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3|回复: 8

[综合] 一剑曾挡百万师——抛开“政治正确”来8梁羽生小说的山河气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7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捣尽玄霜 于 2017-2-8 08:44 编辑

谁说梁羽生的文软,气魄小了。明明写了许多广阔背景下的征战逐鹿......结果你们就看到了儿女情长和儿女情长!

818梁书里时髦的军文潜力!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30 收起 理由
练霓裳 + 30 欢迎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2-7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捣尽玄霜 于 2017-2-7 16:11 编辑

《大唐游侠转》


只见那股玉权,晶莹温润,竟是上好的和美玉,钗头嵌的一颗明珠,宝光夺目,看来亦是价值不菲。史逸如加不禁心中想道:“他怎会有这等无价之宝?”要知道段圭璋自从迁到这个村子之后,
就靠教一些乡下少年习武为业(时代细节) ,家道甚是贫寒,每每碰到艰难时节,史逸如还不时周济他,如今见他拿出玉钗为聘,目是觉得奇怪。却也不会怀疑到玉钗来路不正。

  段圭璋似知其意,不待他问,便即说道:“先祖曾在贞观年间,随 大将军李靖远征突厥(远征突厥的故事你们听过吗,听过吗。估 计你们就知道他和红拂女的八卦艳史了! ,在和田得了一对玉钗,后来论功行赏,又得太宗皇帝赏赐一对南海明珠,先祖请巧手匠人,将明珠嵌于玉钗之上,永留作传家之宝。故此小弟不论家道如何艰困,都舍不得将这对玉钗卖掉。”


 史家离路边不过几十步路,两人出了大门,抬头一看,只见尘头大起,一队官军从村头疾驰而来,甲胄鲜明,人强马壮,当前一骑,挥着一面大旗,金线绣着斗大的一个“安”字,迎风飞舞,紧接着两骑,也各扯着一面大旗,上面绣的是官衔,一面是“平卢节度使”,一面是“范阳节度使”。 “节度使”乃是唐朝的方面重镇,在他所管辖的地方内,军事民政,都归他一人掌管,就等如一个小王国一般,威赫无比(生僻知识) 。一人而兼有两个节度使的官衔,乃是从所未见之事。史逸如怔了一怔,心想:“原来是安禄山!”安禄山之名。在当时无人不知,史逸如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只见他是象肥猪一般的大胖子,身穿锁子黄金甲,装模作样,威风凛凛的坐在高头大马上,在前呼后拥中扬鞭喝道:“儿郎们,不必管路上那些猴崽子,踏死了就算数,快马疾驰,咱家今日要到长安给贵妃报拜年呢!”


段-璋苦笑一声,斟满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悄然的说道;”大哥可是疑心我犯了皇法?皇法我未曾犯,只是曾经犯过一个 无赖少年 !”

  史逸如越发诧异,说道:“大哥,你不是个怕事的人,即算曾经犯过一个无赖少年,你一身武艺,又所惧何来?”

  段-璋道:“说来话长,你道这无赖少年是谁?就是你刚才所见到的那个平卢节度使兼范阳节度使安禄山!”

  史逸如失声叫道:”哦,安禄山!”

  段-璋道:“许多年来,我从未曾告诉过你我的来历,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本是 幽州人 ,迁到贵村,为的就是避开这个安禄山!”

  段-璋再饮了一杯,继续说道:“ 先祖累积军功,做到幽州的兵马使 ,算得是个不大不小的武官,先父不幸早死, 我继承祖父遗萌,不知天高地厚,结交了一班无所事事的少年,平日在里巷之间专管闲事,打抱不平,自命侠义(这就是历史上游侠的真实形象啊....) ,其实这班少年,有半数以上,就是无赖,为了索饮索食,和我给交罢了。其中有一个便是安禄山。哦,那时,他还未姓安。”

  段-璋顿了一顿,往下说道:“安禄山是西域胡人,本姓庸,母亲是突厥人,后来再嫁胡将安延偃,他这才冒姓安氏。”史逸如笑道:“不必管他本性什么,即然大家现在都知道有个安禄山,就叫他做安禄山吧。后来你和安禄山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段-璋道:“ 这安禄山通晓六番语言,当时在幽州做互市郎,幽州这地方汉胡杂出, 互市郎 是在市集上专责管理汉朝商务的一种小官,碰到双方言语不通的时候,兼做专议(互市,丝绸之路啊,大唐西域记啊。别看他只是一名通译,其实与麦哲伦之类的航海家一样都是促进文化交流的) 。他常常从中取利,欺诈善良的商民,外表上却是个豪爽的脱路,喜欢文回回阿阿好汉。我因为他 懂得几路拳律,又通晓六番语言,一时不察,认为他是个人才(遇到这种安禄山我也会被圈粉的....所以,没有政治正确是多么重要) ,也就和他交上了朋友。

  “渐渐我发觉他的行为不当,也曾规劝过他,他却阳奉阴违,变本加厉,有一次他 伪造证券,勒索一个商民(欺诈师的祖师啊!庞氏骗局什么的hh) ,强迫人家送闺女给他抵债,这件事给我知道,一怒之下把他重重的打了一顿。从此绝交,安禄山在市集中众目睽睽之下,被我痛骂一声,重打-顿,无颜再混下去,第二天就失了踪影,不知去向。

  过了几年, 忽然听说他做起了平卢军兵马使来,原来他靠着后父的援引,投到幽州节度使张友圭部下当“捉生将”,边军重用胡将,他又善于钻营,兼之也立了几次功劳,所以升迁甚速(安禄山教你怎么升官!你要能打,会想,以及不要脸!) ,做了兵马使之后,不到两年,又升任平卢军节度副使了。而且带兵兵回幽州驻屯。

他晚上回家,因为妻子在坐蓐期中,照习俗请有产婆陪她过夜(民俗)。他吃过晚饭,看了妻子一躺,便到书房歇宿那时已起将近二更,他踏入书房,点燃蜡烛,忽见一个陌生人坐在里面。


   那军官坐了下来,说道:“小可在平卢节度使安大帅髦下当个骠骑将军,小姓田,名承嗣,田土的田,奉承的承,嗣位的嗣(这位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对历史走向影响很关键)。”他一口浓浊的山东口音(细节),似是怕史逸如听不懂似的,一边说,一边用手指蘸了茶水在书桌上划,书桌上现出了“田承嗣”三字,好像木工用凿于凿出来似的,入木三分(总有那么几个反派比正派角色能拉风)
    这田承嗣本是江湖大盗出身,以前在黑道上可说是无人不知,他自报姓名,并显露了这手本领,用意就在要慑服“段珪璋”,使“段珪璋”不敢抗拒。
田承嗣回露了这手武功,见史逸如反而神色如常,毫无怯态,心道:“果然他是真人不露相,我几乎走了眼了。”(勇的境界)越发认定史逸如便是段珪璋,因为摸不清他的深浅,心里反而有些发慌,当下又显露了一手“金刚手”的功夫,轻轻一抹,将书桌上这“田承嗣”三字抹去(拉风啊),强笑说道:“原来段先生早已知道小可贱名,咱们现在的身份虽有不同,但却都是在江湖上混过来的,红花绿叶,同出一源,田某决不能得罪段先生,请段先生也不要令我为难,给我一点面子,和我一道走吧!”


其实这段对安禄山和田承嗣的科普性介绍真的比前面李白杜甫的吹捧看着舒服多了。大概李白的蔑视权贵和杜甫的忧国忧民早就因为政治宣传的原因变得orz了,文学一下被打上了政治的标签,站到了权利的对立面,一味的去讽刺抨击反而限制了文字本身的功用。





发表于 2017-2-7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和标题略不符合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捣尽玄霜 于 2017-2-8 08:20 编辑
hao11pz 发表于 2017-2-7 23:08
内容和标题略不符合啊

并没有不符!只是还没有写完


其实大唐已经是很久年前读的东西了。我这人比较自负,一般仗着记忆力好东西从来只看一遍,不会去“重读”某些东西。所以对小说里的映像也就停留在大众或者网文读者症群的如何看历史上。但这几年之间,确实读了一些东西,也去过其他地方。积累下来,看事情的角度就会差别万里。

所以标准出来的这些,就能体会到,梁羽生确实是在写大唐游侠传,而不是“说唐”游侠传,更不是《各代百姓反封建,反压迫,反战——唐朝篇》,一种以吃瓜群众或者政治材料下的唐朝故事。穿过这些文字,能想到一种没有被民众爱好加工过的风貌。一种空气中都弥漫了沙尘,任性,自由和开拓的唐风。仿佛空气中还弥漫了西域的胡琴与风沙。想到的是那个率领三千精骑,孤军深入,克复定襄的李卫公,而不是那个红拂夜奔故事里充斥着浓浓才子佳人的胭脂气的李靖。


感觉更多时候,人们只是在认可梁对“史”的知识,却又用自己来自各种读物里的一种普世的观念来看梁羽生笔下的历史,认为梁没有写出他们的心意。所以是对历史人物认识的浅薄或者脸谱化。而不思考为什么梁羽生写出来的与人不同。
发表于 2017-2-14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多时候,梁的文笔是优美的,按梁的渊博,之所以这么写应该是有一定道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8-1-24 07:40 , Processed in 0.11071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