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67|回复: 9

[综合] 【纪念新文】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9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霖铃

      浮生如戏,劲风飐乱,绮岸堤柳。巉峨只道天杳,摇红烛影,朱颜依旧。碧水芳华欲绽,百研争相斗。爱恨尽、零雁孤鸿,妄悔初心念香袖。

      强说笑语縠纹碎,月歆明、恰在人归后。娇妆几点多情,忆翠钿、堪复昏昼。绛阙旌云,谁记他年倚阑执手。纵梦醒、弹断长歌,独醉空杯酒。

       爱情是文艺作品中永恒的主题,武侠小说也不例外。纵观35本梁书,作者在形形色色丰满迷人的故事里,表达了多种或明朗或沉郁、或豁达或偏狭的迥异爱情观。而有一些人物,他们未必是主角,他们都已不再年轻,褪去青葱年华的外表,却仍然保鲜着爱情风韵的颜色。正是时间的洗练,才让他们的情感纠葛尤为牵动人心。

       饮醉这一杯浊酒,我们就来说说梁书中那些不再年轻的爱情,不看刀光剑影,只问风花雪月。

浮生如戏,劲风飐乱,绮岸堤柳——空空儿,辛芷姑(《龙凤宝钗缘》)

       她绰号无情剑,却对空空儿红了脸。相比于那些沉重的爱恨离别,这更像是一个啼笑皆非的欢乐故事。

       他们早已相识于江湖,却因一个嫌厌他的大盗名声,一个恐惧她的重重束缚,便是天各一方,未能结成佳偶。直到辛芷姑越来越孤独,开始对空空儿进行热烈的追逐。然而纵然对她有情,空空儿却过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只觉独来独往乐趣无穷,哪里还会想要成家立室。饶是辛芷姑多次追寻,他偏要避而不见。史朝英只一句“有个人要来管管你的事了”,就将这个目空一切的大头娃娃吓得落荒而去,连段克邪也吃惊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师兄为何如此惧怕。

       有些女人,高傲、倔强、眼高于顶。可她遇上了那个人,开始变得感性、柔情、患得患失。二十年的等待,让辛芷姑拔掉了身上的刺,“你所害怕的也未必有你想象的那样可怕”,无情剑成了有情人,那个人人闻之色变的女魔头,在他面前情意绵绵。
     
       肆意妄为的空空儿和率真泼辣的辛芷姑,最终还是众望所归地走到了一起。爱总是需要相互磨合,再尖锐的棱角也会被那个所爱的人磨平。
   
       很多人会认为,那个率性而为的空空儿,对爱情与婚姻的妥协,消磨了他的诸多个性。很多人会说,空空儿武艺高强、轻功盖世,却未必能够成为一个好丈夫。然而,愿意尝试总比始终逃避来的好。他平静地告诉段克邪“我们已经订婚了,你可以叫她师嫂。”那一瞬柔美的平和,却能将所有的汹涌波涛淹没。
   
       世间最好的爱,莫过于相互的包容和懂得。他们的爱情没有那么轰轰烈烈,走向了平凡与俗世,也走进了真实与深刻。

巉峨只道天杳,摇红烛影,朱颜依旧——丹丘生,牟丽珠(《牧野流星》)

       她是美艳无双的名门小姐,本可以得父母宠爱,嫁如意郎君,一生美满幸福,清廷与侠士争夺义军军饷的阴谋毁了她的美好人生,她痛失双亲后,待嫁的丈夫又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是武艺出众的翩翩少年,人品武功皆是掌门人的有利继承者,却再担任伴郎的过程中,被同门陷害与嫁祸。

       崆峒疑案的审判大会,面对掌门人的质疑与洞冥子的污蔑,丹丘生只昂然不认被扣下的罪名。为了本派的名誉与师祖的厚爱,他委曲求全,宁愿所有人对他误解,宁可顶着被清理门户的冤屈,也铁定心思一句不辩,直至当年那个失踪的新娘子突然出现,将当时的阴谋层层揭开,才将局势扭转,成功地驳斥了种种流言非议,把真凶绳之以法。

       丹丘生有信仰,他能够等,他愿意忍,信仰让他在困境中战胜了一切委屈。他几度生死,忍辱负重,这样的隐忍与压抑已经近乎残忍,他以强大的内心与豪迈的侠情,承受住了一切。牟丽珠有信念,为了顾全丹丘生的名声,为了亲手手刃杀父仇人,为了让事情的真相在合适的时机大白于天下,她的坚强压制住了愤恨的泪水,都说等待是人生最初的苍老,可是十八年后,她容颜未改,心性依旧。

       牟丽珠回想起与丹丘生互相扶持的那三个月,是她一生中过得最艰难、最危险的一段日子,却又是她一生中最美、最甜的日子。他们等了十八年,都以为这一天不会到来,再相遇时,重逢的喜悦带着少年人的羞赧。他鼓起勇气,直面牟丽珠刻骨铭心、生死不渝的深情。我们已经无需推证这些年的含辛茹苦与忍辱负重到底值不值得,他们凝眸相对,一切凄风苦雨,都揉散在了这诚挚坚守的情义之中。

       我的人生本是笔直的,转弯是为了遇见你。


碧水芳华欲绽,百研争相斗——牟沧浪,殷明珠(《武当一剑》)

        她是当之无愧的武林第一美人,世人都道她是一颗真正璀璨的明珠。对丈夫不贞的她并不完美,然而她美的夺目,让男人痴狂,女人恨妒。

       早已不闻江湖事的慧可和尚见到她的戒指,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假死的丈夫西门牧不允许对自己百般柔情的地下情人损伤她分毫。中州大侠牟沧浪即便娶得娇妻,仍然念念不忘她绝世的容颜,高贵的气质,脱俗的风华。

       穆盈盈对着西门牧大哭大叫:“好呀,原来在你的心目中,我连她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她的野男人要杀你,你仍然要把她当作心爱的妻子!”常五娘纵声狂笑,狂笑之间,夹以一声叹气,说道:“明珠,我真羡慕你,两个男人都愿意为你而死。”牟沧浪病榻上的妻子,瘦削的脸上常常是憔悴的容颜和心酸的苦笑,她曾对儿子倾诉:“她是个气质高贵的女人,有才有貌,武艺也高,样样都胜于我。”

       中剑后的殷明珠躺在牟沧浪怀里,却由衷地绽放出明艳的笑容:“我的确是十分幸福,我是个坏女人,你对我还这样好!”牟沧浪心里凄怆,强笑说道:“不,你是个好女人,你别这样说!”

        一个容色照人的丽人与情人这般话别,当真是谁都无法愤恨。自古都叹红颜薄命,惋惜烟花一瞬绚烂。那些美貌与才情并存的女子,但凡受到一点委屈,总有无穷无尽的诗篇传奇为之惋怀,流传的故事也尤为凄美动人。

       而那许许多多为情所伤的平凡女子,或许并非天生丽质,或许不具款款风情,却无人愿意花费笔墨去倾聆她们的凄苦与伤痛。那些曾经痴幻着天长地久的深情,也终于化为一滴凄婉的泪水,盈盈于每一个哀怨的回眸,渐渐流逝于历史的长河中。

      《武当一剑》是一个揭露人性的故事,将私欲、恐惧和尊严穿插在一段纷纭诡谲的武林纠葛中,爱情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这个跌宕起伏的故事,让我们在失望与希望中反复,在梦想与现实中徘徊,那些如昙花怒放过的追寻,又成为了谁的回忆。


爱恨尽、零雁孤鸿,妄悔初心念香袖——云舞阳,陈雪梅,牟宝珠(《还剑奇情录》)

       他们曾是让人艳羡的恩爱夫妻,长江一役,她怀着不愿拖累他的心思和对他的百般爱恋想要投江自尽,却不料被他亲手推入了长江。陈雪梅经历九死一生终于活了下来,然而在她心里,她曾经深爱的丈夫已经死了。

       女人的心其实很敏感,你若不是真心爱她,她一眼就能分辨。只不过有的装傻到底,有的自欺欺人,有的委曲求全,有的愿意陪你一起演。那个柔美的女子,以为能得到他的爱惜与呵护,在旁人看来,名山胜景,梅香沁人,当真如神仙洞府一般。只有牟宝珠心里清楚,他对前妻是何等爱慕怀恋,更看破他是为了家传剑谱而娶她,叫她如何不心灰意冷。她究竟算什么,是他渴求的剑谱的牺牲品,还是她怀念的前妻的替代品?伤心、痛苦、后悔、愤怒、绝情,终于化成了一个字:恨。

       有些伤痕,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抚平的。她们曾经都是绮年玉貌的少女,却因为锥心的痛苦,在眉宇间刻下了深深的忧伤与哀怨。

       云舞阳向他的女儿忏悔了他毕生难忘的罪孽,还有什么可以更悲痛呢,两位美丽娴雅、对他柔情蜜意的妻子,一个被他亲手推下长江,一个遭他冷暴力二十年,而曾经将他视为英雄的女儿,也对他极度失望。

       “我从第一个妻子的手中得了世上第一的宝剑,从第二个的手中得了世上无双的剑谱,我成了世上第一剑客,而也就失去了两个妻子的爱情!”云舞阳如愿以偿成为了世上第一剑客,但却被内疚和愧悔包裹了整整二十年,武功的精进,没有给他带来优越的成就感,却让他尝尽了失去真情与信任的痛楚。

       云舞阳这个角色,不同的人对他做出了天壤之评,然而这个被欲望浸染了太久的人,终于在最痛彻的煎熬中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文才武功冠绝一时,得到两位绝代佳人的倾慕与真心,但他自私、傲慢、薄情、冷漠的往事,让他在罪孽深重的痛苦与绝望中闭上了双眼。

       虽然对两位妻子的真挚坦白与诚信忏悔得到了她们的原谅,但是悲剧还远远没有结束。熊熊烈火,燃不尽这一场爱恨交织的孽与劫。那对天真烂漫的小儿女,无辜地饱尝了父亲种下的恶果,一个坠崖而亡,一个伤心一世。寸寸劫灰,终于将最美好的东西撕裂,种因得果,他算计了一生,却在此生的永诀中,亲眼目睹了一切都支离破碎。


强说笑语縠纹碎,月歆明、恰在人归后。——凌未风,刘郁芳(《七剑下天山》)

       凄草荒冢之前,她误会他出卖抗清义士,愤怒地打了心上人一记耳光。对义军的惭愧,更因为爱人的误解,若非杨云骢以孤女相托,那个心性高傲的少年郎恐怕早已投河自尽。
   
       十六年后,他们终于又相遇。他已经成了纵横西北的传奇人物,她也成了天地会的总陀主。他面貌丑陋,身上带伤,可他扭着双手的情态,像极了她的穆郎;他故意对他矜持冷淡,却总是无意中流露出对她的关切爱护。
   
       她误以为他已投江身亡,画下他的画像,十六年间,时时刻刻带在身边。他却缓缓道来一阙欢乐与悲伤交织的歌词:草原上的英雄爱上了美丽的牧羊女,骄傲的美人儿要他跪在裙下求婚,他跪下后,却杀了心上人,也杀了自己。面对韩志邦的指责大喊,凌未风一字一顿地说:这首歌虽然不近人情,但也唱出了人的自尊,虽然那自尊是过分的。当时的心碎,多年的痛苦,他终究还是无法完全释怀。

       他们共御敌手,他留下宝剑给她防身;他们同陷水牢,她紧紧握住他的双手,倾诉她的悔怨与痛苦,但他迟迟不愿坦诚相待,让思念与怅恨交织的复杂之情一直折磨着刘郁芳。到了最后,他在狱中生死未卜,留下的血书却让她肝肠寸断:“所惜者唯天上赏雪之约,只能期之来生矣。”“穆郎绝笔”那几个模糊如云的字迹,让她又一次失去了他,那已不仅仅是万箭穿心般的痛彻心扉,更是对未来的茫然与绝望。
  
       她的冲动与误解,成了他心尖的刺;他的傲气与悔恨,成了她心口的伤。而战友韩志邦的退让与成全,更是刻下了一道横亘于他们之间永远无法愈合的殇痕。天山赏雪,钱塘看潮,已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夙愿。

       若能相濡以沫,谁愿相忘江湖?其实这么多年,他们早已不恨。只是余下的不甘与愧怍,幻化成了每一场回忆中的十指相扣,每一次离别时的哀怨眼眸,每一个对月相思的漫漫长夜。


娇妆几点多情,忆翠钿、堪复昏昼——齐勒铭,穆娟娟(《剑网尘丝》)

       他是甘愿回头的浪子,她是妖媚狡黠的银狐。他们未必有多深爱,却终是在共同经历了腥风血雨后走到了一处。

       他是武功天下第一的齐燕然的独子,自视甚高,打心里眼瞧不起他的酒肉朋友,纵使他迷恋着穆娟娟的百般娇媚和千种风情,却明白她并非自己的良配。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才是他心目中的佳偶。将庄家小姐娶进门,他发誓痛改前非,再不拈花惹草只一心对娇妻,然而那个早已心有所属的庄英男,嫌弃他的轻佻,厌恶他的情话,终日只以冷眼相待。他再一次的放荡与堕落,是因为始终没能在妻子那里找到他无处安放的孤独。

       相比于端庄的庄英男,敢爱敢恨的穆娟娟让人更为印象深刻。她痛恨过,不舍过,卑微过,为了这个浪子,她甘愿舍弃一切,在荒山野岭中陪伴他多年。她毁了他的前途,却也救了他的性命,他想脱离这个美丽的深渊,却也不能完全无视她的款款多情。

       在他的眼里,穆娟娟是个下贱低俗的风尘女子,自然始终不能与出身名门的淑女相提并论。然而庄英男与楚劲松早已两情相悦,加之齐勒铭狼藉不堪的名声,使得庄英男即便对他忠贞持重,也始终无法将他视作自己敬爱的丈夫。而穆娟娟则全然不同,她不管周遭出现怎样的困扰与阻碍,不管他们相隔多远的距离,即使她明白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远不如他妻子,她也不愿妥协和放弃。她软硬兼施,面对齐勒铭坚决要与她“缘分已尽”,也要不遗余力地要将他重新抓住,放手对于她而言,便是背弃了自己。

       穆娟娟的决绝可让许多人惭愧汗颜,能够坚持内心的抉择不受外界影响是件太难的事,更多人会在忙忙碌碌和浑浑噩噩中迷失自我。但是对于感情而言,这样的决绝未必能带来最终的幸福,一味的冲撞所带来的伤害,可能未必是只对于自己的了。穆娟娟不会去想这一点,以她的倔强也想不到这样的高度。因此她设计用药物化去齐勒铭的内力,再狠心捏碎他的琵琶骨,只为武功尽失的他能够陪伴在自己身边。

       在续书《幻剑灵旗》中,他们的故事仍在继续,而他“到底意难平”的相守,于她而言,已是心满意足。


绛阙旌云,谁记他年倚阑执手——谭道成,张雪波(《武林天骄》)

       她的前半生,或许真的是幸福的。养父将她带到荒山野岭避难,将她捧在手心里地爱护。丈夫对她的柔情关爱,更是让她心头无比甜蜜。如果能够永远这般美好,就算一直做一个胸无大志的女流之辈又如何?

       历史设了一个局,芸芸众生都是其中的棋子。他们的身份昭然揭露,父辈的误会和势如水火的国势,他们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可是,他们哪管谁是什么金国贝子、岳飞后人,他不过是她的成哥,她也只是他的雪妹,纵是荆钗裙布、一生贫苦,又有何妨?他们只愿相爱相依,做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享受平凡的天伦之乐而已。

       “雪妹,咱们是要同偕白首的夫妻。”“咱们生则同生,死则同死!”本是盘龙山上的青梅竹马缔结良缘,而他的誓言,一个都没有实现。不过在一夜之间,她失去了她忠诚慈爱的养父,失去了她至亲至爱的丈夫,失去了她开明正直的公公。命运将他们无情地推散,她怀着身孕,怀抱独子,迷茫地朝山下走去。

       在这兵荒马乱之际,金国的皇帝和宋国的奸臣都将他们母子视为眼中钉,她心乱如麻,却一定记得身受重伤的丈夫对她的歉意与期盼:雪妹,请原谅我,这副担子我只能让你独自挑了,要死容易,活着抚孤却难,难的留给你做,我要你为了咱们的孩子活下去。她咬着牙拔出匕首,在自己清美的脸上纵横交错划了十几刀。那个画面,将是一种怎样无助又决绝的凄美。

        她化名兰姑,成为了完颜府上容貌丑陋、音色嘶哑的女仆,聪慧懂事的儿子,便是她唯一的牵挂。她终日裁花剪草,却仍是难逃一死。中箭倒下的那一刻,她是否还能想起他唱给她的山歌,“连就连,我俩缔交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奈何桥上等三年。”


纵梦醒、弹断长歌,独醉空杯酒——云紫萝,孟元超,缪长风(《游剑江湖》)

        虎丘山上,姑苏台畔,不知多少月夜花朝。如流水般活泼的宋腾霄和大山般稳重的孟云超,陪伴着云紫萝的青春。多年来不知云紫萝芳心谁属的宋腾霄,在最终得知她不爱自己时,毅然了却了这份无望的痴恋。丰神俊秀的孟元超,沉着稳重,值得依赖。两人未婚先谐偷尝禁果,孟元超因师门之命突然离去,怀着孩子的云紫萝没能等到他的归来,却等来了他的死讯。

       无可奈何的云紫萝嫁给了一直对她大献殷勤的杨牧,却未能看破他的人面兽心。假死的骗局引发了严重的后果,泰山之会中暴露无遗的卑劣品性,云紫萝叹息所嫁非人的同时,毅然决然离开了这个卑鄙狭隘的丈夫。杨牧成为了她从怀着清纯梦想走向看透残忍现实的中转站,但却不能在此停留。
  
       气宇轩昂的缪长风,与云紫萝的相遇,开启了他怦然心动的人生别景。然而已经伤痕累累又极度自卑的云紫萝,已经没有勇气再接受一份新的爱情。面对缪长风的求婚,她强抑心神,与他结为兄妹,那份超越爱恋的知己之情,便是他们余生中深邃的温情。
  
       情路坎坷的云紫萝最终香消玉殒,种种或人为或命运造成的悲剧,让人长嗟短叹、唏嘘不已。青梅竹马的追求者,两情相悦的恋人,相伴八年的丈夫,心有灵犀的知己,她没有缘分与这四个男人中的其中一位相守一生,然而在生命的最后一息,她想起了与孟元超的海誓山盟,想起了缪长风对她的真心爱护,她心里有三分哀伤,却有七分快乐。她离开了容不得她的世俗之地,到更广阔的世界去了。

       中年心事浓如酒,少女情怀已成空。宋腾霄与孟元超皆有佳人相伴老,只有那个弹铗狂歌的缪长风,“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红粉,料封侯白头无份。”以散落山巅水崖的歌声,铭记着这份刻骨的知己之爱。

结语

       柏拉图曾说:每个人都是被劈开成两半的一个不完整个体,终其一生在寻找另一半,却不一定能找到,因为被劈开的人太多了。这种“缘分论”固然让人怦然心动,但我更愿意相信,正是因为之前的苦心经营,才有了后来的偶然相遇。我们读更多的书,走更多的路,做更多的事,见更多的人,不断向更优秀的高峰攀登,才有机会遇见那个更好的人。
  
       世事难料,未来未知,总有一些人,在感情的道路上犹疑徘徊,将最后的错失推脱为“缘分不够”。纵然是那些才貌双全、家境优越、各方面条件都颇为出色的天之骄子,也极可能征服的了全世界却赢不得一人心。
  
       爱情相比于亲情友情等其它感情,显得那样不可靠。所以浓情蜜意并不稀罕,难得的是长久与圆满。但正是因为爱情的脆弱与易变,才彰显出它的独特与美丽,吸引无数人为之前赴后继。自古从来多情恨,相爱不易,相守更难。

       莫要再惋惜那个错过的人,失去的人再好,终比不上那个陪伴你的人。只愿有一天,当我们都不再年轻的时候,能够手牵着手,漫步在斜阳下,远处的丽空,耳畔的笑语,便是我一生中最美的风景。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500 收起 理由
天宏云霏 + 50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9-29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编辑的时候是段首空两格的发出来之后就变成空一格啦
 楼主| 发表于 2016-9-29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在家园发帖,问一下积分声望银两有啥用哇
发表于 2016-9-29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湖鸢尾 发表于 2016-9-29 12:36
为什么编辑的时候是段首空两格的发出来之后就变成空一格啦

摸摸头,一般我在家园发完都重新编辑一下
发表于 2016-9-29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湖鸢尾 发表于 2016-9-29 12:38
第一次在家园发帖,问一下积分声望银两有啥用哇

积分是升级用户组的,银两可以打赏别人,也可以在勋章中心购买勋章。要是有其他好的用途建议也可以找我们说嗷
 楼主| 发表于 2016-9-29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6-9-29 12:46
摸摸头,一般我在家园发完都重新编辑一下

流云儿你是不是帮我把格式改好了呀
 楼主| 发表于 2016-9-29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宏云霏 发表于 2016-9-29 12:46
摸摸头,一般我在家园发完都重新编辑一下

流云儿你是不是帮我把格式改好了呀
发表于 2016-9-29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湖鸢尾 发表于 2016-9-29 16:14
流云儿你是不是帮我把格式改好了呀

诶,不是我改的,我还想让你体验一下修改格式的快乐来着
发表于 2016-9-29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上班摸鱼改的,但没来得及回复。
新人,待遇优惠
不过我比较疑问,顺序是按什么排的,想到哪儿,写哪儿么。

发表于 2016-10-13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世遗和谷之华也是人到中年才在一起的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10-23 10:39 , Processed in 0.10002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