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练霓裳

[古风小说] 万里西风瀚海沙(新文,长期连载中)

  [复制链接]

266

主题

2492

帖子

3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39113
声望
25471 声
银两
117578 两
帖子
2492
精华
1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7-29
最后登录
2021-10-14
 楼主| 发表于 2021-8-26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六章  陷人终须遭人陷
    秦之蓉头脑中一片昏乱,几乎记不得自己是如何脱离法华斥责,回转自己房中的,恍惚中仿佛是智果师太出面喝止了法华为自己解围,命自己回房休息,而自己就此枯坐房中,心头反反复复只萦绕着一个问题:“我难道当真是尘心未净,杀性难除?当真是尘心未净,杀性难除......”
    如此枯坐冥思,浑然未觉时辰一分分流逝,直至窗外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方始惊觉天色已经向晚。而那脚步声尚自悄悄掩近,自落地起步的响动中,可辨出来者身负不弱武功,绝非庵中之人。
    秦之蓉身形微动,正欲出门一探究竟,然心念一转,思起智果师太与法华俱说过的“尘心未净”,暗道:“我既已决意弃绝尘世,割却尘缘,又何必理会外边这些闲事?没得再让人拿住把柄数落......”心意既决,便当真不理,顾自闭目打坐,只作不闻不知。
    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那脚步声虽极轻极微,却行动颇速,渐渐潜至自己门前,随即门上响起了低低的叩击之声,又听一个男子的声音唤道:“之蓉,你可在房中么?”
    这声音似乎颇为熟识,仿佛多年前在何处听到过多次,却绝非殷连城或契苾何力,然而,若非他们,又有谁会以这等熟稔的称呼唤她?
    秦之蓉一颗心怦怦乱跳,深知来者敌友莫名,却已避无可避,只得咬紧牙关,回手提起金刀,蹑足行至门前,骤然将房门一拉,但见月光之下,门外果然站着一名青年男子!月华如银,将那男子的身形容貌映照得清清楚楚:正是那巧舌欺骗又背叛出卖伊吾的罪魁,她名义上的丈夫石千岩!一别五年,他的形容居然也未有什么变化,依然称得上丰神俊朗,然而秦之蓉对他的厌憎犹胜当日!
    秦之蓉恨怒交迸,几乎遏制不住,若非经了日间之事,不得不强自收敛嗔意杀意,只怕当场便要翻脸拔刀。努力调息几次,终于勉强稳住情绪与声调,淡淡地道:“你来作甚?”
    石千岩的神态却颇为轻松自然,毫无尴尬之状:“自然是来寻我的贤妻出山共谋大计。夫妻本为一体,自当同进同退,共担祸福......”
    秦之蓉冷笑:“同进同退,好与你父子一并降唐,是也不是?受唐廷之命招降了我,自然是你石少城主的大功一件,这便是所谓的共担祸福了。”
    石千岩微笑:“之蓉,你误会为夫了。背盟降唐,献卖伊吾均是我父亲一人所为,我是决计不从的。而且为了此事,我已与父亲决裂,自率一支仅效忠于我的亲军精锐转战塞外,誓与大唐对抗到底。在如今的塞外之地,也只有你是和我一样决意反唐,誓死不降,是以我不惜远途跋涉,寻访于你,终于天意垂怜,教我夫妻在此时此地团圆。从今我二人并肩为战,纵横塞外,永不分离......”
    他说得越多,秦之蓉的厌憎愤恨就越浓,暗道:“倘若这番言语是他人对我所说,我或许还能相信一二,只可惜你之性情为人,我早在十年前便已看得清楚。你今日来宝卷庵寻我,多半是为了诱骗我下山,好将我擒献唐军邀功......”越思恨意愈炽,回手紧紧握住刀柄,正欲拔刀,蓦地记起日间法华的训斥言语,心念立转:“这贼子好生可恶,然庵院却非杀人之所,不若且假意应允于他,远离此地,再作打算。”思及此处,亦假意一笑:“难为到了此时此境,你还有这般心意。却不知你的兵马现下却在何处?”
    石千岩赔笑道:“便在此道岭下不远。之蓉若不信,现时便可下岭一观,待到得军中,我将兵符印信尽数交付于你,全军上下统统归你驱策......”
    他说得越是殷勤,秦之蓉越是暗暗嗤之以鼻,面上却竭力扮出平静:“既是如此,事不宜迟,我这便随你下山。日间建寺师太已有驱逐之意,这宝卷庵是留不得的了,正好趁此时机,悄悄离开此地,也少了许多啰唆烦扰。”
    二人计议已定,秦之蓉遂携刀随石千岩出门,悄悄自庵院后墙处越出,绕行至庵前山径上,借着月光与雪光的幽芒,并肩向山下行去。
    秦之蓉是在昏迷中被带进宝卷庵的,在庵中这些时日又以修心静养为事,并不曾踏出庵院一步,是以对庵外的地形状物竟是一无所知,影影绰绰地见到一片浓密的松柏林遮住了前方去路,心头不由暗暗一紧,回头向宝卷庵方向望去,但见庵院已成了一小簇模糊的黑影。
    正自踌躇不前,忽闻石千岩笑道:“之蓉,你且看那边,接应我们的人到了。”
    秦之蓉顺着石千岩的手指方向望去,但见林木萧萧。雪岭寂寂,并无半个人影,心中骤然一凛,警觉忽增,身形立转,向一侧闪开。与此同时,眼角余光中瞥见石千岩袖间金光一闪,一簇飞针无声无息地向自己激射而来,虽见机得早,也只避开了胸腹要害,肋间还是结结实实地中了几针,却不甚感觉疼痛,只觉阵阵麻痒不断蔓延,直至心口。
    秦之蓉强运内力,逼住伤处毒素,反手掣出金刀,回指向石千岩:“我原知你这厮不是好人,果然包藏祸心,口蜜腹剑。你且说来,是谁指使你寻来此处?是殷连城,还是江明珠?”
    石千岩得意狂笑:“我要的是你的首级,用它作为表功晋位的垫脚石,哪里还要什么人指使了?之蓉贤妻,我这金乌针一经入体,毒性立时侵入血脉,随血流转,直攻心房,无药可医,越是挣扎行动,死得越是痛苦,不若痛痛快快地将首级奉送于我,既免却了许多苦楚,又对为夫尽了一份人情,岂不两全其美?”
    秦之蓉眼前金光缭乱,视线渐渐模糊,隐隐约约见到前方林中闪出了许多黑影,夹杂着白刃反射出的寒光,知是石千岩预先设下的伏兵帮手,不由暗悔自己终究疏忽了防范,以致受了这奸人算计,着了道儿。但见来敌渐渐逼近,索性将心一横,用力一咬舌尖,以疼痛激醒神志,厉喝一声,刷刷刷三刀向对面石千岩连环追斩而去!
    石千岩未料秦之蓉身中毒针后尚有如此余力,震骇之下,本能地连连后退,反手掣出长剑,勉力抵挡,暗道:“这丑女已是强弩之末,支撑不了多久,只要挡住这一轮攻势,她自会毒发倒毙......”
    然而道理虽然不假,可惜战况却不如他预想得那般美好,须知此时的秦之蓉已不是十年前伊吾城外石千岩初见的平凡弟子,真实武功早较他高了不止一筹,虽身受毒伤,然体内潜能已被激发,有如猛虎着伤,愈发凶悍,石千岩甫一搭上手便觉势头不妙,被强大的攻势迫得支将见绌,狼狈不堪。
   石千岩堪堪抵过了一轮狂风骤雨般的刀势,尚未及松得一口气,金刀又挟着风雷之威扑面而来,此番却是再也避无可避,挡无可挡,在刀锋的寒意触及肌肤的瞬间,心底最后一个念头居然是:“我毕生玩弄阴谋诈术,骗人陷人无数,今日反栽在被骗被陷人的手里,其实也不算冤枉......”
        第四十七章  来如流水去如风
    秦之蓉金刀劈死石千岩,多日来积在胸中的恨意终于得到宣泄,心念一松,顿觉毒性上涌,直冲脑门,眼前随之阵阵发黑,掌中金刀变得似乎有千钧之重,再也拿捏不住,重重跌落在地,整个人亦如风中之叶,摇摇欲坠。
    石千岩带来的众伏兵先时为秦之蓉这一刀所慑,一时不敢轻进,然此际见她毒发力竭,看看只能束手待毙,这等大便宜如何不捡,于是胆气复壮,互相打了几个手势,各挺兵刃,围成一个半圆弧形,向秦之蓉包抄过去。
    秦之蓉的视线已经模糊,眼前的人影重重叠叠,分辨不清,更无从判断如何抵挡。心中不由一凉:“想不到我纵横塞外十年,如今竟在此地为这贼子陪葬......”
    蓦地一声清朗的“阿弥陀佛”,一道灰影从天而降,挡在了秦之蓉面前:“佛祖门前,不宜大动干戈,争斗杀伐,各位还是回头是岸罢。”
    众浮图军兵看看即将得手,又岂会被这几句话轻易劝退,众人对望一眼,进逼得更加紧了。
    来人微哼一声,信手一掌劈下。这一掌看似轻飘随意,毫无声息,地上一块磨盘大的岩石甫被掌缘所触,却化为了片片碎屑齑粉,随风四散。
    这一手击石成粉的神功着实摄人心胆,众军兵的斗志瞬间被惊破惊散,再不敢继续逼近。双方对峙了几下呼吸的时间,一军兵果然撑持不住,惊呼一声,转身飞逃。胆怯和逃遁无疑是极富传染性的,一旦有人开头,余人立时纷纷效仿,争先恐后地向林中回奔而去,片刻间便走得干干净净。
    秦之蓉勉力抬头望去,恍惚中只见到了智果师太的慈和面容,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待得秦之蓉再次醒来,方察觉自己仍躺在自己房中,天色已是正午时分。回想夜间种种阴谋争斗,惊心动魄之处,当真恍如一梦,连自己亦有些分不清是真是幻了。
    目光一转,瞥见了几旁垂目静坐的智果师太,一切情景都宛如当日初入宝卷庵一般,只是天光之下,却见智果师太的面色已无了平日那般红润之感,从蜡黄中透出一股灰败之意,仿佛在一夜之间衰朽憔悴了几十年!
    智果师太轻轻宣了一声佛号:“秦居士,你的毒伤已经不妨事了。老尼已用内力将你体内的毒性逼出,现下你的起居行动可一切如常,全无妨碍了。”
    秦之蓉又是感激又是羞惭:“多谢师太再次相救。只是我杀性难除,此番又作了杀人行凶的恶事,确是无颜再留在宝卷庵,不若就此向师太别过,师太大恩,如有来日,必定涌泉相报。”言罢,挣扎起身下地,向智果师太深深一拜,举步向外便行。
    智果师太袍袖一抬,挡住秦之蓉去路:“秦居士,你不必走了。你若还有心出家,宝卷庵可以容留于你,若心生反悔,眷恋尘世,现在尽管离去,老尼绝不阻拦。”
    智果师太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反而令秦之蓉感到茫然无从:“师太前日曾言道我尘心未净,尘缘难断,我本人更多次再佛前行凶杀人,早已是罪孽深重,无法回头,更不敢奢求佛门宽恕,自己都已经厌弃自己,师太却为何忽然肯收录于我?”
    智果师太微笑:“敬法尊道,积德扬善,并不仅仅限于诵经清修,静心避世,在必要之时更当金刚怒目,扫荡邪魔。入世卫道,除恶济善,方为普渡世人之大慈悲。”
    秦之蓉如受当头棒喝,胸中剧震,霎时间自执掌明月宫以来的种种往事纷纷涌上心头,竟自萌生出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愧意,不由自主地跪倒当地,呜咽道:“可弟子多年来征伐塞外,攻城略地,杀人无数,现下想来,那些城池中的军民多半并不曾得罪过我,被杀的人更未必个个都有当诛之罪......”
    智果师太颔首:“你能直承过去之非,追悔前事,足见向善之心。佛门宽大,当可收录宽恕于你。你若愿意,现下便可拜师入门。”
    秦之蓉悲喜交集,俯首向智果师太拜了三拜,唤了声“师父”。
    智果师太伸手将秦之蓉搀起:“之蓉,且随我出去见过了众同门。”
    智果师太携秦之蓉来至清修堂前,令秦之蓉敲响传讯铜钟。片刻之后,全庵尼众尽闻声聚齐,依次序各自落座。
    智果师太环顾一周室中众人,徐徐开口:“现下召大家前来,乃是有一件事体要晓谕全庵。老尼已正式收录秦之蓉为弟子,继承老尼衣钵,待七日后正式为其落发,定法名法号,皈依佛门。”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坐在首座的法华率先起身反对:“秦之蓉原是一好勇斗狠之辈,尘根未净,杀性难除,曾两次在佛前拔刀杀人,这等恶徒,留在庵中已是亵渎佛地,师太为何还要收录于她?”
    智果师太略一挥手,止住法华说话:“这话我已对之蓉说过,修行不仅在诵经静思,亦在于斩恶除魔,护寺卫道。前次若非之蓉拔刀出手,我们宝卷庵定然不能保全,又何谈什么清修奉佛?老尼自知寿数将尽,来日无多,老尼去后,这庵院便交由之蓉掌管,因为只有她才能保护庵院。宝卷庵向来不缺清心静修的虔诚弟子,所乏所需的恰恰是之蓉这等敢作敢为,金刚怒目的除魔之人。”
    法华等人尚欲再说,智果师太已拂袖起身:“此事已决,旁人勿需异议。老尼言出必果,这几日之内,无论发生何等枝节变故,只要不是之蓉本人反悔,七日后本庵必要为之落发,行入门皈依之礼。”
    众人听智果师太说得如此斩钉截铁,皆感无从反对,遂各自纷纷散去,秦之蓉亦自回房歇息。
    然而,另庵中众人均未料到的是,当晚智果师太便在静室内圆寂,身躯犹自端然安坐于蒲团之上,神态如常,面容慈和,一如平日。
    秦之蓉是全庵最后一个得知这一讯息的人。待她赶至灵堂之时,庵中其他人已到齐了大半,以法华为首,在智果师太遗体边围成一个圈子,将她不远不近地闪在一边。
    秦之蓉却也顾不得法华等人的态度,只怔怔地望着智果师太的遗容,潸然泪下。她与智果师太相处时间虽短,却颇为敬服于她的慈悲宽容胸怀,更知她之所以猝然圆寂,实是因了耗尽毕生功力为自己驱毒保命,以致油尽灯枯。思及此处,不由得又是感激,又是内疚,喉头哽咽,说不出话来,头脑中不知为何。竟然回响起伊吾铁勒族人的一支古老挽歌:“来如流水去如风,不知何所来兮何所终!”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66

主题

2492

帖子

3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39113
声望
25471 声
银两
117578 两
帖子
2492
精华
1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7-29
最后登录
2021-10-14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4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十八章  红莲业火度此身
    智果师太停灵七日,秦之蓉亦在灵前守了七日。这七日间,她缁衣披发,通宵达旦地敲击木鱼诵祷经文,出了偶尔饮食小憩,几乎目不交睫,仿佛已成了闭门苦修的佛家空门弟子一般。法华与众弟子纷纷乱乱地出进忙碌,却无一人理会于她,她也恍如对众人视而不见,仿佛以念力在身周筑成了一重无形的障壁,将自己与外界闭锁隔绝开来,退守一方孤处一隅的小天地,不问外事兴废!
    如此不眠不休地枯坐诵经亦是颇为耗神,待到第六日晚间,秦之蓉已经疲倦不堪,强自支撑精神,但觉眼前渐渐有黑影闪动,耳边亦多了许多慕名的异声,心境更是纷扰凌乱无比,各种杂念纷至沓来,无从约束!
    一片扰攘之中,忽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幽幽隐隐地传入秦之蓉的耳中,登时令她悚然惊觉,浑身上下如受电击,如被冰雪!原来,这声叹息竟似是一个她曾经颇为熟识亲近的男子所发,然太过幽渺,一时却无法辨识他的确切身份,甚至无法确认声音的方向来处,究竟是实有其人,还是仅仅出于她的杂念幻听!
    秦之蓉惊跳而起,举目四顾,颤声呼道:“是谁?”心念在瞬息间紊乱纠结不堪,亦不知是希望那声音确有其人,还是希望只是自己疲惫之下产生的错觉。然而往来寻觅了几周,却只见室内烛焰摇摇,窗外风掠寒林,哪里还有人迹人声?
    秦之蓉心底惘然若失,百无聊赖地推门向外行去。未料甫一举步,却险险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日光下看得分明,正是监寺法华。
    秦之蓉自从亲眼目睹智果师太的深湛功力后,便知宝卷庵中必然藏龙卧虎,是以对法华能够避过她的耳目,悄无声息地掩至门外并不感惊异,只是她素来为法华所厌弃排斥,此际当面撞见,狭路相对,却颇有些尴尬,一时亦不知当说些何等言语了。
    与秦之蓉的不知所措,张口结舌相比,却是不速之客法华显得从容自若,低低宣了声佛号,道:“明日一早师太便将火化,贫尼跟随师太多年,念及往日情谊,着实难舍,深夜前来,与师太单独见上最后一面,更有许多要紧言语说与师太。”
秦之蓉道:“既是有言语要交代师太,我不便在此旁听,且先行回避片刻,监寺出门后只需到院内厢房唤我便可......”
法华举袖拦住秦之蓉:“秦居士无须回避。贫尼的言语中也有一些与你有关,只须掩好门窗,休漏入旁人耳中便可。”
秦之蓉自入宝卷庵以来,数日间见惯了法华疾言厉色,不苟言笑的模样,如此和缓的态度尚是第一次见到,不禁有些暗暗纳罕,遂依言关紧了所有门窗,回到守灵蒲团上坐下,侧耳等待她接下来的言语。
法华却似乎不急于说出这些要紧言语,只在袖中取出三支清香,点燃了奉于智果师太灵前,合十拜了三拜,旋即低低诵起经来。秦之蓉对佛经向来不曾研习过,亦不知她诵的是哪部经那一卷,凝神倾听许久,只觉冗长枯燥,晦涩难懂,更兼她那低沉的语音传入耳中,头脑越来越感觉钝木昏倦,渐渐垂头闭目,不知不觉地进入睡乡。
待得秦之蓉悠悠醒转,竟发觉自己正被铁链牢牢缚在一根木柱上,对面却是智果师太的棺椁,周围堆满了茅草与干柴。心惊之下,本能地运力挣扎,却发觉此刻非但手足酸软,使不出半点力道,就连丹田中亦是空空如也,辛苦修炼积蓄多年的内力已全然消失无踪!回想自己昏迷前的情形,霎时间心中已经明了,拼尽喉间气力呼道:“监寺,智果师太尸骨未寒,你便在她灵前施用迷香与摄心咒暗算旁人,便不怕玷污佛地,亵渎自己佛家弟子的身份么?”
一个阴沉的身影自木柱后转出,直迫至秦之蓉身前,向她正面逼视过去,正是满面冷厉的法华:“秦之蓉,玷污佛地,辱没宝卷庵弟子声名的人明明是你这孽障!你扪心自问,自从你入得庵中,可曾拜过经忏,可曾修过佛法?你口口声声说要抛却前尘,涤净手上血腥,赎尽往日罪孽,然而这些时日以来,你又在庵中造了多少杀戮之事?又是如何与前次那男子打情骂俏,私相授受,以魅惑为手段骗人杀人的?须知上天有眼,佛祖有灵,断不许你如此胡作非为,贻羞佛门,令宝卷庵因你蒙垢被耻!今日贫尼便趁智果师太火化殓葬的机缘,一并超度你去西方,以洗雪本庵的清名令誉!”
秦之蓉冷笑:“监寺说得好生冠冕堂皇,但别当旁人不知你的私心。智果师太在世时,除了她老人家本人,宝卷庵便以你为尊,只怕在你心中,早便存了智果师太圆寂之后,由你接掌宝卷庵的执念业心,可惜智果师太临去遗言,将宝卷庵交托于我,这自是令监寺大失所望了。为了夺回庵中主事大权,故此监寺不惜公然违背智果师太遗命,更不惜在庵中清净之地滥施私刑杀戮,身为出家之人,沉溺权欲至此,当真令人可笑可叹!”
法华被揭穿心底私念,亦不禁有些面红气促,强自辩道:“秦之蓉,你休得挟智果师太遗命以自重,这庵内上上下下俱知,那不过时你巧言令色,惑尊媚上骗来的一道乱命!我等身为宝卷庵弟子,当为本庵未来大计着想,不可屈从于个人的某道乱命!你欺骗师太,图谋庵院,野心勃勃,阴谋若揭,今日,我等便在师太灵前除了你这奸邪魔道,清洗佛地,你若真有颠倒是非之能,便去亲身向师太搬弄罢!”言罢,袍袖一挥,早有两名粗壮女尼手持火把行至近前,一人将火把引燃了智果师太的棺椁,另一人则直接将火把掷到了秦之蓉脚下。茅草与干柴俱是见火即燃之物,登时两团烈焰腾空而起,狂暴地窜生蔓延开去!
秦之蓉眼见火焰向自己席卷而至,却避无可避,心头一片绝望之下,反而感到了一等前所未有的平静:“这许多年来,我一路征伐杀戮,破城灭国无数,早已是满手血腥,全身罪孽,今日这个结果,虽是报应不爽,却也干净......”
浓烟滚滚,刺目生痛。秦之蓉模糊的视线中,忽然闪出了两个似曾熟识的人影!他二人来得好快,瞬息间便掠至秦之蓉身边,一左一右各斩出一掌,木柱登时应声而断,连着秦之蓉一并跌落下去。
秦之蓉一声惊呼尚未出口,整个身体已如腾云驾雾般骤起,却是被右边那人抱起飞掠而出,霎时便上了檐顶。
另一人却未曾随同伴一同上房,而是回身拔剑,直逼法华:“身为出家修行之人,却全无半点慈悲心肠,贪嗔痴三毒俱全也就罢了。居然还为了一己权位私欲,罗织构陷,在佛前私刑行凶害人,今日我便代佛门清理门户,除了你这不肖弟子!”
秦之蓉听得这人的话音,头脑中登时一阵晕眩:原来,这人正是与她恩怨交缠多年,幕恨难明的殷连城!昏乱之中,勉强抓住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嘶呼道:“连城,佛门慈悲,不可伤她性命......”话一出口,胸中暂存的中气亦随之消散,耳边似乎听到契苾何力在呼唤自己,声音却越法牧户遥远,渐不可闻,眼前的烈焰光影则渐渐扩大逼近,终于吞没了她的一切神智,带着她堕入了另一个世界。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1-10-21 20:06 , Processed in 0.08300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