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661|回复: 93

[作品] 乱评《武当一剑》——填完了,集中在首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24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当一剑》连载版的乱七八糟的读后感。

设定与展开

一直觉得梁老是设定和浪费设定的天才,他的故事设定和人物设定常有神来之笔,却很少能把这些设定完美的展现,时常是一边行文拖沓,一边又隔靴搔痒般抓不住重点,让人郁闷加惋惜。其实这样的作品,应该很适合电视剧(或者同人小说)的改编——用基本设定演绎自己的故事,只可惜优秀的编剧比优秀的原作者更稀有。《武当一剑》可以算设定与浪费的代表作。

用一桩悬案做线索引导全文,到最后一刻才揭开最初的谜题,这个设定很大胆很有想法,如果写好了会异常的精彩,但是,这个设定非常不适合梁老,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它不会成功。武侠小说作者大多不擅长侦探推理,想写出一个完美的阴谋很困难,武侠故事里的疑案绝大多数禁不起推敲,但高明的作者会把读者的注意力引开,把悬案放到背景的位置。可是《武当一剑》不行,悬案是主线,始终在明面上,书中人都在不断的推敲它,使得读者也要跟着推敲,于是各种不合理的地方,矛盾的地方都无所遁形。而梁老的两个特质加剧了这一矛盾,第一是健忘,梁书里情节前后矛盾的不少,在一般故事里无伤大雅,可以一笑了之,但是放到推理侦探故事里……还有连载进行中常常会调整原先的设定,这样势必会和前面的伏笔矛盾,都需要连载完结后通篇修订,但是梁书的修订却是不太认真的,尤其是《武当一剑》的删节,可说是简单粗暴,连载版的故事虽然混乱,好歹是完整的,出书版混乱依旧,却连完整性都没有了。

正如乱世佳公子说的,公案形成了一个黑洞,小说中的任何人,任何事都围绕它转动。引申已经没有出路,终止则是欲罢不能,梁羽生也把握不住了,只好把一个个人物都往黑洞里填,结果全被无情的吞噬。使《武当一剑》的整体格局相当混乱,人物之间的关系更是乱七八糟。而蓦然回首,当初对这个公案不停的渲染,埋下的伏笔,却没有发生一点作用,只是变成了一遍又一遍无意义的重复。如果,最后不是凶手莫名其妙的出来告诉大家“我是凶手啊”,《武当一剑》还真不知得如何收手。如此,这个曾经扑面而来的疑案,每一件小事都有意义,整件事却没有了意思,一团麻绳一团糟!

书中恨不得时时刻刻提醒读者,除了主角之外的人心里都有鬼,都可能是反派,即使不是反派,也行动诡异,必有内情,过犹不及,这何尝不是一种新的千篇一律?

而那些疑点,那些不合理的举动,到最后也没有很合理的解释,不过是故弄玄虚。整个故事太追求出人意料的效果,尤其是最后的结局,的确是让人猜不到,谁能想到最后空降一个boss出来,该boss因为情怨十几年前杀了几个不相干的人想嫁祸情敌未遂,之后没有任何举动,只等故事完结自己跳出来自杀?合理性在哪里?而且他把十几年前的命案都认下了,第一个boss王晦闻当年做了什么,旁观他杀人吗?这和最初的公案的谍战背景显然不吻合。于是我猜测,莫非连载过程中,有人猜到了聋哑道人是真凶,于是中途改了设定,加出了小五义这一段?

最初牟一羽回忆牟夫人的时候,看不出西门夫人存在的迹象,牟氏夫妻关系转冷只是两三年间的事,牟夫人的遗言像指示牟沧浪干了些灰色的事情,多过像情场风波。假若西门夫人最初不存在,自然西门牧那个牵强的杀人动机更不会存在,整个公案就是个完整的谍战剧(梁老还真是挺前卫,又是一个精彩的设定)。再加上昆仑派和武当派的竞争,江湖门派的部分也有了。看连载前报纸的预告“本书以明末的大动乱为时代背景,写武当剑客耿玉京的传奇事迹,有儿女私情,有民族大义,有宫闱秘史,有江湖秘闻,更具有武侠小说与历史小说之长,敬请留意”,和后金的斗争是故事的主线,齐王府那段,应该也是最初的设定,但连载的过程中就写歪了,而删节版更是把原先设定中关键的部分删除了。

我也不觉得牟沧浪是原定的boss,牟夫人对他那句是好人的评价,应该就是对他的定调,即使做了什么坏事,但总体算好人。而且他被列为怀疑对象那么早,不符合最终boss的需要。原定的最终boss八成就是后金间谍系人马。

书中的爱情描写

有人说梁老在《武当一剑》中,侧重亲情友情的描写胜过爱情,我却不这么想。看看最后的真相,西门牧和穆盈盈都是为了一个情字杀人,心机深沉的牟沧浪也为情轻生,牟沧浪、殷明珠、西门牧、穆盈盈、常五娘,这段中年N角恋,最后取代了谍战和门派之争,成为故事的核心,在删节版中更成了压轴大戏,怎么能说此书不重视爱情描写?

会造成这种印象,只是因为以主角耿玉京为核心的年轻一辈人的爱情没写好罢了,这也像是计划外产物。看看书的前半部分,耿玉京、蓝水灵、东方亮、西门燕、牟一羽的多角恋根基已经搭好了,伏笔有了,就看怎么后续发展,然后……然后没了,东方亮太监了,年轻一辈的感情戏也就随之全部太监了,于是最后只能看中年人们谈情说爱。

没写好,中途写没了,不等于本来就不打算写,不重视。我觉得西门燕才是耿玉京的“原配”——原定计划里和耿玉京有瓜葛的人,即使最终不在一起,也会发生点什么,而不是现在连载版里的什么也没发生,删节版里的速配。删节版之所以选她来速配,也许因为那本来就是属于她的设定?书中有耿玉京吃她豆腐的剧情,要是没后续,岂不是浪费?而且戏份这么多,设定这么有发挥余地的女孩子,只是为了单恋东方亮吗?也许是剧情发展到金陵部分,随手写了个郑巧儿,后续眼看着西门燕和耿玉京没机会发展了,干脆就不提了,即使是这样,连载版里也有个丢手帕的情节呢,手帕可是才子佳人私会后花园的最常规道具呢。

郑巧儿的剧情十分平淡,不觉得她和钟灵秀类似,灵秀是主角最低谷时期的唯一慰藉,而郑巧儿呢,一直和爷爷一起出现,而且耿玉京那个万人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从没沦落到那种悲惨的境地,也就无法凸显她的可贵。删节版把她的剧情全部去掉了,其实即便是连载版,也可以只删除她一个人,不影响任何大一点的剧情的。

东方亮这个角色啊,真是各方面都太监了,莫名其妙的自宫,于是和蓝水灵的感情,还没真正开始就已经结束。更有甚者,他付出重大牺牲后选择的武功,也写的光彩全无,最初单挑武当派的夺目演出,和最后那场鸡肋的比剑,反差何等鲜明?删节版虽然粗暴,但把这一幕删除了,却是妙笔。

灰色的人性吗?

对《武当一剑》的评论中,常出现对书中灰色人性的肯定,尤其是不岐最为典型,有人说这样的人物是前期作品中没有的,前期主角方的人物都是高大全伟光正的。我对此十分不能认同,只举两个例子:
《萍踪侠影录》中的黑白摩诃,书中说他们“这一家人出没无常,在许多地方都有住宅,身上常带有奇珍异宝,若有不知他们底细的绿林大盗或官府中人想夺取他们的珠宝,必然被他们折磨个够,然后处死。”
《大唐游侠传》里的空空儿,更是助纣为虐,草菅人命,事后王燕羽百般忏悔,他和没事人一样,不用洗直接就白了。

难道这等杀人越货的叫真性情算高大全,不岐这样的反而坏过他们?不岐显得特别灰,不是因为他真的坏,恰恰相反,是因为他自我要求高,所以不断的拷问自己,甚至给自己加罪,他的节操至少不比耿京士父子坏

看他的部分真是很郁闷,不是那种看出坏人值得原谅的感觉,而是看着他不断苛责自己,觉得梁老实在对他不厚道。不要被不岐的忏悔迷惑住,倒带回最初,看看他杀师弟时的情况。证据表明耿京士是间谍,耿本人一副“我什么也不说,但你们一定要相信我”的态度。不岐后来忏悔,不该听说霍不托是努尔哈赤的卫士,就觉得他是怀疑,应该想到他可能是卧底……我不得不佩服这等“周密”的思考,努尔哈赤本人居然没想到这点,他真是个傻瓜,要么干脆您再想多点,设想努尔哈赤攻打大明是为了帮起义军分担压力算了,从理论上这个可能也是存在的。

耿京士说不岐不相信他,是因为对他有成见早想借机杀他——这种想法本身何尝不是对不岐的成见?不岐本人忏悔他是这样的,于是大家也就以为是这样的,但我要提醒一声,当时在场的还有两个人,何玉燕和何亮,这两个人也认为耿京士有罪,虽然何玉燕之后又觉得耿无罪了,可是“有罪”“无罪”这两个判断,哪个是何玉燕感情用事的结果?何亮也是因为嫉妒耿,所以觉得他有罪?耿京士的人品并不那么值得信赖,他师父不喜欢他,他听说师父兼岳父的死讯后,毫无悲痛的表示,只顾冷静到冷酷的替自己开脱了,他何德何能,让别人一定要信他?不岐只不过是没有未卜先知,没有比正常情况更相信他而已。

何玉燕也很有趣,她虽然私奔了,但没有梁书里热恋女子那种情之所钟,无怨无悔的劲头,她对耿京士不无埋怨,对这个婚姻也不那么满意,对耿京士的人品也没有从始至终的信任,相反的,她对不岐的人品却一直很坚信……她不负责任的自杀了,把儿子托付给了不岐,她丝毫不担心不岐会对这个孩子不利,即使他刚刚杀了孩子的父亲,即使这孩子是他耻辱的见证,这是何等的信任?

再说说主角耿玉京,不岐在有证据的情况下“误杀”耿京士是私心作祟,那耿玉京没啥真凭实据就相信郭氏父子不是间谍,难道不是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东西?他伤了不败,之后听说齐王府可能有问题,马上就接受了不败在搞阴谋,他也没用不岐拷问自己时用的逻辑——为什么不想想,不败可能是打入齐王府的卧底?更别说他听了楚碧山一面之词,就去行侠仗义了,也没查证有无隐情啊?

若都用同样的标准拷问自己,恨挖私字一闪念,梁书里从头到尾,比不岐“灰”的人多了,不岐的特别,不在他灰,而在他忏悔。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忏悔多了,别人只会降低你的评价底线,本来可以算有弱点的好人的,现在只能变成值得原谅的坏人了……

万人迷主角

书中的主角耿玉京,我对他最深刻的印象不是武学天才,而是闪耀的主角光环,万人迷属性。不但读者知道他是主角,书中其他角色也很有他是主角的觉悟,自觉自愿的让世界围着他转。

先说第一个boss王晦闻吧,他做坏事也做好事就算复杂的人性,深刻的描写了?他那明明是剧情需要的精分角色。剧情需要一个boss,于是他就要为了名利隐姓埋名……剧情需要第二个boss,于是他当年装病下山只为旁观西门牧杀人?剧情需要他不能中途杀掉耿玉京,于是他就感激无相,近而对他最喜欢的徒孙下不了手,甚至对耿玉京好的人也可以网开一面。他祸害武当派,杀结义兄弟,杀无相最喜欢的徒弟的时候,怎么没手下留情呢?

再说无相,查案情也要等十六年,分明是在等主角长大。把武当派的未来押在主角一个人身上,主角的武学天赋毋庸置疑,但心性呢?一个性格还没定型没接触社会的孩子,无相就敢肯定他下山不会学坏?就敢把鸡蛋都放到他这一个篮子里?

东方亮原本就算不上什么侠义之士,没节操的事做起来毫无压力,怎么就单单对耿玉京互惠互利式的利用了一番,就内疚的不行,恨不得以身相许(划掉)的?这里写的就不如西门燕和蓝水灵的交往,至少西门燕的态度看上去有迹可循。

常五娘整天想着抓主角当干儿子,她要要挟不岐,用他们当年的往事足以。

连载版中的郑氏祖孙,成天说世人不可信,要多留心眼,却对萍水相逢的主角尽爆家底?

连载版中的楚碧山,见了主角秀一场后就把他放在心上,最后居然惭愧自杀。

七星剑客,隐藏了那么多年,为了主角突然就跳出来揭底,甚至把亲儿子置身危险之中。

牟沧浪,心机深,权欲重,最后也一心向着主角,想把掌门之位交给他。

即使是对主角心怀嫉妒的牟一羽,也在辽东为主角出手(因此被王晦闻放过),在金陵查案时,一听到齐王府那两个人要对付主角,完全没考虑自身危险就为他出头,在武当山上不理会敌人威胁也要替主角澄清……主角一直看他不顺眼,他对主角倒是一片丹心呢。

以上种种,营造出梁书中头号万人迷耿玉京。要说张丹枫万人迷,那是他能力强,所以很容易让周围的人被他影响,跟着他的思路转。耿玉京万人迷的理由呢,总该有个交代吧?哪怕写他貌美如花,纯洁无瑕,引得众人心生怜惜……虽然肉麻无比,也算是个说法,现在这样,只能理解为他们有身为配角的自觉,知道跟着主角有肉吃……

云霄飘一羽

牟一羽,在连载版中有着仅次于主角耿玉京,远胜其他人的戏份。他虽然不幸姓牟——熟悉梁书的人都知道这个姓男子的黑暗前途,但有幸名叫“一羽”,所以最终荣登武当掌门的宝座。

“笑看云霄飘一羽,曾经沧海慨平生”,梁老给封笔之作的重要角色起这个名字,是有意还是无意?全书可以看成两条半主线,一是耿玉京查旧案探访身世之谜,二是牟一羽寻找真相搞清楚父亲究竟是怎样的人,剩下半条是昆仑派和武当派的武学之争。前两条主线穿插在一起,从不同的视角展开,最终回合在一起,牟一羽那边成了探访他父亲的情史,耿玉京的旧案成了争风吃醋的结果,依然不大相信这就是最初的设定。

连载版中的齐王谋反一节实在不该删除,其他都是旧案,这个是“新案”,删除之后故事的时钟就像停摆一样,留在了当年,这个“新案”才是耿玉京和牟一羽的舞台,在这里他们的立场得到了统一。假如一定要删除这节,就该加大昆仑派和武当派的纷争,而不是现在这样雷声大雨点小。

主角耿玉京一直很抗拒牟一羽,书中给出的理由是不相投,我觉得这点写的潦草,牟一羽固然是权力欲颇重,心思深沉的人物,但他和耿玉京接触极少,耿玉京从哪里练就“他心通”,看破牟一羽内心的?又是一处设定好,但没有足够的细节支撑展开的例子。

追求权力的人总是在武侠小说中被歧视,为报仇不择手段叫快意恩仇,一言不合杀人叫真性情,为情爱坏事作尽叫情痴……为权力做什么就是野心家,如果再不幸身处名门正派,那一顶伪君子的帽子就跑不掉了。都是故意做“坏事”,凭什么这个动机就要低人一等,不可原谅,无法容忍?这样的道德洁癖岂不是偏的?

《武当一剑》中让牟一羽如愿以偿的当上了掌门,这倒是意味深长,虽然书中写的还是有些突兀。这是否算理想和现实的调和?终于明白了掌门是管理人才而不是保镖,选掌门的条件是“精明能干”而不是“武功高强”,若是书中能把武当长老们的心理变化写出来就好了。
不岐其实是自我要求过高的好人,牟一羽比他灰色,应该算是有节操的普通人,抛开对主角莫名其妙的袒护,道德水平即不比一般人高,也不比一般人差。直白的追求权力在梁书非反派人物中比如惹眼,而梁最终让他如愿以偿,究竟是向现实妥协的无奈,还是对这类型私心的宽容呢?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金庸

《武当一剑》中的武功描写颇为用心,和其他梁书比较也有很大不同,如果只看梁书,《武当一剑》的武功描写即使不是最好的,也是最好的之一,但是……我读的时候却不停的想到金庸书中的各种段落。

最开始看到何玉燕,就先后想到马春花和胡夫人——好吧,这个不是武功,略过不提。然后一大段的太极剑理论,好吧,太极理论都是那样的,也略过不提,可是什么少林寺前十招辨身份啊,把人抓来不用内力比武偷学啊,看着都好眼熟,更不用说庖丁解牛了……也许金庸之前有其他人用过这些套路,但对我来说,看《武当一剑》的武功描写,只是想到金庸。

更让人联想到金庸的是所谓灰色人性,没有完全的好人这样的设定。我原先以为,后期梁书丧失了自己独有的特点,借鉴吸收了不少金庸的东西,却始终有点半吊子夹生饭。但这次细看《武当一剑》的连载版,看到戈振军对自己的苛责,看到众人角色包括boss最后的洗白,倒是有了个新念头:梁真正要表达的也许不是“世界是残酷的,没有完全的好人”,而是“虽然不能保证完美无瑕,但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表现有相似,但立意却是反的。

梁书的五大绝招“侠、史、诗、女、雅”,“诗”对小说来说纯粹是点缀,无关紧要,“雅”是一贯的,但我觉得梁书还是偏啰嗦,语言并不精炼。剩下“侠、史、女”在后期都是衰退的,“侠”在动摇,“史”流于平淡,“女”无可置疑的,从戏份上就下降到了次要的位置,梁书也绝对男主化了,曾经说过后期的梁书不够梁羽生,学别人学的再好,也不过是山寨金庸、山寨古龙,走别人的路达不到人家的高度同时还丧失了自己的特色。但是现在觉得,梁书贯穿始终的特色也许正是很多人看不上的那种“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天真,那种迂腐的坚持,这样他才始终是独一无二的梁羽生。

一句话总结对《武当一剑》的印象:神设定,渣展开,写的力不从心,删的漫不经心,看似妥协,其实固执,侠踪隐去,善念长留
发表于 2012-10-25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当一剑确实是一团糟
人人都是其中的污点,也就只有蓝水灵清白了一点
所以我喜欢看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团糟不是说人坏,是故事乱
发表于 2012-10-25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说故事情节。。。。。
耿玉京寻找身世主线写的太少了。。。。中间还各种乱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书中恨不得时时刻刻提醒读者,除了主角之外的人心里都有鬼,都可能是反派,即使不是反派,也行动诡异,必有内情,过犹不及,这何尝不是一种新的千篇一律?

而那些疑点,那些不合理的举动,到最后也没有很合理的解释,不过是故弄玄虚。整个故事太追求出人意料的效果,尤其是最后的结局,的确是让人猜不到,谁能想到最后空降一个boss出来,该boss因为情怨十几年前杀了几个不相干的人想嫁祸情敌未遂,之后没有任何举动,只等故事完结自己跳出来自杀?合理性在哪里?而且他把十几年前的命案都认下了,第一个boss王晦闻当年做了什么,旁观他杀人吗?这和最初的公案的谍战背景显然不吻合。于是我猜测,莫非连载过程中,有人猜到了聋哑道人是真凶,于是中途改了设定,加出了小五义这一段?

最初牟一羽回忆牟夫人的时候,看不出西门夫人存在的迹象,牟氏夫妻关系转冷只是两三年间的事,牟夫人的遗言像指示牟沧浪干了些灰色的事情,多过像情场风波。假若西门夫人最初不存在,自然西门牧那个牵强的杀人动机更不会存在,整个公案就是个完整的谍战剧(梁老还真是挺前卫,又是一个精彩的设定)。再加上昆仑派和武当派的竞争,江湖门派的部分也有了。看连载前报纸的预告“本书以明末的大动乱为时代背景,写武当剑客耿玉京的传奇事迹,有儿女私情,有民族大义,有宫闱秘史,有江湖秘闻,更具有武侠小说与历史小说之长,敬请留意”,和后金的斗争是故事的主线,齐王府那段,应该也是最初的设定,但连载的过程中就写歪了,而删节版更是把原先设定中关键的部分删除了。

我也不觉得牟沧浪是原定的boss,牟夫人对他那句是好人的评价,应该就是对他的定调,即使做了什么坏事,但总体算好人。而且他被列为怀疑对象那么早,不符合最终boss的需要。原定的最终boss八成就是后金间谍系人马。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梁书写长了没有不散的……武当尤其乱,我觉得是连载过程中改变最初设定的缘故。
发表于 2012-10-25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5楼(春水煎茶) 的帖子

就算是连载也可以中途修改
他删除后出版应该好好在改一遍
把故事完整了 ,不能只拆不补呀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6楼(云秋陌) 的帖子

但是他不中途修改,也会写岔了,这一改就更乱,偏偏这篇还是推理剧。
我倒是好奇最后干嘛删,出版社嫌弃太长了?那部分读者反响不好?梁自己看不顺眼?
总有个理由吧。

他连载最后都看着明显的不想写了的倾向,就别指望仔细改了……
这一点金庸真是异类。
发表于 2012-10-25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7楼(春水煎茶) 的帖子

和朝廷有关系?所以和白发有矛盾?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8楼(云秋陌) 的帖子

有矛盾没什么关系吧,武当派的设定本身就和白发矛盾了吧

想变短也不用删情节啊,正常的缩水就能达到目的了,把啰嗦的话删一删,龙套的武打去掉,缩水三成并不困难。

PS:就我们两个有讨论的兴趣吗?
发表于 2012-10-25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9楼(春水煎茶) 的帖子

应该是想独立,不想和天山系列扯上关系
发表于 2012-10-25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当一剑故事的来龙去脉至今不明
不是主角乱,而是幕后的各位隐形BOSS。。。。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有提霍天都和大须弥剑式,这个很容易删的却没动,应该不是这理由。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1楼(云秋陌) 的帖子

我觉得归根到底,还是梁老本来就不太会写阴谋,却要拿它当主线,结果就成了这样子。
发表于 2012-10-25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直觉得武当一剑的五个年轻人各有特色,比起那些长大篇的书一群少年少女闯江湖好看的多
而配角前辈也都是人物。。。
故事也好
最后就是写的不如意,估计梁老不擅长推理,他生怕别人看不懂,有的书反复的写,显得啰嗦
偏偏武当一剑他就不写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书中的爱情描写

有人说梁老在《武当一剑》中,侧重亲情友情的描写胜过爱情,我却不这么想。看看最后的真相,西门牧和穆盈盈都是为了一个情字杀人,心机深沉的牟沧浪也为情轻生,牟沧浪、殷明珠、西门牧、穆盈盈、常五娘,这段中年N角恋,最后取代了谍战和门派之争,成为故事的核心,在删节版中更成了压轴大戏,怎么能说此书不重视爱情描写?

会造成这种印象,只是因为以主角耿玉京为核心的年轻一辈人的爱情没写好罢了,这也像是计划外产物。看看书的前半部分,耿玉京、蓝水灵、东方亮、西门燕、牟一羽的多角恋根基已经搭好了,伏笔有了,就看怎么后续发展,然后……然后没了,东方亮太监了,年轻一辈的感情戏也就随之全部太监了,于是最后只能看中年人们谈情说爱。

没写好,中途写没了,不等于本来就不打算写,不重视。我觉得西门燕才是耿玉京的“原配”——原定计划里和耿玉京有瓜葛的人,即使最终不在一起,也会发生点什么,而不是现在连载版里的什么也没发生,删节版里的速配。删节版之所以选她来速配,也许因为那本来就是属于她的设定?书中有耿玉京吃她豆腐的剧情,要是没后续,岂不是浪费?而且戏份这么多,设定这么有发挥余地的女孩子,只是为了单恋东方亮吗?也许是剧情发展到金陵部分,随手写了个郑巧儿,后续眼看着西门燕和耿玉京没机会发展了,干脆就不提了,即使是这样,连载版里也有个丢手帕的情节呢,手帕可是才子佳人私会后花园的最常规道具呢。

郑巧儿的剧情十分平淡,不觉得她和钟灵秀类似,灵秀是主角最低谷时期的唯一慰藉,而郑巧儿呢,一直和爷爷一起出现,而且耿玉京那个万人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从没沦落到那种悲惨的境地,也就无法凸显她的可贵。删节版把她的剧情全部去掉了,其实即便是连载版,也可以只删除她一个人,不影响任何大一点的剧情的。

东方亮这个角色啊,真是各方面都太监了,莫名其妙的自宫,于是和蓝水灵的感情,还没真正开始就已经结束。更有甚者,他付出重大牺牲后选择的武功,也写的光彩全无,最初单挑武当派的夺目演出,和最后那场鸡肋的比剑,反差何等鲜明?删节版虽然粗暴,但把这一幕删除了,却是妙笔。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5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第14楼云秋陌于2012-10-25 12:53发表的  :
我一直觉得武当一剑的五个年轻人各有特色,比起那些长大篇的书一群少年少女闯江湖好看的多
而配角前辈也都是人物。。。
故事也好
最后就是写的不如意,估计梁老不擅长推理,他生怕别人看不懂,有的书反复的写,显得啰嗦
偏偏武当一剑他就不写了。。。
设定天才选了个不适合自己写的主线,把他的设定全浪费的典型案例
发表于 2012-10-26 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燕儿就个悲剧呀 还有水灵妹子…五个人真正纠结了多好看,西门燕就是中间的枢纽,水灵妹子和东方亮和牟一羽若有似无的感情,夭折了…燕儿和小京子还没发展就成夫妻了…
发表于 2012-10-26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句天鹅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后面也没提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6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 17楼(云秋陌) 的帖子

本来很有发展前途的五人组,后面都写散了,只有牟一羽和西门燕兄妹互动多些,其他人的互动呢?东方亮和耿玉京远没有开始精彩,他和两个女孩的关系也没了。他自宫的突兀,蓝水灵出家何尝不突兀?书中她对东方亮的感情没到那一步吧。
若说写亲情,蓝水灵和耿玉京姐弟后面的互动也极少,还不如她和西门燕呢。按说父母双亡,正是姐弟相依为命的时候。结果书里耿玉京就顾着那个空降的郑巧儿去了。

一本书萌点太多也不是好事,不可能面面俱到,只会顾此失彼。年轻五人组的感情大约也是被公案挤没了发展空间,真是可惜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7-7-27 14:40 , Processed in 0.11566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