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微丹湜意

[非梁同人] 一时贪玩,改写司马翎的《迷雾》(此贴为公益帖,纯粹好玩,不作商业用途)

[复制链接]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19-10-17 11:12 编辑

《迷雾》第二章改完了,后面会改动较大,不然我会读不下去


重重杀机和永无休止追逐猎杀,永远活在黑暗孤寂中,睡觉时永不准打鼾……

任何人若是身兼猎者和猎物双重身份,活着根本就像在地狱全无分别。

现在袁初兄妹也好,李十八也好,仍然是兼具双重身份。倒底谁是“猎物”谁又成为“猎者”?等到最后尘埃落定才知道。

李十八仍然托住茶碗全身姿势很懒散,正如猎取其它动物维生的肉食猛兽如虎豹等,面对猎物时往往装出不注意不感兴趣神态,但眼睛却锐鹫如鹰隼。

袁小华心头忽然升上一种惊惧,她发现自己想的好像什么都是错的,这种惊惧让她本已到嘴边,去问袁初到底有没有中毒,可她又觉得这不重要,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呢?可眼下该怎么活?她茫然。

于是她惊惧发自衷心,颤声道:“我们除了拚出胜败生死之路,还有没有其它的路可走?”

她是对着李十八说的,可袁初打断道:“既已到了生死存亡关头,还说甚么?”

他倒是冷静下来了,李十八再也不瞧她一眼,道:“袁初,你何以敢保证今天一定能取我性命?”

袁初道:“你难道不知道茶里有毒?”

李十八道:“没毒的话,你们会灌我一杯又一杯?”

袁初道:“你只要喝下一点,现在就只剩下六七成功力,要杀你并不难。”

李十八道:“六七成功力,我就应付不了你们两个?”

袁初道:“谁说的,我还有后援。”他顿了一顿,又道:“四川唐家毒药暗器及手法天下第一,你大概不会反对。唐天翔这个名字你当然亦听过。还有一位,却是近身肉搏的专家巴洛,想来你亦听过这个名字。”

他说一个名字,就有一个人掩过来,而这里是茶亭,只有两个卖茶的老夫妇。

李十八道:“知不知道,刚才你为何有中毒的感觉?”

袁小华忽然福至心灵,尖声叫道:“你根本没有喝,而是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你把茶倒在了他的碗里!”

袁初瞪了她一眼,李十八道:“唐天翔,巴洛,真是他们两个?我几乎不敢相信。他们都是当今第一流好手,我不但听过名字,而且还跟他们合作杀过一些几乎杀不死的人。”

袁初讶道:“你认识他们?”

李十八道:“何止认识。我们根本是仇人,因为他们都认为如果我活着,他们就很难成为‘暗杀道’数一数二的人物。跟你们一样,杀了我,他们就可以进入杀手榜前三名,所以他们拿我做目标,炼成几种专门对付我的手法。你想我何止认识他们那么简单?”

袁初忽然面色不对,道:“你究竟想说甚么?”

李十八道:“如果你知道有这种一流好手把你当作目标,你怎么办?除了像乌龟一样躲起来,就只有想法子找出消灭他们之道,对么?”

袁初道:“对,当然这样做。”

李十八道:“不过还有一种方法,你可能都没想过,那就是连成一片,彼此合作,大家都能活。”

袁初的脸色也变了,跟求名利相比,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而他之前根本没有想到。

李十八继续道:“所以你很不幸,因为我有一招剑法足足练了一年,只有一招而已,对别人全无用处,但却是专门来向他们打招呼的,不信就看清楚或者过去检查一下。”

袁初几乎要昏倒。为何如此不幸竟然碰上这种对手?现在还何须检查?那唐天翔巴洛扮作卖茶的老翁老妪,扮相肯定百分之百无懈可击,但这只是对外行人而言,以“冷血”李十八这等顶尖行家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可恨的人还有“欧老大”,他居然不知道李十八与两人合作过。这才是真真正正致命之伤!

袁初用呻吟似的声音道:“李十八,你为何不出手?为何要说这么多话?”

李十八道:“因为我要你明白。我李十八虽然不算很聪明的人,但你袁初却还未有骗过我的本事。”

袁初道:“就算骗不到你便又如何?”

李十八道:“你立刻作一个决定。跟我决一死战?抑是选择另一条路?”

袁初讶道:“我还有别的路走?”

李十八道:“有。你帮我一齐去杀一个人,当然很棘手很困难,我们可能都活不了。”

袁初连想也不想,道:“好,我选这条路。”

李十八声音冷如冰雪,道:“你若不后悔,首先立刻杀死袁小华,你不杀她,唐天翔巴洛也会杀了她,你应该知道我平生杀人一定有银子才肯干!”

袁小华叫道:“为什么要杀我?”

袁初道:“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

李十八摇头道:“你是根本不适合在杀手行业混,难怪欧老大把你和袁初分配在一起做搭档,他是要你看着他,牵制他,而他其实也在监视你,不然你以为他为何喝了下毒的茶,却一点事也没有。”

袁小华道:“他早就服下了解药,你不相信我!”

最后一句是对袁初说的,袁初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向欧老大告密吗?不然我怎么可能还是现在的排名?”

袁小华道:“他出卖我?不可能!”

李十八道:“你以为欧老大真的喜欢你吗?他要是真的喜欢你,怎么会让你出来,还跟袁初做搭档?”

袁小华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李十八叹道:“杀手和杀手之间都会有本能的默契,而你的默契太差了。”

袁小华瞳孔放大,她还是不能相信,可是刀光一闪。

她最后一个念头是,他们都是爱我的,可更爱的是自己。(第二章完)


2019 9 24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19-10-17 11:16 编辑

原文里精彩的一段,改动得不大,继续改写《迷雾》


今天在抖音上看到一个文字视频,是一个孩子要考研,可他却没了干劲,觉得努力也不管用,在逃避。

而法师说,考研的结果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考研过程中历练你的内心,让你成长得更好。

之所以会分享出来,是因为别说小孩会碰到,大人也会碰到好像找不到意义,不是逃避就是完成任务似的情形,而且很多人生大事的环节中很容易就出现这种情形。

其实不管是什么事情,记得聆听自己的内心,这才是属于自己成长的基础。

而不管什么历练,也都是为了成全,成为更好的自己。

划一道分割线,继续改写《迷雾》。今天改写得不多,基本是原文,可还是做了搬移。

“江南铁笛”谢怜人,的确很难让人忘记。因为他虽是将近四十之人,但清秀潇洒的风度会使人觉得他还是翩翩少年,一身白色衣服反而令他在人丛中更为特出。

但最重要是他的“铁笛”,近十五年来若是谈论起江南名家,谢怜人绝对列于前五名之内。

所以袁初觉得头很大。何以连“江南铁笛”谢怜人这等人物居然亦肯做私人保镖?“暗杀道”这口饭岂不是越来越难吃么?

不过无论如何谢怜人非死不可。否则袁初便活不成。凭良心说,“冷血”李十八比“江南铁笛”谢怜人可怕得多。宁可跟谢怜人拚一百次命,也不愿欺骗李十八一次。

当李十八说,杀手已经很辛苦了,可还要被迫应付窝里斗,也太残忍了,他与同行合作,也就是为了对抗不合理的窝里斗。

这时候,袁初对李十八就不单单是怕,而是敬,同时,这份敬看上去很像是怕。

到底是敬,还是怕?袁初不想知道,知道了也确实没什么意义。

秋阳失去夏天光彩,而使人微感凄冷,照在无数盛开的菊花上,好像更寂寞更孤清。

白衣飘飘的谢怜人,已经在百千菊丛中漫步很久。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如果是别有情怀之人岂能不断肠呢?

一股森冷杀气从树丛后透出。谢怜人惕然停步,凝眸寻思。

两年以来太太平平,曾熙老员外礼数周到恭敬,酬金丰厚得使人不敢相信。但果然很有问题,酬劳越丰危险越大,这一股杀气竟是平生第一次使他心胆微微怯寒的。

他轻轻叹口气想道:“这样也好,横竖十余年来还未碰过敌手,又横竖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我也不知道人为甚么要千方百计活下去,如果心里很孤寂的话。”

袁初行出树丛外,右手按住刀柄。

谢怜人的确很惊异,因为袁初虽然只有二十左右,但那大将之风绝对假装扮演不出,尤其那股杀气可怕之极。

袁初道:“不必多说,咱们无仇无怨,但今日局面却注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谢怜人道:“你讲得很明白,而你的气度锋芒亦显示你很够资格。请!”

袁初一抬手掣出长刀,刀尖笔直指住对方心窝。

杀机弥漫森寒刺骨。是生与死之无情挣扎,只为求“生存”的冷酷天性亦表露无遗。

但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袁初居然还会想起袁小华……

她不但是他的“女人”,同时亦是最佳搭档。而袁初本以为三十招必可把她剁成三截,事实却大出他意料之外。

她手中两把锋快短刀宛如雌虎双爪,并且第二十五招最危急之时她忽然施展出奇异诡变手法。袁初不但从未见过,当时甚至差点送了性命,饶是不死却也负伤溅血。

所以男人万万不可轻视“女人”。只要把她迫到绝境,她一定有些绝招令你瞠目结舌,一旦弄不好,你连命也保不住。

那袁小华突然飞起凌空扑落,很像飞燕投怀,但更像凶猛豹子从树上扑下。她双刀旋绞幻化出一片精芒光晕,令人目眩神摇瞧不准她从哪个角度攻入。

但袁初似乎还快了一线,有如劲箭疾射升空。刀光如雪与她一触便分开,人也斜斜飞开落于两丈外──第三十五招。

袁初禁不住叹口气。他虽是心狠手辣,无奈袁小华终究与别人不同。如今她虽已埋骨枫林内,但他此生能否忘记她呢?

谢怜人忽然道:“往事不堪回首,还是目前要紧。”



在一片树林内李十八以干枯树枝树叶生起火堆,火舌熊熊喷跃,发出“劈啪”声。

大白天而天气亦不冷,烤火取暖么?天气不对。烤东西吃?又没有任何可以烧烤材料。

李十八手中有两页纸,纸上写得麻麻密密。他看都不看,把其中一张纸缓缓投入火堆。火光闪亮一下,那张纸已消失无迹。

第二张纸跟着飘落火舌中,纸张作最后挣扎发出一些光亮,然后又归于虚无。

但纸上的字,也就是一些代表冷酷现实的数据并未化为灰烬消失,而是藏在李十八脑中。

凡是很少人知道之事都是秘密。如果牵涉越多人,并且有关生死大事,这秘密就称为“大秘密”。

可是,“命运”站在宇宙立场来看,永远变幻的人世有没有“大秘密”呢?哪一类哪一种事情才算“大”?哪一类算是“小”呢?

没有定论,你永远找不到答案。

就和袁初一样,只是袁初是不愿意去找答案,还是根本找不到?那就不得而知。

2019 9 25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19-10-17 11:17 编辑

武侠:一种需求被看到,继续改写《迷雾》


今天继续改写《迷雾》,谢怜人死的那一段是原文中非常精彩的桥段。

现在知道为什么写得美的打斗,会让人记住。因为男孩子就喜欢打架,打架是他们和世界沟通的原始方式。

可是很多人不接受,甚至时代越发展,对打架的接受度越不会高。

这样一来,男孩子会压抑并憋屈,也就难怪会脆弱了。

而武侠小说,尤其是写得美的打斗场景,那是在接受男孩子本能的打架冲动,武侠小说划出了一个界限,在结界范围里,打架是被许可,也是被看好的。

在现实中别说是打架,可以说所有力量型的活动,都是有争议的。

而力量是需要被看到,被接纳的,所以武侠小说就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武侠小说还真是先进的,它代表着一种需求被看到,被满足。

另外在袁小华之死那一节里,我无意中运用了SC值的概念。

Sc——Secret cooperation——是内在的本质契合力量。(出处见雾满拦江公众号)

然后以下还是东挪西移,觉得这样比较像蒙太奇手法,倒不是原作者不对,而是时代进步得太快,现在的读者有很多情形不同于过去。

划一条分割线,改写开始:

李十八用火烧掉的纪录,目前还不知会死多少人,但仍然只算是“小小秘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命在“命运”的无边际无久暂之轨迹中,算得甚么?

──远在襄阳城一个富有又有势力的曾老员外,一定不知道李十八这个人,更不会知道李十八正在想他(利用数据供给的多种情事细节),正设法找出一个杀死他的妥当办法。

普通人当然不必费脑筋,更轮不到“杀手中的杀手”李十八出马。曾老员外单名熙,但真正的二十年前的姓名是“五更鸡”钱通。这只“鸡”可怕得你难以想象难以形容,不但是第一流顶尖的职业凶手,而且是极阴险淫邪人物,尤其是“淫”的方面,简直可以形容“只要是女人都行”。

总之,李十八这次要去杀的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出钱的人已连续八年付出巨额金钱,务求找到“五更鸡”钱通。除了取他性命之外,钱通的家小每多杀一个便另付五千两白银。

此所以非“冷血”李十八出马不可。



袁初应道:“听说你的铁笛不但是武林有数奇门兵刃,吹奏时也是天下一绝。可惜我是外行,不然的话我的心情真想听一听。”

谢怜人轻喟道:“我有江南铁笛,要倚一枝香雪,吹彻玉城霞。清影渺难即,飞絮满天涯……”

他不是说话而是吟一首词其中几句。那孤寂向往的声调神情,使得不甚通文墨的袁初也深感怅触。

袁初道:“好听得很,还有没有?”

谢怜人的微笑好像千百年来独自行往于荒旷山川大地。

他道:“有,还有。难道春花开落,又是春风来去,便了却韶华?花外春来路,芳草不曾遮。”

袁初道:“我虽不明其意,但觉得末后两句没有那么好听。”

谢怜人道:“沉哀悲伤的气势果然大大弱了,你说得对。不过假如我们继续吟咏下去,却把生死决战忘了岂不笑话?”

袁初道:“多谢你提醒我。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忘记。因为‘冷血’李十八的名字就足以保证有余。”

谢怜人惊讶得有一剎那失去潇洒风度,问道:“‘冷血’李十八?他要你杀我?”

袁初道:“正是。你想想看,既然李十八叫我杀你,我敢不敢忘记呢?”

谢怜人道:“想不通真想不通。‘冷血’李十八为何要杀死我?”

袁初道:“因为你是曾老员外的保镖。而曾老员外就是二十年前天下第一杀手‘五更鸡’钱通。”

2019 9 26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19-10-17 11:19 编辑

杀手生涯,不是能够更好地写照生与死吗?继续改写《迷雾》


只有李十八肯为银子杀死“目标”之外的人。当然这些数据都很详尽,例如曾熙(五更鸡钱通)只有一个儿子叫曾希,已娶媳妇,媳妇也是襄阳人,姓王芳名淑娴。

此处何以特别提出王淑娴的名字呢?原来八年来出钱无数不曾间断的顾客正是王淑娴的父亲王仁。仇恨原因不详,但由于王仁半年前已经病死,却又恰恰查出“五更鸡”钱通居然是王淑娴家翁,所以破例把顾客名字告诉李十八,反正王仁已死已无顾忌,同时好教李十八剑下留情别杀死王淑娴。

恩怨爱恨往往就是如此纠缠不清。如果王仁不死而得知自己的独生女居然嫁给仇人之子,他怎么办?仇还报不报?



谢怜人叹气道:“这种事谁想得到?但居然给我都赶上啦!”

袁初的长刀无声无息由空中落下,宛如电光划破黑夜长空。

谢怜人虽然横笛挡住,但却被森厉刀气以及强大无匹的劲道震得立足不稳,在地上连滚十转远达丈半才跃起身。一身白衣染上斑斑泥土痕迹。

但他根本没有时间喘息,因为袁初刀锋已劈到胸口,刀招全无丝毫花巧,却能杀人,而且一刀就足以要命。

这一刀谢怜人仍然及时封住,但当他被刀势震退时亦已清晰知道,一定逃不过第三刀。

“好卑鄙恶毒的手段。”他心中怒骂。说起来袁初的确“卑鄙”“恶毒”兼而有之,因为他要谢怜人吟诵诗词使他杀机气势减弱,又提起“李十八”和“五更鸡”钱通使他分心,而就在此时突然出手暗算……

第三刀立刻出现由头顶劈落,宛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威不可当。

武林赫赫有名的“江南铁笛”谢怜人竟然走不上三招,由头顶到胸膛被劈出一道深得不能再深的伤口,鲜血喷溅,把左近好多丛金黄菊花染成鲜红一片。

袁初慢慢走出园子,他很想走得快些。但他却仍然慢慢走。



数据中提及王仁嫁出这个女儿,收到聘金之丰厚骇人听闻,当然他女儿王淑娴貌美如花那是不在话下。王仁因此而恢复富有,并且能继续付钱雇请当今天下最好的杀手。

但曾熙本身已经极难对付,何况深居简出,而又聘请了不少高手做护院武师?这个人确实很难杀死。李十八越想越感到险阻困难重重无数,禁不住叹口气。起身迅即用泥土把火堆弄灭,同时把一枚圆形钢筒扔入树林深处。这枚钢筒里面已空空如也,因为两页数据已取出烧掉。这枚钢筒藏在此地等候李十八取阅,此种传递消息命令方法,的确周密得无懈可击。

李十八欧老大袁小华甚至谢怜人等人的面影在他眼前交错出现,但他现在还憧憬追求甚么?争强好胜金银如山以及醇酒美人都是一场幻梦,因为他小腹的剧痛已变得麻木。“江南铁笛”终究是武林一流高手,他当然不会死得那么容易,除非他决定是一命换一命。

如若谢怜人有时间寻想或者有别人晓得此情此景,一定会被“一命换一命”果断残酷的决定所震撼。消灭别的生命以维持自己生命,自然界老早已成定律,但“一命换一命”却令人不敢想不敢问。

秋风卷起许多黄色的落叶,一些落在谢怜人尸体,又另有一些铺洒于袁初身上。

袁初的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李十八不是反对杀手窝里反的吗?为什么他会接这桩任务?

当然如果他不接,就会破坏行业规则,他自己也会被清理。

只是明明是反对的事情,却以行业流程的形式列出,让人无从抵抗,无法挣脱,这又算什么?

难道就是命运?

这些问题没有答案,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有时候问题只是反应了一种生存状态,活下去,才会有问题的延展。有问题,只是代表活着,以及活着的状态而已。

袁初忽然意识到,李十八心中的小秘密,不一定就是他深入骨髓的爱恋,只是杀手的情怀而已,等如他和袁小华的关系。

人有三六九等之分,杀手也有自身的等级,他有袁小华,李十八有他的情怀,这才是顶级杀手的品质。

这时秋风一阵,风过如烟,渐渐地烟浓了,宛如尘雾。

袁初眼前出现了李十八告诉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时,他因为手软,以至于额上留下一条刀疤,那是对方弥留之际的最后一击。

袁初笑了,有一句话他没有讲出来,我肯定比他狠!

他闭上了双眼。

孤冷的无声无息的葬礼!

却在无形中,还有一丝年轻的骄傲!

……………………………………………………

明天我写一下司马翎与梁羽生产品思维的对比。

2019 9 27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麦高芬与超级符号在梁羽生和司马翎小说里的展现
《迷雾》改写或者说顺带着整理到现在,大致可看出大司马在一开头就玩了一个麦高芬。

麦高芬在好莱坞大片里随处可见。

而司马翎的麦高芬,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杀手的反杀手行动。

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情节就围绕着“杀手的反杀手行为”这一主旨展开的。

这个主题很讨巧的,可以说谁是主角,拥有主角光环,那么谁就是正面人物。

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通观全篇,发现男主李十八和对手钱通,同质化感觉很明显。

甚至论到智谋,对人性的觉知和对事物的洞察力,还是对手钱通更胜一筹。

从他把王淑娴拉下水就可以看出他的智慧了,表面上他对付的是李十八,要的是让李十八看到乱伦的场景,心里一闪忽,产生怀疑,是不是看错了,这样他就露出了破绽,给予对方反击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还是对手精心布局所致,在这一点上,谋略的确出众。

看过前文的读者,就会知道要李十八杀钱通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淑娴的父亲王仁,如果李十八失手,回去交代,把看到的情形如实汇报,那么王仁会怎么想?

他要报仇,断然不会想牺牲自己的独生女儿,而且一旦知道内情,王仁为了不想传扬出去,搞不好就买凶杀李十八灭口,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也就是说,只要李十八看到,那么他活下去的机会就少了,而钱通不管活着与否,要杀他的人,也不会好受的。

所以说钱通怕是洞察了事物背后的指使人,大概了解是什么人要杀他,才会布下迷局,拖王淑娴下水。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不难发现,王仁太过冲动,要杀钱通,也要先把女儿接出来,不至于玉石俱焚吧,不然,只需要捏住他女儿,换了谁都没办法的。

在这样有光彩的对手下,李十八有的只是一份情怀,相形之下,显得薄弱了。

所以在改写的时候,我是有意识增加李十八人设的正能量一块,增加主角的权重。

然后有一点很佩服司马翎,他的荤段子里总是不乏智慧,这一点其实会吸引很多男粉丝的。

只是从这篇来看,钱通的智慧其实是建立在王仁的愚蠢上,王仁虽然没出场,可给人的感觉是,人蠢钱多。这倒是符合很多人的预设。

美国的小学教育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分清楚设想和现实的差别。

像王仁这种人,小说里看到无妨,现实中真要有这种人,快点拉黑!

最近我正好在重读梁羽生的《侠骨丹心》,看到一个章节,忍不住拿出来做对比。

那是第十七章:倾国倾城难相与,乐山乐水易忘归。

那是小海龟金逐流在长城弹琴峡,遇到另一个小海龟厉南星,还一见如故的故事。

金逐流出生在海外,他回到中土,除了拜访故友之外,有机会是要去长城到此一游的。这是有文化归属感的象征。这个章节设计得非常符合人性。

原文如下:

    此时,这年轻人正在弹奏楚辞九歌中“湘君”一节:“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州?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这是一对在恋爱中的男女对话,女的在问:“你有什么心事犹豫不前?为了谁把小舟搁浅在州中呢?”男的在答:“还不是为了你吗?为了你妙丽的容颜,我乘坐走得很快的桂舟来追赶你,见了你我就不想走了。”“要眇”是形容容貌妙丽,“宜修”则是妆扮得恰到好处的意思。金逐流听了这节琴声,眼前不禁浮现史红英那“要眇宜修”的亭亭俏影,忍不住按拍低和。

    琴音一变,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弹的仍是楚辞,不过改为了“离骚”中的一节:“……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汨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州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扈”是“披在身上”的意思。“江离”是一种香草名,又名蘼芜。“辟芷”是长在幽隐地方的香草。“纫”是“用线穿上”。“搴”是“拔取”。“阰”是“小山”。“宿莽”是一种能够耐寒在冬天生长的野草。这一节“离骚”把孤臣孽子之心寄托于美人香草,慨时光之易逝,叹美人之迟暮。

    金逐流反复吟哦最后四句:“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禁又想起了史红英来,“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与她相见?”“即使是她老了,方得重逢,她在我的眼中也还是美人的。”“我所忧虑的只是一事无成的‘迟暮’之感,若只是‘美人迟暮’,那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金逐流心中的感情和这人所弹的离骚并不一样,但这人弹得实在太好了,金逐流竟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受他感动,但觉悲从中来,难以断绝,潸然泪下。不知不觉间已是走到这少年的身边。少年此时方才好似发觉了金逐流的存在,但也只不过看了他一眼,依然继续弹琴。

在长城上,两个小海龟一唱一和,弹的居然是《诗经》和《离骚》,还不是无病呻吟,而是有感而发。

这个设计是绝了的,别说是在海外讨生活的人,就是当今的年轻人,有几个是读过《诗经》和《离骚》的?那可是传统文化中的明珠。也是一种“乡音”,代表着就是自己人的感觉。

再看史红英,小时候第一遍读没觉得什么,现在发现那是个有政治头脑的小姑娘。她非常不容易的。

作品没有明着写她的处境,可看看她哥哥的手下是怎么议论她的,不是说她和李敦有私情,就是说她和金逐流好上了,金逐流要救封妙嫦,那是出于侠义心肠,可被六合帮的人看到,认为是金逐流见异思迁,史红英愿意嫁,他还不要呢!

怎么六合帮的人对史红英毫无尊敬,不抹黑她好像就不过瘾一样,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尽管也没必要理会,可那是什么环境,可想而知了,作者从侧面就点出了那是个不革命,就不能活的地方。

所以后来金逐流的妈妈谷之华见了史红英,认为她和自己一样,是出于淤泥而不染,对她非常喜欢。

可以说史红英和金家的SC值还是蛮高的。

其实谷之华的抗争还属于被动且无力的,她是被两股力量牵扯之下做出的妥协。

而史红英则是自己要抗争,她不抗争让她怎么在不尊重她的环境存活呢?

她要离开原生家庭,就一定要找盟友,而且她非常聪明能干,在六合帮里找到了李敦,在外面找到了金逐流和厉南星,这两个小海龟可以说是拥有常青藤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的光环。那可是力助。

因为史红英经历过原生家庭对她不尊重的情形,所以后来她自己经营的家庭非常健康。

孟华要迎娶史红英的女儿金碧漪金大小姐,需要先跟大舅哥金碧峰干一场,这还不算,接着还要和老丈人,已经是天下第一剑客的金逐流单挑。

孟华可以算是有史以来最牛的傻女婿了,一般来说,谈恋爱时,男生最怕的就是她哥和她老爸,孟华倒好,都要靠单挑来把关,这的确是对女孩儿的注重呀!

不知道金碧漪出生时,她爷爷金世遗还在不在,要是在的话,也包管宠成掌上明珠,金家两代才有这么一个宝贝娇公主,还能不宠着点。

估计金碧漪快结婚时,她爷爷已经不在了,要是在的话,也会拿着拐杖找准孙女婿较量一番,我家有一个宝贝孙女容易嘛!

不过孟华也不含糊,他从岳家干到爸家,跟他亲爸孟元超也来了一场惊天动地地单挑。绝对抗打呀!

那么再看金逐流与厉南星的初遇,两个海龟在交流中国的传统文化不说,还寄寓着他们共同认识的人史红英,经过《诗经》的烘托,史红英好像是个绝代佳人。

在这里起码也有三层含义,第一,麦高芬的转移,之前故事集中在抢玄铁,而从这一节起,抢玄铁转换为抢史红英。麦高芬都不是单一的。

第二看看对《诗经》的注解,小时候看,就觉得不但《诗经》美,连译文都美,通过看武侠,顺便接触传统文化,接触美,提升鉴赏能力,那是很有意义的。

第三,看看运用的赋比兴的手法,借着《诗经》里思念故事里的眼前人,好像眼前人是受到传统文化赞赏和守护的人,那是一种美好的祝福。

而且这种手法如果沿用到现在,还是有现实作用的,比如在原生家庭受委屈的孩子,比如樊胜美,她也可以用上述《诗经》来表赞。

如果那样的人,知道还有人会对自己这样用心,那些缺失的爱和尊严会被弥补上不少,再加上其他各种知识的援助,那么她脱困破局,就会有一定的指望,所过的日子品质感会不同。

因此如果开设课程的话,我可以出一道思考题,有没有想过用《诗经》或者唐诗宋词去对身边人表达情感?身边人也值得被书写被赞颂。

而司马翎和梁羽生的作品,或者说产品,两者相对比,不难发现司马翎非常聪明,而梁羽生好像玩什么都会玩出复合性出来,层次性非常丰富。

同时梁羽生的情节看似简单,可文化含义非常丰富,里面出现的超级符号也多,也有现代意义。

甚至他的作品还提出一个现代化的课题,当世界被快速运行,很多事物被简化,被方便化时,如何善待以及善用我们的传统文化,而领略到传统文化的我们,如何在现代化世界立足和发展?这又是值得思考和研讨的课题。

2019 9 28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决战前夕的平静安然,继续改写《迷雾》


今天改写的是决战前的过渡,原文里突出的情怀也是非常吸引人的,尽管日子是最底层那种不堪的岁月,可一份情怀就像冲出薄雾的晨曦,是柔和,温暖而美丽的。

我又加了一点细节,扩充了这份情怀,为的是对冲中加一点权重,增加一些层次感。

………………………………………………………

童年时的印象永远最美丽最难忘,哪怕是一枚铜钱掉落草丛中拚命找也找不到,觑看无人时候放声大哭。这种尴尬不愉快的回忆,到长大以后仍然很美丽。

丽春蹲在井边洗衣服,四下一些简陋的屋子完全与记忆中一样。七年时光不算长久,可是你去问问风尘卖笑的女人,七年简直等如七世纪。

从前住过的“家”本来尽是辛酸往事。贫穷、饥饿、寒冷,还有上门讨债可怕的脸色。

但现在这间屋用白花花银子买回,全部属于她自己,无数的回忆居然由丑陋可怕变成美丽可爱,尤其是屋里那个男人,他一定还躺在床上。

尤其他从树林里回来之后,好像特别累,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入睡。

她此生还是第一次碰见如此贪睡的人,他能够日以继夜呼呼大睡,除了吃饭起来一下,除了两具光裸身子碰触摩擦激起情欲而有所行动之外……

可惜爹娘老早去世,享受不到她带来的安逸日子,更可惜的是那个男人不久就会离去。他几时走?要到何处去?不会有人知道,包括她在内,总之他一定会离开而且永不回来。

你一定认为他们正在上演悲剧──没有任何诺言任何结局。

但丽春却不这样想。十几天前在妓院,她仍然在黑社会势力重重束缚下,不分昼夜迎送各式各样男人(有些人实在使她内心感到作呕,但还是要笑着逢迎),却忽然遇到他──额上刀疤闪光满颊胡须,一点不俊俏漂亮。

他自称李十八,好怪的名字。但名字不要紧,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嫖客肯说出真姓名。

李十八不好看却很可爱,身体壮健而在床上时既温柔又有技巧。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是他替她赎身,带她回襄阳原籍,给她足够的银子买回自幼生长的屋子,还足够得可以不做任何事吃用几十年。

据她所知同行姊妹从未遇到过这种客人,何况她并不漂亮,圆扁的脸庞,手脚粗糙,唯一还值一提是身体很软滑,肌肉也很有弹性,同时她学到的技巧亦可以使男人满足。

她忽然看见他走出屋子,四下浏望。

丽春的心往下一沉。李十八居然离开床铺不是好现象,他大概快要离开了!

而且他连里屋都不曾多看一眼,里屋很空荡,只有两副牌位,一副上写着袁小华,另一副是袁初。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可是李十八吩咐过她,如果嫌晦气,可以迁到庙里,但是一定要去供着,最好定时上香。

她好奇地问:“这两个是什么人?”

她的意思是,是不是重要的人?李十八的眼光投向远处,眼里好像有一层雾,道:“可以说不相干,但还是要祭念,既让他们有尊严,又不让他们孤独。”

丽春也没有再问,这件事总要替他做好的。而现在他看都不看里屋,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不久李十八至她身边蹲下来看她洗衣服,过一会才道:“想不到你会做饭会洗衣服。家事都做得挺不错。”

丽春道:“你几时走?”

李十八微微吃惊,沉默一会才道:“还不知道,但也差不多啦。”

丽春道:“我知道你不会回来。可是如果有一天你路过此地,又恰好有空闲工夫,你来讲几句话好么?”

李十八愣住缓缓把目光遥望天空,喃喃道:“表面上美丽高贵纯洁的女人,只怕大多数没有这种情怀。能够体谅了解男人的女人才真正叫人难忘……”

丽春问道:“你说甚么?敢是有点饿了?”

李十八道:“我正想那位老员外,自从十天前发现‘江南铁笛’谢怜人和袁初的尸体,他应该如何应变?会不会被我预先布置的证据骗过,而以为只不过是偶然的意外?”

丽春瞠目道:“你究竟说甚么?我一点不懂。”

李十八道:“现在只不过是暴风雨前夕的平静。老员外应该不会被骗过,否则他就不是‘五更鸡’钱通了。”

丽春忽然笑得很温柔。她确实不知道李十八说些甚么?但她却明白如果一个男人向你絮絮说些你不懂的话,你在他心中必定是个真正的女人──母亲和妻子。

所以她微笑地倾听,注意他嘴唇动作眼睛神情甚至他蹲着的姿势。好可爱的男人,我愿为你做牛做马,我愿为你死一百次……

李十八又道:“有一件事不但任何人想不到,连他儿子也想不到,那便是老员外的儿子根本不是他的儿子。”

丽春道:“谁的儿子不是谁的儿子?”

李十八笑一下,柔声道:“你一定要答应我,永远不向任何人提到李十八这个名字。就算是你的儿子也不能提到。”

丽春轻叹一声,道:“我知道,你根本不必叮嘱。但我们会有儿子么?”

我们?李十八大吃一惊。

“儿子”他从不敢想,因为有儿子就有妻子,亦即是有一个“家”。这是致命之伤,不但害死自己还会害死妻儿他们,所以他从不想,亦小心翼翼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那么我现在追求甚么?即使找到黄杏秀,即使已有花不完的银子,可以给她父亲做聘金,但又如何呢?我能有一个“家”么?

如果有一个家,我将来的命运大概亦像“五更鸡”钱通一样。永远活在提心吊胆百般提防的岁月中。有何趣味?有何意义?

他深深叹息一声,懒懒走回屋子。

但无论如何目前对手是“五更鸡”钱通。他怀疑戒备也好或者被骗过也好,十天来毫无动静一定使他有所决定。当然最理想是他不继续戒备的决定。

………………………………………………………

故事告一段落,原文也非常精彩,只是可以结合内容,留一道思考题。

故事里的丽春从不正常的环境出来,回归到正常环境,一般来说不正常的环境是为了渲染和烘托剧情而服务的。

而这又对应了初中生那种小脑袋瓜里,尽是扭曲变态的想法——这个字眼是沿用社会的用语,其实经历过的都知道那是不走寻常路的思维,尽是嶙峋崎岖的想法。

只是想法不妨野蛮一点,可人生之路最好顺利一点。

那么思考题是,丽春提了一个超越边界的请求,这个请求其实是正常女人的朴素愿望。只是在剧情里,两人的关系还没有进展到这一步,她是太渴望过正常的生活,所以显得急切了一点。

那么现实生活中,有没有遇到你对他好,他却蹬鼻子上脸的情形?那么这是什么情况?该怎么应对?

另外由此引发了另一个问题,到了社会上,肯定需要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信任感建立之初必然是对人家好,那么应该对什么样的人好呢?

有些人是不值得对他好的,对他好,会伤害自己的,所以有人说,如果遇到马云,不管他是否退休,我肯定追着对他好,因为对他好不但放心,还可能有好处。这是功利性的言谈没错,可是人长大了,不可能一点利益性的问题也不考虑。所以不妨想一下,看看你会对什么样的人好?

欢迎留言探讨,谢谢!

2019 9 29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折腾还是乖顺,准备大改《迷雾》

今天这一节是改得很多,其实故事的精华就从这里开始,只是如果细细推敲,不难发现其中有说不通的地方。这些说不通的地方,会在之后的改写里显露出来。

只是发现那时候的女子怎么那么听话?不知道现在有些地区的女子是不是还这样?

现在受欢迎的是会折腾,还要折腾出成绩,折腾得让人服帖的女子。看来时代进步得比较快。

………………………………………………………

银灯下罗帐深垂。曾希忽然坐起,旁边肌肤雪白,眉目如画的女子也跟着坐起。

王淑娴微微而笑,笑得娇媚而又柔情,昵声道:“你冷不冷?”一边寻找衣物,要给丈夫披上,结婚五年,夫妻之间如胶似漆,难舍难分。

曾希却用手挡开披上肩的衣服:“不用!”

王淑娴递衣物的手为之一顿,曾希接过衣物,反过来替妻子披上。

王淑娴缓缓闭眼,曾希虽然才二十五岁,却很懂得体贴妻子,和他在一起总是被欢乐的气氛包围。

不过当欢乐过后,王淑娴却沉默得近乎悲哀。她显然有“失落”的忧伤。因为两年前她很意外很偶然地得知家翁(曾老员外)竟然是“五更鸡”钱通。

她的父亲花尽家财(本来相当富有)务求报复妻子被奸杀之仇,最后迫不得已回到原籍襄阳,却不料攀上这头亲家,因而又有足够银子继续付出访寻及追杀仇人的庞大费用。

但命运却如此奇怪把她和仇人之子黏在一起。

每一次当她享受到被体贴,被关爱地欢乐时,她都感到不安内疚。她应该和仇人之子继续下去?她为何不把秘密告诉父亲?

今夜曾希特别奇怪,一直看着她,哪怕他身子往后移,或者转身时,都要看到她,好像不多看着,就要看不到似的。

有好几回,王淑娴都想提醒他,小心看着路,看着后方,他这样真让人担心。

曾希忽然抱紧她,她还隐隐听到啜泣声,他难道碰到了什么委屈?王淑娴没有追问,过了一阵子,等他情绪平复了,她才道:“你一定很累了。为甚么这样呢?”

曾希振起精神,声音沉重难听,说道:“因为我们要小别一阵子。”

王淑娴吃一惊,道:“你要出门,到那儿去?”

曾希道:“我不出门,只不过你换个房间而已。”

王淑娴绽开一朵美丽的眩目的笑容,道:“原来如此,那也很好,我乐得趁机休息。”

曾希面上没有一丝笑容,绷得紧紧道:“但你并非一个人睡,而且房间一定要灯烛辉煌,最要命的是你必须身无寸缕。”

王淑娴笑道:“你胡扯甚么?”

但忽然跳起,把曾希掀倒一侧。她道:“你……你的话居然是真的?”

曾希垂头丧气地道:“当然是真的。”

王淑娴道:“你一定发疯神志不清。你真要你老婆陪别人来睡觉?而且还规定灯烛辉煌?”

曾希道:“你听我说,跟你睡觉的不是我……是老员外。”

王淑娴整个人弹起几乎碰穿帐顶,但很快就冷静下来。如此奇怪不可思议之事必有内情,呱呱叫并无好处。

她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曾希道:“你永远也猜不到老员外从前是干甚么的。”

王淑娴叹口气,道:“我不猜,你告诉我好吗?”

曾希道:“二十年前他是天下最有名最厉害的‘杀手’。你知不知道杀手是甚么?”

王淑娴道:“反正会杀人就是了,你往下说。”

曾希道:“他当然仇人很多,虽然他早有布置摇身一变变成襄阳仕绅,但二十年后还是被仇人找到。”

“江南铁笛”谢怜人两年来见过不少次面,所以曾希说出他惨死之事,王淑娴不禁悚然亦不禁恻然。

曾希又道:“老员外打从谢怜人被杀那天开始,躲到地窖至今十天之久,当然谁也休想找到他,但是他也绝对不能一辈子躲着,所以他决定反击。他原本是天下无双的杀手,任何暗杀伎俩都了如指掌。所以他找出一个绝妙之计,专门对付这个当今第一流的杀手。”

王淑娴问道:“难道他已查出那人是谁?”

曾希道:“还没有确实证据,但细算天下当今杀手,却也只有一个人有本事有胆子接下这件生意。这个人就是‘杀手中的杀手’李十八,外号‘冷血’。这外号来由是因为他除了杀正主之外,凡是有关的家属亲眷都杀,每条命五千两,你不付也不行。”

王淑娴大惊道:“那么岂不是我们都很危险?”

曾希沉重地点点头,看来他对本身的安危看得很重,甚至重要过美丽的妻子。

他叹口气然后说道:“单单躲避当然不是办法,尤其有力量反击的话更不划算,所以老员外要借你用一下。”

王淑娴道:“你说清楚些怎样借去怎样用一下?”

曾希道:“老员外说,任何杀手打手要有行动,先得了解对方,起码先‘点相’以免打错杀错人,更进一步就是查清楚对方全家人的一切包括相貌在内,‘冷血’李十八事先一定设法见过我们全家人相貌。你长得很漂亮而且青春年少,当然更令任何男人无法不注意,所以假使李十八一揭开帐子,看见你的身体,跟着发现你的身份,就算是木头人也会惊讶得愣一下。”

王淑娴内心感到果然理由十足,任何人忽然见到媳妇在家翁的床上,又是充满诱惑力。你想不傻住绝对不可能。

可是她何以又隐隐感到不大对劲?照理说钱通就算近于禽兽之淫,但也不可能对媳妇有邪念啊!(但她却没想到反过来说,如果她不是他真的亲的媳妇,便又如何?)

曾希又道:“只要李十八愣一下,老员外杀他就绰绰有余。这是我们全家生死关头,他想来想去只好决定这样做。他说当然你起初心里会不舒服,会很难过。但你既然是曾家的人,为了曾家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王淑娴只问道:“几时开始?”

曾希道:“明天。”

每天都有明天,但明天毕竟如何?谁能知道?(第三章完)

………………………………………………………

故事暂且告一段落,这一段故事剧情是跌宕起伏,只是正能量方面稍微欠缺了一点。

有人说过欠缺正能量的作品,被传播的半径会比较有限,那么大家认为呢?

另外再留两道思考题:第一,这节故事有几个起伏点?或者吸引你看下去的戏剧点有哪几个?

第二,如果要加正能量的话,那么在什么方面可以去加?

2019 9 30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删改《迷雾》,开始进入正题了

原文里李十八进襄阳城还装了一回逼,去买很大的房子,把人家奴仆都调查得清清楚楚,这不是摆明了敲山震虎吗?

也许戏剧表演上需要这么刷一把,可实际执行任务时,这样做反而多生事端。所以改写时隐去了。

………………………………………………………

襄阳城外善护寺。

这座“善护寺”环境寂静,朝拜进香的人不多,除了一两个小沙弥之外,就根本无人走近寺后亭子,所以李十八能够在这儿倚柱闭目养神。

一个小沙弥走到亭边。他的脚步声李十八记得很准,知这是左颊有块淡红色胎记的广元小和尚。

以往李十八不会睁眼,但今天他既睁眼又说话,道:“广元,今天敢是那一位佛祖菩萨圣诞?”

广元大约十五岁左右,嗓子犹有童音,道:“没有呀。”

李十八道:“外面很热闹,为甚么?”

广元道:“李施主你耳朵真灵,那是本城曾老员外家眷来上香。”

李十八心跳加速不少。果然“鱼”要上钩了。可惜那将是比任何鱼都可怕的虎鲨,钓这种鱼绝对不是赏心乐事。

做了几天“饵”,终于使虎鲨发现并且过来嗅嗅瞧瞧。目前虽然只是家眷,但已等如灵敏有效的触须。

只不知这广元小沙弥会不会也“变”成曾家的触须?五更鸡钱通二十年来在襄阳已是有财有势的曾老员外,他若是想法子使这小沙弥从无害“变”有害,一定可以做得到。

所以他默默而坐,一直等到广元打扫收拾完毕,转身行出七八步,才道:“广元,等一等。”

小沙弥停步回头,道:“甚么事?”

李十八缓缓走近,微笑审视他表情,道:“如果来上香的是曾老员外的儿媳妇,我就等一会才走,因为我怕碰见她。”

广元道:“正巧就是他的媳妇,老员外和少爷没来,但家人仆婢却有十几个,不像诚心来上香拜佛……”

李十八讶道:“不上香拜佛,来干甚么?”

广元道:“像是摆阔。其实襄阳有谁不知曾家有钱?”

李十八释然一笑,道:“既然是他家媳妇儿,我且躲避就是,免得碰上不好意思。你是出家人告诉你也不打紧,她从前几乎做了我的妻子,我们曾经见过面,所以还是不要碰见她最好。你说我该避一避,还是去见她一面呢?”

广元犹带稚气脸上露出慎重寻思表情,然后道:“还是避一避的好。”

李十八道:“好,但如果她到处走动,说不定会溜到这边。你可要来帮帮我忙。”

广元迷惑不解道:“帮忙?我能帮忙?”

李十八道:“你走快一步来此,陪着我一面说话一面走开。人家一瞧我们边走边谈,以为是寺里的人至少也很熟络,一定不会多加注意,甚至连我的面孔也不瞧一眼。”

广元道:“对,这忙我可以帮。”他拿着扫帚等物走了。

但他几乎是立刻就跑回来,微微喘气道:“她来啦。”

寺后到处花木扶疏宁静清幽,顺脚游赏一下甚是合理。

但李十八却不作此想,却认为她的行动更证实她是“触须”,只可惜她不知道她家翁真正身份。如果有人告诉她,她将有何种反应?除惊讶之外她悲伤呢?抑是欢喜?她会不会帮助刺客?会不会离开丈夫?

上一代的恩怨本无须牵扯到下一代,这是李十八想法。不过别人似乎不容易同意,而事实上亦有困难。如果你是她丈夫,知道岳父买凶手杀死自己父亲,而妻子又暗中帮过那凶手,你怎么想?怎么办?能装不知道继续照常生活下去?

李十八从另一条路走开,但透过树影仍可看见一些婢女和几个家人。

此时他忽然身子一震变成木头人呆立不动。

广元拉拉他衣袖,低声道:“走吧,走吧,别瞧啦。”

………………………………………………………

李十八还没见到王淑娴,都感觉她会是自己人,可是对人家而言,他是外人,是可怕的杀手,那么要如何沟通呢?

事情其实是复合性的,可是李十八走的路趋向单一性。

所以今天的思考题是,如果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你是靠什么标准来衡量人际关系的?

很多人都是以自我的需求为主,比如我需要帮忙时,人家来帮忙,那么这个就是好人。

可如果在职场,每个人手里都有事情的,不可能出现有一个人专门为了做好人,而来特意候着你。

这时候除了尽快熟悉事务之外,那么看看,你对人际划分的标准是什么?除了这个之外,还有没有不同的标准?这些标准都说明了什么?

2019 10 1

点评

有的部分有点像评书,故事讲着讲着忍不住跳出来评两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7 19:50

1

主题

500

帖子

2255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55
声望
1555 声
银两
3827 两
帖子
500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5-4-29
最后登录
2019-10-19

初音松鼠

发表于 2019-10-17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原野石 于 2019-10-17 19:54 编辑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19-10-17 11:27
删改《迷雾》,开始进入正题了

原文里李十八进襄阳城还装了一回逼,去买很大的房子,把人家奴仆都调查得 ...

有的部分有点像评书,故事讲着讲着忍不住跳出来评两句,打破第四面墙么?

点评

有的是我评的,有的是原文有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7 19:56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野石 发表于 2019-10-17 19:50
有的部分有点像评书,故事讲着讲着忍不住跳出来评两句,打破第四面墙么?

有的是我评的,有的是原文有的。

点评

实在想评两句,一般是借文中角色之口来说,也可以创造一个角色来专职吐槽,这样就不会显得突兀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8 19:24

1

主题

500

帖子

2255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55
声望
1555 声
银两
3827 两
帖子
500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5-4-29
最后登录
2019-10-19

初音松鼠

发表于 2019-10-18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19-10-17 19:56
有的是我评的,有的是原文有的。

实在想评两句,一般是借文中角色之口来说,也可以创造一个角色来专职吐槽,这样就不会显得突兀了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18

主题

1175

帖子

883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838
声望
2963 声
银两
61914 两
帖子
1175
精华
4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10-20

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写手、作者侠女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9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传统说书就是如此的。

点评

传统文学中间离效果运用是偏多些的说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0-19 19:41

1

主题

500

帖子

2255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55
声望
1555 声
银两
3827 两
帖子
500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5-4-29
最后登录
2019-10-19

初音松鼠

发表于 2019-10-19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丹湜意 发表于 2019-10-19 19:06
传统说书就是如此的。

传统文学中间离效果运用是偏多些的说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9-10-20 13:48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