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风继续吹

[书话] 再说聊斋 (更新《李伯言》)

  [复制链接]

167

主题

2814

帖子

9102

积分

开宗立派

Rank: 8Rank: 8

积分
9102
声望
6038 声
银两
37031 两
帖子
2814
精华
5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9-9-23
最后登录
2023-1-29
QQ
 楼主| 发表于 2022-10-10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继续吹 于 2022-10-13 15:22 编辑

二八、《阿宝》

《莲香》不算爱情,《聂小倩》不算爱情,那么《阿宝》算不算爱情?

算。

若我尚是年少,会说《阿宝》也不算爱情。

年少时,虽不至于把爱情想象成是琼瑶剧或偶像剧里那样,但也会想象成是无比浪漫,甚至刻骨铭心的。

《阿宝》中作者所写阿宝和孙子楚之间的情感,以今人眼光或年轻人来看,似乎爱情的浓度太低。

而我现在看,这样的程度也算爱情了。

孙子楚的角色设定,突出一个“痴”字。

痴不是傻,甚至不算贬义词,但痴的人常常不容易受大众喜欢。

我以前就不喜欢“痴”的人,比如痴迷游戏,痴迷打球,痴迷某个明星,甚至于痴迷读书。

痴迷于一样或几样事物的人,在面对这些事物时,会有一种特殊的行为举止和表情。

我一度讨厌人表现出这样的行为举止,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我虽然爱好读书,但一样曾经讨厌痴迷读书的人。

也许是因为我做不到,对任何事物我都做不到痴迷,哪怕是很喜欢的。

我每天在上下班的地铁上读书,但永远不会完全沉迷于书,周围发生什么事儿,有什么人上下,我随时会注意到。

现在,我并不再讨厌痴迷于某样事物的人,虽不讨厌,但也不太会和这样的人做很深入交往的朋友。

这不是他人痴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

{异史氏曰:“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无成者,皆自谓不痴者也。}

作者结尾对痴的评价,比较中肯。

痴,某种程度上算是优点,痴人往往更容易有成就,而“落拓而无成者”,常常都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

我就是这样自以为聪明的人,所以没有什么成就。

孙子楚的痴,让他不受人喜欢,大家都觉得他呆傻,常常戏弄他。

当地有一个富翁,富比王侯,家里有个绝色的女儿,名叫阿宝。

既有钱,又绝色,自然很多人都打阿宝的主意,想要娶到她。

阿宝父亲对来提亲的人都不满意。

这时,就有好事者戏弄孙子楚,怂恿他也去提亲,他们知道孙子楚一定会碰壁,因为孙子楚又穷又没有功名。

痴人孙子楚,有人怂恿,他就相信了,就真找媒人去说亲。

{翁素耳其名,而贫之。}

阿宝父亲嫌孙子楚穷。

媒婆跟阿宝父亲谈完出来,刚好碰到阿宝,阿宝知道了是孙子楚前来说亲。

{女戏曰:“渠去其枝指,余当归之。”}

阿宝对孙子楚的痴也有所耳闻,所以戏弄他一下,就跟媒婆说,孙子楚是六指,如果他能把多余的六指砍掉,我就嫁给他。

孙子楚果然痴,当真了,手起刀落,把六指砍了,大出血,在家躺了几天。

恢复后,去找媒婆,媒婆一看,大惊,赶紧去告诉阿宝。

{女亦奇之,戏请再去其痴。}

阿宝也没想到孙子楚真下得去手,于是,又想戏弄他,就跟媒婆说,你跟他讲,他若能改了“痴”的毛病,我就嫁他。

阿宝两番戏弄孙子楚,有点任性和不厚道,是有钱人家小姐的脾气。

但也还不算特别过分,一番是让人砍去六指,六指本来不美观,好多人也是想办法要去掉的。二番让人改掉痴的毛病,也不算是特别的刁难。

孙子楚砍六指很果断,但要改性格,对谁来讲都并不容易。

而“痴”的人,谁又会觉得自己的“痴”是毛病呢?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痴”。

{生闻而哗辨,自谓不痴;然无由见而自剖。转念阿宝未必美如天人,何遂高自位置如此?由是曩念顿冷。}

孙子楚觉得自己不痴,而想要当面和阿宝交流,证明他并不痴。这其实还是痴。阿宝只是戏弄或拒绝他,并非在意他真痴还是假痴。

孙子楚却也并没有很痴,他马上转念一想,阿宝只是传说的美若天仙,实际可能言过其实,美不美先存疑,首先性格上这么傲慢,就不让人喜欢。于是,孙子楚也就断了念想。

这几句对孙子楚的刻画很好,是痴人但并不是没有理性。

情节至此,暂时回归平静,阿宝傲慢但不至于太过分,孙子楚掉六指痛过之后也没有什么损失。

前面是孙子楚未见阿宝之前的事儿,未见佳人,理性尚存。

故事还要继续,一见佳人终身误。

{会值清明,俗于是日,妇女出游,轻薄少年,亦结队随行,恣其月旦。}

清明节,风俗是妇女出游踏春,是年轻人一年中很好的看美女的机会,有轻薄少年,成群结队,到处看美女,恣意评头论足。

几个同年的朋友,也拉着孙子楚,说好歹亲眼看一看那个害你砍了指头的阿宝到底长得美不美。

孙子楚知道他们是嘲笑他,但本身也好奇,就一起去了。

{遥见有女子憩树下, 恶少年环如墙堵。众曰:“此必阿宝也。”趋之,果宝。审谛之,娟丽无双。}

远远地看到阿宝在树下休息,一众轻薄之徒正在围观她。孙子楚也过去看,果然是美如天仙,传闻不虚。

{少顷,人益稠。女起,遽去。}

阿宝绝色,休于树下,有人围观,越来越多。人太多了,阿宝起身走了。

阿宝休于树下,众人围观这一段,是对阿宝的人物塑造的很好的一段。

这一段,我看出了一个美丽并且知道自己美丽的少女,大方不扭捏,可能也享受众人对其美貌的仰慕,因为刚开始有轻薄之徒围观时,换成扭捏害羞的女子,早就起身离开了,而阿宝最开始却没有立即走,是后来人渐渐多了,才走。

自知美貌而不扭捏,读至此,我对阿宝好感大增。

{众情颠倒,品头题足,纷纷若狂。}

这样的阿宝,让围观的人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而意犹未尽,纷纷若狂。

{生独默然。及众他适,回视生,犹痴立故所,呼之不应。}

孙子楚更痴于常人,其他人都散去了,只有他痴立在刚才的地方,魂不附体。

魂不附体不仅是一个形容词,这是聊斋,是真的魂离开了身体,追随阿宝而去。

{遂从女归,坐卧依之,夜辄与狎,甚相得;然觉腹中奇馁, 思欲一返家门,而迷不知路。}

人也许看不到魂,所以孙子楚像个隐身人,在阿宝家里,白天陪在阿宝左右,晚上就和阿宝做男女之事。

孙子楚虽魂离身,但依然存留几分理性,因为他还会觉得肚子饿,想要回家,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家。

孙子楚痴却并不完全丧失理性这一性格,是作者从头至尾刻画一致的,就像见阿宝面之前,二番遭其戏弄后,就断了念想一样,也是理性尚存的表现。

写到这里,突然想到,我当初并不讨厌孙子楚这样性格的人,讨厌的是痴迷一样事物而完全忘记理性的人。(再强调一下,这不是别人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没有完全丧失理性,还有一个表现,就是魂跑到阿宝家里,而肉体在自家虽然晕迷不醒没有意识,但别人问的多了,也偶尔还能回答一句。

{强拍问之,则蒙昽应云:“我在阿宝家。”及细诘之,又默不语。}
 
回答的是,我在阿宝家。

孙子楚魂在阿宝家,目前是孙子楚的视角,那么阿宝的视角是怎样的?

{女每梦与人交,问其名,曰:“我孙子楚也。” 心异之,而不可以告人。}

阿宝平时看不到在她左右的孙子楚的魂的,但晚上行男女之事时,在阿宝的视角里,是做梦,梦中与人云雨,阿宝问梦中人叫什么,回答,我叫孙子楚。阿宝很奇怪,为什么会做这么虚幻却又具体的春梦?心里怀疑, 却因隐私,不可告人。

就这样,孙子楚的魂在阿宝家三天,肉体的气息越来越弱,家人害怕了,托人去找阿宝的父亲,希望能允许去他家招魂。

{家人大恐,托人婉告翁,欲一招魂其家。翁笑曰:“平昔不相往还,何由遗魂吾家?”家人固哀之,翁始允。}

阿宝的父亲莫名其妙,说我们两家人平时都没什么交往,魂怎么能跑我家里?

孙子楚家人不断地求他,阿宝的父亲终于还是答应。

这里说一个细节,从这一点看,阿宝的父亲是修养较好的一个人。设想一下,如果你是当地的大富翁,有一个平时根本没机会认识的穷人家,上门说要在你家做招魂的法式,你会答应吗?

阿宝父亲的修养前面也有体现。

{翁素耳其名,而贫之。}

这是媒婆第一次上门为孙子楚说亲时阿宝父亲的表现,只是一句“贫之”,就是嫌孙子楚家里穷而已,并没有其它恶言相向。

{邑大贾某翁,与王侯埒。姻戚皆贵胄。}

没有恶言相向已是不易,因为阿宝家实在太有钱,与孙家相差太多,他们家的姻亲,可都是“贵胄”。

阿宝父亲修养高低并不重要,我只是每次看到作者写的比较细腻用心的篇章,就会忍不住多啰嗦几句所谓的细节。

阿宝父亲的修养, 当然也会体现在他对阿宝的教育上,所以前面我说,阿宝虽然戏弄了两次孙子楚,但没有很过分,保有底线。

阿宝父亲答应了孙家招魂的请求,孙家就请巫师拿着法器前去做法。

一番操作,孙子楚还魂,苏醒。

{既醒,女室之香奁什具, 何色何名,历言不爽。}

醒后,阿宝闺房里的布置,孙子楚说的清清楚楚。更加证实他所言不虚。

{女闻之,益骇,阴感其情之深。}

这让阿宝很惊骇。也感受到了孙子楚的用情之深。

此时,有爱情萌芽。

首先,孙子楚有勇气,一个穷小子敢上门提亲。其次,孙子楚有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