙录》和《武林三绝》。自1963年开始,梁老创作的诸多小说,如《冰河洗剑录》(1964-1968)《风雷震九州》(1965-1967)《慧剑心魔》(1966-1968)《侠骨丹心》(1967-1969)等。这些书目的整体水平或高或低,但其中却并没有产生顶尖级的作品。而这几本作品,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受左倾的影响有些严重。囿于时代背景,在此类小说中总是可以看到关于“革命”的一些理论,不能说不正确,但总觉得和唐朝清朝的时代背景略有些格格不入。而自从1969年连载《弹铗诀》开始,梁老已经将这种思想暂时放在一边,到了1972年,则《牧野》、《广陵》、《三绝》这三本书,于革命的背景已经很淡了。在这几本书之中,武林世家不再像《云海》之中的那样不堪,代表着名士风流的张丹枫的武学又再一次开始在武林之中焕发光彩,孟华、陈石星等男主,又拾起了儒家温柔敦厚的性格……这一切,都可以看出梁老对于自己创作的反思与再定位。我们看到的不再是千篇一律的说教,发动了人民就能够获得胜利的教科书式的语言,而是更为实际也更加波澜壮阔的场景,像《广陵》之二入皇宫为民请命,留书震慑君王这样的场景,而这些内容无疑和时代背景更为契合,在情节上也显得更为一波三折激荡人心。也正因为如此,《广陵剑》一书的价值,当在《冰河》等作品之上。

二、人物分析




在梁羽生先生的笔下,出现了一众令人惊艳的角色,张丹枫、练霓裳、金世遗、吕四娘、唐经天、武玄霜等等,都为读者所熟知并喜爱,相较之下,《广陵剑》的一众主角就不免显得有些黯淡,似乎没有上面提到的那么璀璨夺目,但若是细细研读,则会发现,《广陵剑》中的人物却也有着其独特的魅力之所在。
1、 陈石星


陈石星是《广陵剑》一书的第一男主,初看之下,似乎是略有些平凡的,他没有张丹枫那样的名士风流,也没有金世遗的强烈自我,温润处比之于唐经天,忧郁处比之于檀羽冲都显得颇有些差距,但陈石星却也有着自己的风致。


侠骨柔肠是陈石星最为惹人注目的特点,侠是武侠小说主人公的共同特征。在梁书之中,似乎没有几件侠义的行为,便要被梁老拉入反面,所以在《联剑》之中,沉默悟剑的霍天都便受到了江湖人士的奚落,甚至被张玉虎评价为“不近人情”。在广陵之中,陈石星的侠举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但令人记忆最深刻的却无疑是他二进皇宫直谒天子,这已经超脱了一家一姓的侠义,而是真正为了天下之事不惧险难,进皇宫直陈瓦剌之祸,是为了金刀寨主麾下义军的生存,同时也为了大明天下所有百姓的安危。


再说说他的柔肠,首先要提到的是他对朋友的情感,在行刺龙文光之前,他在行事之前不愿意去见义军的朋友,云瑚一语道破他的想法“要是咱们行刺侥幸成功,那就可以使得“七仙”和他们的朋友减少许多牺牲了”。而且不仅仅对于同道的朋友,哪怕面对敌对的一方,只要对方将他当成朋友,他就绝对不会去加害。比如那位瓦剌的小王子。这种行为固然有着几分傻气,但却无疑会令我们感到震撼。


至于他和云瑚之间的爱情,那更是不必细说的了,就看他那几次危险状态下的一句“生则同生死则同死”,便能感动无数的读者。在面对鸠罗法师和东海龙王围攻之时,他为了替云瑚解围,一招“北斗七星”,立毙了东海龙王,丝毫不顾及自身的安危。在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之后,最先想到的仍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死了之后,爱人怎么办,陈石星之侠骨柔肠,可见一斑。


文采风流是梁老笔下主角的又一特征。鉴于梁老笔下诞生了一系列的书生侠士,所以在梁书主角之中,风流之士比比皆是。但陈石星的情况却有一些不同,他并不是一个书生,而更像是一个乡下人,充满了乡土气息。但如果说到风采风流四字,陈石星却无疑能够当得起这个评价。以他的家传琴艺,用东海龙王的话说,那是“当今之世,无人可以比得上”。而他的博闻强识也同样令人钦佩,在桂林的时候,他曾经和云瑚谈到贾谊的《过秦论》和杜甫关于桂林的诗。他数次弹琴,无论是辛弃疾的《水龙吟》、陆游的《诉衷情》,《诗经 王风 黍离》,还是他在一入皇宫之前对于易水寒的改编“壮士手提三尺剑,不斩奸邪誓不休”,都无不契合场景,更不要提他四次奏响的广陵散了,每一次都是他内心情感的迸发。这些,都反映出陈石星“文”的一面。


温柔敦厚是儒家之士一直追求的境界,而这个词,我觉得用之形容陈石星,简直是无比的契合。如果说要从梁书中选出一位最能贴近孔子忠恕之道的人物,那么我会选择陈石星,因为他几乎无时无刻都在为别人考虑着,在他的金豆被偷了之后,他想到的只是私下里去解决而让那两个客人不要难堪。他被云夫人、云瑚误会拔刀相向,以至于后来受厄于云夫人,性命在顷刻之间,他都没有丝毫的怨怼。当发现云夫人因病倒地,他连一句讽刺之语都没有,而只是默默将云夫人扶回房间,想着怎样才能够帮到她,这与梁书中一旦被误会便 “傲气上头”的行为无异于有着天壤之别。在一众高手之中,陈石星似乎是相当没有高手风度的一个,但他这样的性格却无疑显得更加可亲。


当然,陈石星的性格之中也有着些许问题,比如他在前期与云瑚的相处之中总会有着一些自卑,认为自己配不上云瑚,认为自己远远比不上段剑平,以至于后来发生了让情这样的事情。但随着陈石星的逐渐成长,这种心理便渐渐离他远去了。在皇宫给君王留字的时候,在他和东海龙王、淳于通等人辩论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他昂扬的斗志和充满自信的行为和话语。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他终于从当年那个略有些自卑的初涉江湖之人成长为了一代豪侠。
2、 云瑚


云瑚是《广陵剑》一书的女主角,出生于武林世家之云家。祖父是曾经中过状元的云重,父亲是天下知名的侠客云浩,她的姑丈,更是有天下第一侠客之称的张丹枫。这样的家族,无疑是相当显赫的,但云瑚的少年生活却并不一帆风顺,由于母亲的离开,她由父亲独自抚养长大 。看得出她对于自己的母亲是有着一些怨念的,但这份怨恨却并没有那么的沉重,大概是由于天性的善良使然,她虽然“是有点恨我母亲”,但却知道“妈是上了龙家的当”。在云夫人临终之前云瑚和她母亲的谈话之中,也可以看出云瑚对母亲的爱。哪怕面对着杀父仇人龙文光,她都会因为看到龙文广的老态,想到曾经龙对自己的好而下不了手。云瑚的善良还体现在她主动请缨入皇宫之举,这一点在陈石星篇已经谈过,所以此处暂略过。


不同于闺阁女子对于爱情的欲说还休,云瑚的性格可以说得上是较为直接的。对于爱情,云瑚是十分主动而大胆的。他们的定情之物红豆,是她先赠送给陈石星的,当陈石星主动让情于段剑平的时候,她和段剑平主动说清楚了自己的感情归属,在她与陈石星的这场爱情之中,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她基本都是处于主动的位置,甚至于别离之后的重逢,也是由她的一曲《黍离》而引起。


但是,云瑚的直接,和练霓裳厉胜男等人相比,又有着明显的区别,练霓裳她们的爱情,是直接而激烈的,她们的爱意甚至会吓到甚至伤害到自己的爱人。但云瑚不同,与她们相比,云瑚更为讲究策略,因而显得更为温和。就像在陈石星让情之后,段剑平和她说清楚了两人之间的不合适,虽然她也明确向段表达了自己的心意,但却显得更为委婉而易于被别人所接受。


在梁书诸多女子之中,云瑚似乎一直显得不那么出众,她只是一直跟在陈石星的背后,给予陈石星默默地支持与鼓励。但一旦陈石星有了危险,她也会迅速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就像在和鸠罗法师的战斗之中,她“越战越勇”,将陈石星因为重伤而出现的破绽一一弥补了起来,这短短的数行文字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似乎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云瑚。在爱人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她也和陈石星一样,愿意用生命保护着对方。“生则同生,死则同死”并不是说说的空话,他们一直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广陵剑》的世界,江湖正道已然式微,她和陈石星,遇到了多少次的艰难险阻,而这一切,都是凭借着她和陈石星的互相扶持而不断闯过。
3、 段剑平


段剑平是段府的小王爷,是云瑚的青梅竹马,他在云瑚很小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要娶云瑚为妻的话。而在实际行动上,他也毫无顾忌的表示出自己对云瑚的追求之意,他先后托江南双侠和陈石星去说媒或邀请云瑚来段府避难,显示出他对云瑚的一往情深。而在他得知了云瑚喜欢上陈石星之后,他却又主动退出。在陈石星让情之后,他为了让云瑚消除芥蒂,主动提起他和云瑚陈石星等人的不同之处,甚至在云瑚的面前连自己观念上的改变都没有说。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段剑平的话,那么“君子”二字,无疑是极为恰当的评价。


段剑平初出场是在陈石星去见云瑚,路过大理的时候。他认出了陈石星的琴,于是想要结交,但是又怕陈石星因为自己小王爷的身份而不愿意相见。为此,他故意取走了陈石星的家传古琴,并且在湖上让陈石星听见了古琴的声音,从而达到与陈石星相见从而结交的目的。这种做法虽然颇有些任性,但却显得分外真诚。联系到他并没有以小王爷的身份而招摇,而反而认为自己的身份是一种妨碍。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这位段府小王爷是相当单纯而天真的。


段剑平和戒嗔大师在龙文光府的相互扶持亦是令人相当感动的一幕。戒嗔因为被段剑平救过一命,急着救护被困的段剑平,因而哪怕身中一箭也毫不退缩,硬闯入呼延兄弟的剑阵之中和呼延龙两败俱伤。段剑平为了卫护戒嗔大师,不惜只身冒险,在武陵源守卫戒嗔大师,最终自己也身受重伤。从这儿,便可以看出段剑平的义气,他为朋友不惜两肋插刀的可贵。


段剑平虽然是小王爷,但由于家破人亡而彻底成为了一个江湖中人,他虽然没能和初恋走到一起,但他和韩芷这对神仙眷侣,却仍然令无数人艳羡不已。
4、韩芷


如果要从《广陵剑》一书中选出一个最为聪慧的女子,我会选择韩芷,相信大多数人和我也是同样的选择。她学文从自己的父亲韩遂,学武从自己的义父丘迟,文武皆有相当出色的造诣。箫吹的尤为出色,和葛南威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她擅长易容之术,可以说是梁书第一易容高手,她的易容之术是主角团队的一大外挂,几乎无往而不利。在多数场合,她都充当着女军师的角色,甫一出场,便假装丘迟吓走了呼延四兄弟和令狐雍,在云府,她定计让云瑚和陈石星终于重逢,也消除了云瑚对于她的误会。段剑平救出段王爷,是依靠她的计策,假扮卫士潜入龙府,是她的谋划……韩芷在《广陵剑》之中,可以说是一个智计超群的角色。加之她敢爱敢恨,认定了段剑平便绝不退缩,哪怕面对着她的生身之父池梁,她都会用父亲当年的例子来为自己辩白,这样的女子,又有有谁不喜欢呢?


当然,韩芷也有着极为单纯而可爱的一面。她仅仅因为陈石星按照她的要求背对着她正襟危坐,毫无怀疑,她便“我很欢喜”。当她在云府之外被云瑚发现的时候,她也会想“恶作剧”,“我且和她开个玩笑”,这些,都使得韩芷的形象更为饱满,也更加惹人喜爱。
5、葛南威、杜素素以及其他


葛杜是江湖八仙之末,同时也是一对神仙眷侣,虽然戏份不若段韩那么多,但其人物也颇为出彩。很多人都说杜素素善妒,其实仔细研读文本的话,会发现杜素素并不是善妒。当她在松林里听说池梁想以惊神指法和葛南威杀父仇人的消息为聘礼将韩芷嫁给葛南威的时候,她并没有丝毫担心,认为葛南威会爱上别人。只是想着不让葛南威去做这个痛苦的抉择,于是自己选择离开,这其实也可以说是对爱人的一种体贴、而后来对于巫秀花的怀疑,其实也仅仅是由于不相信巫秀花而已,当她了解到巫秀花的为人,并知道葛南威是被她所救的时候,她立刻改变了对巫秀花的看法,后来更是和巫秀花姐妹相称。杜素素还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女侠,也正因此,她一怒之下直接毁了江湖浪子柳摇风的容貌,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无数道剑痕。


葛南威较之于杜素素,形象塑造显得略单薄一些,但他对于巫秀花的同情、对杜素素的一往情深,10招报父仇力克强敌的精心设计,也显得颇为精彩。


在《广陵剑》的其他人物,江湖正道之中,义薄云天的雷震岳,豪爽任侠的单拔群,还是为了不相干的人丢弃官职的侠肝义胆的丘迟,甚至是笔墨不多的武林八仙,像陶千峰、黄叶等人,形象都十分鲜明,虽不通武艺但侠气不减的小柱子,出淤泥而不染的巫秀花,则又是两个相当出彩的人物。而反派之中,奸诈的龙成斌,奸诈的龙文光,昏淫胆小的皇帝,心如蛇蝎的巫三娘子,虽桀骜但颇为怜才的东海龙王,刻画都相当出色,入木三分,也正是这些鲜活的人物,奠定了《广陵剑》作为一流武侠小说的地位。
三、        浅谈《广陵剑》之回目


中国古典小说之回目,往往采用双对式的回目(也就是每一回的回目均由两句字数完全相等的短句组成),一则因为双对式的回目字数较多,因此包含的信息量也就更大,能够更全面的涵盖本回的大致内容。二来,诗句本身便有着委婉含蓄的特点,用它作为回目,可以协调好回目既要概括内容又不能过分剧透这两点基本要求。此外,双对式的回目,本身便具有极强的阅读性,能够给读者以无尽的回味。
梁老在他的35部小说之中,有26部小说使用了双对式的回目,《广陵剑》可以说其中的佼佼者。


《广陵剑》一书回目,完全采用7字对仗式回目,从格式上来说,所有回目都完全符合古代诗歌对联对于平仄的要求。比如第一回“难得名山聆雅奏 谁知仙窟遇魔头”,平仄上来说是“平仄平平平仄仄 平平平仄仄平平”(得和窟均为古入声字,应读仄声),再如“归来愿作名山伴 此去徒伤侠女心”、“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这样的回目读起来便能够让我们体会到音韵和谐之美,也由此可见梁老深厚的文学功底。(当然,由于梁老在《广陵剑》之中的回目纯用古音韵,因此有很多字在古代和今天的读法并不完全相同,比较典型的是大量入声字的使用。)


再说说对仗,《广陵剑》之中的回目并非所有的都完全对仗。像“秘笈几番遭鬼魅,瑶琴叠奏谒宗师”、再如“眼底群魔何足道,胸中九鼎一丝轻”等等,便并非对仗式的回目,但绝大多数,仍是完全对仗的格式,像“惆怅故园劳梦想,何堪良友隔幽冥”、“啼笑非非谁识我,坐行梦梦尽缘君”等等,此类回目无疑会让我们赏心悦目,看到回目便迫不及待想要阅读正文了。相较于古典名著,便是三国水浒等名著的回目,都没有做到完全对仗。《广陵剑》在回目对仗这一点上已经相当之出色了。


《广陵剑》的回目,大多数都是叙事为主的风格,但偶尔也会夹杂一些以抒情为主的句子。像“啼笑非非谁识我,坐行梦梦尽缘君”,但在此类回目之中其实也有着事件的描述,比如这一句,其实也概括出了第二十二回陈石星重逢云瑚时的场景。纵便是叙事回目之中,其实也有的较为写实,像“振衣弹铗上莲峰”,有的则较为模糊,如“痴男怨女情难解,伏虎降龙愿未酬”,但无论是虚是实,都显得十分恰当。


《广陵剑》一书共48回,48个回目,回目之间的风格各不相同,豪迈的像“闪电绝招寒敌胆,追风快剑破重关”、“去来大内惊昏主,杀劫中原有活棋”,婉约的有“箕煎豆泣情何忍,凤泊鸾飘各自伤”、“ 缠绵思尽抽残茧,  宛转心伤剥后蕉”,皆韵味十足。还要说一说“十年疑案明真相,一叶轻舟渡险滩”这句,单看句子的话,两句之间转折突然,颇有黄庭坚“舞阳去叶才百里,贱子与公俱少年”的风味了。


此外,在《广陵剑》一书的回目之中,我们还发现了一点,那就是箫剑琴在回目中出现的比例相当之高,这固然是因为这几件是书中主要人物的一大特色,但其实也体现了作者的一种龚自珍情节。从“血仇未报须挥剑,心事难言尽付箫”,到“情深岂易轻挥剑,梦醒何堪一抚琴”,我们都能联想到龚自珍的“来何汹涌须挥剑,去尚缠绵可付箫”、“气寒西北何人剑,声满东南几处箫”等诗句。再加上《广陵剑》的开场两场龚自珍的诗,都体现着作者的这种龚自珍情节。究其原因,也许是这一阶段的作者和龚自珍取得了某种思想上的共鸣,具体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四、阅读随感


《广陵剑》不仅仅描写几家几姓之间的恩怨情仇,而是着眼于整个江湖,用大量的篇幅叙述了当时明朝中后叶的整体情况。侠士们的国仇家恨,其实也是江湖与朝廷之间的冲突的缩影,这一切交织在一起,绘出一幅幅波澜壮阔的画卷。


远在战国时期的韩非子,就曾经在他的《五蠹》之中提出这样的观点“侠以武犯禁”,因而如何处理侠士与朝廷的关系,是有真实历史背景的武侠小说不可忽略的问题。侠士固然为国为民,但在本质上,是对国家刑罚制度不够完善的一种自发行为,无论是替天行道,还是劫富济贫,其实都绕不开对于世俗法令的蔑视。所以侠士,往往也就意味着流犯。金刀寨主在百姓眼里可能是抵抗外族的英雄,但在朝廷眼里,这些就是啸聚山林的悍匪,甚至是揭竿而起的流寇。


也正因为如此,摆在《广陵剑》中武林人士面前的,不仅仅是江湖上的败类,像柳摇风,像潘力宏,而是整个大明王朝。何况云瑚的仇人,又直接指向朝中的高官龙文光。但与此同时,江湖正道的势力却显得有些式微,我们看到比较大一点的正道势力,就是王元振的太湖水寨,以及周山民的金刀寨,王元振的水寨还差点分裂了。江湖中的泰山北斗级人物张丹枫已然仙逝,霍天都又远在天山不理世事,在这样的情况下,主角们面临的危机无疑是空前的。


陈石星和云瑚手中,最为有利的武器,便是承自于张丹枫云蕾的那一套双剑合璧的剑法,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武林前辈之中,也只有单雷这两位多次出手,但仍然显得有些杯水车薪,鉴于这几点,陈石星的悲剧几乎是可以预见的,何况,这本书的书名,广陵剑,联想到陈鹤侣的那一段关于广陵散和广陵剑的描述,我们在刚开始阅读的时候便可以预见这注定是一个悲剧了。


当双剑合璧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无往而不利,像张丹枫时期的几乎未逢一败,而越来越多的反派都能够和双剑合璧打成平手,江湖中的前辈又不能提供足够多的扶持与援助,像《散花》、《联剑》中以张丹枫为首的正道高手们。在这样的情形下,陈石星的殉道就可以预料了。不是他们的力量太小,只是江湖中需要他们荡涤的恶势力实在是太多了些。凭借着这几个人,还远远做不到这一点。


但仍会有一些不甘心,特别是当一众反派死的死废的废,大功即将告成的时候,陈石星却意外的中了毒,乃至于无药可医,这无疑颇具戏剧性。在我们觉得也许可以有个团圆式结尾的时候,作者却毫不留情的给了我们一记当头棒喝。广陵的结尾部分,无疑是极为催泪的。从最末的回目“广陵散绝琴弦断,塞外星沉剑气消”,到陈石星最后弹响的那曲广陵散,“好像是情人的喁喁细语,好像是知己的款款深谈。好像是到了春暖花开的江南,好像是在独秀峰凌虚傲啸……云瑚不觉陶醉在琴声之中,想起了“独秀峰青、漓江波暖,花桥烟月朦胧!”想起了太湖的月夜泛舟,想起了雁山的采撷红豆。琴声一变,宛如三峡猿啼,宛如鲛人夜泣,他弹出了千载之前嵇康弹这曲“广陵散”的心境。好友生离,娇妻死别……忽地“啪”的一声,琴弦断了。”再到到结尾的那一阕词,“盟誓三生,恨只恨情天难补。寒鸦啼苦,凄咽断,春光暮。旧侣隔幽冥,怅佳人,倚楼何处?”,这里无疑是全书的高潮,笔者曾经无数次看着看着便泣不成声。

五、《广陵剑》通行之于连载的对比


在梁羽生先生的著作之中,一直有“三武一广”的说法,这其中的《武林三绝》甚至没有通行版本,而其余的几本,像《武当一剑》、《武林天骄》等,其报纸连载内容和目前的通行版本相差巨大,因而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作为“三武一广”中的一本,《广陵剑》一书从连载到通行,也经历了巨大的改变。《广陵剑》连载本达到110万字上下,而通行本则仅仅有70万字。这其中无疑删节了大部分的文字,本部分将试图对连载、通行两个版本的异同进行简单的归纳总结,以便于大家对连载本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广陵剑》连载到通行最为显著的变化,就是连载本之中有多处描写有重复或者过于繁杂的弊病,无论是心理描写、环境描写、打斗场景的叙述,还是人物的介绍,都有着这个毛病。在通行本之中,梁老对这种情况进行了删节。比如在第一回之中,当向导对云浩说不是琴声而是水声的时候,连载本是这样描述的:“云浩疑真疑幻,心想:“水声哪能有这样好听?但造化之奇,往往有人所不能想象的物事,且待我到了里面,看个究竟,听个明白,方能下个断语。””,而在通行本之中,这儿就省略成了“云浩疑真疑幻, “水声哪能有这样好听?””,再如通行本删去了连载本中黑白摩诃初出场时,对他们的介绍文字。这样的修改在文中还有很多处。将这些繁杂的内容删节或者简化,并不影响整体小说的情节,反而会使小说内容更为简洁,给读者以更好的阅读体验。


边缘人物的删减是通行本相较于连载本的第二个特点。在连载本《广陵剑》之中,出现了大量的边缘化人物,这些人物的出现虽然都有其意义,但仍然显得太过于繁多了,像段长平段清平兄弟,虽然是反映出初出茅庐的陈石星略有些自卑的心理。也从反面衬托出段剑平的平和,但他们仅仅出场一词便即杳无音讯,因此仍是显得有些多余,再比如连载本中的反派之一沙向天,虽然出场颇多,但戏份一直很少,而且没有什么重要的作用,因此将之删去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广陵剑》连载本还对一些非主线的剧情进行了概括甚至删减。像陈石星云瑚一入皇宫那一晚,连载本还花费大量的篇幅描写了群侠被官军包围到撤退的过程,但在通行本之中,这个情节仅仅由段剑平的叙述而带过。再如连载本中巫秀花的报仇之旅,在连载本之中,巫三娘子从洞庭逃到了京城,并最终被巫秀花杀死,为父报仇,巫秀花最终拜单拔群为义父,并且和刘铁柱有了婚约,而在通行本中,梁老让巫三娘子死在了洞庭湖,巫秀花的剧情也就在这儿终结了,她和刘铁柱虽然互有好感,但究竟会不会走到一起,通行本并没有说明。对非主线剧情进行删减,有利于小说脉络更为清晰,主题也更为明确。此外,在连载本之中,有大量内容和《武林三绝》有所重叠,而这些到了通行本也被删除殆尽。


当然,由于删减内容略多,在通行本之中也存在着一些bug剧情,比如在陈石星找寻金刀寨主的过程中,他劝止了宁广德和周剑琴的比武,但通行本之中删去了陈石星第一次和宁广德相见并且交手的经历,换而言之,在通行本之中,陈石星压根没有见过宁广德,他又是怎样一眼认出宁广德是段府教头的呢?类似的还有“雪泥鸿爪偶留痕”这一回里,葛杜二人明明是和陈云一起入京华的,但通行本删去了连载本中葛杜二人在京城的所有情节,仿佛这两人在这一段时间就完全消失了踪迹,再出现在我们的眼中之时,已经是被柳树庄孟兰君追杀至大漠了。读者看起来难免会觉得情节太过于跳脱,如果有朋友想要整理葛杜二人的行踪,看到这一段怕是要大伤脑筋了。再如郭师道,在他投奔丐帮时,通行本并没有删除他日后会出卖丐帮的“剧透”,却删除了陈云二入京城时看到的丐帮遭受的损失。这些地方因为删节而存在着或大或小的bug,在阅读的过程之中,估计颇令人费解。


通行本并不是完全对连载本进行删减,它也适当地增加了一点内容,像对历史事件的注解等等,且重新划分了回目,由原来的14回变为48回,且都撰写了双对式的回目。这些无疑使整篇小说更为完整,有别于当初报纸连载的随意。

六、结语

《广陵剑》作为梁老后期的重要作品,对研究梁老,尤其是梁老的思想历程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予也浅鄙,谨作此文,以为引玉之砖,待广大爱好者前来讨论。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8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80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9-28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吐槽你这格式
发表于 2016-9-30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有结语了~
发表于 2016-10-1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正下错误,连载版是14回加一个楔子,不是12回。。。另外,大漠那一堆和三绝重叠的删节的你居然不提
发表于 2016-10-14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完了是么?我抱走了~我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7-24 20:34 , Processed in 0.10858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