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817|回复: 208

[其他] 厉胜男应不应该被鄙视(辩论第三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2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正反辩手 练霓裳,神偷姬晓风

反方辩手  luoxin8817 ,花无语,风蓝
双方辩手 继续添加中


期待喜欢梁羽生小说<.云海玉弓缘>的朋友加入辩论
 楼主| 发表于 2009-7-22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练霓裳的立论

我的立场是:应该被鄙视,而且要将她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许多人都认为,厉身世孤苦,值得同情,因此应该对她的偏执、专横、贪婪、残忍性格与行为多多宽容,甚至连她为了野心与私欲不择手段,借着痴情与使命的理由,对他人的一次次伤害、践踏、残虐,也成了与命运世俗抗争的表现,被大肆赞扬,美其名曰:以一介弱女子之身挑战命运,足以光耀千古,彪炳史册。但这些看法,我是绝对不认可的,我对厉的评价是:疯狂而可怖的黑暗使者,地狱火焰,她存在的意义只是不断地毁灭伤害别人,同时付出的是毁灭自己的代价。
首先,看厉的身世与成长经历。未出生即遭灭门,浪迹江湖,在仇恨中成长,当然算是不幸,但不要忘记,这个桥段基本是大部分武侠小说的主角的常规性背景程序,并不能成为为其今后恶行辩护的合理借口。最合理的解释是:她本性如此,而她的身世遭遇更促进了其魔性的形成。
其次,看乔北溟的遗言对她的影响。确实,作为乔的隔世传人,厉家仅存的血脉,光大本派,原也无可厚非,但注意一点,当年乔是与张丹枫堂堂正正,公平比试的,他的意愿自然也是通过光明正大的比武,战胜张的传人,一雪当年之耻。而厉表面上是作到了这一点,挫败折服了唐晓澜,可事实上,她使用的多重作弊手段,不但为正派中人所不齿,即便是乔老怪地下有知,大约也要骂她对自己的遗命阳奉阴违,胜之不武吧!况且,在比武中,唐对她多次相让,放弃了下杀手的机会,而她竟不肯在唐无力抵抗时放过他!丧心病狂,蛇蝎之性,可见一斑。
再然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与金的情感纠葛了。在《云海》中,金真正爱的是谷还是厉,或是爱二女中的谁更多一点,原是各人有各人的见解,我也不好妄下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金对自己的感情这个问题上,厉一直是没有充分信心,无法确定的。若非这样,她也不会使出自断经脉、谎言挑唆、下毒暗算等种种手段,半逼半赖地将金向自己怀里硬拉了。自断经脉,还只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低级下作手法,谎言挑唆就实属厚颜无耻的虎妞一流招数,而下毒暗害,就完完全全触犯了道德底线,可以人人得而诛之了。有人说,谷没死,算不得数,可是几年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换了谁谁能忍受?况且当时一起中毒的除了谷,还有两名无辜的氓山弟子,只不过她们没有谷的修为与运气,当场死掉了,谁又为她们的命负责?她对金的爱,不是洗刷一切罪行的借口,世上失恋之人何止千万,如果人人如她,后果可想而知,何况厉最初还是以第三者身份硬插入金谷之中的!爱的最高境界,是奉献而不是索取,是在不违反道德伦理的前提下,尽量使所爱的人快乐,厉显然不懂这个道理,她信奉的只有掠夺,她虽然对金不乏真情,但从她遇到金的第一刻开始,伴随着金的就是她对他无休无止的算计与利用,试问谁能忍受这样的女友?不可否认,她对金的情感是真挚而浓烈的,可真挚浓烈的爱就一定是美好的,值得肯定的么?老鼠对大米之爱不可谓不真不浓,然而究其实质,它对大米的情感定位让是不管别人态度,一味的掠夺与占有而已。粗暴、专横、自我的作风,使金与她的距离越拉越远,也最终导致她成为整个世界仇视的对象,虽然在临死前,她说出了祝金谷幸福的话语,那也不过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一时的良心发现罢了,是不足以成为为她翻案的证据的。
最后结论:厉的灵魂已经卖给了魔鬼,这种人的存在,只会是世界的祸害,看似惨烈凄美的死亡,不过是她罪恶一生的咎由自取,再美丽的外表也无法掩盖其丑陋本质。
发表于 2009-7-22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反方观点

  为什么鄙视厉胜男啊
    厉胜男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不同于我们所熟悉的那些武侠中的女性角色,她是一个在人格和精神上完全独立的女性形象,她有自己的空间和追求的东西,也不乏真情和痴情。用现在的话说,她是一个女强人。因为一部修罗阴煞功秘籍,厉满门被杀,她是母亲的遗腹女。凄惨的身世让她性格乖僻,自小喜欢独来独往。她遇上了和她一样怪癖的金世遗,救他,和他一起远赴海外,寻找师祖乔北溟留下的武功秘籍;为了留住他,竟不惜自断经脉;最后,在天山绝顶与第一高手唐晓澜决一死战,终于为师祖雪耻,也逼得金与自己成亲,却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留下后悔万分和痛苦的金对着墓碑——也是自己的影子久久发呆。
  家族的仇恨,祖先的荣誉,自己的爱情从她遇到金世遗的那一刻起就不得不依靠她自己的近乎绝望的挣扎来完成。孟神通何等的神通广大,心狠手辣,何况还有一个擅长用毒的西门牧野,恐怕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仇人都很难有信心;祖先的对头竟是惊艳绝才的张丹枫,以乔北溟的天纵之才尚且两战皆负,逃亡海外,何况是身为孤女的厉胜男;虽有家族的藏宝图,但厉家十余代人均是无功而返;家仇和荣誉可以暂且缓缓,那爱情呢,她的情敌是吕门高徒,而且在厉胜男与谷之华的较量中,我们在整部书中找不出第三个支持者(那两个是不知内情的厉盼归母子),连金世遗自己都不敢承认对厉胜男感情。最主要的还是胜男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妖女,世人可以容忍大侠们号令江湖,却容不得旁人的无拘无束。金世遗只不过与曹锦儿论个曲直是非,就被称为怪物,那向来不与正道人士来往的胜男也只好注定做一辈子邪门歪道了。其实胜男虽无大善,亦无大恶,而竟连心地单纯的江南亦是屡屡恶言以对,因为她和金世遗冒犯了权威与正统。
    要是没有谷之华的出现,金世遗和厉胜男的结局可能有如杨过和小龙女吧
发表于 2009-7-22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梁书当中最诡异的女主........
首先不凭啥,就凭她骂张丹枫.....
如果要陈石星和她随便死一个...
我绝对会投她一篇....神圣而庄严的一票......
发表于 2009-7-22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楼同学,是需要加入辩论吗?
辩论中可以随时加入,但是加入后就须完成的
反方字体蓝色,并选蓝
发表于 2009-7-22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厉胜男的悲剧不是她自己造成的,她自己的命运已经与其家族、祖先联系在了一起。
她讲到:“我自小就不信命运,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我想办的事情一定要办到,即算是命中注定,我也一定要尽力挽回!”可见其实不相信自己的命运,想改变自己的人生,无奈造化弄人,出现了谷之华这个平凡女子,这使得她自己无法控制爱情的局面了,她困惑了。个人认为金世遗还是爱厉胜男多一点的,只是他做不到杨过的那种率性而为,不敢真正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厉胜男其实就是一个受害者,对于一个受害者我们为何要鄙视勒
发表于 2009-7-22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反方辩手归位,呵呵
发表于 2009-7-22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1楼的辩论怎么觉得厉很像个魔王呢,和我心目中的大不一样
不过理由相当充分,反正对厉也要辨证地看
发表于 2009-7-23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厉胜男是绝对应该被鄙视的


不说其他的 就残杀不顾老人这一点 就足以证明她违背天良
发表于 2009-7-23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世凄惨、令人同情的孤女,
不择手段,残杀无辜的女魔,
就这么集合到同一个少女的身上,
真让人难以取舍的说
发表于 2009-7-23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她的身世不能成为为她开脱的借口


就算是身世凄苦,难道她就可以滥杀无辜?
发表于 2009-7-23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厉胜男是老问题,这个论题我觉得有些模糊,鄙视与个人喜好问题,即使张丹枫这样梁公力挺的完人,读者也有鄙视他的权利,更何况是争议多多的厉胜男。

练女侠对厉胜男的指责,我觉得有几点需要解释一下。首先厉胜男与唐晓澜的比武,厉胜男是在规则下使用手段,在江湖游戏中这是允许的。厉胜男并无杀唐晓澜之心,最后射向唐晓澜的一箭是逼金世遗现身,这不能作为厉胜男心如蛇蝎的证据。

厉胜男与金世遗的感情,前人说过很多,可参考呼啸山庄,有些人的情感如呼啸山风,有些如明媚春光,各不相同。厉胜男对于自己的情感过于激烈,近乎霸占。如果是这样的话,厉胜男是不值得称道,但厉胜男最终懂得了情感的真谛在于给予而不是索取,临终前的放手使得她激烈的情感升华为凄美的传奇。练女侠仅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定性厉胜男的行为,我觉得不客观。毕竟还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厉胜男的滥杀,这点主要集中杀害无辜老人上。需要说明的是,评价这点要注意小说与生活的区别,小说往往是将人性放大,强化人性的冲突。厉胜男这点我觉得是小说情节发展的需要,或者是人性的放大。这种情况如赫刺克勒斯的发狂,萧峰在聚贤庄的杀戮,谢逊的发狂。我觉得这是厉胜男性格暴戾的一面爆发,也直接导致她情感的悲剧。滥杀成性与暴戾发狂是不一样的。

纵观梁公小说,除了晚期几部小说,其他基本都是在官府侠客们的二元对立中进行的,人生就是简单的武侠式阶级斗争吗?显然不是。厉胜男的生命笼罩在家仇使命之中,复仇使者的人生注定是空虚与痛苦的,这点可以参考傅红雪。厉胜男游离于正邪之外使得她不可能有归宿感,与她情况相近的是毒手疯丐时期的金世遗。于是厉胜男在空虚无根并且是注定不归的人生中上路,与傅红雪阴郁中永不绝望不同的是,厉胜男生命充满了用之不竭的爆炸式的力量,这种力量支撑她与金世遗漂洋过海寻找乔北溟的秘籍,历尽艰险抱得家仇,最终独上天山挑战唐晓澜。厉胜男完成了家族世世代代都没有完成的使命,处于天下第一的荣耀之中,厉胜男得到的是人生彻底空虚的结局。但彻底空虚之中,厉胜男终于绽开她的生命之花,没有仇恨没有杀戮没有正邪之分,清澈如水般倾述她那曾经激烈到极端的情感。眼角眉梢充满了笑意,厉胜男生命力量的美丽与强大不在于她获得乔北溟的秘籍,也不在于她笑傲天山之巅,而在于她强大生命力在黑暗空虚的命运土壤中盛开的生命之花,尽管只是刹那的芳华。
发表于 2009-7-23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萧峰在聚贤庄属于决斗,还是对方以少打多,虽然杀红了眼,但这事本身并不能说他错了。
谢逊那说实话真是丧尽天良了,不过在金庸技巧性的描写下,给读者看了他足够多的优点,于是对他这行为也怪到成昆头上。

要是没有谷之华的出现,金世遗和厉胜男的结局可能有如杨过和小龙女吧——这个不同意,厉胜男遇到的金世遗,已经不是最初极端偏激的金世遗了。这时的金世遗向往的是谷之华代表的光明,而厉胜男代表的正是他逐步抛弃的黑暗面。

感情方面该鄙视的是脚踩两只船的金世遗。   
发表于 2009-7-23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Re:反方观点

引用第2楼luoxin8817于2009-07-22 19:29发表的 反方观点 :
  为什么鄙视厉胜男啊
    厉胜男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不同于我们所熟悉的那些武侠中的女性角色,她是一个在人格和精神上完全独立的女性形象,她有自己的空间和追求的东西,也不乏真情和痴情。用现在的话说,她是一个女强人。因为一部修罗阴煞功秘籍,厉满门被杀,她是母亲的遗腹女。凄惨的身世让她性格乖僻,自小喜欢独来独往。她遇上了和她一样怪癖的金世遗,救他,和他一起远赴海外,寻找师祖乔北溟留下的武功秘籍;为了留住他,竟不惜自断经脉;最后,在天山绝顶与第一高手唐晓澜决一死战,终于为师祖雪耻,也逼得金与自己成亲,却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留下后悔万分和痛苦的金对着墓碑——也是自己的影子久久发呆。
  家族的仇恨,祖先的荣誉,自己的爱情从她遇到金世遗的那一刻起就不得不依靠她自己的近乎绝望的挣扎来完成。孟神通何等的神通广大,心狠手辣,何况还有一个擅长用毒的西门牧野,恐怕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仇人都很难有信心;祖先的对头竟是惊艳绝才的张丹枫,以乔北溟的天纵之才尚且两战皆负,逃亡海外,何况是身为孤女的厉胜男;虽有家族的藏宝图,但厉家十余代人均是无功而返;家仇和荣誉可以暂且缓缓,那爱情呢,她的情敌是吕门高徒,而且在厉胜男与谷之华的较量中,我们在整部书中找不出第三个支持者(那两个是不知内情的厉盼归母子),连金世遗自己都不敢承认对厉胜男感情。最主要的还是胜男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妖女,世人可以容忍大侠们号令江湖,却容不得旁人的无拘无束。金世遗只不过与曹锦儿论个曲直是非,就被称为怪物,那向来不与正道人士来往的胜男也只好注定做一辈子邪门歪道了。其实胜男虽无大善,亦无大恶,而竟连心地单纯的江南亦是屡屡恶言以对,因为她和金世遗冒犯了权威与正统。
    要是没有谷之华的出现,金世遗和厉胜男的结局可能有如杨过和小龙女吧


家族的仇恨,祖先的荣誉,自己的爱情确实构成了厉人生的三大支柱,这三件事本身虽未必尽是邪恶与错误的,但即便理由再高尚,目标再光明,也不能确保任何在它名义下所作的事情一定是正当合理的,符合道德要求的。厉的人生就是一个典型反例。纵观厉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能轻描淡写地用“挣扎”两字来形容,而是已经达到乱抓乱咬,丧心病狂的级别了。
仇恨自然是不可忘记的,厉的复仇经历与手段基本也没什么不正当的,可她却一定要近乎无赖地将局外人金拖进这个旋涡是非场中,将他牢牢绑架在自己身上,使他终日活在阴影之下,不得自由,这就是对待所爱之人的应有方式么?至于在报仇道路上杀害无辜的行为,就更加令人发指了,这与为报一人之仇而率兵屠城的暴君行为,也不过是十步与百步的差别。祖先的荣誉固然值得维护,但需要的是以正当的途径去维护,如她的后代子弟厉南星,武功虽不是天下最高,但却凭着自己的侠义风范获得了整个江湖的尊重。而厉的方式,不过是以强力与阴谋巧取豪夺地弄到了“武林至尊”的帽子戴在头上,自以为荣,孰不知世上还有沐猴而冠这个词。即便得了第一,又能如何?只会令她的乔祖师一门更加臭名远扬,不单是在道德上受天下鄙视,更是因她夺得“第一”的途径太不光明,大打假球,令人不齿!在爱情方面,金与谷相识相恋在先,她的强行介入本就是不合理的,凭什么要求别人支持她?如果她值得支持,是不是所有的第三者和二奶、情人都有正当理由登堂入室了?要知道,男人对她们,可能也是动了一些真情的呢。厉或厉的支持者在抱怨世界对她的冷眼时,为什么就不肯从她自己的身上去寻找原因呢?如果不是她自己性格行为孤僻,动不动就拒人于千里之外,摆出一副刺猬姿态向人竖起满身尖刺,向来不乏温情的梁氏江湖,又如何会故意冷落于她?谷之华受到几乎所有正道中人的欢迎,是因为她善良,她侠义,她懂得为别人着想,维护正义,即便在身受极度不公的待遇时也不改温良侠义本色,而厉除了整天研究如何利用人,摆布人,报仇杀人上位,还作过什么?她虽然也干过几件好事,但那也不过是一时兴致,与谷在一个级别么?在抱怨别人给你太少之前,请先问问自己对别人付出了多少。
“我不信命,我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不论任何代价”,这句厉氏语录乍听上去,似乎很能令人热血沸腾,对这位与命运抗争的“英雄”大有敬意,但仔细想想,这根本就是一种强盗逻辑。你想要金,就用尽一切下流卑鄙手段从谷手里硬骗硬抢,你想要天下第一,就大玩作弊,不惜对唐晓澜连下杀手......那么,如果你还活着,野心继续无限膨胀下去,是不是还可以潇洒地说一句“为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付出何等代价都在所不惜”,于是为了抢夺皇帝宝座或其他什么东西,就杀得天下血流成河了?道德规范过于教条,过于陈腐了自然不好,梁书中也不乏这种被道德教条装进套子,面目可憎的卫道士,但相对于规范的束缚与机械,没有规范,恣意而为的世界才是真正的可怕。打破不合理的教条规范,是值得赞许的,如杨过对于世俗礼教与全真教的公开反抗,甚至金的一些行为也可归入此列,但厉的行事,绝不仅仅是反抗打破世俗,冒犯权威正统这样简单,而是对基本道德的彻底颠覆与毁灭。她不是无拘无束,不受羁勒,而是在践踏人性与道德,大肆玩着伤害别人,毁灭社会的把戏,成为武林公敌自然也是必然的。唐晓澜等大侠号令江湖,是因为他们在道德、、武功、能力上都具备这个资格,厉纵然在武力上暂时压倒了唐,但在道德上的天然缺陷,早已经注定了这场“反抗”的非正义性。
要是没有谷之华的出现,金世遗和厉胜男的结局确实可能有如杨过和小龙女,但是要是没有厉胜男的出现,金世遗和谷之华的团圆结局就不会迟到了二十年。
发表于 2009-7-23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说呢。应该鄙视。但是需要理解,需要同情,但绝不赞同此女的做法。有些极端。我不是很喜欢。梁老塑造的此角色还是不够丰满,让人恨不起来。唉。
发表于 2009-7-23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要鄙视她呢
我只觉得她很可怜罢了

想来练姐姐笔下应该是不会有如此的女子了
发表于 2009-7-23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么多批驳厉胜男的,一方面可怜她的身世,一方面又憎恶她的冷酷,只有一点我觉得没有正邪交战的矛盾,是她的真性情
发表于 2009-7-23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留名

支持 练霓裳

需要同情,也需要批评,不能一概赞扬
发表于 2009-7-23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什么是做恶的理由,坏人就应该鄙视,比她身世凄惨的人多了去了~
发表于 2009-7-23 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1楼(花无语) 的帖子

花兄认为厉胜男并无杀唐晓澜之心,这一点本人不能苟同。
唐晓澜油尽灯枯之象,旁人未曾察觉,厉胜男却是心中有数,较量了三
场,她对唐晓澜亦已暗暗佩服,当下暗自问道:“我难道当真要把天下第一
的武学大宗师毙于箭下?”这刹那间,她几乎心软下来,但是一转念间,她
想起了乔北溟所留的遗嘱,脑海中又掠过了金世遗的影子,心里又自己回问
自己道:“我这一箭,其实射的并不是唐晓澜!”她咬了咬牙,狠起心肠,
缓缓地挽起玉弓,第三枝箭向唐晓澜射去!
以上是原文对厉最后一箭的全程描述。从这一段文字可以看出,厉并没有料定金会恰到好处地在此时出现出手,在她心中,早已认定了此箭一出,唐基本已是个死人了。至于比武时所用的手段是否在范围规定之内,借助兵器、装甲之利尚有可说,但使毒既然已经被裁判明令禁止,她却还要在暗中夹带使用,只不过是手段过于高科技而逃过了众人的监督,侥幸钻了空子,绝不能算作合乎规则的。至于天魔解体大法的使用,更不能算作真实水平的发挥,而是类似于副作用巨大的兴奋剂了。
厉临死前的一段话,花兄心地纯善,认为那是她大彻大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终于肯成全金谷,但我不这样认为。在武侠小说中,恶贯满盈的大反派在临死前,往往都会流几滴鳄鱼的眼泪,说对不住某人,希望他今后幸福......可是,这几句言语的可信度又有多少呢?如果这些恶人侥幸未死,多半还是回归他们恶之本性,又去重操旧业了。他们不过是冻僵的蛇,是绝不可轻信的,如果因此就放弃了对他们的防范与警惕,最终一定会死得很惨。
关于滥杀问题,厉的杀戮与萧峰聚贤庄杀人完全不是一个性质。萧是处于被对方围攻的境地,已被迫入绝境,因此狂性发作,暂时丧失了理智,而厉杀的几个人虽然数量上远远不如萧峰,但有的是经过精密策划,有的是在十分冷静的状态下杀的,说不定,她还在暗自得意,感觉自己这样杀人是一种艺术呢!这就是蓄意谋杀与激情冲动杀人的区别了,更何况萧还有一些正当防卫的成分在内,与厉的杀人更是不能同日而语了。
最后再看厉的命运问题。复仇和使命固然不该放弃,但将这些作为人生的全部,就不能不说是厉自己的问题了。对自己的人生如此设定,对其它的世界一概拒绝敌视,那么寂寞也好,空虚也好,又怪得谁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10-23 10:40 , Processed in 0.11756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