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1|回复: 0

[作品] 【征文】一书一江湖评《草莽龙蛇传》》

[复制链接]

220

主题

1242

帖子

8984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984
声望
3042 声
银两
62566 两
帖子
1242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1-19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发表于 2020-1-12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20-1-19 21:10 编辑


明珠蒙尘,光明流传


                ——在不确定的世途中温暖的人情味


《草莽龙蛇传》是梁羽生先生第二部作品,也是我通读一遍中,最后阅读的作品。


这也不难理解,在梁羽生出名的作品里,《草莽龙蛇传》排不上,处女作《龙虎斗京华》是在起步阶段,却是开山之作,笔力虽稚嫩,还是为所称道。


《草莽龙蛇传》却比较尴尬,在《龙虎斗京华》之后,《七剑下天山》之前,《龙虎》挟当时市场之余锋,《七剑》则在之后独享其名。《草莽》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青黄不接,难免被忽略。


好在如今不算是武侠牛市,可以换一种角度来阅读该书,也算是时代造就的吧!牛市自然造就牛作,而熊市呢,正好给青黄不接的作品一份关注,也算是时代的产物。


(一)时代兴替,人心指向

《草莽龙蛇传》和梁羽生一贯的写作风格非常一致,梁羽生突出的特点就是把故事放在历史的背景下来讲述,既有极深的文化底蕴,读来又觉得可亲可近。彷佛从历史里走出来的好朋友,在跟你讲当时的经历一样。


比如说,《大唐游侠传》说的是安史之乱,睢阳大战;《狂侠天骄魔女》说的是宋金采石矶一伇;《萍踪侠影录》说的是明朝和蒙古的土木堡之变。


而《草莽龙蛇传》讲的就是义和团运动。这都是把故事嵌入到真实历史的背景里。


《草莽龙蛇传》的背景性其实比处女作《龙虎斗京华》更分明,《龙虎》看过后,留得下印象的莫过于娄无畏、左含英和柳梦蝶的恋情,其他多是江湖恩怨,假如把背景抽去,换成另一种景象,《龙虎》的故事说得下去吗?答案几乎是肯定的。


可如果把《草莽龙蛇传》的背景尝试着抽去,换成另一个,那么会发现这样一种情况,根本无法抽去的,要不干脆就重新写另一个故事吧。


那么它的背景为什么这么鲜明而难以切割呢?原因其实是一明一暗,一正一副两条线交织而成。


看过该书的朋友不难发现,义和团的首领朱红灯也出现在这本书里,这可以说是其中一个因素,他是明线,不过也是副线,是加以说明的补充素材。


真正起作用的看似暗线,其实是起到主要作用的。他就是姜翼贤。


因为看过《草莽龙蛇传》的朋友并不多,那么我就先从书里的背景谈起,同时介绍一下姜翼贤又是何许人也?因何说他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要说背景,不是先前提到的义和团运动吗?

不错,但是有谁能说出义和团运动给人什么感觉?不管是用文字还是图画,甚至是音乐,谁能精确地描述义和团运动是什么吗?


读过历史教科书的,都知道义和团运动是怎么回事,可考完试之后,还有多少人记得住呢?


可是《草莽龙蛇传》是精确地表达了义和团运动是怎么一回事。


还记得大学时,老师说过,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过两次让人自尊心受伤的学术论见,一次是达尔文的进化论,他说人是猴子变的,哦,原来不是上帝造的,没什么好高贵的。


还有一次是弗洛伊德的性欲说,哦,原来人不是理智的,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情绪,一个弄不好,还会致病。


这两门学问是具有划时代价值的,可也伴随着人自尊心的失落,所以批判不止。


而义和团运动的出现,也是在一个颠覆认知的时代。洋枪利炮打破疆域时,人们这才知道,原来我们不是世界的中心;当不平等条约制定下来时,人们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原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人家也有两把刷子。


这时候自强是必须的,可是除了自强之外,还有迷惘、不安、惶恐、彷徨,这是传统认知被颠覆后带来的真实感受。


而这番感受,也就铸成了那个时代不可或缺的音符,少了时代背景,这样的感受就缺乏依据,没有那种震撼力和感染力。

而这一些,就是小说独特的魅力,构成了它的生命力。


故事一开始非常精彩,是红衣女侠姜凤琼红妆少女独斗猛虎。

在梁羽生的小说里应该是有两个美女打过老虎,一个是《萍踪侠影录》里成年后的云蕾,她一出场就是余花草为伴,与蝴蝶嬉戏,按理说这是个性情柔弱的小姑娘,可谁知道她家里有一只被她打死的老虎,那是和她的外表形成冲击性的反差的,而这只是表象,她还身负血海深仇,那才是她人生的重要使命。


如果说云蕾打老虎是暗写,文中根本没提她是怎么打老虎的,一开始就是老虎已死,被她打死的,可怎么打死的,不知道。


但姜凤琼打老虎却是明写,一招一式清清楚楚,这一段是非常精彩的。


要说有多精彩?把男主美少年丁晓吸引过来了,丁晓一看,哇,这么美丽,还这么有本事,比我好像都厉害,我只是在想象中成为打虎英雄,人家真的打死了一只猛虎,还是活蹦乱跳,生龙活虎的那种。


然后知好色则慕少艾,对人家产生了好感,深夜跑到人家家里,看着是有心拍人家窗户。


在姜家是祖孙两人居住,姜翼贤就是姜凤琼的爷爷,姜凤琼一身好武功就是爷爷传授的。


可是因为她有一身好武功,引发了周围的偏见。


丁晓与姜凤琼初识时并不顺利,有人欺负她一介女流,不把她放在眼里,还跟她抢。姜凤琼据理力争不果,那么手底下见真章,而丁晓就在这时候出现,他是帮着姜凤琼的,可姜凤琼看他跟欺负她的人相熟,她也没给他好脸色看。


应该说第一次偶然相逢,是兰因絮果,不了了之,可偏偏丁晓对她无法放下,在家里询问师兄金华。


在金华的嘴里,姜凤琼根本不足为道,一个姑娘家,整天舞刀弄剑的,不是正经人,对她颇为鄙薄。


看看连金华都是这样评价人家红衣女侠姜凤琼,那么姜凤琼碰到不公平的对待,还有什么意外呢?本来就是这些人共同造就了她的不公平。


可金华越是这样说,丁晓就对她越是好奇。


金华这样说其实是有时代意义的,那时候列强环伺,人心惶惶,这时候有两个选择等着他们,心灵强大的,要自强自立;可心识封闭,无法强大的呢?自然退缩古旧时代,从中寻找籍慰。


姜凤琼那么出彩的一个人,在他们眼里自然就是出格,是不容于世,从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些人是把自己的怯懦投射到了光彩夺目的姜凤琼身上,以指责鄙薄来显示自己的存在感。


那么姜翼贤为什么要让孙女习武呢?一来是家学渊源,而且他只有这么一个孙女,自然宠爱之余,也不想太寂寞。


其实读完全书后,不难发现姜翼贤还有一重心思,那时候是兵荒马乱,天翻地覆之时,那么还要教女孩儿家礼仪纲常吗?不觉得多一门技能,她活下去的概率就增加了很多,而且还可以防身,这对生存都是有利的,谁不需要活下去呢?


那些指责鄙薄姜凤琼的人,在她遇到欺负以及危险时又在哪里呢?


而姜翼贤的举措也是一种朴素的世界观,他本人也是非常保守的,明明是有自立能力的,偏偏还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可以说是义和团运动不成功的原因,这样的人其实就是那时候的主流,有金华以及姜翼贤这种乡愿意识的人,可以说比比皆是,他们构成了社会的主要形态。


别说是姜翼贤了,就是后来丁晓离家出走,在路上碰到的公门中人,还有太极陈、包括大刀会的王子铭,都有这样那样的局限,导致了义和团运动的局面无法展开。

而丁晓的名字其实也说明了两个时代的交替,也是有动态变迁过程的意义。丁在古汉语中意指灯火,晓则是破晓,一旦黎明到来,天将破晓,那么还要灯火做什么?可在暗夜里,灯火还是有它的作用的。


丁晓夜探姜家,惹得意中人姜凤琼恼怒,她爷爷姜翼贤排斥,不过他一番激愤之言,也让姜翼贤感觉这小伙子不是坏人,那么不跟他计较,他一个人怅怅而行,月夜沙滩上,朱红灯来找他较量。


原来义和团的创始人朱红灯拜在梅花拳姜翼贤门下学艺,姜翼贤对他颇为看中,他胸有大志,不以武林争斗为目标,而要干一番大事业,他是学成文武艺,自立为大家。可是呢,姜翼贤只会武功,只懂得在武林中生存,朱红灯的事业,他懂也不懂,所以不相信他。
为此朱红灯更需要人才,他听姜凤琼说了丁晓,当即判断出这人不是坏人,那么就来试探,看看是不是可以一起合作。


丁晓回家后,父亲丁剑鸣见他神不守舍,要为他成家,可是丁晓不愿意按照父亲的安排,把自己的人生浪费在重复父辈的人生,他想要有自己的人生,但从小的生活环境,让他仅仅有这样的意识,却也只是朦朦胧胧,隐隐约约。


这时朱红灯和姜凤琼留言指示他离家出走,他照做了,可是从小就在父母的羽翼下成长,他哪里有什么社会经验,所以闹出了不少笑话,有一回他更因为偶尔提言,一言错失,碰到公门中人,宁可拿错,不可放掉,他是碰到了说不清的冤枉事儿了。


那么人家公门中人错了吗?放在时代背景下,那时候内忧外患,人心惶惶,是不愿意多生事端,人家这么做不能说是理想的,却是合适的。


也就是在那样的时代,人家的做法才会觉得那也是无可奈何,是不得已的苦衷,和消之不尽的不安。


而太极陈可以说就是姜翼贤的另一个面,两人有不少相似之处。

丁晓受了冤枉,好在朱红灯爱才,一直跟随着他,让他自行处理事务,玉不琢不成器,可到了他无法应付,那么朱红灯偕好友铁面书生上官瑾一起救出来丁晓。


丁晓一路观察,他敬佩朱红灯的为人,可还是觉得暂时不宜加入,他要找太极陈拜师学艺。


朱红灯也不阻拦,上官瑾还留书,让丁晓方便行事。可丁晓少不更事,不当一回事随手一放。


他在拜师途中遇到了不少麻烦,人家不认得他,他也没有说真实姓名,几经周折,还是惹出误会,好在后来看到了上官瑾的推荐信,太极陈这才收纳门下。


太极陈已经成名,要拜师学艺的人太多了,于是他还分流开出别号,其实是周济自己人,用花拳绣腿应付过去罢了。


这里的太极陈不但能够在乱世自保,还能为人所倚重,看他应付周遭可以说是游刃有余。


他与姜翼贤其实是遥遥呼应的,都是在乱世中可以自保的,只是姜家人丁稀薄,要不然,他可能就是另一个太极陈。


然后太极陈也好,姜翼贤也好,包括朱红灯在内,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可在当时还不明显,那就是个人能力出众,可没有平台意识,所以格局受影响,开创出的市面有限。


朱红灯的个人能力除了在应对丁晓的培养上之外,还有一件事也可以说明的,那就是与大刀会首领王子铭的恩怨过节。


这不是个人恩怨,而是牵涉到发展大计,义和团一直想和大刀会合作,可一开始义和团不成局面,王子铭看不上,可后来逐渐强大,王子铭又容不得它。


后来当然是朱红灯帮忙王子铭处理内奸,达成共识。但两人的恩怨过程中,没有提到以及显示出来的就是平台意识,还是封建以及小农意识为主导,这样一来,免不了事倍而功半。


朱红灯来来去去,忙的都是些小儿科的琐事,如果有通晓世故,又有威名的人帮他,他就可以考虑发展大计了。

而这个人一开始最佳人选是他的师父姜翼贤,姜翼贤年事已高,就想着守好一亩三分地,其实太极陈一开始也是如此,可他的孩儿辈想去闯闯新世界,于是加入了义和团,太极陈还很不愿意让人知晓。


姜翼贤的情况也是如此,孙女儿姜凤琼非常向往,可到底是女孩儿家,爷爷不去,她也不方便去。


姜翼贤想要平安度日,偏偏局势不允许,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都是内忧外患,身边还都是不晓趋势的无明之人,朱红灯遇到了多少阻碍,其实也就是在写姜翼贤一点简单的心愿,要实现起来有多么困难。


人在乱世,不管心愿是大还是小,总不免受局势影响,而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义助爱徒呢!这也是后来姜老头的想法。


本来姜翼贤好端端的住着,可丁晓离家,他父亲丁剑鸣找上门来,认为和姜凤琼有关。


而姜翼贤见孙女提到丁晓,既有兴奋又有抑郁,就知情了几分。


更有甚者有人上门盘查他和朱红灯的关系,认为他也是反贼一伙的。


这可都是没吃到羊肉,却惹一身骚,对于姜家的名声极为不利的。于是姜家爷孙夤夜离家。


而后来听到朱红灯的团队壮大了,可是他的口号从“反清复明”变成了“扶清灭洋”,担心他变节,让师父颜面受损。


姜家祖孙一路往西北而行,中途姜凤琼水土不服,又遇到仇家,幸好被自己人救下。转眼四年过去了,又有仇家找上门来,这一次艺成下山,身兼两家之长的丁晓跟着柳剑吟一起出手解困。


其时丁晓的父亲丁剑鸣被暗算而死,朱红灯也战死沙场,姜翼贤闻听爱徒死讯,倒是认为他求仁得仁,那是梅花拳一支的骄傲。


而他也到了油尽灯枯之时,临终成全了丁晓和姜凤琼小儿女情节,让他们完婚。


丁晓已非从前,他不但为父报仇,还带领着大家一起在黑暗中前进。


故事是这么回事,可说到姜翼贤的心态,那是刻画得非常生动细腻,活生生一个小农意识的武林高手。


他对爱徒朱红灯的事业从不相信到认可,经历了不少波折,等他接受了,生命也到了尽头。


这也就是朱红灯那一代人开创局面时所必然遇到的问题,所以探索光明,需要薪火传承。


朱红灯一开始出山,他的口号是“反清复明”,这其实是在传承,并没有新意,从清朝建立伊始,反清复明的口号和运动就没终止过,都是老生常谈了,也没见前人折腾出什么名堂来,由不得姜翼贤不相信。


后来局势转变,朱红灯也在事务中成熟起来,他提出“扶清灭洋”,虽然从今天的眼光来看,这口号还是比较幼稚的,可对当时来讲,那是一大进步。


可是口号的转变,意味着要做大量的宣传沟通工作,不然真会以为他变节了,在动荡不安的环境中,一变则是需要大量的铺垫和过渡,可是朱红灯限于当时的经验,他只是见招拆招,并没有防患于未然,所以才有了王子铭之乱。


这个乱子固然是王子铭格局不大所致,可也和朱红灯的思维认知切切相关。


而这一切,他的恩师姜翼贤一点也没看到,朱红灯是见招拆招,姜翼贤也是被动的应激性反应,他其实自始自终都没有提出建设性的意见,都是在封闭的是与非,认可和不认可中间徘徊和循环。


这其实写的就是无论姜翼贤也好,朱红灯也好,面对社会大局势的变迁,他们有着本能的窘迫和匮乏,哪怕是人在其中,参与抗争,都是盲人摸象,局限性很大。这可以说就是义和团运动失败的根本原因。


而《草莽龙蛇传》出色的地方就在于,把一大群人物,都当作了时代的背景和缩影,一个个栩栩如生,一个个又都是背景墙。


如果是一个人有这样的思维,可以说是个性或者是个案,可如果是一群人如此,那么就是潮流,有可能就是主流。


可以这样说,朱红灯之所以创业未遂,中途崩殂,从姜翼贤的心态上就可见一斑,完全可以对应得起来,这两个人物,其实是一体两面,相辅相成,所以两人的死也是放在一起写的,明着写姜翼贤之死,暗着带出来朱红灯之死,那也是损荣与共。


《草莽龙蛇传》除了印证时代性之外,而且它的特色非常鲜明,虽然写的是失败的运动,可是失败的主要原因交代得非常清晰,让人一目了然,这在文学作品中都不多见的。


因为未成事,草鲤尚未过龙门,所以叫《草莽龙蛇传》,可是秀才本是宰相根苗,在步入龙门,还是自我奋斗,自立自强的产物,那每一步,又岂能是泛泛之谈?那都是珍贵的体验,是自强不息,又是厚德载物的结晶。


只是时代性、文学性的特色还是一个方面,它的爱情故事也同样动人心扉。



《草莽龙蛇传》中有三段爱情故事,分别是丁晓与姜凤琼;上官瑾与杜真娘;还有卓不凡和马凤姑。

其中卓不凡与马凤姑是一笔带过,而且以马凤姑战死,卓不凡终身不娶为结局。其他两段都是在乱世中一份绵柔隽永的真情,读来不禁深深感动。


丁晓与姜凤琼是爱情戏的主线,看似写的是爱情戏,其实与两人的成长密不可分。


丁晓的故事,从姜凤琼对他的态度就可以通晓了,姜凤琼在书里话不多的,有三句话还是起到关键性作用的。


第一句话说的是“爷爷别听他的,他是坏人!”那时是丁晓依礼拜见姜翼贤,可等到脚都酸了,人家还是借口百出,就是不见。丁晓也不甘心,于是晚上夜探,谁知道遇到一个陌生人,人家还在喊捉贼。接着红衣女侠姜凤琼出来,然后她爷爷也现身,亲眼看到丁晓提着宝剑在追他的孙女,丁晓解释了,人家还不相信。他是讨了个没趣。


更有甚者,朱红灯追出来时,姜凤琼和他有说有笑,就把丁晓晾一边,丁晓是满肚皮没好气还发作不得。他还误会姜凤琼喜欢的是朱红灯。总之初次相见,滋味不好受。多情反被无情恼。


可第二次相见就不同了,那是快尾声了,丁晓赴西北见到姜凤琼,还出手相助,这时候姜凤琼对他的态度大为不同。


第二次偶然相逢,姜凤琼说的是“何苦和他这样拼命,我见你走险招,真急死了。反正他受了镖伤躲不开了,你和他厮拼,若万一也给他伤了,那多不值!”


看你拼命,我急死了,要是你受伤了,那多不值?


这几句话听得丁晓心里甜津津的,她终于当他是自己人,开始认可他了。


其时的丁晓已非昔比,身兼太极门两家之长,还担任了掌门人。气度自然不同,和前景对比,不由得应了一句话,你弱的时候,坏人最多。自己都曾被当作坏人。


第三次是两人结婚后,夫唱妇随,相敬相守。丁晓手刃仇人,情绪还未平复,姜凤琼柔声道,晓哥,我们是人,还要做人应当做的事情。


丁晓被她一言提醒,这才说道,我们还有更要紧的事去做,跟着义和团走吧。于是一行人默默无声,又在黑暗中前进了!
看姜凤琼的三句话,态度是越来越温柔,标志着丁晓越来越成熟。


要说姜凤琼和朱红灯走近,那也是情理之中,姜凤琼才十七八岁,朱红灯已经三十好几了,他胸怀大志,自然不会和小女孩争吃的喝的玩的,相反有好看的好玩的,他还要送给人家。


更有甚者,姜凤琼的环境对她颇为不公,她无故都会惹来风言风语,这样的环境,会给人带来不安的。


再看看朱红灯的做法,姜凤琼叫朱红灯为朱师叔,朱红灯则是叫她小师妹,两人同是姜翼贤授艺,朱红灯大姜凤琼很多,一般来说十岁为一代人,姜凤琼尊敬朱红灯,叫他师叔。而朱红灯也敬重姜凤琼,不敢占先,而以平辈论称。


姜凤琼获得这样的平等和尊重,那在当时可以说是凤毛麟角,稀缺得很,她自然愿意和人家走近。


而朱红灯也有目的,义和团有妇女组织,如果姜凤琼加入,乱世之中,一个力能伏虎的红衣女侠的加盟,不但大大提高了弱者生存的概率,而且信心指数也大为增加,对于振奋军心是有帮助的。


相比较朱红灯,丁晓更是淳朴,有两个细节就可明示,第一,他到了太极陈门下,生怕被认出来,他不用本名,他用姜姓,把晓字拆开来,叫日尧。


而这样一来,给他惹下误会,设下了伏笔。


细细想来,他什么姓不好用,用人家姜姓,那说明姜凤琼其实时时刻刻都在他心里。


还有一个细节则是,姜凤琼叫朱红灯为朱师叔,后来朱红灯颇为看重丁晓,和他平辈论交。而丁晓在人前背后,都会不自觉地叫人家朱师叔,那是跟着姜凤琼叫的。


人逢乱世,动荡不安,可在不安中,还有这么真挚的情感,那不但是安慰,也是希望和光明。


所以姜凤琼接纳丁晓,读者看了会很欣慰。其实这也很合理,姜凤琼经历了颠沛流离,也渐渐明白丁晓不是坏人,待他亲厚起来也是人之常情。


其中姜凤琼在去西北的路上,因为水土不服而病倒,这一段写得非常有人情味。


在家里她无忧无虑,没有成家之想也是自然,到了外面,动辄得咎,加上年龄见长,也开始有家室之想,所以为她接纳丁晓,铺垫了一个合理性的过渡。


回过头来看看姜凤琼的三句话,那其实就是一个动态的成长节点,表明了两个年轻人在社会的历练中,逐渐成长的缩影。


还真别说,《草莽龙蛇传》虽然是梁羽生的第二本书,可功力不凡,他会成名其实不是偶然的。


再说第二对,上官瑾和杜真娘。


上官瑾是个落地秀才,一开始只是因为没钱打点,于是一直名落孙山。可是后来一件偶然的小事,一个官场的笑话,让文章狗屁不通的夏器通平步青云,在荒谬的事实面前,上官瑾看破仕途,又在机缘巧合下习得武艺,成为朱红灯的好友。


在朱红灯与大刀会王子铭的摩擦纠纷中,他是打头阵的,可是受伤跌下山崖,却被大刀会女营首领杜真娘所救。


杜真娘是寡妇,也是王子铭的弟媳妇,本人颇有才干,建立了女营,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可王子铭不相信女营,杜真娘也是被打压被冷落的,所以她可以按照自己的主张救下上官瑾。


上官瑾醒来,但觉居室清雅,窗户两边还贴着字迹娟秀的对联:潇洒送日月,寂寞对时人。


他还以为是李清照、朱淑真之流,谁知道杜真娘承认对联是她写的,而言谈之间提及太平天国的女中豪杰萧三娘、洪宣娇,大有自拟之意。


上官瑾虽然无意仕途,可这些文化是从小耳濡目染的,江湖奔波多年,不想此时如同回家,他对杜真娘敬佩之余,真当她是自己人。
当一段日子相处,爱意渐满,上官瑾不禁吟诵《诗经》中《蒹葭》一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爱的忧伤,满满的牵挂,看到这一节,读者都不禁心弦一颤,那就是梁羽生小说里独特的风味:还是那经典的配方,还是那熟悉的味道,是诗情画意,侠骨柔情中透出甜丝丝的感觉来,唔,味道好极了!


到了后来,杜真娘听说上官瑾在西北,特地讨了令箭,带领着红灯照女兵远赴西北。


其时朱红灯战死,大刀会与义和团合流,历经沧桑,上官瑾重又见到了杜真娘,一时之间百感交集,语无伦次,只吐得出“你,你好”之词。


这一段恋情不是主线,却是最佳补充,大大完善了作品的丰富性。


本以为金瓯残缺,世态炎凉,又有谁知,空谷幽兰别样秀。


上官瑾和杜真娘发乎情,止乎礼,含蓄而深沉,他们这一对动情动得颇为合理。


与丁晓、姜凤琼这一对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真的是志趣相投,情意相合,彼此尊重,彼此珍惜才在一起的。


丁晓一开始可以说是少年意气,也可以说是荷尔蒙作祟,他这一点和他不入义和团,却要拜师学艺也是相一致的。


他并没有什么事业蓝图,也没人教过他,他走的路是从兴趣爱好出发,直至责任的完善。


他在开头喜欢姜凤琼,那是兴趣,可是有意无意在人前背后,姜凤琼怎么叫,他也怎么叫;哪怕再怎么变,他对姜凤琼也没有变,这种真挚的情感就是责任的起源,一切都过渡得非常流畅。


这也应了一句话,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


书里还有一句话也很容易引起共鸣,姜翼贤让人带话给丁晓,告诉他,父亲不逼他了,让他尽在回去。


他明白丁晓的父亲丁剑鸣的心意,将心比心,人到老时,其实更依赖小孩。


这句话我是有同感的,小时候是我依赖大人,后来则是大人越来越依赖我。这份情感就是人之常情,时代虽然不同,此情却是共通的。


这本书也就是看到这句话,开始对姜翼贤这个人物产生了感情。


然后,柳剑吟这个人物一出现,也让人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这是《龙虎斗京华》里女主柳梦蝶的父亲。


看梁羽生的小说,就会时不时地遇上这种熟悉的惊喜,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他书里的人物会冒出来,就跟久别的朋友一样,看到了会忍不住发一声招呼,问候一声“你好吗?”


时代虽然在变迁,可看到梁羽生的作品,还是会有熟悉的新鲜感,那是历久弥新,不同经历后的不同解读感。


而且和同样描写轰轰烈烈自发式运动的世界名著《斯巴达克斯》比起来,还是《草莽龙蛇传》的艺术性、思想性和文学性更高。而且人性与社会的关系,感情与责任的互融,还有运动失败的原因,这些都是《草莽龙蛇传》用接近白描的手法,生动而深刻的展露出来。


《草莽龙蛇传》它的故事并不复杂,叙述起来方式也是平实而不华丽的,可是文句清新,随便翻两页都觉得赏心悦目,看起来一点也不吃力。


那么在文章的结尾,再套用《草莽龙蛇传》里的两句诗,读下来的通感,真可谓是:


少年落拓云中鹤,陈迹飘零雪里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1-20 02:40 , Processed in 0.09375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